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九章:儒国皇宫

  本以为她的这一番话足以让沐春风动心不送她去儒国的皇宫。

  然而第二日却如秦萧瑟所说,船停靠在岸边,沐春风还是选择了让她去做人质。呵,她还以为什么大爱呢,说可以为了小小放弃统一天下是假的吧?

  唉,她真是觉得自己可悲,这样都能被骗到。

  下船就被塞进了一个大的马车里,马车由她和沐春风还有秦萧瑟共乘一辆马车,虽然马车够大,但和两个大男人坐在一起,难免让秦潇潇觉得有点揶揄。

  一路摇摇晃晃,也没有听见路边有欢叫声,看来沐春风这次回来儒国只是偷偷摸摸。

  一路的晃荡三个人的马车里竟然一点声音都没有,直到马车缓缓停下。

  秦萧瑟一笑,掀开车帘下了马车,伸手到秦潇潇面前:“姐姐,皇宫到了。”

  秦潇潇不客气的将手放在他的手上,下车,去没有心情观赏者儒国的大皇宫。

  被浑浑噩噩的拎到了一处有些破旧的宫殿。

  “虽然有些破旧,但好歹是姐姐您以前住的地方,姐姐来的太仓促,弟弟只能让人收拾了感觉,这宫殿却没来得及刷上新漆。”

  呵,你让我住这儿不就是想让我再次搞清楚自己在这里的地位吗?还用的这么客气。

  “弟弟操心了,在这里住了那么多年,偶尔一换的话或许我还不习惯,这样甚好,有以前的模样。”

  将她一个人扔在了这个宫殿里,两人就走了。

  看着这个大门破旧满院子都是枯草,殿里的东西虽然是真的被收拾了一番,但怎么看怎么都显得很破旧,这比北冥谶给她住的院子可差的远了。

  不过在这里想什么北冥谶可是没有用,唯一有用的是自救。

  她想沐春风和秦萧瑟走应该是去参拜儒国的国君吧。

  一直莫名其妙的多了个皇帝爹她还没有见过好呢,看来她也应该去拜访一下啊。

  0更;k新1M最…9快~上酷!$匠◎V网《

  一个下人都没有,连个在殿里等候伺候的下人都没有,原本只是知道自己是个比较重要的人质,现在看来,她连重要的人质都算不上了。

  低头看了看自己这些天来一直穿着的紫色长裙,上面已经多了许多褶皱,还有些脏乱。

  我亲爱的父皇啊,我只能用这身来见你了。

  秦潇潇探头看了殿外,也没有守着,小心翼翼的提着裙角走出宫殿,一路小跑到了一个小路边将身上的衣服拍了拍。

  正巧一个宫女端着酒壶走过来,秦潇潇拦住了她。

  显然这个宫女并不认识秦潇潇,有些莫名,但看秦潇潇的穿着知道是主子,便停了下来,低眉顺眼等着秦潇潇问话。

  “你这送酒去哪儿?”

  “给皇上和朔王爷送酒。”

  秦潇潇一笑。真是得来全不费工夫,竟然让她出门就碰到了,那她可就不客气了。

  “正好我们同路啊。”秦潇潇笑着拍了拍宫女的肩膀,宫女显然有些受宠若惊,差点连端着的酒壶都扔掉。

  秦潇潇赶忙收手,他忘记了这里不是冥王府,这个丫鬟也不是菊韵。

  一路无话,走路的视野越来越宽阔,在皇宫,代表一切的就是皇上,自然皇上住的地方十分豪华,只是不知道对于金国的攻打,这个皇上还能淡定的住在这个豪华的地方吗?

  走到一处很大的殿门前,宫女拾步走了进去,秦潇潇也紧跟着走了进去。

  虽然这个时候不应该有赏识这里的心情,但秦潇潇还是忍不住打量起了这个算是以前是她家的地方。

  四周都环绕着大大小小的宫殿,正前方的宫殿为首最大,四面的宫殿都不见有人,只有最大的宫殿门前有侍卫带刀站岗。

  秦潇潇走过去,没等侍卫拦下,就接过宫女手中的盘子,示意宫女下去。

  可侍卫还是拦住了她:“皇上正在和朔王爷谈论国家大事。”

  “你知道我是谁?”秦潇潇一笑。

  “不知。”

  “原来不知啊,那你就让开,掉了脑袋可别怪我没有提醒过你。”

  侍卫立马被秦潇潇吓住,秦潇潇拂袖将他架在自己面前的刀挡开,端着酒就推开了门。

  屋中三人齐转头看过来,秦潇潇看到中间那人身穿龙袍,样子不怒而威.是秦潇潇公主的父皇吗?

  他眼神镇定的看着进来的秦潇潇,没有言语。

  秦潇潇端着酒壶端庄的走过去,将酒壶放下,对着儒国国君笑道:“父皇怎的看到女儿都不高兴?”

  “很高兴,只是朕不知道你会来。”说着,视线放在了一边的秦萧瑟身上,秦萧瑟垂头愣了很久。

  “父皇,是这样的,姐姐早就来了,不过我想给你个惊喜,想要在明日的接风宴上让姐姐来,没想到姐姐已经等不及了。”

  秦潇潇心中咯噔一下,合着她来了儒国这个国君却不知道!

  转头看向一边的沐春风,他只是嘴唇微笑,毫无问心有愧的样子。

  被秦萧瑟带到外面,他的眼神着实有点要吃了她的样子。

  “姐姐为什么会突然跑过来呢?”秦萧瑟按压住自己想要狂叫的心情,很‘心平气和’的与秦潇潇说话。

  “我只是想父皇了而已,我很久没有见到他了。”

  “想父皇?呵,姐姐,你会不会太仁善呢,从你生下来到你嫁到金国去,父皇只见过你两面而已,第一面就是你出生的时候,这第二面就是不得不出面在城墙上送你到金国的时候,姐姐你这样也会很想父皇吗?”虽然是压抑住了自己的心情,但秦萧瑟还是没能完美的控制住自己的脾气,多少对秦潇潇牢骚了一下。

  “我和你不一样,你每天每日都呆在父皇身边,想见就可以见,而我,除了这一面后,真不知道此生还能不能见到他。”

  秦萧瑟转头,不想再和她言语,转身举步离开。

  在他身后的沐春风则是淡然太多,道:“我送你回宫殿吧。”

  二人一路无话的回到了宫殿,沐春风的样子显得有些阴郁。

  “你很想他吗?”忽然沐春风问。

  “不。我又不是秦潇潇公主,我只是秦潇潇。”

  “没区别。”环绕了一下自己小时经常来陪着小小玩耍的宫殿,一别十二载,回来之后这个地方比以前更破烂了。

  “呵,在外人面前来开是没什么区别,但我自己心里知道,他不是我的父皇,我有他那样的父皇,宁愿不生下来。”虽然子女众多,却随便在子女中揪出一个当人质,她想,大多数父母都会做不到的。

  沐春风一愣:“是么。”

  “不是吗?”秦潇潇反问,脸上带着灿烂的微笑:“回到这里其实是个不错的选择,怎么说呢,并不是为了我,而是因为秦潇潇公主,怎么说都是她的故土,回来看看是应该的。”

  沐春风的手有些颤抖:“如果晚上不想睡在草窝里的话,还是好好收拾收拾吧。”说着,已经转身去了院子帮忙收拾一些杂乱的东西了。

  秦潇潇眯眼看着沐春风,我就不相信,你的心是铁打的,我就一点点用你的小小击垮你的防线,记得你是怎么对我的吗?一点点的感动,那么我现在就怎么对你吧。

  “反正我不过是来当人质的,无所谓啊,就这样住吧。”既然裙子脏了,就索性一屁股坐在了落满尘土的台阶上。

  “对了,为什么儒国国君不知道我来?”秦潇潇想着刚刚的问题。

  沐春风僵硬了一下身子:“没想告诉他。”

  “为什么?”秦潇潇继续追问。

  这次沐春风并没有好脾气的回答她,而是用冷冰冰的背来回答了答案。

  无聊的坐在台阶上不动,看了眼快要黑下来的天色,在金国的那些人都在干嘛呢?梅香菊韵可好?北冥谶可从柳淋漓死的阴影中走了出来?他,有没有将柳淋漓与北冥承葬在一起呢?

  唉……原来有那么东西值得她留恋啊。

  沐春风一个人在院子中收拾到了天黑,已是累的满头大汗,再看秦潇潇,一直坐在台阶上哼哼,也不知道哼哼的是什么曲子。

  看沐春风干完了活,秦潇潇赶忙跑了过去,用袖口帮他擦拭额头上的汗水,由于身高差的原因,秦潇潇要垫脚才能给他擦到。

  “咳咳。”忽然两声干咳传来,沐春风立马将她推到了一边。

  秦潇潇转头,看到秦萧瑟站在了宫殿的大门口。

  “春风,我可什么都没看见。”他半开玩笑道。

  沐春风笑笑并没有言语。

  “姐姐,我是奉父皇的命令,来接你去‘春暖宫’的。”

  “什么春暖宫?”

  秦萧瑟有些疑惑的看着秦潇潇:“姐姐,不过是走了半年而已,竟然连春暖宫都忘记了。”

  秦潇潇赶忙转头看了身旁的沐春风一眼。

  “弟弟,这里才是我从小就长到大的家,什么春暖宫我都不记得,因为不是我的家,我是不会去的。”一句话,秦潇潇扭转了前面话的意思。

  “原来是这样,那弟弟就这样去和父皇复命吗?”

  “去吧,就这样说,不过我这里缺些人手,弟弟可要看在我是你姐姐风份儿上找几个靠谱的宫人过来。”秦潇潇拿起了架子,嫣然就是一副主子的样子。

  秦萧瑟果真不过是来请她而已,说完就走了,她又蹦跶到沐春风的面前:“怎么样?是不是演的很像?”

  “天色晚了,睡吧,”沐春风放下了这么一句轻飘飘的话便走了。

  等到沐春风一走,秦潇潇便也无所事事起来,只是让她一直想不通的一点是,既然将她弄来了儒国,还将她放到了皇宫里,为何这件事情就是没有告诉皇上?

  或者说,皇上根本不知道她会来儒国,这是为什么?她不是来做人质的吗?

  真的如秦萧瑟说的那样,原先没有告诉皇上只是为了给他惊喜?

  忽然细细一想,太多的疑点与困惑。

  一天的奔波太多,让秦潇潇着实有些乏力无比,算了,还是先睡觉再说吧。

  “天呐,床板太硬了!!!”大半夜的夜晚,哀嚎声从秦潇潇的宫殿中传出。

  第二日,秦潇潇在院子中做伸展运动,昨夜太累,倒下就睡,一觉醒来,腰酸后背,真是倒霉。

  真没想到,怎么的在金国的时候还算有两个人伺候,睡的床都是用厚厚的棉花加上蚕丝垫着的,可到了这里之后只有吸不完的尘土,睡不完的硬板床!

  “姐姐昨夜睡得可好?”就在秦潇潇仍旧心中腹诽自己的待遇是如此的不堪时,曹操就是如此恰巧的来了!

  “嗯。”秦潇潇继续做着运动,对他爱答不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