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二章:混乱

  真的是沐北冥谶将儒国公主救走了么,她和儒国公主说过的话不知道公主还记不记得,等到了北冥谶那边,告诉北冥谶,她不是真的。

  “怪不得,明明已经行军上路,却一直都没有动静,原来是早有了准备。”沐春风表情一点点的阴暗下去。

  秦潇潇在一旁低下了头,这件事情确实发生的太突然,让她一下子没有了主意,看着一边暴躁不安的沐春风,她转身,悄悄的离开……

  叹息一口气,早知道如此就不和儒国公主换来换去了,一直在那里等着不好么,现在可好了,公主被救走了,而她却被留了下来。

  秦潇潇来回渡步着,焦急无比,如果公主说了的话,那北冥谶又会什么时候来救她呢?她是否要准备一下,等待北冥谶救自己呢?

  正想着的时候,沐春风急匆匆而来:“小小,我今日有事,你自己注意休息。”

  “等等,你去干什么?”她急切的想要知道沐春风打算怎么对付北冥谶。

  “他都出手了,我还能闲着么?”沐春风扯出一个阴狠的微笑。

  秦潇潇的心一沉,他想要怎样?

  看着沐春风的背影消失在大殿门口,秦潇潇的心中不是个滋味起来,怎么办?现在她在这里一点忙都帮不上。

  沐春风打算对付北冥谶,这可怎么办啊,秦潇潇开始寝食难安。

  然而在那天之后沐春风就没有再回来过春暖宫,看来他是认真的了。

  但怎么说儒国与金国的悬殊太大,他应该不能怎么样北冥谶吧?

  接下来她能做的只有等待,沐春风没有动静,这皇宫上上下下都没有动静。

  忽然之间来的寂静让秦潇潇觉得有些空荡,儒国公主到底有没有将真相说出来?为何到现在都还没有动静?

  她天天盼着,却从来没有听到过动静。

  3最新Au章节√上酷u4匠网`+

  听说沐春风知道自己与金国实力悬殊,并没有轻举妄动,只是多送出去了很多探子。

  这件事情就这样搁置了一个月仍旧没有消息。

  秦潇潇只能每天都在等待中度过。

  事情又过了一个月。

  沐春风疲倦的脸庞终于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沐春风叹息一口气,并不像是再惋惜,而像是松了一口气:“北冥谶下令撤军三十公里。”

  “为何?”为何突然做出这样的决定?明明他带的铁骑大军能胜过沐春风啊。

  “听探子报,是因为被他就回去的秦潇潇有喜了。”

  “等等……”秦潇潇觉得自己的耳朵‘嗡’的一下什么都听不见了:“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秦潇潇怀孕了,对他说孩子头三个月里不能见有血腥,他就下令退兵了。”

  “怀孕?”秦潇潇凌乱的都找不到要从哪里开始思考了,她怀孕不是在这里的事情么?按照这样算起来她已经怀孕有6个月了啊,怎么会……

  难道,公主骗了她?其实公主根本就没有怀孕,然而却对她说是怀孕了,好博取了她的同情,骗她救出。

  不可能,不可能,怎么可能呢。

  秦潇潇颤颤巍巍的站起来,不顾沐春风诧异的眼光,一摇一晃的走出了殿外。

  她回头,看着身后的宫殿,这里是哪里?她为何现在还在这里?她不应该是被北冥谶救走现在在北冥谶身边么?

  哦,她忘记了,她和真正的儒国公主再次调换了身份,现在她是真正的儒国公主,她真是愚蠢的可以,被一个女人利用了两次。

  不是说好了告诉北冥谶事实的真相么?

  看来是不可能的了,如果真的告诉了北冥谶事情的真想,为何两个月过去了,事情一点音讯都没有,而且还传出了她怀孕的消息。

  脑海中闪现出北冥谶与儒国公主亲亲我我的画面,她觉得心痛极了。

  扶住旁边一颗大树,抬头,看着大树上的叶子,已经逐渐变黄,又是一秋,又是一年,可她还是如此的落寞。

  “小小,你怎么啦?身子不舒服么?”沐春风随后追了出来,扶住秦潇潇。

  秦潇潇挥舞开他有力的手臂,摇摇头,声音渺小让人听不真切:“让我静静,求求你,让我静静。”

  这消息实在让她难以消化,她现在思绪乱的很,连应该想什么都不清楚。

  为什么,为什么事情会变成这个样子,难道她选择相信就是错的么?为什么自己这么倾力的帮助却迎来的是背叛?

  这对她不公平,不公平,还有那个北冥谶,不是爱自己么?为何连真假都分不出来呢?

  沐春风就在自己的旁边,他还是认为自己是小小,自己,是不是应该……

  不行,不能告诉他,假如告诉了他,自己肯定受到牵连,沐春风那么不在乎她,只在乎他心中的小小,如果真的告诉了他,自己的下场肯定好不到哪里去。

  现在自己是孤军一人,原本想着北冥谶会来救自己,苦苦支撑了两个月,却迎来这样让自己痛苦不堪的消息。

  看来,只有自己努力的逃出去了。

  她硬生生憋下本应该早就流出眼眶的泪水,转头:“你带我去宣战,说我是真的秦潇潇,好扰乱北冥谶与她的关系。”

  沐春风的眼神中闪过一丝犹豫,垂眸,不知在想些什么,好一会儿抬头:“这,好么?”

  “不管了,试试吧。”这次去,她要力争让北冥谶知道自己是真的秦潇潇,好让他私下来救自己!

  “小小,我们没必要,其实这样也是好的,他们撤退了,就对我们没威胁了。”

  “不行,趁热打铁!”秦潇潇一口反驳,这是她最后一次挣扎的机会。

  “那好。”沐春风伸手,看秦潇潇没有要回去的意思:“那我先去安排,他们三日之内撤退,我必须要去准备一下。”

  秦潇潇转头,不去看他,点点头,眼中的泪水还是没有忍住的流了下来。

  听见沐春风的脚步声逐渐远去,心中最后一道薄弱的防线也顿时垮下,她抽搐着身子在大树旁蹲下,眼泪如同断了线的珠子,一直不停的留着,她用手擤了下鼻涕,顺便擦了擦眼泪,北冥谶,你个混蛋,我再也不寄托希望在你身上了,本来就是我的命运,我为何要托付在别人的身上呢。

  或许一开始她就错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