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登基大典

  当走到自己宫殿门前的时候发现那两个侍卫还在,她笑道:“能带我去找沐春风么?”

  沐春风在黄昏下为自己添了一杯浊酒,就等着对饮的另一人。

  秦潇潇在他面前站下,嘴角带着微抹的微笑,眼神恰到好处的诱惑:“我来了。”

  沐春风正倒酒的手停住:“比我想象的要早一些,我以为,你要等到我这壶酒喝完才会来。”

  “怎么会,我怕你久等。”不请自来的坐在了沐春风对面的位置上,将沐春风刚满上的酒一饮而尽。

  沐春风有些诧异的抬头看着她:“怎么啦?”

  “你所希望的事情全部的实现了呢。”秦潇潇夺过他手中的酒壶,给自己倒上,继而一饮而尽。

  沐春风似是明白了什么,一声叹息:“他是咎由自取。”

  “谁不是呢。”抿嘴笑着,自己和沐春风的关系也不是自己咎由自取么,既然她不是小小,为何还要与沐春风纠缠在一起,这就是纠缠在一起的结果,难道不是咎由自取么?

  晃了晃手中的酒壶,竟然已经空了,她觉得头有些晕,便趴在了石桌上。

  “今晚……留下来么。”沐春风走到她的身旁,低下了头,用充满磁性的声音诱惑着她的耳朵。

  秦潇潇咯咯的笑着,眼神迷离道:“好!”

  她只记得沐春风抱起了她,当她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在一张精雕的大床上了,她没有反抗,看着沐春风一件件脱掉自己的衣服,她的嘴角始终是带着迷离的微笑。

  ……

  一夜的翻云覆雨,第二日沐春风便早早的起来走了。

  秦潇潇躺在精雕的大床上,无神的看着房顶,终于,一切都过去了么?

  起床时她听说其贵妃死了,用那旧碗的碎片先隔断了皇上的喉咙,再隔断了自己的。

  原来昨天跟她讲一切的时候她便已经识破。

  原来人的生命是这么脆弱。

  被宫女打扮的漂漂亮亮的,身上套上了像桃花一样鲜艳颜色的长裙,秦潇潇却说自己累了,想要休息。

  手掌紧紧的攥着,而后躺在被窝中,嘴角勾起一个微笑,这样总算是可以结束了吧?

  她对这个时代来说是个外来入侵者,但这个时代对她来说简直是个定时炸弹!

  算了算了,想那些做什么,实在太累,还是歇歇吧,歇歇神马的她最喜欢了……

  “小小,醒醒,你醒醒!”

  她好累啊,让她沉睡吧。

  “太医,快说,要怎么办能让她醒过来!”是沐春风发怒的声音,奇怪,他这个人也会发怒啊。

  “这,这臣真的说不好,说不好啊。”

  “怎么会。”沐春风绝望的一下子坐在了板凳上,这早上出去的时候还好好的,回来就变成了这幅摸样。

  “公主失血过多,身体本来又虚弱,这,还要看命大不大啊。”

  “我不管,反正你们一定要想办法让她醒过来,不然,我让你们全部陪葬!”

  烦死了,好吵啊,为什么要在我面前吵啊,我还要睡觉呢。

  浑浑噩噩,沌沌沉沉。

  她仿佛回到了北冥谶的王府,到了后山的桃花林。

  在那里她看到了北冥谶的身影。

  他在呢喃着:“你为何不再等等?”

  她记得,这是柳淋漓死的时候他抱着她说的。

  心底一阵悲伤,走上前去,想要安慰他,手刚搭在他的肩膀上却震住了整个身子,他怀中的人儿变了个摸样,竟变成了现在的自己。

  好似被灼伤了手,她赶忙拿开自己在他肩上放着的手,北冥谶缓缓回头,脸上挂满沉重的泪珠,对着她道:“为何你不再等等?”

  猛然,她的手攥紧,一阵疼痛让她睁开了眼睛。

  看着四周的摸样,竟然还是在沐春风的寝宫中。

  沐春风就在一旁,焦急的渡步着,看到她醒来,眼神中满是惊喜。

  她垂下了眼眸,思索着刚刚的那么梦,如果这个世界真的有轮回,那刚刚的那个梦是不是就是北冥谶对他思念凝结的呢?

  那她为什么不再等等?

  “你觉得那里不舒服?”沐春风关怀的问道。

  “全身不舒服。”秦潇潇觉得整个身子都麻木了。

  “太医说失血过多。”

  不过多才怪好么,割腕啊,不流血流什么?大姨妈么。

  她觉得脑子很乱,只好闭上了眼睛,不看到沐春风的脸,顿时就觉得身体舒服多了。

  从接受到厌恶,真的只需要一步,她对沐春风,现在有的只是厌恶,仇恨说不上,怎么说她也霸占了她青梅竹马的身体么。

  这一次她不再那么幸运,上天终于不再宠幸与她,每天她只能躺在床上,喝着所谓的补药,连下地的力气都没有。

  这身子弱的可谓是微风吹过即倒。

  沐春风每天都会抽出一些空闲来陪陪她,总是和她说些朝堂上的事情,对于秦萧瑟的死他并没有隐瞒,但朝堂上下却没有一个对他质疑的声音,还有不少大臣支持他坐上儒国国君的宝座。

  这一切对于秦潇潇来说都是没有意义的,只当做一个呱舌妇再更她唧唧歪歪。

  m最新章.节,上酷匠。网ZU

  可有一天沐春风兴高采烈的来,对她说,他要登基了。

  她咧着嘴笑着:“这是好事。”

  他下句道:“我要封你当皇后。”

  顿时她的脸就要哭了。

  这尼玛也来的太突然,皇后这玩意儿她还真没做过,但是当沐春风的皇后他是真的一点兴趣都没有。

  接下来的几天沐春风都不见了踪影,宫人说他在忙着登基大典的事情。

  秦潇潇心中恶狠狠的想,那就累死他吧。

  不过天不从人所愿,沐春风并没有如她所愿的那样累死,而是风风光光的举办了登基大典。

  登基大典的那天,举举国同庆,比她看到的任何场面还要隆重。

  这要说到她为什么会看到,那是因为她现在是沐春风的皇后啊。

  一身艳红的长袍,摆长到要四个宫女给她拉着,重的让她走都有点费劲。

  但她却还要跟着沐春风的身后一遍遍的走着所谓的仪式。

  所以的仪式终于完毕,秦潇潇却觉得不舒服的很,她总觉得有个刺骨的眼神在盯着她看,可当她回头,看到的则是乌泱泱一片的大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