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头上的伤口早就已经不流血了,那个流血的地方开的口子也不是很大。我知道那个头头特意让人送我离开的原因,无非就是找理由支开我和控制我,至于他想要干什么我就不得而知了,从直觉上看,肯定不是什么好事。

  我一路上叽叽喳喳跟他们说了很多话,但是都被他们很敷衍的带过去了。

  看来套点事是不指望了,他们俩对这方面的事好像真的守口如瓶似的,连一个小孩子都要防着,看来这事不简单啊。

  太阳已经很烈了,再加上今天天气本身有点热,致使这两个人后背都被汗打湿了,虽然他们看似没有什么怨意,但是我从他们的眼角清清楚楚的看见了一丝不耐和不悦。想想也对,平白无故的却要被叫来看小孩子,任谁也不会很开心的。

  既然知道他让这两个人特意看着我的大致原因,那么就可以利用地利甩掉这两个人或者“干掉”他们,当然,这所谓的“干掉”并不是杀了他们,而是借着别的手段让这两个人回不去,让他们俩在短时间内彻底困在一个地方,这样我才能有时间赶回去。

  现在我所面临的事情肯定不是那么容易就解决的,所以一定要想好对策,而且不能只是一种,要想到各种可能导致变化的因素,这样才能有备而无患。再者说,既然人家来都来了,不清点客,好好“招待招待”人家怎么对的起自己呢?

  突然经历了这么几件事,我猛然发现自己的脑袋越来越好使了,特别是思考这一方面,几乎运转的速度是从前的两倍多。从前,大脑基本是不运作的,就算运作也是偶尔学习的时候,而且效率很慢,但是这一次却是实实在在逼得自己没办法了,只得强行让自己的脑袋灵光起来。

  不过这也不是坏事,至少在面对小型的突发状况时我还是能勉强应付的过来的。

  看正bF版章节“上酷o匠网m

  正在我凝思苦想该如何进行第一步的时候,意外看见了我曾经的小学同学柯明浩,我楞了一下,我明明记得柯明浩是六年级转过来没过半年又转走的啊,怎么这个时候突然出现了?我记得他在六年级的时候在这附近发现了一个沼泽地来着,那时我们以外发现这个沼泽地的时候还差一点掉进去,幸亏有个大人在旁边,要不然两条小生命直接就玩完了。或许,这个沼泽就是我行动的第一步······想到就开始做,我迈开步子朝他的方向走去,显然,他也看到了我,毕竟警察的衣服可是很明显的,不得不引起别人的注意。柯明浩看到我向着他走过去,眉毛挑了挑,似乎对眼前的事情充满了兴趣。

  “呦,这是谁啊?堂堂的晨哥怎么变成这幅德行了?”

  柯明浩绝对不是一个落井下石的人,他的这句话只是为了试探我这边跟警察是不是结下了梁子,毕竟我身边可是有个警察来着,这可不是闹着玩的,他也不想以身犯险,毕竟我们现在的年龄实在不适合跟警察“打交道”,况且我现在这幅模样真的不敢让人不信我没有做过啥事,那血迹还挂在脸上没有清洗掉。

  我看出了柯明浩的犹豫,便调侃他道:“唉,一言难尽啊~~长得太帅被人打了。”

  噗······得~吹得有点过了,连身后的这俩硬件都忍不住了,我望着柯明浩憋红的脸也只好悻悻的不说话了。

  就在这俩警察不忍看我的时候,柯明浩隐晦地看了一眼这两个人和我的手腕,很明显他看出来这两个人并不是真的要抓我,而且我的手腕上也没有手铐之类的,至少他现在知道我没事,那我就可以进行下一步了,给他们来个“将军”。

  当然,我也不敢做的太过于明显,他俩也不是傻子,如果露出一点蛛丝马迹很容易被他们看出来的,到时候别说是我将他们的军了,很可能连着柯明浩都得一块被我拉下水,这趟浑水可不是好淌的。

  现在我得好好计划一下,怎么让柯明浩帮我甩掉这两个家伙,而且成功地限制住他们的行动。

  关键就在于那个沼泽,只要能把他们俩引到沼泽那,后续工作基本也就自然而然的完成了。

  就在我凝思苦想的时候,柯明浩明显的看出来我眼神中不自然的向左右两边瞟了一下,他眼睛一转,就特别默契地上来就跟我勾肩搭背,整个一特别要好的朋友的姿态,身后的两个警察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眼神中越来越不耐烦,我知道他们不愿意跟着我继续闹,但是现在他们还就真的不得不跟着我,因为他们的任务可是要“看着”我来着。

  但是,他们万万没有想到,在柯明浩把手臂搭上我肩膀的一瞬间我跟他都做了一个似有意似无意的动作,两人都心照不宣的点了点头,当然这在后面两人看起来只是很长时间不见的小伙伴突然再次相遇的激动罢了。

  可他们却偏偏忽略了一点,普通人怎么可能直接在警察的眼皮子下面和朋友亲切的打招呼并且调侃对方呢?

  当然,在他们真正被整的睚眦欲裂的时候,却是连后悔的力气都没了。

  计划进行下一步,成功把他们引到沼泽边上,然后就是善后工作了。

  “对了”柯明浩开口道“我知道一个很好的医务室,那医生特别棒,而且价钱还挺便宜的。”

  “是吗?快带我去!”我赶紧做出兴奋的表情,一种想要快点去的眼神。

  我知道柯明浩这是要带我们去那个沼泽不远处的医务室,那个医务室还真的就如柯明浩说的,挺好的,而且还特别便宜,最关键的就是那个医务室里面的老头,浑身上下一股浑然天成的隐士者的风范,让人在他的医务室里面感觉到特别的舒心。

  我们穿过了崎岖不平的小路来到一个地方,周围都没有任何建筑之类的,只有一个大平房,正中间挂着一个红色的十字架。

  之所以说它大是因为它占地特别大,几乎能容纳几辆车同时开进去,但是这建筑的风格却偏偏显得很古朴,与周遭的环境相辅相成。

  我们走进医务室里,一股淡淡的消毒水的味道扑面而来,在医务室正中间的挂着一张牌子——超然神手妙回春,超然医德道超然。笔法苍劲有力,单单只是看着这些字就可以想象的到一个医德圣手忙忙碌碌的为病人服务的画面,和一种对生活的淡然、超然。

  身后的两个警察被这几个字震得突然一滞,他们怎么也没想到在这么个小地方竟然有这样的地方存在。

  “你们两个小家伙终于知道来看我这把老骨头了?”

  我们寻声看去,便看到着一身白大褂的医者——司马超然。

  我们俩悻悻的点头,感觉挺尴尬的,我们俩在六年级的时候可是经常到老爷子这折腾来着。

  然而我们身后的这两个警察却震惊地瞪大了双眼,因为超然老爷子此时正是站在了他们后面,而且他出现的时候一点动静都没有,要知道这两个可是受到过训练的武警,怎么可能发觉不了这点动静,但是事实却是真就是这样,我清晰的看见身后的两人刚刚晾干的后背此刻又再度被打湿了,眼神也如临大敌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毅轩阁说:

好困,我想睡觉~~~好了这一章就到这,我会继续持续更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