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沐春风的残忍

  实际上,秦潇潇别无选择,她都已经到了这里,能不能出去也要看看进入眼前这个房子之后会发生什么才行。

  虽然脚一直都在颤抖,可也不得不迈腿往前走了一步。

  苍凉的宫殿,不知哪里刮来了一阵风,将地上的青草叙叙吹起,发出沙沙的声音。

  秦潇潇咽了一口吐沫,心中一直安慰自己不要紧张,便迈腿走进了已经结满蜘蛛网的废旧宫殿中。

  宫殿的地上全部都是散落的家具,可以看得出来,曾经这个宫殿还是很豪华的,至于为什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就不得而知了。

  往前走了两步,秦潇潇皱眉捂住了鼻子,好难闻的味道啊,好像不是霉味,是她如厕的时候会闻到的。

  不会吧,这里不会是……可看样子也不像啊,如果这里是粪池,应该每天都会有很多人来啊,不应该这么荒凉啊。

  秦潇潇转头看着四周,是不小的个宫殿。

  秦潇潇抬头望去,忽然瞪大了眼睛,不由的捂住了嘴,好半天都没能从震惊中反应过来。

  面前算是看上去还算是床的木板子上,赫然躺着一个穿着黄色亵衣的人,他身上的衣服说是黄色其实也并不准确,那黄色的亵衣上早已经被红色的血迹与一些黄褐色的液体染满。

  那臭臭的味道就是从他身上发出来的。

  俨然,他是个人,他平躺着,秦潇潇在一旁并看不清他的脸,只好向前走了两步,上前看清了躺在那木板上人的模样后,秦潇潇好像转头就跑掉,但她的良心做不到。

  深吸了一口气,她走上前,低头道:“父皇,你没事吧?”

  是的,这个躺在木板上全很都是血的人不是别人,就是她身体的主人的父皇,儒国国君,竟然就变成了这个样子,在这里,这样躺着……

  木板上的人没有回话。

  “他被割了舌头。”显得有些粗哑的嗓子在秦潇潇的后面响起。

  秦潇潇慌乱的转头,便看到一个粗布麻衣的妇人披头散发的站在她的后面。

  “你是?”秦潇潇小心翼翼的问道,谨慎的往后退了两步。

  妇人很淡然的走到吗、床前,将地上的一个黑乎乎的碗拿了起来,给她的‘父皇’喂水。

  秦潇潇暗自咽了口唾液,这能喝吗?

  “我是谁?呵呵,我早就忘记了,她们都叫我冷宫里的扫把星。”妇人的声音听不出喜乐说这些都好似很淡然一般。

  “这里是冷宫?”秦潇潇真没想到自己一下子闯进了冷宫,不对,她好像听菊韵说过的,她想想……

  “公主难道忘记了?曾经欺负过公主的其贵妃后来就能被关进了冷宫里。”菊韵单纯的声音萦绕在秦潇潇的耳边。

  “你是其贵妃?”秦潇潇有些诧异。

  那妇人惊讶的抬头看着秦潇潇:“你认得我?”

  “难道你不认识我了吗?”怎么说她现在也是秦潇潇公主的样子呀。

  “你很像一位公主,但是不可能啊,她应该回不来了,她被嫁去了金国,当做质子了。”妇人暗叹的摇摇头:“那丫头真是命苦,自小母妃不受宠爱,年幼的时候母妃更是病死,一个人在这吃人的皇宫不知道受了多少委屈,我以为她至少可以嫁个好人家,不是达官显贵也必定是富家子弟,可后来,却没有想到是被当做了质子。”妇人,应该说她是其贵妃,竟然语气中有些惋惜。

  但如菊韵所说,她以前不是欺负过自己吗?

  现在好似不是谈论这个问题的时候,看她过得如此清苦,身上的绫罗绸缎早已经不在,岁月将一个美人变成了一个妇人。

  秦潇潇伸手在自己的头上拿下了一簪子,举到她的面前:“给,贿赂那些宫人应该够了。”

  其贵妃并没有接过秦潇潇的簪子,而就是那样蹲着昂头看着秦潇潇。

  “孩子,你是秦潇潇?”

  …最新章√节)K上酷匠$网

  “我是啊。”秦潇潇笑着。

  “你回来了?”

  “早回来了,父皇也知道。”秦潇潇看了看床上躺着的他,他用直勾勾的眼睛看着自己。

  秦潇潇才想起其贵妃说他被人割了舌头。

  “我以前也没少给你白眼看。”其贵妃双手哆嗦的接过她的簪子,眼中蓄满了泪水。

  “这个男人还将你打入冷宫呢,但当他如此狼狈模样的时候你还不是如此细心的照顾他?”她一直相信上天有好生之德。

  其贵妃擦了两把眼泪,却敏感的发现了一个问题:“你对皇上落得如此田地一点都不好奇?”

  “有什么好奇的,我自己不也过的如此狼狈打算逃跑了吗?如今这宫中都是沐春风说了算了。”

  “真的是他?你和他不是青梅竹马吗?他为了你还单身去了金国,他也回来了?”

  看来其贵妃真的是什么都不知道,也对,躺在床上的那个被人割了舌头,而她已经没有任何东西可以贿赂宫人,将皇上拉来的侍卫更是不会理他。

  “那天带着侍卫将皇上拉来的人八成就是沐春风了。”

  “什么?”这件事情难道不是秦萧瑟干的?是沐春风?

  “你会不会看错了呀,他可是十二年都没有回来了。”秦潇潇急忙追问。

  “虽然我很不确定,但他眉宇间的气质与小时候很像,他小时候就已经荣辱不惊,面不改色了,而且他小时候很狠我,因为我经常欺负你,那日他来说了句‘这是你应得的下场’我猜,应该就是他了。”

  “或许是秦萧瑟啊,肯定是秦萧瑟啊。”秦潇潇低下了头,有些无力道,虽然她真的很讨厌沐春风了,但是沐春风曾经对自己的好她还是记得的,她不敢相信沐春风竟然是这么凶凶狠的人。

  “萧瑟……呵呵,她是我的儿子啊。”其贵妃一声叹息,在地上站了起来。

  “秦萧瑟是你的儿子?”她有些不敢相信。

  “不像么,你也觉得不像啊,当年也是因为皇上觉得萧瑟越长越与他不像,生疑才将我打入冷宫的。”其贵妃转脸看着床上已经如同废人的儒国国君竟然有这么荒唐的事情,她记得好似北冥谶也是因为这个问题而不被重视的吧?

  “父皇……他怎么目光呆滞?”从她进来一直到现在,他就一直躺在那块冰凉的木板上,用眼神盯着她。

  “他被人挑了手筋脚筋,割了舌头,失血过多,应该是很虚弱吧。”其贵妃叹息一口气:“这一切或许都是造孽太多的缘故。”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