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十二章:北冥昭的目地

  “儒国已经拱手让给你了。”

  “那再让一样东西又何妨?”

  秦潇潇听得云里雾里,不明所以他们到底在说什么,算了,他们说的事自己一句都没听明白。

  “秦潇潇到底是怎么拉住?为什么什么都不记得了?”

  秦潇潇停下脚步,转头继续蹲在墙角往下听。

  北冥昭说到了自己的名字,那语气好似是在问自己的朋友近况如何,他认得自己?他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他知道自己为什么失忆么?

  “你来问我?呵,我又怎么会知道?”沐春风苦笑一声:“但她现在的样子很可爱不是么?她跟我在一起也很开心,没有烦恼,无忧无虑,不认得你们她就不会想起过去的痛。”

  “她有权利知道自己以前是谁。”北冥昭冷冷说了一句,转身,留下沐春风的沉思,云里雾里的秦潇潇。

  说实话,她从刚才听见谈话以前,都没有想过要知道自己的过去,沐春风每天都陪伴着自己开心,由不得她想这样悲伤的事情。

  今日被提起这样的偶然,让她忽然思绪乱了起来,北冥昭说得对,自己有权利知道过去所发生的一切,不管她的过去过的是好还是不好,她都想要知道,她不想要,如现在一样无知的活着。

  听到沐春风的脚步声逼近,她赶忙跑回到殿里,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服,坐在了桌子旁。

  沐春风怀着万千的思绪踏进来,抬头就看到秦潇潇坐在那里,不由有些诧异,怎么今天起得这么早?

  虽然还在为北冥昭说的话而烦恼,但他看到秦潇潇,嘴角还是露出了微笑:“怎么起得这么早?”迈开脚步走过去,给她倒了杯茶,发现是凉的,悻悻然的放下:“饿了么?”

  秦潇潇坐在那里,对他的话没有反应。

  “是渴了?”沐春风继而追问,平常的秦潇潇不这样啊,她总是很粘着自己的。

  莫非?沐春风的身子一颤,不会是,她想起什么来了吧?可北冥谶给的药从来都没有停过啊。

  “潇潇……”他试探性的问着,眼神开始慌乱起来,秦潇潇越是镇定,他便越是慌乱。

  秦潇潇慢慢转头,眼眸冷静的盯着他:“是不是很像我从前的样子?”

  “潇潇,你想起了什么?”虽然遏制着自己不让自己太冲动,但藏在袖口中的手还是不由的颤抖起来,她是真的要离开自己了。

  从北冥昭到来的那一刻他便应该知道的,只是他太执著了。

  “为什么你从来都不在我面前提起以前的我?”沐春风垂下眼眸。

  “是我以前哪里不好么?”沐春风袖中的手攥的紧了紧。

  “你干嘛对我那么好?你以前是我什么人?”秦潇潇气势凌人,一句句的质问让沐春风慌乱无比,他四处张望,多希望现在有个洞可以让他钻进去,可惜,没有!

  “沐春风,你到底害怕我想起什么?”她站起身子,一步步走到他的面前,每一步都带着自己想要寻找答案的决心!

  “你到底,知道些什么?”秦潇潇看着他措手不及的样子,已经知道自己想要的答案近在咫尺,只是要看眼前这个人是否会对自己说出来。

  “潇潇,你很想知道自己的过去么?”为什么她会忽然的提起这件事情,莫非刚刚,她听见了什么。

  接下来秦潇潇的话让他证实了自己的想法。

  “因为,我有权利知道自己的过去是什么样子的。”

  果然,她刚刚听到了。

  “你一定,要知道?”沐春风盯着她的眼睛,满目都是沧桑,原来,她还是要背弃自己的,原来,自己一切的努力都没有用,他注定孤独一生么?

  “也,也不是。”秦潇潇挠了挠头,不过就是想要知道她自己的过去而已,沐春风至于这样么,一脸的苦涩让她看了都不爽。

  “皇上,北冥齐王爷要见您。”一个侍卫在外禀报。

  “知道了。”沐春风对外冷声,继而转身给秦潇潇一个拥抱:“等我,记得要吃饱点。”

  秦潇潇就这样眼睁睁看着那个答案从自己的眼前慢慢走远,深吸一口气,她一定要弄清楚!

  天,变得有些雾蒙蒙的,不多时便开始滴答了小雨滴,一会儿就变成了瓢泼大雨。

  最2新v{章i节上酷zW匠@网(

  天气瞬间也变得冷了不少。

  秦潇潇命人将贵妃椅搬到了殿前屋檐下,躺在贵妃椅上。呼吸着雨中带有泥土气息的空气,沁人肺腑。

  沐春风手执一把油纸伞,在雨中缓缓行来,雨水湿了靴子。

  微微抬起伞边,他便看到在被房上瓦接成雨滴的雨帘后,秦潇潇躺在那里。

  疾步走过去,将油纸伞扔到一边,他的脸色有些不悦:“你的身体不好,怎么可以在这大雨外面受寒气呢?”

  雨滴低落在地上,冲击力让他们变成无数个小水滴蹦起,跳到了秦潇潇粉红色的衣裙上。

  秦潇潇幽幽睁眼,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有气无力道:“我没事,我觉得这样舒服。”

  “还在闹脾气?”见她样子憔悴,嘴唇也有些苍白,他心下一软,连对她说话都不敢大声。

  “没那么无聊。”

  闹脾气是你以前最喜欢的事情啊。”沐春风嘴角微抿。

  “你也觉得我以前好是不是?”

  又来?就那么想知道自己以前的事情么?

  “你这么想要知道自己的从前?”她这个样子坐在殿门口也不是办法,身子本来就弱,再这样下去,身子怎能见好?

  “当然,你看我这个样子,像是不想要知道的么?”她看了一眼自己被雨溅湿的裙摆。

  “好,那我就来告诉你。”

  雨逐渐变小,变小,最后变成丝丝细雨,优雅的在空间飘荡落下。

  秦潇潇两眼微眯的看着一只在沏茶的沐春风,说要告诉自己,到现在竟然只是在沏茶,一句正儿八经的话都没有说。

  “你什么时候喝完这跟猫尿似的这点水啊?”秦潇潇的忍耐已经达到了极限。

  “被你这么一说,我没心情喝这壶茶了。”

  “那是不是要告诉我……”

  “来人,给我重新上茶具。”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