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八章:潇潇的小小阴谋

  第四十八章:潇潇的小小阴谋

  “停了,你不就可以得到你想要的了?”秦潇潇妩媚的笑了起来。

  “我想要的?你以为只有一个儒国的皇宫吗?”沐春风半开玩笑道。

  秦潇潇则知道,他这并不是开玩笑,他的野心,远远不止如此的大!

  “难道你想统一天下?”

  “有何不可?”沐春风笑了笑,站起身来:“出去到船头站站如何?暴风雨过后的宁静,才是真正的宁静。”

  “不见得,或许只是下场暴风雨来之前的死寂而已。”

  沐春风一笑,先踏出了房间。

  本以为船上会有很多眼线,秦萧瑟也会在,却没想到船板上竟然一个人都没有。

  “秦萧瑟在和那些人商讨将你弄回儒国后怎么向北冥谶要筹码。”沐春风的眼睛看着一望无际的大海。

  “对于我的父亲,我的弟弟,我的夫君,原来我不过是个利用品。”秦潇潇垂下了眉毛。

  “别怪任何人,只能说,你生在了这么错误的年代,哦,不!是,走错了年代。”

  “你猜,北冥谶会接受什么样的代价而换取我这个筹码?”虽然好似是随口一问,但秦潇潇的心里真的很想知道,虽然她知道问错了人。

  “如果我是北冥谶,你是小小,别说儒国,天下我都可以不要。”在沐春风眼中很少很少的落寞,这一刻又出现在了他的眼中,原来不管多么歹毒多么寡情的人,都有一个致命的弱点。

  “我说的是北冥谶。”显然他有点跑题了。

  “你没明白我的意思。算了,你真是蠢的可以。”沐春风一笑,竟转头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你……”指着他紧闭的房间门,秦潇潇总觉得自己被耍了。

  什么叫做她不明白啊,是他完全没有回答好吗?

  不对,哪里有些不对啊,如果他是北冥谶……他的意思是北冥谶会为了自己将天下都放弃吗?她着实没有看出北冥谶有这么爱她啊,沐春风又开始胡扯着骗她了。

  想要在这里找到一线生机,想要不去连累任何人,那只有逃出去,知道这一切精密布置的只有两人,一个秦萧瑟,一个就是沐春风了,秦萧瑟是不能找,万一露馅,梅香和菊韵她真的不敢保证,那只有在沐春风这边下手了。

  酷匠网%'唯一Y%正~、版,wa其(X他、都rc是《b盗版_r

  刚刚知道了他致命的弱点,她怎么可能不去用力的使用呢?

  秦潇潇一个人在船上慢慢的晃悠,看到秦萧瑟正低头看着什么东西急促走来,不紧不慢的靠过去,佯装是偶遇:“弟弟在干什么?”

  秦萧瑟抬头,忙将手中的纸张收了起来,负手在后,微笑道:“没什么,刚刚和部下谈论了一些事情而已,姐姐休息的可好?”

  “挺好的,就是这船晃荡。”秦潇潇故意显得有些矫情,咱至少是儒国的公主,金国的王妃,虽然都是冒牌的,但档次不能掉啊。

  “在水上难免的,明日就到国都,姐姐就不用受此罪了。”

  尼玛,说的比唱的还好听,明明你手中拿着怎么埋伏北冥谶的道路图,满脑子都想着如何来利用我,还一口一个姐姐,我要是真有你这样的弟弟,我立马投河自尽去!现在我竟然庆幸还好我是冒牌的。

  “也好,不知怎地,竟然有些想父皇了,对了,弟弟,你看我是否比半年前变化有些大?”秦潇潇在他面前慢悠悠的转了一圈,脸上带着柔和的笑容。

  “我觉得姐姐现在比半年前美多了。”

  “是吗?那姐姐求弟弟一件事情可好?”

  “哦?”秦萧瑟并不是笨蛋,如果她这个姐姐忽然提议要回金国,那他岂能答应。

  “我想让弟弟帮我画幅画像,但不是现在的摸样,而是以前的摸样,我这次回来儒国仅仅只是帮儒国先抵挡一下金国的大兵铁骑,怎么的说都要回金国去,这一回金国就不知何时再回来,或许就再也回不来了。”秦潇潇转身看着船外的大好河山:“我知道父皇并不器重我,但我怎么说都是他的女儿,我想,总有一天他年迈时会想起我,这个原意为他而牺牲自己幸福的女儿,所以我想画幅画像送给父皇,以后他想我时,至少能拿出来看看。”秦潇潇在自己的心中为自己搬了个金马奖影后,自己的演技绝壁的逼真啊。

  “哦?那为何姐姐不画现在更美的样子?”

  “因为……因为,因为父皇肯定更想看到我年幼时在他膝下绕膝而过青涩的样子,这样子的我……已经算是一半金国人了,父皇肯定不愿意看到。”这理由,终于给秦潇潇胡邹全了。

  “姐姐想的真是周到。”秦萧瑟的思绪却完全不在这个上,她说是自己原意回来儒国帮忙的,而沐春风却说是用骗的,一定要防着她偷跑,这两人,其中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那姐姐就不客气了,下午的时候我就来拿。”秦潇潇乐滋滋的转身,兴奋的差点跺脚,想起身后的秦萧瑟还没有走,赶紧收敛了下来。

  秦萧瑟眼神忽然变得深邃起来,一直盯着秦潇潇有些奇怪走动的身影看着,沐春风,他这次忽然带着姐姐归来真的只是为了立功这么简单吗?

  下午的时候还没等秦潇潇去拿画儿,秦萧瑟就已经派人送来了。

  细致的打开画卷,一个眉清目秀,脸上还有些许稚气未脱的脸出现在宣纸上,一身轻薄舒雅的拖拽长裙裹着她有些与年龄不符的清瘦身躯。

  这就是秦潇潇公主以前的摸样?真是又让人疼爱又惹人怜爱。

  只是那小小的脸蛋上有那么一丝怯弱,这,确定是秦潇潇公主以前就这样还是秦萧瑟画工不佳啊。

  不管了,反正与她现在的摸样有差就对了,沐春风已经对现在的她有了一个定论,那就是她已经不是他所爱的那个女人了,可她将这以前秦潇潇公主的摸样给他看,就不信他还能那么淡然。

  拿着画赶忙去了沐春风的屋子,将画卷放在桌子上摊开。

  画卷一点点的被打开,那张稚气的小脸带着怯弱出现在了沐春风的面前。

  沐春风眼神激动的看着这幅画,久久不能言语。

  哼!沐春风,人不可能没有软肋的,你就搜死吧。

  “这画,你怎么得到的?”沐春风纳纳的问。

  “我让弟弟给我画的我以前的摸样。”秦潇潇俏皮的拿起画来观赏:“你说像不像?”

  “你又不是小小。”沐春风给自己倒了杯茶,他刚刚差点就将她和小小掺和在一起了。

  “我知道我不是啊,但这皮囊是,只有灵魂不是。”秦潇潇继而笑着,将话平方在桌子上,用手托腮,认真的打量着这幅画:“我以前的样子真的是这样吗?为什么脸上总带着一丝怯弱呢?我以前是不是经常被人欺负啊?”

  沐春风的双手在袖中握成了拳头。

  “唉,当着公主都要被人欺负,还是不当公主好,不过,应该由不得以前的我选择吧,毕竟皇宫那种地方嘛。”秦潇潇说着,眼神无声无息的观察着沐春风。

  他神色僵硬的坐在那里一动不动。

  “你有什么目的?”沐春风问。

  “什么什么目的啊,这是我要来送给父皇的,我知道他或许都已经不记得有我这个女儿了,但怎么说他都是我父皇,我迟早是要死的,留一副画像,以防他有一天想起了我,却无处可寻……”

  秦潇潇说的话不大不小,正击中了沐春风的心,一个石子足够让一片平静的湖面掀起波澜。

  秦潇潇卷起画像,转身要走出他的房间,却被他从后面抱了个结实。

  秦潇潇的眼中显现出了得意:“你放手啊,被人看到了。”

  “看到又怎样?早在十二年前你就应该是我的!”沐春风的表情只能用狰狞来形容,真的有些让人觉得可怕。

  “可现在不是了,我已经嫁给了北冥谶,而且嫁给他的时候还死了,现在是只有这个躯壳,连灵魂都换了,而且你忘记了吗?是你将我骗到了儒国,是为了再一次将我推向风口浪尖。”

  “别说了,你别说了。”抱着她的手更是紧了紧。

  沐春风,你动情了,然而老娘我只有心跳必须要动,其他的真是想动动不起来,你记住,你欺骗了我的感情,伤害了我的感情,利用了我的感情,我都要一一的全部讨回来。

  “我承认,我已经不是你的小小,可这个身子,这身体里所以的东西,还有我,现在说话的声音,都是那副画上的人啊。”秦潇潇挣脱开他的桎梏,转脸用本身秦潇潇公主的一切来说服一切的问题。

  “听我说小小,我并不是有意将你推向浪尖的,没关系的没关系,你听着,等他们所有人掉以轻心北冥谶的时候,我会让他协助我得到儒国国君的宝座,而后你做我的皇后,看着我称霸天下,可好?”沐春风慌乱的拽住她的手,语气中满是乞求。

  这个男人不是说原意为了自己爱的女人放弃天下吗?

  “我不要天下,我不要当皇后,春风,我们走吧,走的越远越好,让他们都找不到我们,好吗?”秦潇潇温柔的看着他,学着画像中的摸样,脸上带了两分的怯弱,当学出来后,摸样简直是惟妙惟肖。

  顿时,沐春风的手不在颤抖,而选择放开了她。

  秦潇潇一愣。

  “不可以,我不可以让你像以前一样在王宫中受尽委屈,我不要再在你脸上看到怯弱害怕的摸样,我要看到你高贵微笑,俯视别人的摸样。”

  听沐春风说完,秦潇潇真恨不得抽自己两个巴掌,早知道就不学那个破画里了,反而应该那画又让她所努力的一切都变成了泡沫。

  “可是……”

  “你走吧,我不想伤害你,只是因为你的身体是小小的,对,我不爱你,因为你不是小小的灵魂,但我爱小小,至少身体也爱,我不会让你死的,你要带着小小的身体看我登基那日,与我同坐龙椅。”

  一瞬间,所以的努力全部白费了,这沐春风的脑子还真不是一般的好使啊。

  “随便你吧,如果你想要看到小小身体破损的话,你就继续带她去儒国皇宫吧!”秦潇潇转身,有些不服气的看着他,他的执念太重了,拥有执念是好的,但执念太重就会走火入魔。

  她觉得沐春风现在的摸样就有点走火入魔了,真的能从心魔中走出来吗?她不相信,她只要继续利用自己这张脸,就可以让沐春风深深的陷入自己的心魔当中,永远都再也别想走出来……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