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太热了,特别是中午,这样的天气简直是要晒死人的冲动,我一边抱怨一边走出家门,临走之前拿了点钱往附近的小卖部走去。

  买了几块雪糕回来,然而当我惫懒的走回来的时候,却看见院子里满地都是人,横七竖八的躺着,只有一个人还站着,但是头上也挂了彩,胳膊上青一块紫一块的淤青,衣服也因为凌乱不堪而彻底解释了刚刚发生的事。站着的那人不是别人,赫然就是我老爸,我急忙赶过去,询问我爸怎么回事。

  我怎么也不敢相信这群人竟然是我老爸给撂倒的,虽然听老妈说我爸年轻的时候略带痞气,但是也就只是那个样子了,从来没听过他们俩说过老爸打过架之类的,但是现在事实就摆在面前,也容不得我不相信了。

  我爸摇摇头说没事,说想回屋子里歇着了。我看着老爸的身影,知道刚才肯定发生了什么不和谐的事,当我正想着的时候,门外突然来了许多警车,车门打开,从里面冲出来一群武装的警察,手里都拿着警棍,和平时我见到的那些交警和民警有着明显的不同,甚至连眼神都不一样似的。我瞬间就明白这群人是武警了,我这是第一次近距离看到警察,而且还是武警,但是我却不敢直视他们,因为他们的眼神中并没有民警和交警的和蔼,反而多了几份庄严、肃穆。

  我爸低声对我说你去屋子里,毕竟我是一个孩子,也没道理去知道那么多事,便老老实实的去屋子里坐着。当然,坐着归坐着,耳朵并不会很老实的。

  我一直等着老爸进来,但是等了很久都没有一点开门的动静,于是便悄悄站起来,将耳朵贴在门框上,想听听他们在干什么。

  但我刚贴上去就突然有一个人猛地打开门,无巧不巧的撞在我的脑袋上,一阵撕心裂肺的痛感传来,整个脑子似乎要爆炸似的,再加上这人开门特别用力,我没有任何防备,险些就晕了过去,但饶是如此,还是在脑袋上开了个口子,虽然不是很大,但是却正好在脑门上,血液顺着脸慢慢流下来,我下意识的感到脸上有热流流过,摸了一下,就看到一手的鲜红。

  “啊!!!!!”

  一声撕心裂肺的吼叫声发出,我感到头上剧烈的疼痛,伴着鲜红的血液,让我整个人几乎面临崩溃的边缘,毕竟我还只是个孩子。

  巨大的疼痛迫使我的泪珠在眼眶周圈打转,我死死地咬着牙,眼睛瞪得如同铃铛一般大小,但无论怎样,我宁可吼叫也不让自己哭出来,要不然我老爸可是会看不起我的,我可不想因为自己爱哭鼻子而惹得老爸再次瞧不起。

  然而当我抬起头打算看看真正“元凶”的时候,一双如同毒蛇般的眼睛突然与我对视。

  我心中猛地一震,这人明明身着警服,但却偏偏浑身索绕着一股邪气,就是那种玩世不恭的邪气,一种明明属于小混混才有的眼神,现在却偏偏穿在一个警察身上。

  我面目狰狞的望着他,面对于他这种眼神我没有丝毫的害怕,反而有一种很奇怪的感觉——“这种小丑也敢与我争锋?”

  当我意识到这一点的时候差点把自己吓了一跳,而我也只是个小孩子,心理情绪宣布写在脸上,刚刚还狰狞的面目瞬间被这一滞的表情锁代替,但是很快就恢复正常,毕竟现在不是考虑那些的时候,现在有很多事情突然炸响,而且是一件接着一件,而且这些事让我敏锐的感觉事情远远没有看到的那么简单。

  那个身着警服却流里流气的小混混以为我是被他吓着了,脸上露出得意的笑容,当时我就鄙视了他一下,吓唬一个小孩子竟让能让他得意成这样,还不如我一个小孩素质高呢。不过鄙视归鄙视,我还是不能表现的太明显,既然他想要得意就让他得意个够好了,我眼珠一转,直接抱在他的腰上,开始哭了起来。

  “警察叔叔,我头好疼啊~~~呜呜~~~”

  估计这家伙也傻眼了,没想到我都这么大的人了还这么爱哭,赶紧做出几分大人的样子,来“安慰”我。

  “不哭不哭,都是哥哥的错,我这就让人送你去医院,乖~~~”

  》酷匠*Y网永tF久l免F费qC看小r说

  就在他“安慰”我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瞟了瞟他的眼神,那是一种志得意满的眼神,但在这眼神深处,明显的有几分不屑和被我刚刚样子吓出的恐惧。我“乖巧”的点头,慢慢的松开手,一个踉跄差点倒在地上,那个流里流气的警察急忙去扶我,还说我小心点、别摔着之类的话。然而,谁都看不到我在松开手的同时轻轻地把他腰间的钥匙给抠了下来,我认识手铐我钥匙,因为有一年逛庙会的时候,我爸不知道从哪给我买来一把超级仿真的手铐,手铐我是没研究懂,但是那把钥匙我可是仔仔细细的看了很多遍,因为我对于有纹理的东西的兴趣可是无限接近于疯狂的地步。至于差一点摔倒那一下则是因为我扯动的时候带动的惯性太大而没把握住平衡,顺势就倒了下去。

  那个警察安排了几个“手下”送我去医院,然后就特别随意的一屁股坐在沙发上,跟在自己的地盘没两样。我从门里走出来,快要走出院子的时候,看到老爸被一群人包围着,脸色特别阴沉。我看着老爸这样,不免有些难受,这时候老爸正好也抬头看向了我,先是震惊了一下,然后就看到老爸的气质整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似乎快要控制不住了。

  我隐晦地朝着老爸眨了眨眼,他全当没看到,但是那气势却是强行被自己按压下去,只是阴沉的脸色更加难看了起来,要吃人似的。

  我知道老爸这是因为关心我才会这样,因为我现在跟他们出去就相当于完完全全的被他们掌控了,现在虽然还不知道这群“警察”来的目的,但是我直觉肯定没有什么好事,我对好事的预感不怎么好,但是对坏事的预感却是出奇的强,我隐隐的感觉我的身边将要有什么大事将要发生,而且是风雨欲来的那一种。

  我要从这个跟着我的人身上套出点东西,至少是套出点有意义的东西,我想,一个小孩应该多半会认为是天真无邪吧?既然是这样,那么小孩这个身份无疑给我充当了一个巨大的保护,那么,就要好好的计划一下接下来的事情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毅轩阁说:

现在想想,回忆有时候真的很难,但是我会继续努力的,还有,本篇小说是由作者一字一字码出来的,而且我可以利用的时间真的不多,几乎一有空闲就在拼命码字,希望得到大家的青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