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秦潇潇’

  那样灼人的眼神直到大典结束后才消失在她的身后。

  沐春风将她扶入殿内按坐在贵妃椅上,温柔道:“一定很累了吧?你先歇息着吧。”

  秦潇潇垂眸,并没有说话,与她同床共枕后的沐春风变回了以前的温柔,但他前些日子做的事情还一桩桩一件件的印刻在她的脑海里,现在对她这么温柔,只让她觉得假惺惺而已。

  沐春风很快就匆匆离开,看来这个皇帝当的很忙啊。

  秦潇潇闭上眼睛,今天所以的礼节都让她觉得无比的累,无奈还要跟着沐春风一个个做过去,现在累的连眼睛都懒得睁开了。

  看正|☆版O章{V节上0酷匠tW网yC

  本来身子就比以前虚弱很多,现在是觉得又困又累,索性她就随了自己的性子,合眼睡去。

  她醒来时,看见沐春风就站在她的面前,面无表情的看着她。

  揉了揉睡眼朦胧的眼睛:“怎么啦?”好似很不高兴的样子。

  沐春风皱了皱眉,仍旧是用冰冷的眼神看着她。

  她抿嘴一笑,这又是怎么啦?

  “你在装么?”忽然他无厘头的这么来了一句。

  她抬眼,漫不经心的看了他一眼,嘴角的笑容并没有扯下:“你说什么?”

  “我很好奇。”他继续道。

  “随便吧。”根本就听不懂他到底再说些什么,还不如继续合眼睡觉来的舒服。

  “来人,把皇后带回春暖宫。”一声令下,两名魁梧的侍卫便走了进来,不由分说将秦潇潇架起。

  秦潇潇打了个哈欠,现在已经没有什么事情让她觉得惊讶了,迟早有一天沐春风会这么对她的,只是没有想到这一天竟然提前到现在。

  算了,反正不是现在就是和北冥谶对战的时候,早晚都是这么一天,不过还真没想到沐春风会这么有良心,不是把她拉去冷宫,仅仅只是软禁在春暖宫的一个侧殿里。

  倒了杯温水喝了一口,这在侧殿里也不错啊,远离了沐春风怎么都是舒服。

  已经被关在这里大半天了,肚子早就已经饿的咕咕响,但去没有人管这些事情。

  一直没有看到沐春风露面,也不知道他又在做些什么。

  忽然侧殿的门被打开,秦潇潇想,应该是给她送吃的吧?低头赶忙将杯中的温水喝完。

  一个身影已经立在了她的面前,顺着影子抬头,她错愕的瞪大了双眼,缓缓站了起来,来人抿嘴笑看着她。

  那嘴角,那笑容,太像太像……

  “好久不见。”来人轻启嘴唇,叙叙话语从嘴中溢出,也是如此的相似。

  她已经惊呆到只能看着来人,做不出任何的动作。

  来人倒是比她淡定的多,自己在大殿中央的桌子上坐了下来,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又道:“你现在住的地方真不错,比我好太多。”

  秦潇潇站在那里,连转身这么简单的动作都坐不上来,好似她的每个动作都只是模仿而已。

  “如果知道你日子过得那么好,我可不在那里受此份子的罪。”来人轻抿嘴唇,嘴唇上的唇色显得越发妖娆,她的气色明显要比她的好。

  但两人的相似却是惊人的很。

  秦潇潇乎觉一阵头晕,赶忙扶住桌角摇了摇头,来人并没有帮她,不疾不徐的喝着茶水,眼中似有似无的微笑总是存在。

  “你是谁?”好久她才找回自己的声音,那声音她却觉得不像自己的。

  “你知道的,其实你心里一直知道的。”

  “我不知道,你到底是谁?”

  “那你又是谁?”来人站起身子来,身高竟也同秦潇潇相似的高度。

  “我……我是秦潇潇啊。”她觉得脑子乱极了,一切都理不清的头绪。

  “不,你只是冒牌货,你是秦潇潇没错,但不过是个冒牌,只有名字没有身份,我才是秦潇潇,真正的儒国公主秦潇潇!”

  她的掷地有声终究是让秦潇潇败下阵来,秦潇潇晃了晃身子,扶着桌子缓慢的坐下,是啊,她一直都是顶着儒国公主的光环在活着,但她并不是。

  来人与秦潇潇一样的容貌一样的身段,只是气色要比秦潇潇好很多,看的出来她日子过得不错。

  -其实,她才是真正的儒国公主,而秦潇潇,现在只能说什么都不是了。

  “你,还活着?”

  “我一直都活得好好的呢,要谢谢你去了金国,替我受了那么多苦。”儒国公主走近秦潇潇,居高临下的看着她,伸手拍了拍她的肩膀。

  这一切好似一张阴谋的网,铺天盖地的满布开来。

  “我只以为那不过是个梦。”秦潇潇惭愧的低头,在这个时代,真正应该存在的是儒国公主。

  “梦?我救了你,你竟然觉得只是个梦?”儒国公主无奈的笑着摇头:“你说巧不巧?我那么不想嫁到金国去,半路竟然遇见了你。”

  那个梦的开始是她朦胧时看到自己躺在一堆枯草之中,一个与自己长得一样的女子身着古代绯色长裙,好奇的走到她的面前,而后便不记得了……

  秦潇潇摇了摇头,那段记忆一直不是很清晰,让她不知道到底是真的还是做梦,现在看来是真的了。

  “那时我下马车透透气,在一堆枯草中竟然看见了你,身上穿着我从来没见过的服饰,奄奄一息的趴在那里,我就想,这是在帮我么,我不想要嫁到金国去,就来了个异国的女子,于是我谎称身子不爽快染了裙子,将你偷偷的弄上了车,梅香和菊韵这个两个丫头也并没有在马车里陪同我,而是在另一辆马车上,就这样,我一直给你喂着迷药,抵达了金国之都后我再正常不过的与北冥谶拜了天地我入了洞房,但你应该知道,醒来之后的人不是我。”

  “你好卑鄙!”秦潇潇握紧了拳头,竟不知如何才能宣泄出自己心中的不满,眼前这个女子说是救了她,其实是真正将她推入火坑的人,她应该是以为儒国与金国爆发战争在所难免,去只能是个死字,才如此费尽心机的让她替代吧。

  “我卑鄙?想想,如果不是因为我,你会活到现在么?”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