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沐春风的警告

  第五十三章:沐春风的警告

  秦潇潇捂住嘴巴不敢相信的听着,竟然全都是沐春风做的。

  “他小的时候皇上承诺他去了金国打探到了金国内部的消息就将你嫁给他,天子的话他自然是信了,可最后却还是将你嫁去了金国,长大了,报复心也有了……”其贵妃又是一次叹息。

  “你是说他在报复?”

  “不然,为何要将皇上如此加害,杀掉不就好了,为何让他现在活得如此痛不欲生。”说到这里其贵妃显然很激动,她随后便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

  最!`新章。5节上酷匠《网

  “虽然是造孽多了点,但他做的也太绝了。”

  秦潇潇明白,她说的是皇上造孽多,沐春风做的太绝。

  这些事情已经不是她所能掌控的了。

  再说,她现在连自己都保不齐。

  对了,这么说来她好像忘记了什么事情一样耶。

  对,她好像该找可以让她逃出皇宫的缺口了。

  “那个,其贵妃啊,我不是专程来找你聊天的呢,我是想要逃出皇宫。”

  “什么?逃出去?”其贵妃用不可思议的摸样看着她。

  “是啊,这里不是和宫墙为一体么,我打算砸个洞,然后爬出去。”只要能出去,让她爬狗洞她都原意。

  “孩子,你单纯了,这墙啊,你别想了,你在这儿待上半年都不知道能不能砸开呢。”

  “这么厚?”真是没有想到这皇宫这么斥巨资啊。

  “那我是不是要考虑在这里待上半年?”秦潇潇有些心虚的问道,虽然打定主意在这里住下破墙了。

  其贵妃抬头看着店门外,嘴角扯出了一个相当狰狞的微笑:“你确定吗?”

  而后她转身便用一边散落的稻草将皇上盖了上,自己藏在了昏暗的床底下。

  秦潇潇侧头看着她,她又往里缩了缩。

  秦潇潇正起了头,哎呀,这一头的簪子还真是重啊。

  却听到有脚步声走来,而且已经是相当的近了。

  秦潇潇闭上眼睛很懊悔的皱着眉头,她真是笨,让其贵妃怕成这个样子的人还能有谁啊。

  她抬头看着来势汹汹的那个人。

  叹息了一口气:“你还是要让我死么?”

  “我早就说过,这不是让你去死,也不是什么利用,不过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好。”他冰冷的声音传来,不由让秦潇潇绝望。

  “呵呵,我和你是没有未来的!”秦潇潇索性将自己头上全部的簪子全都摘了下来,一样样的放在了旁边破旧的桌子上,反正她也用不着了,就留给其贵妃用吧。

  “沐春风,你要知道,你现在所做的一切都是你一个人觉得高兴的事情,没有人会陪着你一起高兴一起笑,你就一个人孤独的享受着你这份胜利的喜悦吧!”

  “小小,你太绝情,为何你对所有人都留情,而对我,却是如此绝情。”

  门外清风拂过,竟让这个脆弱的宫殿晃了一晃,秦潇潇有些力不从心的摇摇头,怎么会觉得天旋地转呢?

  “沐春风,为什么你还好意思说呢?我对你是真的友谊,而你对我的只有欺骗,我可以原谅你不过是因为太爱你的小小,但你也太恶毒了吧。”想到躺在木板上的皇上,她就不忍心的闭上了眼睛。

  沐春风的视线放在了她的身后,那张木板上,他微微眯起的眼睛散发着冷冽的气息。

  秦潇潇感受到了他的那种仇恨,挪脚堵住了他投来的视线。

  “我这么对他,小小会生气么?”忽然,沐春风问。

  “我怎么知道?如果她在天有灵的话或许会谢谢你吧,把她的父皇搞成这个样子,也算是报了她当年在宫中受了那么多苦的仇啊。”

  “是么?”他的话让她不置可否。

  忽然床底有个东西跳了出来,紧紧抱住了沐春风。

  秦潇潇定眼一看,竟然是其贵妃,她沙哑着嗓子喊道:“快走啊。快走。”

  秦潇潇顿时不知所措,让她将其贵妃一个人留在这里而不负责任的走掉是不可能的,但她也知道,机会只有一次的道理。

  沐春风显然很厌恶其贵妃,被她抱着竟没有一丝反抗,而只是厌恶的眼神看着她。

  她应该不会有事的吧?沐春风不会跟一个这样的疯子计较吧?

  想着,秦潇潇的腿变往殿门口的方向小移动了一步。

  这一步虽然很小,但还是被沐春风看在了眼里。

  看沐春风并没有反应,秦潇潇又试探性的走了一步,其贵妃仍旧死死的抱着沐春风。

  “啊!”忽然一声惊呼,其贵妃被沐春风挣脱开后一把推倒在了旁边破旧的桌子上,顿时鲜血如注。

  秦潇潇倒吸了一口凉气,不可思议的看着沐春风。

  但他却很淡然的拍了拍自己身上的青色长袍,好似刚刚扑在他身上的并非是人,而是一个让他厌恶到不削动手的昆虫,在忍无可忍时给出致命一击。

  “你可以走出去试试看,我保证你出去的那一刻就会看到这两个人新鲜流血的头颅。”沐春风的嘴角扯开一个冷漠的微笑,眼神忽然变得嗜血起来。

  这还是她曾经见过痴心对她的那个男子么,还是那个笑起来温文儒雅虽然满是心机但从来对她毫无要求的男人么?

  怎么,这个明明她很熟悉的人现在站在她的面前她好似很陌生一般,完全的看不透呢?

  “你想要什么?”秦潇潇已经无法淡然,却又不得不淡然。

  “跟我回去。”沐春风平淡道。

  秦潇潇转头,看了一眼侧面的其贵妃,她无力的趴在那里,手捂着自己受伤流血的地方:“找御医来为她包扎,给她换个好点的宫殿。”

  沐春风只是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没有承诺任何,秦潇潇却也没的选择,走的时候三步一回头的看着其贵妃,伸手指了指破旧桌子上的金簪子,这金簪子够她活一段好的日子了。

  在沐春风的身后漫步阑珊的走着,秦潇潇觉得自己的身子不听话的晃悠了起来,而且越走越慢,越来越觉得眩晕的很。

  天呐,她忘记自己一天都没有吃东西了。

  沐春风转头看到她这狼狈的样子,便上去扶住了她,在扶住她的那刻低头看着柔弱无力的秦潇潇,心中荡漾起了从来没有过的感觉……

  或许是因为年龄到了的原因,沐春风这两年看到女人时总是想入非非,但在金国看到已经是北冥谶妻子的秦潇潇却仍旧是幼时那种想要保护的感觉,但现在,却让他复杂的说不清楚。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