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完,两个人就往中间走来,我说大家别真打,就是互相切磋切磋就行,点到为止,但是两个人都没有搭理我,我随时做好准备,待会如果看事情不好我就去拦住他们两个。

  走着走着,两个人就猛地向前冲了过来,徐运握着他的酒瓶子就砸向了孙希,孙希不躲不闪,结结实实的挨了徐运的一酒瓶子。酒瓶子“啪”的一声就碎了。

  而孙希带着他的指虎猛地砸在了徐运的脸颊上,毫无悬念,徐运被孙希一拳放倒了,并且嘴唇上溢出了血迹。

  孙希没有压到徐运的身上,而是摸了摸自己头上的血,然后对着徐运勾勾手指头说道:“来,继续啊!”

  …~最,1新q章{节上《◇酷')匠80网N&

  徐运从地上爬起来,说道:“小崽子,有点本事哈!”

  孙希二话没说,抬起脚一脚就踹在了徐运的肚子上,徐运没有躲开,被孙希一脚踹的后退了好几步,孙希得势不饶人,快步冲上去一把抓着徐运的衣领被他提了起来,徐运被孙希抓着衣领之后,接着一拳头砸在了孙希的鼻子上,孙希的鼻子接着就破了。

  孙希接着大怒,反手抓住徐运的头发,接着就狠狠的磕在了地面上,磕了三下才松开手。

  徐运站起来之后有些迷迷糊糊的,站都有些站不稳,不过徐运并没有就此罢手,他刚站起来就又向着孙希冲了过去,快跑到孙希跟前时,飞起一脚就揣向了孙希,孙希被他一脚踹的倒退了两三步,然后猛地冲过去掐住徐运的脖子,把他摔倒在了地上,接着就是一阵疯狂的拳头。

  我连忙上去拉住了孙希,说可以了,差不多了,孙希被我来开之后,点上了一支烟,然后瞅着趴在地上的徐运说道:“怎么样,你服不服啊?”

  徐运慢慢从地上站起来,说服你妈啊,说完就又要打,我拉住了徐运,我说你打不过他,徐运撇撇嘴,说他头不是也流血了吗,我一阵无语。

  徐运单挑的能力也挺厉害的,但是比孙希还差点,应该能和我差不多吧。

  孙希说不服咱就继续打,徐运说继续就继续,我拉着他们说别打了,意思意思就行了,说完我就拉着他们两个往梦8走,两个人互相瞪了一眼,跟着我往梦8里面走去。

  进了梦8,我给他们要了一杯酒,然后对徐运说道:“我们是学生,就在四中上学。”

  徐运说四中他知道,以前去玩过,我问他认不认识人,他说不认识,就知道四中有个叶枫,很牛比,我心里赞叹,这个叶枫到底是什么人啊,竟然徐运也知道。

  我又问徐运知不知道凌远,徐运说知道,也很牛比,职院的老大,一般职院里面混的比较好的,出来之后都会比较吊,而像凌远那种职院的老大,那就更牛了。我笑了笑,说我们把他弟弟打了,然后前几天他们又把我们给打了。

  徐运问他弟弟是谁,我说叫凌方,是刚刚转到我们学校的学生,今年高一,徐运摇摇头,表示不知道,但是在学生里面,能干的动凌远的人很少,几乎没有,除了几个特别牛比的,而且那些牛比的一般也都不会管学生之间的事情。

  我说我们准备弄回来,不可能就这么算完,徐运摇摇头,说太难了,想阴他都很难,因为他很少落单,即便是落单的时候他也开着车,开车的时候你怎么弄他?

  我想了想也是,要是直接拦住他,他估计直接开车撞,到时候吃亏的还是我们。

  我问徐运那你有没有什么好办法,徐运说没有,不过他也不怕凌远,打不过就跑呗。

  我叹了口气,看来想通过徐运来帮我们是不可能了。

  孙希冷嘲道:“就他那种傻样,你觉得能帮得上我们的忙吗?”

  徐运猛地站起来指着孙希说:“你信不信我打电话叫人弄死你?”

  孙希说那你找吧,我要是说一个怕,我就是孙子!徐运说行,你给我等着,说完,他就掏手机打电话叫人,孙希骂了一句,接着走向了舞池,把我们学校的那些人全部叫了出来。

  在舞池跳舞的一共有五个人,孙希把他们叫过来之后,他们都问什么事,孙希说都别他吗跳了,一会干架。

  徐运一见这局势,他冷声说道:“你就这么几个人啊?”

  傻大个忽然猛地从地上捡起来凳子一下子就砸在了徐运的头上,然后骂道:“你他吗谁啊,坏老子心情!”

  徐运被这一下砸的不轻,捂着头就趴在了桌子上,我有些吃惊,在我印象中傻大个一直都是脾气很好的那种,没想到竟然这么暴躁。

  我连忙拉着傻大个,说都别动手,然后问徐运有事没,徐运摸着头,说道:“我艹!你们人多是吧!”说完他就继续打电话,我死死的拉着他,说都是误会,大家都坐下慢慢说,边说我边把徐运的手机抢了过来。

  徐运坐在那里气的直喘气,傻大个却像是什么都没发生一样,坐在那里喝着酒看着舞池里跳舞的人。

  徐运问这些人都谁啊,我接着站起来给他们介绍了一遍,徐运一脸没好气的说:“都他吗啥人啊!”

  孙希坐在一旁强忍着笑意,徐运苦着一张脸,从我手里把手机拿了回去。

  “行了,我走了,第一次吃这种亏。”徐运站起来说道,末了他又添上一句,他晚上大多都会在这里玩,有事就来这里找他,我说知道了。

  徐运走的时候对着孙希比了个中指,然后就从我们面前消失了。

  他们走了之后,其他人就继续玩去了。在这里的女人多数都是一些成年女人,那时候我一直在疑惑,为什么没有人前来和我搭讪,毕竟我长得也挺帅啊,后来我长大了才明白,凭长相找对象的只存在初中高中。

  一晚上我和孙希就这么呆坐在这里,再到后来我们两个困得不行了,直接趴在了桌子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早上,我问孙希去哪,孙希说回学校,回宿舍睡觉,以后再也他吗不来了,我心想老子以后也再不在这种地方过夜了,没泡到妹子反而让自己感冒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