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七章:沐春风的阴谋

  “哎呀,年轻人,吵架斗嘴是难免的,可千万别动手啊,伤感情。”看着一直忠厚,从来很少说话的船夫也讲了话。

  沐春风似是也觉得自己过分了,却没有说道歉的话,负手站在船头,瞭望远方,不知道在等待什么。

  站稳后的秦潇潇一直盯着沐春风不放,他,真的变了……或是因为要回到儒国太兴奋了?

  “来了,来了。”忽然沐春风惊呼。

  秦潇潇望去,才发现小湖的拐弯处有一艘庞大的船只行驶而来。

  难道他一直在等的是这艘船?

  大船上忽然响起了响亮的号角。

  沐春风已经让船夫赶紧划船过去。

  大船上缓慢而沉重的放下天梯,秦潇潇抬头昂视大船边缘站着的一群人,为首的是一个颇为俊俏的男子,他嘴角带着邪魅的微笑,正以同样探索的眼光看着秦潇潇。

  在上高高的天梯之前秦潇潇也让船夫上了大船,他的小船只需一个海浪就会被掀翻,看暴雨马上就要来袭了,还是让他先上船避一避吧。

  沐春风上上船后与船上的人都打了招呼。

  邪魅的少年走了过来,对着秦潇潇礼貌的一笑,道:“姐姐这半年来过的可好?”

  “……”忽的被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这么一问,秦潇潇愣在了当场。

  沐春风赶忙上前去,将少年拉到了一边,说了些话,少年回头看了秦潇潇一眼,而后点点头,便先行走了。

  “她是小小的弟弟,叫秦萧瑟,现在被封了朔王,你与他少说话就是,你们在宫中也是很少见面。”沐春风贴在她的耳边轻声细语,让外人看来着实有些暧昧。

  秦潇潇则是有些不解,她知道沐春风回儒国,可沐春风作为一个失败的棋子,儒国的王爷来接他呢?

  这些事情,沐春风不说,秦潇潇自然是不会明白的。

  豪华的船上应有尽有,竟然连房间都齐全无比,暴风雨来时大船只觉得有些许晃动,根本就是九牛一毛的事情。

  秦萧瑟还设了宴席,但沐春风却推了。

  晚饭的时候沐春风来到了秦潇潇的房间。

  秦潇潇从上船开始都出于懵懂状态,她现在还完全没有弄明白是什么状况。

  看到沐春风进来,她不由期待的走上前询问:“我什么时候能见到那个巫师?我什么时候能回去?”

  沐春风却对她的话语充耳不闻,只是独自坐在了椅子上,眼睛深邃。

  秦潇潇觉得有些不对:“是不是哪里出了问题?”

  沐春风摇头。

  “那为什么你不回答我?”

  “有必要么?”沐春风冷冷的开口,再抬头看向秦潇潇时,眼神里竟是一片冷冽。

  “你什么意思?”

  “你上了儒国的船,自然是回儒国的皇宫。”

  “可是你说过,带我去找巫师啊。”秦潇潇满脸的不相信。

  “他们现在都不知道你是假的秦潇潇,你怎么下船?如果你说出你不是秦潇潇的事情,你觉得他们会让你有活着下船的可能吗?”沐春风这话越说越冷冽。

  “当时你不是这样对我说的,你明明说带我去找巫师的。”在北冥谶的王府里,他可不是这么说的,他说他们是朋友的……

  “别傻了,你到现在还没有觉得哪里不对吗?”沐春风一个轻描淡写的眼神丢过去,就让秦潇潇明白了一切。

  这一切都是假的……

  他其实一直在骗她。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

  “为什么骗我?让我上了儒国的船,有什么好处吗?”秦潇潇忍住心中的酸痛,真是万万没有想到,千算计万算计,却被别人早就算计在了套里。

  “有的是好处呢,多到我都说不完。”沐春风给自己倒了杯热茶。

  秦潇潇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心情,在他旁边的椅子上坐了下来,眼神坚定的看着他。

  酷b匠%2网$首发

  “我现在已经上了儒国的船,你的计谋得逞了,现在可以让我明白一下自己的价值吗?”

  “好说。”沐春风笑着将茶杯放下:“你可还记得柳淋漓的死。”

  “前两天的事情,怎么会忘记。”他不就是通过这件事情而将她骗出来的吗?

  “你一定想不到,北冥谶为何抱着柳淋漓的尸体去北冥承的墓碑前。”

  “不是你告诉我的那样?”果然,她还是太轻易的相信别人了,沐春风说什么话她都信了,而后被骗的凄惨无比。

  “呵呵,我说什么你就信什么,你怎么会这么傻,傻到愚蠢。”他的眼中露出了不削。

  “其实,喜欢柳淋漓的人是北冥承,可惜啊,他和柳淋漓只有那一面之缘,他时常在北冥谶面前提起,二人乘着马车遇见的那个女子,北冥谶一向对自己的弟弟溺爱有加,便答应一定帮北冥承娶到此女孩子,只是北冥承运气不好,北冥谶答应他这件事几天后,他便横死了,北冥谶与我找到他时,他死在了一个僻静山林里,满身鲜血淋漓,能看清的地方全部都是剑伤,死相很惨,这件事也让北冥谶颓废了很久,北冥承生性比较温雅,喜爱花草,最爱的就是桃花,这不由说到王府里的桃花都是他生前所种,包括你院子里的,他死后,知道他喜爱僻静的北冥谶就将他葬在了后山,他院子中本来是有许许多多的桃花的,都被北冥谶移到了后山去陪他,之后北冥谶又命人种了很多桃树,足以让北冥承一辈子都僻静的过活,他没有忘记自己弟弟每日都要跟自己重复一遍的女孩子,便下定决心纵然自己的弟弟得不到,他也要帮自己的弟弟照顾,所以,一向高傲的他竟让人下聘去了柳淋漓家,只为可以一举娶到她!”

  听着沐春风说起往往的种种,她不由想到她误闯北冥承院子后看到的便是一片荒凉,又想到柳淋漓与自己讲她那日在大街上见到了北冥谶,原来并不是只有北冥谶,还有一个北冥承,但她眼中,或许只有北冥谶吧。

  如果沐春风这次说的都是真的,那也就是说北冥谶其实不喜欢柳淋漓。

  “可你为什么要跟我说北冥谶喜欢的是柳淋漓?这样有意思吗?”

  “我说你蠢,你还真不辜负我这句话啊,你难道没有发现你自己的心?”

  “心?”秦潇潇的手不由放在了自己的左胸膛。

  “你就没有发现你对北冥谶的事情都特别的敏感?扪心自问一下,如果我对你说北冥谶喜欢你,你还会跟我走吗?”

  “怎么可能,他才不喜欢我呢。”秦潇潇露出了落寞的样子。

  “呵,真是没有想到你蠢的可以,难道你没发现北冥谶对你的事情都格外的开恩吗?梅香的下毒,他竟然没有追究?试问,堂堂的一个王爷,竟然没有处置一个给自己下毒的丫鬟,你觉得这有几种可能呢?还有凯旋而归那一日,本来北冥昭是要为他接风的,却没有想到北冥谶推了,如果不是回王府遭遇了柳淋漓那样的意外,恐怕他是立马进入你的房间吧?纵然是柳淋漓病危,他还不忘当夜去了你那里与你磨合呢。”沐春风说的及其轻易,许是这样的说书让他觉得有些口渴,他拿起茶杯来抿了一口。

  “你的意思是说,我喜欢北冥谶?”秦潇潇的脑子瞬间就要死机了,她有好多好多的疑问啊。

  沐春风只是点了点头。

  “你是说,北冥谶也喜欢我?”

  继续点头。

  “你是说,我从来没有看清楚过自己的心……”

  “说这些已经没有意思了,你现在在我的手里,就证明在儒国的手里,看北冥谶爱你爱到要死的样子,渍渍,真是美好无限呢,真是不知道,如果将你推上战场,立即让他退兵三十公里,不战而降,不知道他会是怎样的表现呢。”

  不管沐春风说的话有多阴毒,秦潇潇只是愣愣坐在那里,什么都没有做。

  沐春风得到了他满意的答案,可以就这样安心走了!

  当沐春风打开房门,外面的暴雨正在倾盆而下,狂风肆虐着这艘无比豪华的大船,却未能将其动摇一分。

  “我不会让你得逞的,你等着吧!”雷雨交加中,秦潇潇的声音并不大,却足显威力。

  沐春风侧头,终究是没有回头,嘴角微微翘起,脸上满是得意之色,我看你有什么办法与我抗衡。

  在风雨的夜晚中,秦潇潇纠结了很久,觉得还是应该让一切所有的真相都大白于天下,她不是儒国的秦潇潇,她是二十一世纪的秦潇潇。

  这点,她必须要让秦萧瑟知道,这样,至少秦萧瑟会怀疑沐春风将一个假公主带来儒国的目的。

  至少可以让他们内讧,以至于沐春风想要利用她威胁北冥谶的结果达不到!

  所有的一切都准备就绪,第二日用早餐时秦潇潇被告知要去甲板上与秦萧瑟和沐春风等人公用早饭。

  这让秦潇潇听了不由很高兴,至少有机会来说出来了,而且可以让沐春风当面就颜面扫地!

  一切准备就绪,秦潇潇将早已经联系到滚瓜烂熟的台词从心底翻出来又背了一遍。

  到她落座的时候巧的很,只有沐春风旁边有空了,坐下,上菜,秦潇潇张开了嘴巴,沐春风将头凑在了她的肩膀上,小声道:“你说,梅香和菊韵现在怎么样了呢?”

  秦潇潇放在身下的手骤然攥紧,心脏好似被谁捏了一把一样,生疼。

  “姐姐这是怎么啦?”秦萧瑟看秦潇潇有些不舒服的样子。

  秦潇潇转头,看到沐春风如同没事人一样夹了口菜文静的放在了嘴里,不由在心里骂他是个披着人皮的禽兽。

  “没事,不过是有些不适应这暴风雨后的天气。”最终她还是没有说出来,因为沐春风卑鄙的威胁。

  沐春风笑笑,喝了一口早晨的热茶。

  现在秦潇潇觉得,想要知道有价值的情报,就应该去找沐春风,沐春风,并没有表面上看上去的深奥,要比表面更深奥!

  于是,在吃过早饭后,平稳行驶的大船上,秦潇潇不请自来的来到了沐春风的房间。

  “你来做什么?自取其辱?”

  秦潇潇发现沐春风的嘴巴真是歹毒的很啊,跟自己都有的一拼了。

  虽然心有些不舒服,但秦潇潇还是可以保持着嘴角的微笑不变。

  “来与你说说闲话。”很自然的坐下,秦潇潇没有刻意去留意沐春风的表情。

  “你说,这大船为何还不停?”

  “你想让它停?”沐春风也索性就当是场趣味的游戏,聊着天。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