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九章:真正知道真相的人

  “不,我要知道!”秦潇潇看着沐春风的眼神是如此的坚定,坚定的沐春风的心都凉了,他一点点放开秦潇潇的袖口,无神道:“那就,那就全都说了吧。”反正已经兜不住了。

  北冥昭嘴角一笑:“是啊,既然是以前,可不能作假!”

  沐春风一个机灵,瞪大眼睛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北冥昭,忽然眯眼:“你,你早有预谋?”他好似被人踩中痛脚一样,愤恨的看着北冥昭。

  北冥昭摇了摇自己手中的折扇,嘴角露出微笑:“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一开始,你来儒国的目的,就是我的潇潇!”沐春风眼中沉痛着。

  既然已经说开了……北冥昭将折扇‘刷’的一下收起,嘴角的微笑逐渐变大:“是啊,那又怎样?你才是真正伤害她的人,我不是,你明白么?你那么怕她想起过去,是怕她想起你对她的百般虐待吧?”

  “我没有!”沐春风怒吼着,眼睛却不敢只是北冥昭深邃的眼眸,他曾经在知道秦潇潇不是小小的时候那么对她……他确实怕,而且怕的要死!

  秦潇潇在一旁无措的站着,本应该她是主角,忽然她变成了旁观者,虽然自己变成了旁观,但那争吵的两人好似是在为她的事情而争吵着呢。

  秦潇潇疑惑的听着他们口中的一言一语,忽然脑子疼了起来,眼睛变得模糊。

  这场争吵于她差点摔在地上而告终。

  沐春风赶忙上去扶她:“潇潇,你怎么啦?”

  “走开。”秦潇潇的脸色有些苍白,声音很是无力,但能听的出她声音中生硬。

  沐春风一愣,手不然之间不知道放到哪里。

  他犹豫了一下,选择给她倒了一杯水。

  在他们谈话中,她已经知道了一些自己没有失忆以前的事情,如容睿所说,自己的以前,沐春风真的对自己不好。

  那为何她在失忆后沐春风良心发现的又对她好了呢?

  一切的一切,或许当她知道了以前的事情后也不得而知了。

  “我想一个人静一静。”她想,就算让她一下子全都知道以前的事情她也无法全部理清楚。

  在他们口中得到的以前,或许并不是原来的以前,还有一个人,他说过是自己的好朋友,纵然不可信,那也要,试一试!

  整整三天,她都没有出过寝殿半步,自然,被偷偷下的曼珠沙华还是会放在她的食物中,不过,这次,还多了一样毒药……

  小小的计划,开始实行……

  三天很快就过去,虽然对秦潇潇来说是一种折磨。

  她换好早就准备好的侍卫衣服,将头低下,匆匆的往皇宫大门走去。

  皇宫大门的守卫将她拦下盘问:“这么早?出门干什么去?”

  “皇上让我出去买点皇后娘娘喜欢吃的糕点。”秦潇潇刻意压低了声音。

  “糕点?皇宫中的糕点师不是很多么,怎么?没有一个能做出皇后娘娘喜欢吃的糕点?”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啊,秦潇潇懊恼不已,但又只能沉着应对:“是上次出巡吃过的糕点,皇宫中无师傅会做。”

  “那你有腰牌么?”侍卫问。

  “还要腰牌啊?”秦潇潇皱眉,摇摇头。

  “没有腰牌?那怎么能出去?”

  “但我有手谕。”每天都看到沐春风处理公务,虽然不能说学的十分像,但沐春风的骨干刚劲她还是可以用一用力就写出来的!

  拿出手谕,几个侍卫仔细辨别,这黄色的锦布可不是一般人可以得到的,当下没了疑心,竟然连秦潇潇的脸都没有看,就将她放走了。

  出了宫门的秦潇潇几乎是用飞奔的速度,到了街上买了匹快马,扬鞭,虽然连骑马都没有骑过,但她还是大胆的坐在上面开始骑起来。

  虽然结果是到达了目的地已经吐的不成人形了,但也好过一直走到这儿。

  从皇宫,快马加鞭,一直到这个破庙竟然用了有两个时辰,真是不可思议啊,她竟然觉得过的飞快。

  她晃晃悠悠将马拴好,走进了破庙。

  破庙还是那么破,少了往日的对话,今日就她一个人走进来,显得格外的安静。

  她探头四周看了看,没人呢?怎么会,不是说好三天后的么?

  “有人么?我来了,你可以告诉我一切了么?我的从前,可以告诉我了么?”秦潇潇探头,小声的喊着,一堆堆废墟中看去,却没有人影。

  怎么?她被人耍了么?

  秦潇潇懊恼的一跺脚,忽听有马蹄声响起。

  她赶忙躲了起来,没有敢大意,如果不是那个容睿,那她可就麻烦了。

  偷偷探头后发现来人正是带着大胡子的容睿,身后还跟着三个骑着骏马的男子,和容睿在一起的,那她就放心了。

  抬步走出破庙,挥手向容睿。

  容睿显然很惊讶,离秦潇潇还有一点距离的时候容睿就翻身下了马,他跑到秦潇潇的面前,激动的都不知道说些什么了。

  秦潇潇猛然有些头晕,摇了摇头,勉强笑道:“你可算来了,怎么那么晚?”

  “我以为你不会来的。”容睿一笑,还是那个信守承诺的秦潇潇啊:“进去说。”他看了看四下,要是被别人看到他们在这里可就不好了。

  一行人进入破庙,秦潇潇偏头看着容睿身后的三人。

  -酷匠9A网,正版S首O&发..

  一人书生样貌的人上前一步,鞠躬道:“久闻儒国秦潇潇公主大名,余某久仰。”

  秦潇潇的身子犹如一道闪电劈来,她怔怔的抬头,不知所措道:“他,他说什么?”

  容睿不妙的看了那人一眼,只能笑笑。

  “我是儒国的皇后啊,你是不是弄错了?”

  “这……”那人看了一眼容睿,容睿对他轻缓摇头。

  那人低头回答:“或许是余某愚昧,弄错了。”

  真的是弄错了么?连来这里见什么人都弄错了?连他久闻人的名字都弄错了?

  “怎么样?沐春风告诉你了么?”容睿赶忙转移话题。

  提到这件事情,秦潇潇心情一下子安然下来:“他,他说……”秦潇潇一愣,他说什么来着?他说了什么来着?奇怪,明明就是前两天的事情,为何她现在想不起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