司马老头把这两个人绑上,还给打了个活扣,不过却把扣打在两个人屁股的位置,我一阵奸笑,讲两人的活扣又系在一块,中间还编了个花,我相信我这么个打法,他们如果想解开扣的话,必定会很蛋疼的!

  司马老头看见我这样给两人打扣,明显的感觉出他的脸颊抽搐了一下,我耸了耸肩,很无所谓的走了出去。

  说起什么收拾不收拾的我无所谓,反正我也没啥东西在司马老头这,索性就从司马老头的医疗室拿了一把剪刀,拔下了一根没用过的针头然后用纱布卷起来。

  当然,我也没忘了把这两个武警身上的手机带着,手机上面的信息肯定才是关键,如果那个头头给他俩打电话不通的话肯定会发短信,到时候可能会柯明浩倒也没拿什么,只是不知道从哪翻出来一把锉刀(小时候大家肯定见过,就是那个磨车胎用的,长方形的),直接藏在了裤腰后面。当然,他也没忘了从这俩武警身上拿点东西,但是让我费解的是他最后只拿了一根腰带,说是为了挂住那把锉刀。

  但是司马老爷子好像有很多东西似的,愣是收拾了有几分钟,好像有很多东西似的。

  正当我和柯明浩不耐烦的时候,就看见司马老头优哉游哉的从他自己的房间里面出来,腰间的急救箱早已不翼而飞,医用的白大褂也被他收起来了,取而代之的是一身轻巧便利的劲装,很明显这一身是司马老头运动的时候穿的。只不过在腰间又挂了一个黑色的腰包,我想,这里面的东西肯定才是重点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不看不知道,一下差点吓尿。

  这司马老头虽然看起来挺瘦弱的,但是这会隐隐约约露出的身材证明了他身体中的爆发力,虽然还是显得很瘦弱,但就是这样的感觉,那就是无可匹敌的力量,那是一种光看着就能让人心里打颤的力量。

  怪不得那俩警察直接中招,原来,在司马老头眼里,他们还相当的嫩啊······三个人又匆匆收拾了一下才急忙上路,临走前司马老头趁着我不注意给我嘴里塞了些东西,我不知道这是啥,只知道挺难吃的,而且还很臭,但就是吐不出来,是真的吐不出来,好像黏在嘴里面一样,只能往下咽,可怜我含着泪终于还是咽了下去。

  不过,倒是把司马老头指桑骂槐的臭骂了一顿,要不然这苦不是白受了吗?打是打不过,骂一下还不行么?再说了,我又没骂你,有本事你咬我呀?

  没有多长时间,我们三个人便来到我家门口,但是却看到一扇紧锁的铁门立在我们面前,之前的警车也不见踪影。

  我当时就慌了,急忙跑到石头下面拿出备用钥匙开了门,但是我不敢太过用劲,因为我生怕他们现在还在里面,万一发现了我们就得不偿失了。

  我哆哆嗦嗦的活动着钥匙,手指用力扶着锁头,手掌包裹着锁身。

  “噗”的一声闷响,门便打开了,这时候我还是不敢松懈,因为我清楚的知道这门开的一瞬间会伴随着门框的一声巨响(农村的门一般都是铁门,为了放盗,又在门与门框连接的地方设置一个小阻碍,会在门开的时候与门产生摩擦,致使铁门与门框发出巨大的声响),我很小心的控制着力道,生怕因为力道太大而弄出大的动静。

  就单单只是这一会,我后背上面的汗已经可以用汗流浃背来形容了。

  但是门开的一瞬间我还是止不住的睁大了眼睛,因为眼前这一切太震撼了,至少对于现在的我来说。

  地上横七竖八躺着的再也不只是那群装防盗门的工人了,而是那一群警察,此刻,他们正在地上作无力的挣扎,不,应该说是他们已经没有任何的力气去挣扎了,甚至连有的直接躺在地上,不做任何动作。

  我赶紧冲进院子里,就看见了一地壮观,全是黑黝黝的一片,不过这一片并不是别的,而是一群身着武警服的人,而且他们的脸上也是黑黝黝的一片,唯一的一点别的颜色就是嘴角流过的血迹。

  正当我在找我老爸的时候,而我那牛逼哄哄的老爸现在正坐在门口有滋有味的抽着烟,一脸有趣的望着刚刚进来的我们。

  我顿时就傻眼了,这是个什么情况?这一群可是武警来着,而且很明显就是经过很多次训练的武警,就这么让我老爸拿下了?而且看他悠闲的样子,似乎很轻松的样子,卧槽,这是什么情况?!

  “回来了?”

  老爸抽了一口烟,缓缓的吐出,一副“早就如我所料”的表情。

  正当我想回答的时候,老爸的下一句话差点把我憋死。

  “怎么那么慢?不就两个人吗?”

  “噗······咳咳······”

  我忍不住咳嗽起来,老爸的这句话真的让我感觉郁闷了,心情顿时跟吃了一嘴苍蝇似的,啥叫“那么慢”?啥叫“不就两个人”,我可是拼了我的小命了好吧?讲不讲道理了?您老也不看看那俩跟着我的都是什么货色,普通人甩也就甩掉了,这俩可是警察来着,我又不是你那么能打,只能动脑子,而且我能思考的地方就单单只是那么一小块,我容易嘛我······“咳咳。”

  似乎是感觉出来自己说的话也有点不合情理,老爸尴尬的干咳了两声,扭动了下屁股,这时,一阵惨叫声响起,我这才发现,老爸屁股下面坐着一个人,而且这个人很面熟,我上前壮着胆子仔细观察了一下,才发现这个人赫然就是那个把我的脑袋撞出来一个口子的警察。

  他被打的最惨了,眼角几乎被打裂了,嘴角已经烂的不能再烂了,鼻梁骨估计再有一下就直接塌陷下去了,身体各处都有很明显的创伤,但是这人就愣是没晕过去,不是因为他很硬,而是因为他每每要受不了的时候,我爸就活动一下屁股,正好戳在他最疼的地方,疼的他连昏过去的力气都没了。

  此刻,那个警察也注意到了我,再次挣扎起来,嘴里也不停地骂着。

  至于他骂的具体是什么内容我就不知道了,大概意思就是如果让他们出去一定把我们一家转进去好好折磨之类的。

  “啪!”

  ~j酷%匠网;F正版0#首发L

  老爸终于不耐烦的一巴掌打在那个头头的脸上,浑身气场瞬间爆发,如同魔王降世一般指着他的鼻子骂道:“我叫王毅,不服叫你上头来!我特么倒是要看看你怎么整死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毅轩阁说:

这章就算码完了,今天还要写论文,大学的生活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