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你没看见我流血了吗

  第一章:你没看见我流血了吗

  红色的门窗,红色的喜字,红色的灯笼,红色的幔帐,这一切都红的扎人眼睛,刺血的红色好似不代表那是喜事一般,更像是一场没有硝烟的战争,鲜血都是在你看不到的地方展开……

  秦潇潇真的觉得好疼,浑身好像撕裂了一下,在黑暗中的震动更是让她感觉五脏六腑都在颤动。

  为什么会这样?是什么东西一直再让她来回的颠簸!

  *)酷J◇匠gr网首发●"

  秦潇潇费力的睁开眼睛,看到的却是在自己眼前放大的身躯。

  OMG,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什么?她看到了她一直都想看到的东西,那就是帅哥光着身子的样子,没想到一直很久以来都没有完成的夙愿,今天竟然完成了!

  咦?哪里有些不对吗?这个在她眼前的帅哥确实很帅,帅的她都流口水了,尖尖的下巴,深邃的眼睛,让人一看就想贴上去的薄唇,他是用了什么护肤品啊,脸上竟然如此的光滑,甚至连毛细孔都看不见,这一切都是如此的完美,哪里有不对吗?

  哦,对了,她身上的痛楚好似没有减少,而且还在加剧。

  而这个在自己面前的帅哥,准确来说是在自己上面的帅哥,一直努力的‘运动’着,而随着他运动的节拍,她的疼痛就这样有节奏的持续着!

  秦潇潇低头看去,冷吸了一口气,什么情况?她是要看帅哥光着身子,而不是她自己也跟着光身子啊。

  下身除了疼痛还有一种让她说不上来的感觉在蔓延,秦潇潇忽然睁大眼睛,不会吧……

  她大而明亮的眼睛往下看去!

  “喂,你停一下好吗?”秦潇潇一动全身都疼,无奈之下,她唤醒了在一人陶醉的帅哥!

  北冥谶停止动作,深邃看不见底,更让人看不见情绪的眼眸缓慢的移到秦潇潇的脸上。

  “你,你没看见我流血了吗?”秦潇潇试探的问。

  “第一次都会流血的。”北冥谶语气不咸不淡,完全就没有将她讲的话当做一回事。

  “啥?”没想到这个帅哥懂得这么多啊,不过,她很不明白的是为什么她会醒来之后和一个帅哥嘿咻着耶。

  难道……是坏人?秦潇潇打量着他,看似不是啊……

  就在秦潇潇仍然在沉思的时候,身上的男人又开始运动起来,这次的运动,比上次更加的要‘重’‘快!’“等,等,等一下!嗯哼!”下身开始酸麻起来,不由让秦潇潇嘤咛了一声。

  “怎么?公主开始有感觉了吗?是觉得本王不够用力?没有服侍好你?”这句话,北冥谶用有些戏谑的声音说道,听得秦潇潇则是一个愣住。

  她将身上男人的运动抛到脑后,开始细细观察她所在的地方,陌生!她看到的只有这两个字,完全是陌生的环境,大红色的床,大红色的被褥,还有不远处窗户上贴着大红色的喜字,让她更加疑惑的是,这古色古香的屋子。

  精致雕花的大床,红色鲜艳的幔帐,透过薄薄的幔帐,她能看到屋子里的一切,全部都是木头的!这一切她都无比陌生,她清楚的知道,在21世纪,这种房子除了拍戏的地方是不可能有的,然而,这男人在自己的身上那样,不可能是演戏。

  不会吧?一个大胆的想法在她脑子中逐渐的形成,她有些不敢相信,她会穿越吗?

  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会变化这么大?

  对了,她感冒了,然后去挂水……不会是病死了吧?

  “嗯哼!”

  北冥谶看她走神,不由有些不满,使劲一个挺身,让在发呆,幻想的秦潇潇回过了神来。

  “看来是本王不够努力,让公主有些不满意。”薄唇说着平静的话,但身下却已经开始‘努力’起来。

  身体好似被高压电缠住了一般,让她不由感觉到骨子都在颤抖,脑子顿时空白,没有了想别的事情的余地,只能承受他给予的东西。

  当男人完全的释放,她才得以让自己的身体休息。

  却不忘记问:“你是王爷?”微弱的气息,她真的被他这个‘有力’的人弄得没力了。

  “呵,难道公主连自己嫁了什么人都不知道吗?”北冥谶好笑的看着她。

  她老实的摇摇头,说不知道或许帅哥会告诉她呢。

  北冥谶眯眼,起身开始自己穿衣服,一边仔细打量着床上的秦潇潇:“我是金国的北冥齐王北冥谶,你是儒国的潇潇公主秦潇潇,这次联姻的是你我,为的是两个国家的太平,还望公主能大肚些,让两个国家平安无事!”说完最后一句话,北冥谶穿上外袍,大步流星的开门走了出去,独留秦潇潇在床上愣住了神。

  房门北冥谶开开后并没有关上,她不得拢了拢自己身上的被褥,好让自己有些温暖,她好冷……

  没有想到一朝穿越变成了被当做和平武器联姻的公主,这并不重要,要说嫁的这个王爷,不但帅,而且邪魅,是她喜欢的类型,但人家的话里就是对她没意思啊,在古代,女子失宠就什么都没有了。

  古代的女子不工作,除了男人就是男人……这下,她要进冷宫了。

  身上裹着被子下床,自己将门关上,再哆哆嗦嗦的上床去,不管了,先睡觉再说,明日事明日必。车到山前自有路,有的是办法。

  第二天一早,秦潇潇还在睡着半梦半醒的时候,忽然被繁琐的声音吵醒,无力的睁眼,还不忘拢了拢身上的被子,就看到两个年轻漂亮的姑娘在屋子里收拾。

  秦潇潇翘起身子,揉搓着眼睛,问道:“你们干嘛?”

  “公主,把您吵醒了呀,原本大婚第二天想让您多睡一会儿的。”长相恬静的姑娘说。

  “梅香,我都跟你说了,公主呀就算再累也会掐着那个点儿起,这都是这么多年的习惯了,怎么会说改就改呢。”另一个长得颇为有韵味的姑娘说道。

  秦潇潇百无聊赖的点头,听这两人说话的意思,是儒国带过来的陪嫁宫女,那个恬静的叫梅香,那这个有韵味儿的姑娘叫什么?

  “梅香,你看她说的,好似你多不了解我似得,快些收拾她。”

  “算了公主,你也不是不知道,菊韵就是这个样子,咱甭搭理她,咱们起床。”

  秦潇潇翻了个身,这下都知道了。

  起床被人服侍秦潇潇还真是头一回儿,于是乎好好享受了一下,但是这烦人的古装,差点将她绕晕。

  一身和叶绿色的长裙好久之后才套到她的身上,吃过清淡的饭之后,秦潇潇便一个人无聊起来。

  独自坐在院子里赏这满院的桃花,没有想到古代的桃花这么美,是粉红的透水那种,秦潇潇看着看着,不由看迷了。

  “小小。”一个清脆的声音响起。

  秦潇潇好奇的转头看去,瞬间脸上乐开了花,并不是说这人她认识,而是因为这人太帅了,古代的帅哥也太多了吧?

  要说北冥谶是霸气的邪魅,棱角般的脸庞,那眼前这个人就是小清新,五官清秀,笑起来有种甜甜的感觉。

  他快步的走上前来,欣喜的牵起秦潇潇的手,秦潇潇还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呢。

  “小小,一别数十年,这十年我一直都很想念你,你终于,出现在我面前了!”

  看着眼前的男人对着自己情深款款,连眼泪都要流下来了,秦潇潇仍然是一头雾水:“等等……你是?”

  “小小你忘记我了吗?我们前些天还通过书信的,你说在这院子中等我的。为什么你会忘记,你说,是不是北冥谶对你做了什么?”他激动的攥紧了秦潇潇的手。

  秦潇潇一皱眉,大力的将自己的手抽了出来,差点被他折断,不由脸上多了些不爽:“你到底是谁?”

  “小小,对了,我忘记了,这里不是咱们的儒国,是金国,你这么小心也是应该的,我是沐春风啊,我们自小一起长大的,然而,我却被自小送到金国来,为我们儒国探测这边的消息,一过就是十载,小小,你该不会连你小时候的风哥哥都不认识了吧?”他又笑了起来,但是那笑在秦潇潇看来却有些凄凉,为什么会有如此苦不堪言的笑容?

  “风哥哥……”秦潇潇张口叫出来,还是觉得有些别扭。

  “呵呵,我就知道,我的小小怎么可能把我忘记。”沐春风再次牵起她的手:“待到儒国铁骑踏平金国之时,就是我娶你过门之日!”他眼神坚定,看着她的眼眸中满满都是压抑着的情感!

  秦潇潇的心里不由咯噔一下,亲娘嘞,她这是穿越到了什么样的公主身上啊,这又到底是什么的狗血剧情啊。

  沐春风放开她的手,笑笑道:“小小,我先走了,这里说话不方便,等我哪日再找机会来和你叙旧。”虽然话是这样说着,但是沐春风明显没有要离开的样子,他最后攥紧了拳头后才转头离开!

  在沐春风走后,秦潇潇在桃花摇曳的院子中不由打了个冷颤,她昨晚刚决定要做冷宫中的女人,今天就变成了一枝红杏?OMG,剧情太劲爆了。

  “公主……”梅香看到秦潇潇的背影,喊道。

  “什么事啊。”

  “王爷派人来通报说今个儿中午会过来,菊韵已经在准备着了,公主回去等候着吧。”

  切,中午过来就过来呗,还要让人通报,还要让她回去等着,北冥谶存了心的不想让她好过!

  想是这么想,可她还是老实的跟着梅香回到了屋里等着。

  做高贵的人还是有好处的,例如,这桌子上摆着满满三盘的糕点,在等着北冥谶的时间里,秦潇潇坐在那里一个劲的吃着。

  菊韵去了厨房里吩咐厨子加菜去了,毕竟王爷来嘛,不可能还是吃那么几个小菜。

  而梅香更加夸张,说要到门口守着,等着王爷来了好通报,这有什么通报的啊。

  秦潇潇仍然盘着二郎腿吃着点心。

  门忽然被打开,秦潇潇一口糕点噎在了喉咙,脸憋得通红。

  梅香没有细看,只是帮秦潇潇收拾着桌子上吃糕点时掉的渣:“公主,王爷来了。”

  “……”

  “公主,王爷来了!”梅香看她没有反应又说了一遍,觉得不对劲的她抬头一看,才看到自家的公主整个脸通红无比,手一直捶着胸口。

  梅香赶紧倒了一杯水:“什么噎着不好,偏偏这个时候噎住啊。”

  秦潇潇很不爽的看着梅香,喝下第一口茶,来不及喘气就说道:“我噎着还要挑时候啊,如果我噎死了你就替我谢谢那该死的王爷,如果不是因为他要过来,我会噎着吗?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