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章:发动战争

  “姐姐心情不好?”秦萧瑟走到了她的身边。

  “弟弟平时睡硬板床吗?”秦潇潇问他。

  秦萧瑟何其聪明,立马就知道秦潇潇想说什么了,不由笑道:“姐姐是说昨夜睡了硬板床。”

  秦潇潇笑笑,继续做自己的伸展运动。

  “姐姐,是弟弟想的不周到,想姐姐以前都是睡硬板床,现在睡不会有什么不习惯,所以就没有找人换。”秦萧瑟说的好似很动情。

  秦潇潇却听得很动气。

  “原来是这样,弟弟,我没走之前可是以为你寡情的很。”

  被秦潇潇这样的直言,让他着实有点难看。

  但,这还不算完:“真没想到你现在变得那么快?是因为什么?我的利用价值提升了吗?既然要利用我,你就对我恭敬点,我还可以配合一下你,如果你让我有不顺心的地方,我就一定会让你不顺意!”凌厉的眼神,直戳入他的眼睛深处。

  秦萧瑟有些诧异,眼神中不由露出了欣赏:“姐姐,你跟以前简直是判若两人啊。”

  “知道就好,那就别像以前那样对我!”

  “遵命,姐姐。”秦萧瑟作揖。

  “这个宫殿就我一个人。”

  “下午就派十二个宫女十二个太监过来给姐姐作伴。”

  “不要那么多,人太多了,嘴杂,我就要一个,宫女!”

  “弟弟这就去办,姐姐还有什么吩咐吗?”

  秦潇潇转头,看着她这个所谓的弟弟,两三步走到他的面前,用一种及其轻蔑的眼神看着他:“我还用吩咐?你不是很懂么,我告诉你,利用我可以,别让我觉得你连利用我的资本都没有!”

  秦萧瑟很新奇的看着她,他这个姐姐,在半年之内还真是变了不少呢,变得,好似都不是原来的她一样了……

  秦萧瑟真的按照她的要求全部都办好了。

  新的被褥新的床,只派来了一个宫女。

  秦潇潇自然不会傻到以为这个宫女会跟自己一条心,但是,她必须要将这个宫女变成与自己一条心,但是,比较纠结的问题来了,如果这个宫女是秦萧瑟的人,而她假装与自己一条心,然后再将自己卖了可怎么办?

  好吧,思量过后,她还是觉得,让这个宫女就在这儿做个摆设吧。

  想到自保,有很多问题都没有解决,例如,她要怎么出去?她出去后要怎么生存?

  没有钱,就算出去了,也回不了金国啊。

  n&看%*正版☆章‘…节√上^~酷匠,@网

  看来需要好好算计算计。

  话说,怎么说她和沐春风也失踪了有小半月了吧,为何一直都没有听到动静呢?沐春风仍旧是每日如此的悠闲,秦萧瑟亦是如此。

  他们两个瞒着儒国国君将她弄来不就是为了要挟北冥谶麽?

  等等,好像哪里不对啊,刚刚的思绪忽然好像让她觉得哪里不大对劲。

  沐春风和秦萧瑟瞒着儒国的国君将她弄来要挟北冥谶!

  为什么要瞒着儒国的国君,将她是人质这件事情说给儒国国君听不是大功一件吗?他们并没有这么做,也就是说,他们并不想告诉国君,想要自己做这件事情,国君是一国之主,但他们却想要瞒着。

  秦潇潇顿时心里一个咯噔,不由捂住了自己的胸口,他们想要篡位!而后再拿她来威胁北冥谶,这样儒国不但保住了,也可以在北冥谶攻打儒国趁乱的时候将国君弄死,那时人人都在想国家,不会有人多去追究什么,秦萧瑟就理所当然的坐上了皇位。

  也不对,沐春风不是一直都在对儒国的皇位虎视眈眈么?

  他肯定还有别的计划,那个计划中,弄死秦萧瑟也是一部分。

  秦潇潇觉得自己经历这么多的事情也不是白经历的,至少自己想法开阔了很多,想明白了很多的事情。

  看来,不光是金国的攻打让其儒国大乱,一场内讧也无可遏制。

  二日,她没有见到沐春风与秦萧瑟叨扰,顺口就问了秦萧瑟派来的机灵宫女。

  她说,金国启动了兵马,战事又要开始了。

  已经五月,炎热的天气开始让人埋怨不已,吃着儒国特产的香梨,她的思绪陷入了一场又一场的思考之中。

  北冥谶还是来了么?这次出兵是为了她还是因为金国的脸面呢?

  宫女小尹将一个又削好的梨放在了秦潇潇的面前。

  秦潇潇转头对她道:“我想吃葡萄了。”

  “好,奴婢这就去拿!”小尹起身离开了宫殿。

  看她离开宫殿,秦潇潇拿起她刚削好的梨啃了一口,随后放下,站了起来。

  拍了拍自己这身上难得要来的鹅黄色轻纱水袖裙,该是时候出发了。

  一路小心翼翼的避开重要的侍卫,而后一路闪躲,终于到了春暖宫,原来春暖宫就是皇上住的宫殿,那日秦萧瑟来叫她竟然是让她来这里住,早知就来了。

  举步进去,却忽然发现宫殿里面有很多侍卫在执勤,记得上次来的时候只有六个啊,两个是带刀待命,还有四个是带刀巡逻。

  为何原来只是带刀待命的侍卫现在多了五倍之多,整个宫殿的院子里密密鸦鸦的全是侍卫。

  她犹豫了一下,觉得还是应该试一试,于是抬脚走了进去,一个侍卫立马过来拦住了她。

  “皇上病重,不见外人。”

  “我不是外人。”秦潇潇一挑眉,眼前这个侍卫英俊不凡,对于她这样的主子,不卑不亢,看来是秦萧瑟得力的手下啊。

  “那也不行。”

  秦潇潇笑笑,没有再说什么,转身便走出了春暖宫,停脚,侧头看了一眼布满侍卫的宫殿,儒国的国君,八成已经被秦萧瑟控制起来了!

  现在整个儒国都被笼罩上了阴谋的味道,她将是下一步的棋子,她的利用空间要远比已经被囚禁起来的儒国国君要来的多。

  她必须要离开这个鬼地方,而且要快,不然,她只有被利用死和自杀这两个选择。

  越想越觉得可怕,秦潇潇不自觉的开始小跑起来。

  在烈阳的照射下,她不知疲倦的跑着,一直炮到了自己现在住的宫殿。

  还没有迈入宫殿,便听到了里面的对话。

  “什么时候不见的?”是秦萧瑟的声音,有些阴阳怪气。

  “她支开了我,随后我很快回来,发现她已经不在了。”小尹的声音不似服饰她是那般的温柔,而是另一种的冷酷,无情!

  果然,是秦萧瑟的手下么?

  “你告诉了她什么?”

  “听从主子的安排,告诉了她北冥谶带着兵来讨伐儒国了。”

  “很好,既然是棋子,就应该有点棋子的样子,留给她最后的挣扎,让她的心在煎熬。”

  秦潇潇靠近一点,偏头刚好看到在院子里的两个人,秦萧瑟一脸的阴霾,却带着残酷嗜血的意味。

  原来是这样,好,我让你们看看,我的挣扎是怎么样子的。

  憋住一口气,使劲的拧了自己的胳膊一下,而后抬脚跑进了宫殿。

  秦萧瑟很镇定的看着跑进来的秦潇潇,问:“姐姐去哪儿了?”

  “我去看了父皇。”秦潇潇还有些气喘吁吁,刚刚在外面晒的恰当,连汗珠都很配合的刚好落了下来。

  “然后呢?”秦萧瑟仍旧是笑,别说,他如此高深莫测的笑的时候还真是像极了沐春风。

  “然后?然后弟弟还不清楚吗?”

  小尹很主动的退了下去。

  “姐姐想说什么?”秦萧瑟不由笑了出来,本来便是年龄不大,一脸的正太摸样,这样一笑,露出了他天生的小虎牙,还真有点萌正太的味道,可惜,这个萌正太心太狠。

  “没什么,只是想要告诉你,小心一点。”秦潇潇举步,与他擦肩而过。

  当你觉得自己真的胜利的时候,失败往往会偷袭你一把。

  不管怎么说,年龄放在那里,秦萧瑟还是太小。

  不知是谁的怂恿,这次大战竟没有秦萧瑟想的那么顺利,他竟然负伤了。

  狼狈逃回,回来的时候,带去的三万精兵,仅剩了不到三百。

  这次的战争算是歇息了。

  在自己的宫殿里,秦潇潇看着外面的阳光,喝了一口绿豆茶,解暑去渴,真是不错。

  “你说,我还能活多久?”秦潇潇笑问一旁坐着的小尹。

  自从上次后她便没有再隐瞒自己的身份。

  “效命与主子,自然会活下去。”她冷冽的声音不带任何的情感,去处处透着衷心。

  “你觉得你的主子还能活多久?”秦潇潇又问。

  小尹用奇怪的眼光看了她一眼。

  “随口一说。”她笑笑。

  刚刚说完,沐春风便出现在了殿门口,没有起身,而是安然的躺在贵妃椅上,当他到自己身边的时候闭上了眼睛。

  “很舒服啊。”沐春风拂袖让小尹下去,在一旁的板凳上坐了下来。

  “哪有你舒服。”秦潇潇斜眼,盯着他一会儿。

  “怎么说?”

  “你的大计马上就快完成了。”

  沐春风毫不客气的给自己倒了杯水,喝了两口,笑道:“还差一步。”

  “应该是两步,皇上还没死,秦萧瑟也还没死。”

  “都快了。”说着嘴角勾起一个嗜血的微笑。

  果然和她猜测的没错,这才是他最终的目的,一切都让秦萧瑟做了替罪羊,千算万算,秦萧瑟肯定没有算到,他明明最防备的人,最后还是算计了他!

  “那你打算怎么利用我?”秦潇潇笑着,笑的是那么的灿烂,灿烂到连阳光都觉得自己不够明亮。

  “也快了。”不知道为什么,沐春风说这话的时候竟然别过了头去,没有看着她的眼睛。

  “那就好……”至少没有说是现在,还有点时间让她挣扎。

  闭上眼睛,享受着阳光的照晒,明明知道这样做会中暑。

  现在沐春风才是掌控大局的人,他一个人忙那么多的事情,还要编制谎言,还真是够累的啊。

  希望她能找到空隙吧。

  空隙说来就来,当天晚上秦潇潇就又吐又泄,原因就是中暑了,而且很严重。

  严重脱水,其实秦潇潇知道的,喝上几碗盐水就好的事情,但她故意将自己搞的那么狼狈。

  小尹有些嫌弃的看着她吐出来的污秽物,御医很专业的在把脉。

  秦潇潇的嘴唇煞白,显得无力苍白的很,眼睛有些泛花,是以为没有吃饭的缘故。

  和她想的一样,御医开的单子上写着温盐水。

  但当她喝了盐水之后,呕吐竟然是更厉害了,小尹的眼中顿时变成了害怕,赶紧跑去找御医。

  秦潇潇将自己放平在床上,这样才能让胃好受一点。

  你们没想到吧,我可以对自己这么狠,温盐水,哼,难得倒我?吃点酸的在肚子里,不吐才怪!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