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间就在这不知不觉中缓缓流逝,三界之中,凡域与天域自然无需多说,如今尽皆在夜笑的掌控之中,而且,这两界的各族弟子,也有一部分已经被夜笑收拢到神域。

  虽然,他们的实力并不算强悍,甚至,在将来的大劫之中,也起不到任何的作用。不过,他们却是代表着这两界无数族群的将来与希望。

  而且,能够在下界成为天骄,自然也并非泛泛之辈。只要有了足够的修炼资源以及良好的修炼环境,假以时日,他们的修为暴涨,甚至成为天地间的主要力量,也并非不可能。

  夜笑可以想像得到,即将到来的天地大劫,并非是一场战斗,甚至,并非是两族之间的争锋。它必定是旷日持久,就算是延续百年、千年,甚至是更久也绝不稀奇。

  三界一方虽然处于弱势,可是,却占有地利优势。在如今的天地法则之下,异魔一族入侵,他们一方强者的力量必定会受到天地法则的压制。

  再者说,三界也同样延续了无数年。一代代的强者,一代代的传承,三界的力量绝对远超他的想象,绝非他眼前看到的这一些。至少,他可以想像得到,类似于天域天兽墓、涅槃秘境这样的密地在三界绝不会少,这些强者之所以并未出世,很可能便是在等待着天地大劫的降临。

  除此之外,三界传承的这数亿年之中,绝对不乏强者甚至眼光长久之辈,就如同那传说之中的尊上,不知道留下了多少手段。

  所以,虽然敌强我弱,但是,自己一方却是并非毫无还手之力,很可能会成为一场时间漫长的拉锯战。直到一方筋疲力尽,或者,一方出现无法抗衡的存在。

  现在这些人虽然实力弱小,不过,他们还有足够的成长时间,说不定,将来他们便是会成为大劫之中的顶梁柱。

  相比凡域与天域来说,神域的状况显然要复杂很多。

  整个神域虽然一直以来以八大顶尖族群为主流,而且,名声也是最盛。不过,隐族一脉的力量,显然并不弱于顶尖族群。

  甚至,很有可能,如今的四玄四圣八族,实力还要略微逊色于整个隐族一脉。

  只不过,隐族一脉一向并不参与神域事物,甚至,对于发展壮大族群也只是针对本族,每个顶尖族群麾下,都有着大量的附属种族,而隐族一脉却是大相径庭,那庞大的隐族势力之中,除了十二尊隐族之外,仿佛根本没有其他族群的力量。

  到了现在,隐族一脉除了符族归附夜笑,其他族群对于夜笑的消息却是置若罔闻。而围绕宫门忌的隐族族群,倒是逐渐扩张,按照符族传来的最新消息,甚至,在宫门忌麾下已经有了足足六尊隐族。

  虽然,宫门忌是否能够掌控这些族群尚未可知。不过,至少因为宫门忌和他手中的报恩令,使得这些族群团结在一起,成为了一股独立的不可被忽视的庞大力量。

  剩下的五尊隐族,依旧是独自发展,不理会夜笑一方,也根本无意加入到宫门忌的麾下。

  至于顶尖族群一系,倒是简单了许多。

  七大族群公认夜笑为尊主,这些族群麾下的一众附属种族,自然也毫无争议的成为了夜笑麾下的力量。一时间,夜笑麾下的力量暴涨,每个族群,都尊夜笑的命令,将族中强大的实力朝着盘族以及大荒界调遣。

  现在的盘族和大荒界,聚集了前所未有的力量。

  夜笑为尊,老祖为将,破天为兵。这种盛况绝对是任何一个人都难以想象的。

  玄武族独立在自己的地域,甚至没有任何关于这一族的消息。他与夜笑麾下的力量互不干扰,没有归附的意思,也没有与夜笑一系力量对抗的意思。

  不过,有一个情况,倒是让不少人摸不着头脑。

  玄武族虽然并未归附,可是,这一族麾下的大多数附属族群,却是逐渐都归附到夜笑的麾下。

  从表面上看,这些族群之所以归附,是因为青龙一族出手,在青龙族的压力之下归附夜笑。而且,之前青龙族与玄武族关系极佳,这些族群被青龙族说服,倒是也有可能。

  可是,夜笑却是很清楚,事情并非如此。按照敖雄的话说,这些族群是主动归附的,而玄武族也并没有任何阻拦。甚至,就如同完全放弃了这些族群一般,根本就没有玄武族的弟子出面干预此事。

  夜笑心中虽然有些疑惑,不过,这些终归是神域力量,所以,思索一番便是尽皆承接下来。当然,他也令青龙族弟子,随时探查这些族群的动向,以免发生意外。

  除了一个孤伶伶的玄武族之外,便是噬天兽一族了。

  这一族自从展现出虚王境的战力,摄退白虎、魂族两族之后,并未挑衅夜笑一方。甚至,对于周边的一些小族,也没有再吞并和征伐。

  它就如同一个超然的存在一般,只是静静的伫立在那里,不理会夜笑一方的监视,也没有理会夜笑一方的发展。

  而夜笑也就自然无从得知,现如今的噬天兽一族之中,根本不是一尊虚王境强者,而是已经有两尊邪王复苏。除此之外,除了原本掌控这一族的邪天老祖,另外又有五尊祖级强者同样已经悄然复苏,并在噬天兽一族之中静修。

  至于其下的十二魔主更是早已聚齐,更为低级的噬天兽族人或者被这一族同化的修炼者,同样达到了一个恐怖的境地。

  可以毫不夸张的说,现如今的噬天兽一族,力量早就超过了原本的顶尖族群,就算是放开手脚与现在掌控七族力量的夜笑争锋一番,也有着不小的资本。

  只不过,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随着力量的增大,这一族不仅没有在扩张,反而是平静下来。

  就在这种复杂的局面之下,一年的时间匆忙而又紧张的度过。

  随着一年之期的临近,夜笑原本无比紧张和担忧的心思,反而是逐渐平静下来。既然必须要面对,那又何须担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