教务主任说我这件事事情恶劣,严重影响了学校的荣誉,影响了学校的名声,甚至是影响了学校的升学率,所以要严重处理,我说再怎么着也不能影响升学率吧!

  教务处主任说你先回去自己好好想想,等学校的通知吧。说完就撵我出去,不管我说什么他都不搭理我。

  我走出教室后,对着他办公室的门骂了一句,心想就算是一中也不至于要开除吧,我好歹是第一次,再严重也是个留校察看啊!

  从他办公室出来,我给飞哥打电话,让他出来,飞哥接起来电话就说今天的事情,说我真是牛比,竟然在教室里就把班主任骂了,我说这算什么,初中我还打过老师呢,你快别说风凉话了,赶紧出来和我商量商量咋办吧。

  飞哥说不要着急,他马上出来,我说好,我在操场上等你。

  过了没多会儿,飞哥来了,他一路小跑到我的身边,过来就给了我一拳,说我行啊,有点本事,我说滚蛋,教务处主任说要开除我。

  飞哥说先别急,坐下再说。

  说完,飞哥坐在了草地上,然后点上了一支烟,说道:“教务处主任怎么和你说的啊?”

  我说教务处主任告诉我要开除我,说我事情太过恶劣,都他吗影响学校的升学率了,所以要严重处理我。

  飞哥听完之后哈哈大笑了起来,并且大骂教务处主任真能扯淡,飞哥问我然后呢,我说然后那比就让我回来好好想想,然后等着学校通知。

  飞哥说不用想了,他的意思就是让你送点礼,只要你送礼了,你就啥事没有,你要是就这么等着,那你就等着开除吧。

  我说送什么礼,飞哥说肯定是RMB啊,除了RMB其他的都不好使,我问飞哥要送多少,飞哥说起码得五千吧。

  我说五千块钱就这么白瞎了啊?飞哥说没办法,要不你就等着被开除。我禁不住破口大骂,那比真他吗黑。我说我没钱啊,要是让家里知道,我爸得揍死我,飞哥说他这里有,不过他这里四千多了,我说那先给我吧,剩下的一千我找别人借,飞哥说行,明天给我钱,我说好。

  回到教室,我就在想找谁借钱,想来想去,感觉我没有什么朋友,而孙希他们估计也没有那么多钱,徐运说不定有,但是我也不好意思找他借。

  想来想去,最终决定找梓宫借,梓宫应该有钱。

  于是我厚着脸皮给梓宫发了个消息,问她在不在,梓宫很快就回复我了,问我啥事。我看她态度有点冷淡,顿时就不想找她了,但是现在除了找她没有其他办法,所以我便说道:“你在干嘛?”

  梓宫说在玩,我说玩什么,梓宫说玩男人,我骂道:“玩你妈啊你玩。”

  梓宫说你管得着啊?我说老子当然管得着了,管不着我怎么对得起我那几亿子孙,梓宫说呸,问我到底有啥事,我说没啥事,就是有点想你了。

  说想她这句话倒是真的,我是真的很想她。

  .¤酷E匠《Q网,永P久免$¤费j3看I$小%A说…

  梓宫说想你的林宛如去吧!

  梓宫一提林宛如,我忽然想起来了,对啊,还有林宛如,估计她也能借给我钱!但是我不可能和梓宫说行啊,于是我便说道:“我找她干什么。”

  梓宫说那你找我干什么,我说你是我媳妇啊,我不找你我他吗找谁,梓宫强调道:“我们已经分手了,我不是你媳妇了。”

  我说你放P,老子又没答应分手,那只是你一厢情愿而已。

  梓宫顿时无语。

  聊了半天,我和梓宫说话不那么强硬了,我问她最近过的咋样,她说还好,就是毕业班有点累,我说那你玩啊,我毕业班的时候玩的挺好的,最后这不也上高中了,梓宫说不行,她爸妈让她上一中,我心里顿时一阵不爽,说话的语气也变得冷淡了很多,梓宫似乎也感觉到了我语气变得冷淡了,于是她便告诉我,她想去四中,问我能不能罩她,我说废话,只要你来,我让你做四中的女老大,梓宫发过来一个捂嘴偷笑的表情,说你自己都不是老大呢,还让我做女老大,我说还有一年呢,一年之内,我一定站在四中的顶峰!

  我和梓宫就这么聊,不知不觉聊到了十点,十点要放学了,于是我便和梓宫说,等会聊,梓宫说行。

  我匆匆忙忙的往宿舍跑,刚放学班里的人还都问我事情咋样了,我说没事,我还有点事,不和你们聊了,说完我就赶紧跑回了宿舍。

  回到宿舍,我问梓宫还在不在,梓宫说在,我说你有没有钱,先借给我一千块钱,梓宫问啥事,我就把之前发生的事情和梓宫说了一遍,梓宫听的直愣愣的,她说你啥时候变得这么猛了,我说我一直都很猛,以前不是和你说过嘛!梓宫发过来一个白眼的表情,说道:“你是说过,不过可惜,你第二天就被大波给打了。”

  我说那只是我低调而已,不愿意和他一般见识。接着我问梓宫,有没有一千块钱,梓宫说有,让我明天去拿,我问她几点去,梓宫说随时啊,到了给她打电话,她就出来。

  有了梓宫这句话,我心里就放下了一大半的心。我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忙完了?”胖子问道,我说忙完了,然后胖子大吼道:“妈的,老子要和你拼命!”

  我这才想起来我还吐了胖子一脸,我连忙和他道歉,并且承诺请他吃饭,这才平息过去。

  我们寝室的人问我学校怎么处理我,我说不一定,他们说是开除,不过估计也就是吓唬吓唬我。傻大个说不能,他们说了开除估计就是暗示你点啥。

  我叹了口气,没想到傻大个都能想到这些了。我说可能是吧,明天再说吧,我累了,睡了。

  第二天一醒过来,我去了飞哥的宿舍,飞哥说钱得等下午给我,我问他为什么,他说他上午要睡觉,我说你妈的你赶紧的吧,再晚了教务处主任给我家里打了电话那就恶心了,飞哥说你先去弄那一千块钱,我待会给你行不?我说行,那我现在去拿那一千块钱,我回来之后你给我那四千啊!飞哥说没问题。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秦受吃白菜说:

  大家晚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