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司马老爷子鼓捣出来的这个箱子,我顿时感到很好奇,这个箱子古朴是古朴,还是还是有点过了头,好像封存了很长时间似的,我听别人说司马老爷子是四十来的这里,难道那时候他就已经把这个箱子埋在这了吗?如果真是这样,那箱子里的东西也早该发霉了吧?

  然而,等到司马老爷子把箱子搬出来以后,我彻底傻眼了,这还真特么只是个箱子!!而且是实实在在的箱子,箱子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只是有点重而已。

  拿出来以后这箱子正好放在桌子下面,卧槽,这是什么节奏?!怎么这么大个?!

  不过,我马上就意识到,箱子不是重点,重点是箱子下面的东西,现在司马老爷子正一眨不眨的盯着刚才放箱子的地方。

  我好奇的朝着那边瞅了瞅,这一瞅不要紧,差点被激动的司马老爷子给弄死,他手里这时候还是拿着匕首的说,看见我望过来差点条件反射的捅过来,吓得我一阵尿意。

  不过,幸亏司马老爷子马上就反应过来,急忙制止了自己的行动,但是这时候,我已经是吓了一身的冷汗了,不仅仅是因为司马老爷子突然的袭击,而是因为在司马老爷子动的一瞬间,我明显的感觉到司马老爷子眼神中的杀气和戾气,那是一头野兽才会又的神情,但是却确确实实出现在司马老爷子身上。

  司马老爷子倒也算能理解,拍了拍我的后背,急忙收敛了眼神中的戾气,又恢复了之前超然的形态,这让我想到一个成语——静若处子,动若狡兔。用这个成语形容刚才的司马老爷子再适合不过了。

  不过,现在不是想这些的时候,我现在的疑问更多了,这老爷子是要干什么?刚才拼命护住的又是什么?

  终于,司马老爷子像捧着宝贝一样把一个长方形的小盒子拿了出来,轻轻的放在地上,并给我做了个手势,示意让我趴下来,我识趣的按照他的意思去做。

  ”知道这是什么吗?“司马老爷子像献宝一样跟我说。

  ”鬼知道这是什么,和我又没关系。“我不耐的说了一句,把刚刚吃的憋全部吐给他了。

  果然,司马老爷子的脸色跟吃了苍蝇一样,不过很快就恢复了平淡,他索性就不管我,自顾自的介绍起来,脸上还有无限的憧憬和回忆。

  ”这是在我刚到这的时候就得到的一件宝贝“他这句话一出来,我脑子直接轰的一声,一脸震惊的望着他,这东西还真尼玛是那时候保存到现在的?!早特么发霉了吧?甚至烂了都有可能,这老头想什么呢,把好好一个东西封存了几十年,万一拿出来的时候看见是一化石的时候,估计他哭的心也有了吧?

  正在我以为他还有后话的时候,这老头直接就不说话了,我也闷闷的坐在一边,打量着司马老爷子的医疗室。

  _更?新最9快7O上酷a匠k网*

  刚刚只顾着跟他说话了,没好好观察,这骤一观察,还真的发现了不对劲的地方,要说我从前也来过不少次司马老爷子的医疗室,从来没发觉到又什么古怪,今天仔细一看,果然有古怪。

  司马老爷子的医疗室虽然和普通的医疗室一样,内中有一张桌子,几张椅子,很明显的消过毒的,在桌子上面整齐的摆放着各种医疗用具,说句实话,让我叫我还真的叫不出来名字。

  这些倒是没什么,只是这些东西越是这样越让我觉得奇怪,但是又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索性就不看这些东西了,这时候司马老爷子正好也收拾好了他的东西,只不过这时候的他把盒子里的拿东西换了一个东西装着,此刻正在被他用一个白色的急救箱装着,我一想,也是,这样的盒子抱出去难免会被人怀疑到。

  司马老爷子说我脑袋上没事,就这么点血量我血液里的血小板直接就自己搞定了,顶多消个毒就行了,我听他这么说也没说别的。

  我们一块走了出去,看到柯明浩和其中一个警察昏昏欲睡的样子我就知道,我在医疗室里面待了不短的时间,我挠挠头,不好意思的走过去。

  “怎么这么长时间?”问的人正是柯明浩,他看到我出来顿时一精神,直接从椅子上窜了下来。

  回答他的不是我,而是司马老爷子淡淡的声音”柏晨的伤口刚才有点发炎,清洗伤口呢。“柯明浩会意的点了点头,又耸了耸肩,没再说什么了。

  这时,一直没有说话的那两个警察终于说话了,其中一个打了个哈欠,一边伸懒腰一边说”既然没事了,就回去吧。“他一边说着还一边向外走。

  我眉头顿时一皱,好不容易司马老爷子主动愿意帮我,不好好招呼一下这两位”客人“怎么对得起我受的伤呢?更何况这是我第一次跟别人斗心眼,而且是跟大人斗心眼,我赶紧望向司马老爷子。

  所幸司马老爷子一直是很机灵的,这次也不例外,慢悠悠的说,”你是练过气功的吧?而且练得是流派的外家拳吧?“果然,刚走到门口的那个警察顿时身子一顿,猛地转过头来,震惊的看着司马老爷子。

  不仅仅是他,连我都震惊了一下,随机双腿一软,差点摔倒,柯明浩赶紧过来扶我,问我怎么了,我摇了摇头说可能是血流多了有点晕。我说这句话的时候连我自己都不信,这头上的伤口早就好了,哪里来的流血?不过这老头差点把我吓着,如果这家伙练过气功的话,我那个什么计划根本就是个笑话,估计我还没偷袭到他,就直接被他给踹死了。

  那个警察显然是没听出来我话语中的漏洞,只是望向司马老爷子慢慢的点了点头。

  司马老爷子好像早就料到他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样,继续说道,”肩膀关节处平举的时候会有抽疼的现象?“”是的“那个警察老老实实的回答”但是队长说那是训练多了,抽筋了而已。“司马老爷子嗤笑了一下说,”再不医可就废了。“我隐晦的望了一眼那个警察,看到了他眼底的犹豫。

  他的身体自己肯定是清楚的,究竟是不是抽筋他肯定也知道。

  ”如果不想医的话,也没有关系。你们走吧。“我突然愣住了,一个劲给司马老爷子使眼色,照这么发展的话,他们肯定会把我直接带回去的,那时候说不定老爸就危险了,这群警察肯定不是来干好事的,到时候就完了啊!

  ”等一下!“就在我心急火燎几乎要跳起来的时候,一个声音直接将我急躁的心推向兴奋。

  这人正是那个会气功的警察!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毅轩阁说:

工作回来就赶紧码字了,补偿一下,还有,好像有点偏离真相了,我错了,那就将错就错吧~~啊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