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章:犹豫

  第六十章:犹豫

  回到春暖宫,没有一个人看出她有什么不对,脸上除了苍白外,还有那让人不可小视的倔强,这样的秦潇潇会有谁觉得她是病入膏肓呢?

  “皇后,皇上说您回来就不要出去了,他下午晌会过来看你的。”

  “知道了。”随口打发了宫女,觉得自己有些疲惫,或许是真的该休息休息了。

  现在这个身子还能撑着多久呢。

  躺在床上,翻来覆去,明明有着睡意,却怎么都睡不着,脑子混乱一片,她现在该怎么办?不是他的小小,让他知道会是什么下场?

  “小小。”温柔的声音在身侧响起,秦潇潇猛然转身看着躺在自己身旁的沐春风,面带着微笑,眼神充满宠溺的看着她:“这样会着凉的。”

  “我问你,你,你对我什么感觉?”她伸手抓住他为她盖住棉被的手,眼神有些慌乱。

  “还能是什么呢?你不知道么?在十二年前你就应该清楚了。”

  “我想让你再说一遍。”她的眼睛带着恳求,眼神坚定。

  “我想要保护你,保护你一辈子。”他将唇凑到她的耳边,暧昧的声音不大不小。

  她的手紧了紧,终究还是放了下来:“其实我什么都不是。”说这个好似已经晚了。

  “什么?”

  “没什么,睡吧,我好累。”

  “嗯。”沐春风没有再追问,伸手抱住了她,两人相拥而眠。

  一阵骚动,让他皱眉醒了过来,躺在他臂弯里的秦潇潇,满头的冷汗,手用力的揪着被子的一角,神色痛苦。

  他试着推搡了她一下,她的表情仍然痛苦挣扎“救我……”她的手紧了紧,又紧了紧,指甲盖俨然变成了白色,手指的关节都跟着泛白。

  “救我……”

  “小小,醒醒,你做噩梦了。”他温柔的晃了晃她的身子,她却没有反应。

  “救我……”她的声音依然变得哀求起来。

  “小小,醒醒。”他皱眉,担忧的继续晃着她的身子。

  在梦寐之中,谁都别想逃出那一个个让自己害怕的噩梦,那就是让人无法放下的执念,让人无法去忘怀的过去……

  她走到了悬崖的尽头,转身看着步步逼近的沐春风,什么时候他变成了自己最惧怕的东西?

  她一步步的往后退着,眼神带着绝望,知道这一生就要如此结束了,还真是有点不甘。

  猛然,一股力量一推,她本就站在悬崖边,顿时脚步一推,滑落下了悬崖“啊!”她惊叫着坐了起来,身上的亵衣早已经湿透。

  /#酷!匠0=网正;版wX首3i发

  “小小,你没事吧?”沐春风的脸色也好看不到哪儿去,那样的小小实在太吓人了。

  她惊慌失措的摇摇头,又是一个噩梦。

  夕阳西斜,沐春风在宫殿中渡步,里面,是太医给秦潇潇把脉。

  太医皱着眉头,很仔细的斟酌:“娘娘最近可是身子虚弱却又睡不着?”

  秦潇潇老实的点头。

  太医行了礼后便走了出去,什么都没对秦潇潇说。

  秦潇潇自己下床穿上鞋子,躲在一旁的珠帘下偷听太医与沐春风的对话。

  “太医怎么样?”显然沐春风也很着急。

  “恕臣直言,娘娘的身子一日不如一日,身子太弱,这样也不经补,最重要的是心病。”

  “心病?太医何出此言?”

  “微臣把脉,发现娘娘的脉象及其混乱,应该是身子的虚弱造成的,看娘娘憔悴的样子,应该便是入睡后却也得不到休息所致。”

  “心病。”沐春风渡步,衡量着这两个字的重量。

  “微臣看娘娘精神恍惚的样子,所以断定娘娘是被梦寐所折磨。”

  秦潇潇撤身离开珠帘,重新回到床上,坐在那里思量起来。

  现在她这个身体状况,能拖多久还不知道呢。

  儒国公主和她肚子中的孩子的安全要紧,只能如此了。

  她叹息了一口气,看自己的样子应该是活不长了,那就只能牺牲自己了。

  不一会儿沐春风就走了进来,他微笑着在床边坐下,抚摸着秦潇潇的发:“累了还不睡觉休息?”

  “刚睡醒,哪来那么多觉睡。”

  “你根本没有睡好,告诉我,你做了什么噩梦?”

  “我梦见了北冥谶,我看不清楚他的脸,但他却嚷着让我将秦潇潇还给他,不然他就让我永远都睡不好。”这个自然是编的,或许这样,或许沐春风为了他的小小而放过她也说不定。

  沐春风垂下眼眸思量再三:“你这是心病,没关系的,只要想着这一切都是我做的,跟你没有关系就好了。”

  “难道我这样了你也不肯放过秦潇潇么?”她的声音不自觉的大了起来,虽然现在自己是以小小的身份,但听到他竟然这么绝情的对待自己,竟然连一点点生路都不给!

  “北冥谶来救她,也是一样的,只不过是用几个城池来换而已。”

  “咳咳,咳咳……”她痛苦的捂着嘴咳嗽起来,将手攥紧,放在自己的身后,她抬眸,无情的看着他:“你走吧。”

  “小小。”

  “走,让我一个人静静,求求你。”

  沐春风张了张嘴,最终什么都没有说,转身离去,手心的红色缓慢流淌出来,她现在连自己都管不好了,确定还能去插手儒国公主的事情么?

  她这样好说歹说沐春风就是不松口,看来这天下真的比女人重要,那她是否要将自己和儒国公主的身份换回来呢?

  可她肚子中的孩子,沐春风是不会接受的。

  抬头独自望着窗外。

  窗外的景色是如此的美好,却不属于她一点,除了在这高墙绿瓦之中,她做不出一点点挣扎的动作。

  深夜浅眠的时候,觉得身侧的床铺一动,一个身子便贴到了自己的身上。

  连想都不用想,只是今晚他忙到这么晚啊。

  “小小,你睡了么?”他的声音有些沙哑,声音还不敢太大,看来只是试探她到底有没有睡着。

  懒得搭理他,反正他对儒国公主的事情不撒口,现在对他开口说话都觉得费劲。

  “小小,我好累。”

  累你还如此的费尽心机得到这一切。

  “我只想有能力保护你。”

  不是说坐在最高的位置上就可以保护自己想要保护的人,那个时候成为了所有的表率,连一点袒护都不能有。

  “小小,我放了秦潇潇好不好?”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