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一章:逃跑的计划

  终于,沐春风还是来了。

  秦潇潇无比难受的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吸着氧气,本来不过是做做样子而已,现在她倒是觉得真的要死了。

  好难受啊,抱着肚子打了个滚,抬头看到门口的人影。

  “怎么会这样?”沐春风疾步走来,很着急的样子。

  “没什么的。”秦潇潇虚弱的喘息着:“我不会死的,我还要活着让你利用我呢,等到我真正的价值全部被用完了之后我才会安心的死去,不然,我连死都不安心啊。”

  沐春风抬眼看了她一眼,叹息了一口气:“我并没有要利用你,我只是在为我们的未来打算。”

  “说的比唱的还好听。”秦潇潇挑眉,虽然肚子仍旧在绞着疼。

  “真的,用你呵退北冥谶后我从来没有想过将你真的还给他,凭什么给他?明明你是我的,从十二年前就是我的,他不过是个横刀夺爱的小人,到那时候儒国强大,我是儒国的国君,有能力和金国抗衡,我们儒国,将再也不用怕金国的铁骑了。”

  想的还真是美,你觉得北冥谶会是白痴吗?和北冥谶在一起这么多年,竟然还一点都不了解他的性子,难道他长得不像是会暗度陈仓的人吗?你想要坑他?估计八成会被他坑!

  “难受啊……你说我是不是要死了?”秦潇潇翻了个身,趴在了床上。

  “怎么会呢。”

  “我死了多好,你的小小就不会被我这样的人用着了。”秦潇潇抿嘴一笑。

  “别胡说!”

  秦潇潇惨白一笑,明明是很热的天气,但她觉得全身都冰冷极了,不会吧,只是中暑而已,而且这一切还都是自己策划的,应该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事情正在往秦潇潇并没有想到过的方面发展。

  晚上的时候,秦潇潇在床上已经奄奄一息。

  御医还是来了,把脉的时候一直皱着老高的眉头,让秦潇潇觉得自己肯定是快死了。

  把完脉,还没等到自己问自己的身体如何,御医就走到了沐春风的面前。

  沐春风竟然是看了自己一眼之后,将御医拎到了外面去。

  秦潇潇全身难受的很,尤其是肚子抽搐的疼,躺在床上等待着沐春风来告诉自己,自己的身体情况如何。

  沐春风穿着青色长衫走了进来,走到秦潇潇的床前,脸色阴郁的看着她。

  秦潇潇的眼皮一跳,完了,这古代的御医该不会这么厉害吧?能连她装病都看的出来。

  沐春风看了秦潇潇良久,最终一口叹息,坐在了床边,眼神变得无比忧郁。

  “咋?我要死了?”看他的表情,应该不是知道了自己装病吧?

  “你个乌鸦嘴。”沐春风垂眸,有气无力道。

  她的心中咯噔一下,不会吧?沐春风肯定是在和她开玩笑。

  她呵呵的傻笑着,大热的天给自己盖上了被子,因为她觉得自己现在身体冰冷。

  “记得梅香曾经下毒北冥谶,你跪在暴雨中,只是为了提她求情。”

  “是啊,怎么啦?”有问题吗?

  “那日之后,你的身体便烙下了顽疾,是吗?”

  “是吗?”秦潇潇呆滞着脸庞,做出一副回想的样子,但却知道,自己根本不用回想,她都知道沐春风要说什么了。

  “你为什么这么傻?堂堂的一个公主,竟然下跪在雨夜中,只为给自己身边一个小小的丫鬟求情?”沐春风的眼中露出了恨铁不成钢的眼神。

  “你应该懂得,一个人孤身在外,忽然出现了另个人,无限对你好,那种温暖,就算让你舍弃性命你也愿意。”秦潇潇想着与梅香和菊韵曾经的点点滴滴,那也不算是太美好,两个丫头不同的脾气总是让她很懊恼,但那份温暖,却真的不能再真!

  沐春风的眼中也露出了回忆的模样,是啊,他也应该懂,七八岁背井离乡,一个人拿着为数不多的钱去了金国,所遭遇的虽然有坏人,却也有让他感觉很温暖的好人。

  “其实那次我其实没有想到北冥谶会那么容易就此放过梅香,那时候,我都考虑好要提梅香赴死的准备了呢,只是没有事情来了个大转变,谁都好好的,只是没有想到我烙下了顽疾而已。”其实她早应该想到的,初春时一走路就觉得很累,全身酸痛,这次的演戏彻底变成了真的躺在床上。

  这一切,如果不是那次雨中求情,那还能是哪次呢?

  “你这样做,值得么?”沐春风的话语有些揶揄。

  “看你的价值观是什么。”秦潇潇心情很好的抿嘴笑着。

  “什么?”沐春风不明白她说的现代词汇。

  “就是看你的心有多大啊,看你觉得什么事情比较值得啊,我这个人就觉得为我付出的人而付出我自己就是件很值得的事情。”说着说着,秦潇潇竟然傻傻的笑了:“我这个人一生都没有多大的野心,就希望晃悠晃悠就到老了,然后跟自己共守了一生的人继续守着以后的日子,你说幸福不幸福?”秦潇潇侧头看着在床边坐着的沐春风。

  他笑着点头,没有再言语,起身便走了。

  秦潇潇一直看着他的身影走出自己的视线,而后嘴角掀起一个狡诈的微笑,你走了,我该忙碌了。

  由于一直的流冷汗,小尹只能一直给她打水擦身子。

  秦潇潇爬起身子来,觉得浑身都像是散了架一样,让她疼到不能动弹,纵然这样,她也要坚持住跑出这个鬼地方,只有这样才能得到自由,不然,不能说这辈子,就是这阵子的囚禁都让她难熬。

  国君被沐春风软禁,秦萧瑟也在沐春风的阴谋中受了重伤,这个皇宫,甚至可以说这整个国家,都已经在沐春风的鼓掌之中了。

  酷4匠WN网fC永‘}久免!费看小√说;

  可以想象,让沐春风为所欲为的时候,她是要死的多难看!

  拖着让自己觉得累赘的身子,秦潇潇左顾右盼,确定小尹不会这么快回来的时候,将自己在金国带来的头饰全都插在了自己的头上,由于卧床,这些东西都放在首饰盒里的。

  这么一戴秦潇潇倒是觉得这些东西真是挺重的,让她觉得压得慌==拖着累赘的身体,带着很重的头,就这样一步步的开始了她的逃跑之路。

  她对这个皇宫是完全的不熟悉啊,只和那个宫女去了一次春暖殿,其他的地方都没有走动过,只好凭着自己的直觉开始往前走。

  可,看这情况,秦潇潇的直觉应该是蛮烂的,因为这个地方开始越来越荒凉,越走越让人觉得瘆的慌。

  秦潇潇不由包住自己的双臂,天呐,这确定能出去吗?

  转身环绕着四周,真是太破旧了,皇宫竟然还有这种地方,真是让她没有想到啊。

  走着走着,秦潇潇看到前面有一个很破旧的院子,这院子的后面竟然就是树林,而且看样子这院子是和皇宫的宫墙砌在一起的,哇偶,那要是有个后门什么的,直接打开出去不就完了?

  果然上天是公平的,尼玛为了骗人而差点弄死自个儿,这会儿终于是找到出路了,哈哈哈……

  秦潇潇一边笑着,一边张开双臂向这个破旧的院子跑去。

  当她迈步平跑进院子的时候却忘记抬头看那已经脱漆的朱红大门上的匾额,上面的字铿锵有力,却带着冷冰冰的寒意——冷宫。

  一个所有失宠的妃子或者是做错事情的妃子的去处,一个只是在别人耳中听闻却从来没有见过的地方。

  秦潇潇这是命多好啊。

  实际上,当她走进院子的一霎也觉得自己走错了地方,这个地方如此的荒凉到底是干什么的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