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这样也行,于是便对王大勇说道:“行,明天早上你在初二的学区等我们,我们两个去找你!”

  王大勇立马摇头,说道:“不行啊,那里人太多了,被大波发现了,那我就死定了啊!”

  “那你说去哪?”我问道。

  王大勇想了想,说道:”放学的时候,就在这里,我写在纸上,行不?“我看了一眼孙希,孙希点了点头,我说道:“好!那就这么定了!”

  说完,我走到王大勇的身边对着他的头狠狠的踢了一脚,然后让孙希拿开了脚。

  之所以踢他这一脚,是因为我又想了来了梓宫,总感觉很不爽。

  孙希把脚拿开之后,王大勇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向着他家的方向走去,走了两步发现我们两个还跟着他,他挖苦着脸看着我们两个说道:“哥,你们怎么还跟着我啊!”

  “别废话!让你走你就走!”孙希扬了扬拳头骂道,王大勇被孙希打怕了,吓得没敢说话。

  走了几分钟我们就到了王大勇的家门口,王大勇家庭状况是真的不咋地,很普通的小平房,我和孙希在门口看着他走进了家里,我们两个才放心的离开。

  办完之后,我本来想请孙希吃顿饭,但是一想,我他吗没钱,还是算了,该回家回家吧。

  我和孙希各自回了各自的家,回家之后,我就在想怎么才能弄到点钱,我平时看到王大勇花钱也大手大脚的,可是他家里病没有钱啊,他是怎么花钱的啊?不行,明天得找他问一下,顺便抢他点钱花......想到这里不免有些兴奋,我有两个特殊癖好,一个就是心情烦闷的时候喜欢挂机英雄联盟,还有一个就是心情好的时候喜欢橹一发,现在的我异常的想撸一发!

  我拿出手机给梓宫发了一条消息,问她在不在,她很快就回复了,问我啥事。

  我坏笑着发过去:“媳妇,给我发张果照啊!”

  梓宫回复了一个流汗的表情,说道:“现在都关灯了,怎么拍啊!”

  “关灯了再打开呗!”我死皮赖脸的说道。

  “不行,那样被爸妈看见我这么晚没睡就不好了。”梓宫拒绝道。

  我又给她发道:“你就说你去上厕所,然后拍一张给我发过来!”

  她犹犹豫豫的说不行,说不方便,灯光太暗啥的。把我逼急了,我直接对她说道:“那你用闪光灯照一下你的那里给我发过来!”

  梓宫发过来一个冷汗的表情,说不行,我仔细想了想,我好像还没有看过梓宫的那里,因此是粉是黑我也不知道,这么一来我更想看了!!!

  我死皮赖脸的求她,最后她拗不过我,说等会给我发过来。

  我坐立难安的盯着手机屏幕,等着她的照片,过了一会儿,她给我发过来一张照片,我的鼻血瞬间狂涌而出!

  竟然是粉色的!看起来粉嫩无比!

  没想到梓宫还是粉木耳!心情莫名其妙的好了起来!

  我看着那张照片想象着我的电线杆在里面蠕动着,不一会儿,我的万千子孙就喷了出来......每当你橹完,你就会发现人生是多么的寂寞,除了橹管竟然再也找不到一件有乐趣的事情。

  我叹了一口气,躺在床上睡了过去。

  第二天,我同桌大黄牙告诉我有人来找过我,是个男的,我问他啥样,他说忘了,然后就趴下看小说了,我转过头去问林宛如今天谁来找过我,林宛如说不知道,没见到,我哦了一声,心想我在这个学校也不认识什么人,谁会来找我?难道是孙希?

  靠到中午放学,我和孙希一起向着王大勇家的方向走去。

  我和孙希在昨天待得地方等着王大勇,过了没多会儿,王大勇就走来了,他看到我们两个人之后小步跑了上来,然后讪笑道:“这么早啊?”

  孙希抽了一口烟,说道:“本子呢?”

  王大勇连忙从口袋里掏出来一个小本子交到了我的手上,然后说道:“全部在这个本子上写着!”

  我有些疑惑的看着他,说道:“你为什么这么怂呢?我们两个人堵你一次你就这样了?”

  王大勇摇摇头,说道:“我在学校里全是靠着大波混的,但是那天被梓宫的哥哥带走之后,连大波都不管我了,所以我现在只有我在我们班里的那几个人了,根本混不下去了。”

  我心里暗爽,王大勇过得越不好,我心里就越爽。

  我又问到他:“我看你家庭状况也不怎么样,你哪来的钱啊?”

  王大勇摸摸头说道:“找别人要的呗......”

  “你现在身上还有钱吗?”我一听他现在都没有人罩他了,那我必须得痛打落水狗啊!

  王大勇一听我这话就知道我啥意思,他摇摇头说道:“没钱。”

  “没钱?”我边说边把手伸进了他的口袋里,他死命的抓住他的口袋,不让我拿,我另一只手把他的手抓住,然后掏出来了三四张一百面值的毛爷爷,说道:“这叫没钱?”

  V&酷匠网$(唯L一\正Q版e,其xM他(都是J盗$版V

  王大勇慌忙的说道:“这是我的生活费!”

  “去你的生活费!滚回家生孩子去吧!”我骂道,说完,我把钱塞到了自己的口袋里,然后对孙希说道:“走吧!”

  我们两个人没有管王大勇,迅速的离开了这里。

  “走,我请你吃饭去吧!”我晃动着手里的几百块钱说道,孙希说道:“吃什么饭,去网吧玩吧,买点吃的带过去就行了!”

  我说那行,同时心里也在想,不去吃饭更好,省下钱多买几部片子看。

  我们从网吧里买了点小零食,找了台机子就坐下了,因为是黑网吧,所以人不太多,而且大多年纪都不大,十五六岁的样子,最小的也就十多岁,看样子就是小学生。

  网费当然是我付的,毕竟我刚刚从王大勇那里弄到的钱,当时我还担心孙希会和我抢,不过还好这种事情并没有发生。

  到了网吧我才知道原来孙希也玩英雄联盟,不过他段位比较低,才是青铜,我比他高了好几个大段位,所以没有一起玩,最多一起打了几场匹配,打排位的话我怕我会被气死。

  下午我把大波的资料看了一遍,才知道大波的大哥不是郭凯,而是一个叫做凌远的人,也是个学生,是个高中生,不知道哪个学校的,郭凯是凌远的一个朋友。大波家的确很有钱,他爸爸是个个体户,简单说他爸爸是个暴发户,所以才那么一副嘴脸。

  我们暂时没有去找大波的麻烦,大波也一直没有再来找我们,毕竟他赚了便宜,而且他要一直找我们麻烦的话,对他自己也没有什么好处。

  时间过得非常的快,很快到了寒假,天气已经入冬了,女生都穿的很厚了,该露的不该露的全看不见了,我和梓宫的感情状况迅速升温,我和她经常在没有人的角落里互相用手把弄对方的下体,每次梓宫都会发生哼哼唧唧的叫声,因为是冬天,隔着衣服摸起来一点都不爽,所以我每次都会把手伸进她的衣服内。

  放了寒假之后,我就整天去找梓宫,本来就是通过附近的人加上的她,所以我和她家离得比较近,有事没事我就去找她,但是就是一直没有如愿,我问她什么时候能让我如愿,她说等她家里没人的时候,她叫我去她家,我问她什么时候没人,她说过完年初三应该会有时间。

  从放寒假以来,我基本是一天一管,身体都快虚脱了,但是还是忍不住去橹,我决定从过年那天就停止橹,多攒点到时候就当做是送给她的新年礼物了。

  我对过年没多大感觉,而且我家已经搬出来了,过年就是回家看看老家的亲戚,再就是看看大波的兄弟。

  过完年之后,离初三越来越近,等到了初二的晚上,我到百度搜了很多的姿势,我都看了个遍,初二的晚上我给梓宫发消息,问她会不会吹乐,她说不会,没学过,我说,那我明天教教你吧。

  梓宫惊讶的说道:“你还会吹乐啊?”

  我回复一个坏笑的表情,告诉她:“我不会吹乐,但是我可以教你,只有你会吹。”

  她又问我有萧吗,我说有,而且还很长很粗,能大能小,梓宫这才反应过来,她连连骂我死变态,我说这有什么变态的,这是正常的X生活活动而已。梓宫说太脏了,我说我洗干净,肯定不脏,她半天没说话,我问她是不是默认了,她说明天再说吧,我一看,这有戏,于是当天晚上我没有穿内裤,让它好好的透透气。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