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秦潇潇的沉默

  原来她在他的心里是如此的无关轻重。

  “对不起,因为有太多的事情需要我处理,所以我……”沐春风自知自己对小小的态度有些凶,毕竟这么些年没有见,一见面就如此让小小害怕他。

  “没事,你去忙吧。”她摇摇头,这一切不过都是假的,都不是她的。

  现在看表面上沐春风对她很好的样子,其实不过是因为将她认作是小小,当初没有将她赶尽杀绝不也正是因为他以为这个身体是小小的么。

  “那我去处理一些棘手的事情,你在这里好好休息一下,我回来的会比较晚,你就不用等我了。”宫女走了进来,手中捧着金黄色的长袍,那是只有拥有权力的君主才可以穿戴的华服,他很自然的伸手让宫女为他将大典上的龙袍脱下,换上便服,抚了抚身上的衣服,眼中流露出了那种胜利者的自满。

  秦潇潇垂眸,不想多看太久,现在的沐春风与他当初的结实那个沐春风已经判若两人,说他以前是装的也好现在变了也好,她都不想看到,不想看到自己曾经付出过真心对待的朋友这一日竟然为了所谓的权利变成了这个样子。

  “那你好好休息。”他细长的大掌在她的肩上拍了拍,穿着身上的便服便离开了。

  5?酷@5匠:(网(唯;M一2正'版},)n其If他都_是盗…9版

  秦潇潇抬眸看着他的背影离开自己的视线,缓缓起身走到了窗前。

  夕阳早已不见了踪影,随之替代的是皎洁的月亮,今日的月亮很圆,让人有一种安详的感觉,但对于儒国来说,应该是一个不眠的夜晚吧?新的君主上任,一个不小心三把火说不定就会烧在自己的身上。

  将手搭在窗框上,她一用力,粉红的指甲瞬间变成了白色,现在被困在这里,进退两难,还要为儒国公主开脱,这一切都已经超出了她的力所能及。

  命运好似又一次的在考验她,这样的考验,她还能经受得起几次?

  闭上眼睛,深吸一口气,不管有几次,这次她是一定要抗住。

  不知道儒国公主现在怎么样,她在春暖宫无法安睡,一直渡步在不小的寝殿中。

  月上中头的时候沐春风才风尘仆仆的回来,俨然是没有料到秦潇潇还没有入睡,一时间愣了一下,相继无话。

  “……这么晚了才回来啊。”秦潇潇开口,用温柔的声音打破了这寂静的尴尬。

  他笑笑点头:“刚登基,难免的事情很多,那些大臣又呱燥的很,所以才拖到现在回来。”

  他伸手解开自己的袍子扣,对秦潇潇说的话是用的悠闲的语气。

  秦潇潇也抿嘴笑着,似是没有话要对他说,只能在他脱下外袍的时候上前帮他拿着。

  沐春风转头,眼神似水,心中的甜蜜似乎感觉都要溢出胸口:“小小,你终于回到了我的身边。”伸手,一个热情的拥抱,将秦潇潇纳入他的怀中,用力的好似要将她揉入自己的骨子里一般:“我再也不会丢下你一个人无论天涯海角。”

  说着如此真的山盟海誓,却对着一个替代品,沐春风看不到的肩膀上,秦潇潇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沐春风啊,你如此聪明,没有料到吧。

  夜晚的微风徐徐吹过,让人察觉出了一丝不经意的寒气,沐春风在床上搂着衣衫完整的秦潇潇,觉得自己窝囊透了,连那个冒牌货都要了,为何对小小就是起不了欲望呢?

  肯定不会是他的问题,难道是因为他内心出自于对小小的内疚么?

  转脸,看着身侧安睡的脸庞,是如此的恬静,没有一点怯弱的感觉,他现在终于有资格给她安全感了……想着以后美好的一切,他的嘴角浮起一抹对未来幸福期许的微笑,闭上眼睛,与秦潇潇一同睡去。

  阳光无限好,明媚叶儿青,秦潇潇一觉醒来看到的便是这幅场景,大殿的门竟然没有关,清风带着些许嫩芽的味道吹入殿中,沁人肺腑。

  自行起身穿着好衣服,几个宫女进来却是吓了一大跳,将手中的铜盆放好,恭敬的给秦潇潇抚平身上衣服的褶皱。

  怎么说以前有梅香菊韵在的时候她也是如此,所以很平常心的任由她们摆弄。

  沐春风的身影出现在大殿的门口,他的气色看起来很好,脸上带着温暖的笑意:“这么早就起来了?”

  抬头看了看外头刺眼的阳光:“不早了。”

  “我以为你要多多休息呢。”

  她笑而不语。

  “正好,我也没有用早膳,一起用吧。”

  秦潇潇点头,终归是做了皇帝,就是不一样,腔调都变了这么多。

  两人一起用膳,但她却没有多少胃口,喝了一口参粥,就已经觉得饱了。

  “怎么啦?”

  “秦潇潇……她现在怎么样?”虽然知道现在不适合问这些,但心地还是忍不住。

  “她很好。”果然提起她沐春风的语气就生硬了很多,低头吃着早上的餐点,再也对她无话可说。

  他吃饭匆匆,吃过后也起身,要匆匆离开。

  “你能让我见她一面么?”她赶忙在他没有离开之前追问。

  “她现在的身份还不清不楚,为何会忽然替代你也不清楚,还是不要见她的好。”沐春风侧头,并没有看着她,语气清淡,又回到了以往的淡漠。

  叹息一口气,什么时候才可说服沐春风将儒国公主放了呢?她是可以等,但是她肚子的孩子不能等啊,一直在那破旧的寝殿呆着也不是办法啊。

  忽然嗓子一样,捂着胸口咳嗽了两声,缓和了不少,叫宫女将饭菜都收拾了,至此她就只喝了一口粥而已。

  将贵妃椅搬到殿外,她昂身舒服的躺在上面,享受着温柔的阳光,竟然沉沉的睡去。

  夜色茫茫,一片片大雾围绕着她,她不知自己身在何处,想要呼喊,声音发出却都变成了寂静的空气。

  她在迷茫的大雾中游走,乎的听见有人在叫喊自己,虽然那个声音很小,却被敏感的她捕捉个正着。

  “秦潇潇,秦潇潇。”

  ‘我在这里……’她张开嘴,明明是很用力的发出声音,却没有任何声音传入她的耳中。

  “秦潇潇。”那个声音离自己近了点,她听见了,她听见了,是北冥谶的声音。

  她高兴的往前方的浓雾中走去。

  我在这里,北冥谶,你一定要找到我啊,一定啊,我现在好需要,好需要你,你到底在哪里?

  “秦潇潇,你在哪儿?”北冥谶焦急的声音离她又近了一步,但她眼前除了白茫茫的浓雾什么都看不到。

  她只能凭借着自己的直觉往前走。

  “潇潇,潇潇,你坚持住啊,等我。”北冥谶的呼喊就近在耳边,秦潇潇停下脚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