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六章:逃走

  第四十六章:逃走

  穿越过桃林,中央是个巨大而空旷的地方,放眼看去,四周全部都是桃花,明明院子中的桃花早已落下,这里的桃花却开的正好。

  北冥谶一路走到中央,将柳淋漓放下,秦潇潇随即跟上,看见的确实一个竖立着的石碑。

  在这个宽阔的地方,如果不走进看,肯定以为这不过是个不大不小的土堆。

  然而秦潇潇走近后才发现,这竟是个坟墓。

  石碑上写着繁琐的古代文字,秦潇潇还是能认得几个的。

  ‘禹王北冥承之墓’这竟然是个王爷的墓,而且是沐春风曾经对她讲过的,北冥谶亲弟弟四王爷的墓。

  一直只是听沐春风说过北冥承死了,但却没有想到他的墓竟然就在王府的后山,而且修建的如此草率。

  由于北冥谶在墓前的缘故,秦潇潇也不好靠近,他极小声的说话让秦潇潇听不大清楚。

  “你为何不多等待一会儿?”只是隐约听北冥谶这么说。

  肩膀忽然被人一拍,秦潇潇猛然回头,发现身后的人是沐春风。

  他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将秦潇潇拉进了身后的桃花林中。

  在桃花纷落的林子里,沐春风负手而立,不由叹息了一口气:“北冥谶最爱的就是他从小到大都在保护的弟弟,然而,他弟弟无故死去,甚至一点征兆都没有,这让他很伤心。”

  “那,他为什么带柳淋漓来这里?”柳淋漓是北冥谶的夫人,怎么说也说不过去要将柳淋漓带来这里啊。

  沐春风的眸子一动,道:“因为北冥谶一直以为柳淋漓曾经喜欢过北冥承,他喜爱的人喜欢上了他的弟弟,他选择退出时却已经将柳淋漓娶进了门,本想睁眼闭眼便过去了的事,却没想到北冥承最后死去,这对他打击很大。”

  沐春风幽幽的说着,秦潇潇却越听越糊涂。

  北冥谶以为一直爱着自己的柳淋漓喜欢着自己的弟弟,想要拱手相让可那时柳淋漓已经成为了自己的夫人,他想任由自己的弟弟和自己的女人发展关系的时候,他的弟弟却突然死了?

  这话听起来怎么这么不伦不类啊。

  “就是这样,他到现在还以为柳淋漓放不下的是北冥承。”

  “那就是说柳淋漓一直很深爱北冥谶,北冥谶却不知道,北冥谶一直很爱很爱柳淋漓,却因为她喜欢自己的弟弟而爱恨不能?”

  “并不准确,他一直都很爱柳淋漓,纵然是知道她喜欢自己弟弟的时候也是喜爱的,只是心中心结未放下吧。”

  不知怎地,秦潇潇的心突然一阵抽痛,她抬头望着大颗大颗的桃花树。

  桃花开得已经要谢了,一片片的桃花瓣落下让人不由瞎想到了美丽,但却在这美丽的地方隐藏着一个最大的悲哀。

  “原来是这样……”她忽然觉得自己太傻了,还在努力争取什么呢,北冥谶最爱的人是柳淋漓呢。

  其实一早的时候容蓉就已经告诉过自己了,不是吗?是自己没有听进去而已,不!那时候应该是不在乎而已。

  “其实我来不是主要告诉你这个问题,而是要告诉你,我的人已经准备好了,明晚就可以走了。”

  “那么快?”只是昨日被告知了下,今天就决定明天要离开?

  看秦潇潇的样子好似是不愿意离开,沐春风不由有些着急:“这件事已经很慢了,本来是今夜就打算离开的,但柳淋漓今天死了,今夜肯定有很多事情需要我来操办,明日柳淋漓就会被放在布置好的灵堂里准备出殡,那时光是接待客人就会让他们乱作一团,根本没有时间来管我们是否还在,明日天色一黑,所有的人都走后,北冥谶一定去灵堂守着,而你是王妃,没有必要这么做,你就完全有逃脱的机会。”

  沐春风一阵说辞,让秦潇潇有些飘飘然,这真的是个好机会,可以走出王府走回自己原来的家中。

  “儒国大局已定,我也要回去了。”忽的,沐春风叹息了一口气,原来这次他也要回儒国了。

  秦潇潇不由又开始犹豫起来,想起了一个严重的问题:“你为什么这么不留余地的帮助我?只是因为我有着‘秦潇潇’的身体?”

  沐春风轻轻摇头:“并不是,我想你说是你的灵魂来到了这里,那你走时,不知道可不可以将我的小小躯干还给我。”

  这样还是有点说的通的,他刚好要回去,而他又想得到秦潇潇公主的身体。

  那他说的就可信吗?

  沐春风并没有想到秦潇潇到了这样的紧要关头才来思索这些早该从一开始就想到的问题,不由恼怒。

  “话我已经说到这个份儿上了,明日我无事,在我院子中,如果你想通了,就去我的院子找我,如果不,那你就留在这里过一辈子吧。”

  “我本以为你不是小小,不是我爱的人,但至少会是我的朋友。”沐春风转身前的这句话就如丢给了秦潇潇一个包袱,让她沉重无比。

  转身,在散落的桃花中穿梭而过,他的身影很快就淹没在了这浓浓的花香中……

  忽然秦潇潇没了主意,转头看去,满眼尽是桃花烂漫,没有一点别的影子,找了个桃花树靠坐下来,叹息一口气。

  低头不由看到散落的桃花,伸手捻起一朵,喃喃细语道:“花开花落,终归泥土,而我,应该归往何处?”

  当她一路小跑到空旷中央的时候,北冥谶早已经不见了踪影,柳淋漓也被他抱走,一下子整个桃花林就剩下了她一个人。

  她心中对沐春风说的不伦不类的话有些疑惑,抬脚走到北冥承墓前,看着石碑轻声:“你英年早逝多不应该,更不应该的是留下这么多的恩怨情仇,你说,如若你还活着多好,一切都将不会变成结。”

  北冥谶知道她一路跟在身后,然而走时却连喊她一句都没有做到,她终于知道自己在北冥谶心中是有多么的不堪了。

  深吸气,她做出了那个决定,这里,并没有值得她留恋的东西了。

  一路小跑回了自己的院子,秦潇潇就开始着手收拾东西走人。

  由于柳淋漓死,整个王府都陷入了混乱,这也让秦潇潇变得无事可做,只要呆在院子里就够了。

  *看k“正w8版F章cC节r上/7酷匠w'网U

  忽然之间的缺人手,竟连梅香和菊韵都叫了去。

  既然下了决心,第二日的中午她便去了沐春风那里,看到秦潇潇好似沐春风一点都不意外,只是笑笑,道晚上一切都准备好之后会过去找她的。

  晚上的时候,整个王府全部都陷入了黑暗,听说是北冥谶的吩咐,除了灵堂外全部不许掌灯。

  秦潇潇一直不明白是什么意思,听一个丫鬟说,北冥谶这么做是怕柳淋漓的灵魂随便乱跑掉,没有灯,黑漆漆的柳淋漓就无法随便乱跑,等待着被出殡。

  蛮好的一个意境,被这个丫鬟说的尤为可怕,直接说北冥谶舍不得柳淋漓离开变得游荡所以只让她看到灵堂,而后送她去极乐世界不就好了。

  不过这样更好,四处黑漆漆,就不会有人看到她啦,哈哈哈。

  夜晚的时候沐春风一黑天就来到了院子,接走了她。

  上了一个不大的马车,里面装着她和沐春风着实有点挤。

  沐春风说如果座大的马车很有可能会被怀疑,那么行走的路线就会被发现。

  好吧,她这人脑子不够用,反正就知道,这种逃跑肯定不是享受的过程,所以挤就挤点吧。

  未到黎明时,秦潇潇被沐春风迷迷糊糊的就拽下了马车,而后塞入了一个船中。

  再睁眼时天色已经大亮,放眼看去,竟全都是悠悠波荡的水。

  秦潇潇揉了揉眼睛,看到沐春风负手站在船头,自己也晃晃悠悠的站了起来,慢慢挪步到了船头:“你没睡?”

  “就你有心情睡得着,我一个晚上都在担心北冥谶发现。”

  “怎么说这三天是守灵堂的日子,他应该没有多少心情问别的事情吧?”想到北冥谶对柳淋漓的爱,他肯定是没有别的时间来关心某些‘闲杂人等’的消失。

  沐春风好笑的看了秦潇潇一眼:“去睡吧,这几日都是水路。”

  “是吗?”看着湖泊的宽度也不大,竟然要走好几天呢,还真是没想到。

  “那我再去睡会儿。”昨晚不是只有沐春风一个人担惊受怕,她不过是担惊受怕到睡着而已。

  既然现在已经基本安全了,那她就美美的睡上一觉吧。

  在船上的生活并没有秦潇潇想的那么方便,吃饭吃的是干窝头,喝水喝的就是这湖水,谁知道有没有人在这湖水中干过坏事啊。

  这是有事实依据的,她想要方便的时候大多都是船停靠在芦苇丛边,然而那船夫那日晚上醒来之后竟就站在船边上解决了……

  这让她终日都留下了阴影,不敢再喝湖中的水。

  这样浑噩了有五六日,秦潇潇看着天越来越昏暗,知道定有大暴雨来袭,不知这船能不能撑住大风大浪。

  沐春风这几日明显疲惫了不少,跟她说话都极少的搭腔。

  天色越来越黑,紧跟着便是大风来袭,船夫直言并不知道这船是否能撑得住,建议沐春风还是先靠岸。

  但沐春风不知怎的,竟之意让船夫开船就是,说什么过一会儿肯定就会有大船来。

  秦潇潇追问是什么大船,沐春风只不要她多问。

  秦潇潇越来越觉得沐春风不对劲。

  但又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暴雨马上来袭时,沐春风的脸上也显现出了担忧。

  秦潇潇走上船头,与他并肩站立,道:“还是听船夫的,先靠岸吧。”

  “你说的轻巧,这暴雨不知道何时会停,如果等不知道要等多久,明明约好了在这里……”他转头看了秦潇潇一眼,噤声不语,连怒气都吞了下去。

  虽然他不说了,但秦潇潇却闻到了不寻常的味道。

  沐春风一直都是冷静清幽的人,很少有情绪失控的时候,就连知道自己的小小逝去也不过是淡淡的悲伤。

  现在怎么可能因为这暴风雨就乱了阵脚呢?

  伸手拉住沐春风的袖角,秦潇潇的表情冷厉:“告诉我,为什么不让船夫靠岸?明明是靠岸最好的选择。”

  “一切我都已经准备好了,只能祈祷这暴风雨来得晚些吧。”

  “暴风雨怎么可能任由你说下才下,你看这天,明明就是要马上下雨了,你还在直拧什么?这个船对暴风雨,根本不堪一击。”

  “你哪来那么多废话。”沐春风一把将秦潇潇推开,竟差点将她推入水中,还好船夫在后扶了一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