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六章:奇怪的药物

  给小小服用的药物他暂时停了,没有弄清楚里面到底有什么药物,这样给她吃下去反而会害了她。

  沐春风转头,看着胡吃海塞的小小,这样子就已经够让他担心的了。

  忽然,秦潇潇放下碗筷,手捂住胸口,一脸痛苦的表情。

  “怎么啦?”

  ‘噗……’一口鲜血从秦潇潇嘴里吐出,随后两眼一翻便晕了过去。

  “快,快传太医!”沐春风将秦潇潇抱起放到大床上。

  前来的太医认真把脉后从木匣子里拿出一小包的白粉,冲了之后便要给秦潇潇喝。

  沐春风抓住太医的手,冷冷的问:“这是什么?”

  “回皇上的话,这是北冥王妃给的药粉。”

  “不是说让你拿去研究么?研究出来了?”

  “并没有,臣正在研究,现在还是先保住皇后的身子要紧啊。”

  沐春风的手颤动了一下,这药物可能是毒药,但不给秦潇潇吃,她会怎么样呢?

  “去吧。”最终他还是选择先让秦潇潇醒来再说。

  |I酷Y匠|》网iw唯u一C正b版,其☆他都是盗U)版.

  这药来历不明,一天不给小小吃就会发作,看来是毒药,或者是让人产生依赖的药物,必须让人尽快查出这药的成分,不然,一直让小小这样服用下去并不是在帮她,而是在害她,倘若这药慢性毒,发现晚了,小小的命,或许就保不住了。

  这药真的是很管用,服下不到一炷香的时间秦潇潇就醒了,而且还生龙活虎,看着沐春风担忧的脸庞,秦潇潇撅嘴道:“我好像又睡着了,让你担心了么?”

  “我很担心。”沐春风不知为何,竟酸了鼻子:“我好怕,你就这样再也不醒过来,再也不需要我!”

  “怎么会,我跟你在一起很开心啊,你对我真好。”秦潇潇真心的一笑,顿时夺得了沐春风所有的呼吸。

  被人需要的感觉,真的很好。

  自从秦潇潇失忆之后,沐春风便没有心思再去处理朝堂的事情,每天都陪着秦潇潇上蹿下跳的去找好玩的事情。

  他也乐得自在,已经十几年都没有这么轻松过了。

  是夜,这些天他都一直坚持抱着秦潇潇入睡,直到看着秦潇潇入睡自己才浅浅睡去。

  今日也是如此,将她的头在自己的手臂上轻轻挪开。

  却不料她睁大了眼睛,黑溜溜的大眼睛一眨不眨的看着自己,好似怕自己下一秒就消失一样。

  “你干嘛?”秦潇潇小心翼翼的问着,生怕将他惹生气一般。

  “你还没睡?”他有些诧异,往日这个时候她可是睡的喊都喊不醒呢。

  “我怕我睡沉了,你叫不醒我又担心。”

  幼稚的话语,却让人心中一暖,是为了他么:“我的小小。”将她轻轻的搂入怀中,嘴角勾起一个好看的微笑。

  他将秦潇潇板正与自己对视,唇试探的往前探去,秦潇潇并没有拒绝,也没有露出厌恶的模样,只是眼神中透着迷茫。

  他抿嘴将自己的唇压上她的,辗转索取,秦潇潇都任其肆意妄为。

  他高兴的伸手去脱秦潇潇身上的亵衣。

  秦潇潇伸手抓住他的大掌:“脱光光吗?”

  “我想做证明爱你的事情。”他用哄骗的语气说着,他知道这样的自己实在太卑鄙,现在对小小说这些就好似是在哄骗一个孩子一般。

  “好玩么?”秦潇潇的眼神中闪烁着兴奋。

  他点点头。

  秦潇潇也伸手去为他脱衣:“那快点。”

  现在的秦潇潇就好似一个调皮的孩子,一直寻找新鲜的事物。

  这样更是沐春风巴不得的,他将她身上的衣物全都除去,眼看着她的肤若凝脂,将其扑倒在床上。

  秦潇潇瞪大了眼睛看着他的模样,觉得心口有些不快,头还有些微痛,但看他如此的神采奕奕,便没有多去在意。

  沐春风伸手握住她的手腕,眼神温柔的好似要滴出水来了,觉得她手腕上又能崎岖的东西,便拿到自己的眼前。

  嘴角的微笑一点点冰冷,最后凝结,他惶恐的看着她的手腕,那洁白细腻的手腕上有着一条狰狞的疤。

  他抬头,不敢相信的看着眼前单纯如同月亮的秦潇潇,嘴中呢喃:“秦潇潇……秦潇潇。”

  “怎么啦?”秦潇潇不知所以,将手腕抽回,看着上面的疤,这疤不是一直在她手腕上的么?

  这疤,这疤,这明明是秦潇潇割腕自杀后留下来的疤啊。

  “你是秦潇潇,对吗?”他怒吼着,怎么可以,怎么可以如此的戏耍他?

  “你怎么啦?”秦潇潇赤裸着身子,上前抚摸着他的脸颊,不知他为何会如此动怒。

  看着她现在的样子,他竟然一点感觉都没有,他气愤的打掉秦潇潇的手,恶狠狠道:“你欺骗我,你欺骗我,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从什么时候开始你们又把身份换了?把我当什么?啊?”

  秦潇潇自失忆之后就没有看到这样可怕的沐春风了,她害怕的将自己缩成了一团,躲到了床角,眼神怯弱的看着他。

  他穿上衣服,看着她这模样:“一点都不像!一点都不,你怎么会在这里,我的小小……”

  沐春风在刚刚的惊慌中走出,冷静了下来,思考着眼前这个女人有多少是真的。

  看她那一点都不排斥自己的样子,应该是真的失忆了吧?而且太医也说她失忆了。

  怎么会呢,这是北冥谶的阴谋么?让她来冒充他的小小,让他,乃至整个儒国都臣服于金国脚下。可,他对北冥谶的了解来看,北冥谶是绝对不会让自己的女人来冒险的。

  他上前,挑起秦潇潇的下巴,仔细的看着,一点点,一点点的将视线透入到她的骨子里:“从一开始就是你。”

  她苍白的脸蛋错不了,从一开始找到小小的时候她们就互换了身份?小小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困了。”秦潇潇大了一个哈欠,她现在是什么都不知道的秦潇潇。

  “那就睡吧。”永远沉睡!他的大掌摸索到她细嫩的脖子上,眼神变得可怕起来,手上一点点的用力,反正是秦潇潇,他要了也没用,纵然长得一样又如何?终究不是他的小小!

  “你轻点好么,我疼。”秦潇潇不舒服的扭动了一下脖子。

  他闭上眼睛,一狠心,缓缓将手从她脖子上拿了下来,不知道为何,看着她明亮的眼他就是下不了手。

  猛然一下子的事情让他思索不了。

  上床,将秦潇潇搂入自己的怀抱,叹息一口气,道:“睡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