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手机阅读
  • 酷匠App
  • 酷匠Wap站
  • 酷匠微信

  他们说,夏天结束在蝉鸣的停止。 那年的夏日或许不应该就这样结束,何蝉的心里一直有只蝉在悲伤的鸣叫,不眠不休。 犹记得徐周周天真烂漫的问过:“宋哑,宋哑,为什么天气这么热这只蝉却不叫呢?” 少年穿着白衬衫望着树干表情柔和:“这只是雌蝉,是不会发声的,所以有的人也称之为哑蝉。你看,这只雌蝉的尾部有一根很长的产卵器,而你手上的雄蝉腹部有两块很大的共鸣器,共鸣器是用来发声的。雌蝉没有共鸣器所以发不了声……” 宋哑的睫毛很长,专注解说的样子让何蝉不经意间看得出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