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八章:小小的担忧

  看来,沐春风是不会告诉她的了,她真是单纯了。

  “你是,不会告诉我了么?”她认真的看着他的眼睛,对于这个一直对自己很好的人,她还是存在一丝幻想的。

  “对你来说,过去比现在我对你的好还重要,是吗?”他知道,早晚这件事情的原委都要告诉她,只是没有想到会那么早。

  曾经他也奢求过,秦潇潇这一辈子都不会想起以前的事情,这一辈子都会跟着他安安稳稳的过下去。

  现在看来,那不过是个奢求了。

  秦潇潇苍凉一笑,他果然,不肯告诉自己,容睿说的,一点都没错。

  “我要回皇宫。”

  “你不是一直想要出来的么?现在回去干什么?”

  “收拾东西,回我原先应该回去的地方。”虽然她也不知道是哪里,但容睿会告诉她的。

  沐春风皱眉,以为这次秦潇潇问起过去不过是一时兴起,他哄哄也就好了,谁曾想到会来真的。

  “你,潇潇你要干什么?”沐春风一瞬间慌乱了。

  “既然你不肯告诉我,那只有我自己去寻找答案了。”她柔弱的外表下是让人不可小视的坚强。

  秦潇潇决绝的转头,推开房间的门便走了出去。

  “潇潇!”沐春风在她身后追了出来,一直追着秦潇潇下了楼梯。

  刚好北冥昭他们在楼下喝茶。

  北冥昭迅速起来挡住了秦潇潇的去路:“你们怎么啦?”

  “让开!”秦潇潇满腔的怒气无处可发,看着眼前的北冥昭是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潇潇,别闹了。”沐春风抓住她的手,眼神央求的看着她。

  她眼神委屈的看着沐春风:“你打算,一辈子瞒着我么?”

  北冥昭一思量,看来今天秦潇潇是真的见到了不该见的人。

  这可怎么办?不对啊,他着急什么,要看沐春风怎么解释才对吧,沐春风解释不出来岂不是更好?对自己越有利。

  想着,北冥昭已经做好了看戏的准备。

  但有个人却已经连站都站不住了,小小上前,亲昵的挽住秦潇潇的胳膊,笑颜如花:“潇潇,你要乖啊,要待在春风的身边好好地,他对你那么好,你忍心伤害他么?”万一秦潇潇真的恢复了记忆,对谁都没有好处。

  =#最6新章◇@节上n酷}4匠网)Y

  “你走开,你又知道什么。”在懊恼下的秦潇潇狠推了小小一把,小小一个踉跄没有站稳,往后倒去,还好她的后面就是北冥谶,北冥谶一个肥步上前将小小稳稳的接在了怀里。

  看了一眼被吓坏的小小,北冥谶一下子怒气上头,你对谁撒泼都可以,但动他的小小,他管你是不是女人!

  北冥谶上前,用大力将秦潇潇也推了一下,她的身后自然也有人,而且还有两个。

  沐春风伸手的瞬间就被北冥昭挤到了一边,北冥昭顺利的接到了往后仰的秦潇潇。

  “谶弟。”北冥昭皱眉,不悦的看着北冥谶,他着实有点太过分了,为了那个冒牌货!

  “北冥谶,你对潇潇……是否太过分了?”沐春风也斥责道。

  北冥谶没有想到明明是秦潇潇做错了事情,竟然他的皇兄都护着那个女人:“明明是她……”

  “好了,我们还是先回宫吧、。”北冥昭冷声打断了北冥谶的辩解。

  “你真的想要知道所有的真相,那等回宫,我全都告诉你。”反正那些事情里的掺杂者是北冥谶和沐春风,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

  小小瞬间紧张了起来,北冥昭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他,已经知道一切了么?知道她其实不是以前的那个秦潇潇?不是,她为何会怀疑自己?明明自己才是真正的儒国公主啊。

  但心情还是复杂无比,她的地位受到威胁了!

  秦潇潇用复杂的眼神看了北冥谶一眼,点点头,老实的去房间收拾东西了。

  北冥昭对秦潇潇是志在必得!

  沐春风忽然觉得自己要失去秦潇潇了。

  一行人才不过出宫一天,就立马又要回去,这着实是一场很大的变故,每个人的心中也有着不同的压抑程度。

  北冥昭费力的想要在秦潇潇面前表现自己,这样就为以后秦潇潇接近自己而打好了基础。

  沐春风心乱如麻,总想着秦潇潇会忽然离开自己,心情患得患失。

  小小则又开始了她歹毒的计量,秦潇潇要真的想起了一切,那对自己,可真是一点好处都没有,转头,看了一眼在自己身旁闭眼歇息的北冥谶,按照她对北冥谶的了解,北冥谶知道一切之后纵使不会抛弃她,但也绝对不会再见她一面!绝对,绝对不可以让这种事情发生!

  一路颠簸,终于在天黑之前到了皇宫。

  小小惶恐不安的和北冥谶回了寝殿。

  北冥昭则是和沐春风陪着秦潇潇去了春暖宫。

  三人坐下,正式开始讨论。

  却没有人一个人愿意先开口。

  “怎么?不打算告诉我么?”秦潇潇蹙眉看着两人,两人都没有反应,秦潇潇起身,愤愤道:“那还废什么话啊,我虽然在宫中东西不多,但我还是要收拾一下我的东西再走。”

  “潇潇。”沐春风忽然伸手,抓住了她的衣袖,抬眸,眼神中尽是痛苦之色:“你,你真的要知道?无论付出什么代价?”

  秦潇潇身子一愣,不明白沐春风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看他痛苦的样子,好似说出来就要天崩地裂一般。

  秦潇潇的眼神开始犹豫起来,她虽然很想知道以前的事情,但她也不想伤害现在对自己这么好的沐春风。

  北冥昭一看不好,如果这件事情不捅出来,那对他没有好处,于是搭腔道:“是啊,潇潇,以前固然重要,但现在,也很重要,将来也是,你和春风在一起,会很幸福。”这话表面听上去让人感觉很舒服,但秦潇潇听了这话却不是这种感觉。

  以前的事情她什么都不知道,现在和一个知道她以前事情却不肯告诉她的人生活,最重要的是,以后也要跟他一起生活,也就是说,他要瞒着自己一辈子!自己要跟着这个守着自己以前的人生活,那自己到底算什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