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五章:柳淋漓的逝去

  第四十五章:柳淋漓的逝去

  “你会帮我去找他?”柳淋漓的眼中带有不削。

  “如果是平常,我肯定不会帮你,可你现在这个样子,我怕你死后会不放过我。”秦潇潇一步步走到柳淋漓的面前,笑容灿烂。

  柳淋漓一个蛮横的眼神丢了过去:“我才不会死呢。”

  秦潇潇笑着点头,很好,至少就这蛮横的眼神来看,还不是很糟糕。

  大夫把脉之后便是施针,在一旁看着的秦潇潇攥紧了手心,眼睛都不敢眨的看着一根根扎入柳淋漓身体中的银针,看的她是冷汗淋漓,在古代,什么都可以犯,但千万别犯病、犯罪。

  被施过针的柳淋漓明显脸色红润了一点,呼吸也顺畅了很多,但看大夫的脸色却不是很好。

  随着大夫走出竹屋外,秦潇潇叫住了大夫:“大夫,不知她的情况如何。”

  “……额”大夫不知当讲不当讲。

  “我是王妃,你告诉我便是。”

  “王妃万安。”大夫作揖:“柳夫人的病一直都是老夫看,但……实话实说,情况越来越不好。”

  秦潇潇的心差不多有了底。

  “这次加之柳夫人整日挂心在外打仗的王爷,身体更是憔悴不堪,实不相瞒,柳夫人现在的情况,纵然可以拖上些许日子,却也连床都下不了。”

  “大夫的意思是……”秦潇潇心中一惊。

  “没错,柳夫人,已经没有时间了,如果心中执念深一些,许可以撑过今夜。

  ‘轰!’大夫的话如同一个深水的炸弹,虽然炸开时无声无息,但却威力十足,将秦潇潇炸的里焦外嫩的!

  “怎么可能,她明明看着好好的。”虽然极度不喜欢柳淋漓,可眼睁睁看着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样在自己面前逝去,那种感觉是说不出的苍凉。

  “亦是回光返照。”大夫叹息的摇着头:“天妒红颜啊,如此的花好年纪。”而后转身离去。

  秦潇潇愣在原地,一动不动,好一会儿后,才反过神来,将僵硬的头颅转了转看着旁边的小木屋,木屋中的咳嗽声音明显减小,并不是柳淋漓好了许多,而是她连使劲咳嗽的力气都没有了。

  有些呆滞的进屋,似是看秦潇潇的转化有点大,柳淋漓忍不住的问:“你怎么啦?”

  “啊?没事。”看柳淋漓的样子,她应该是不知道自己的病情,但自己身体的好坏,还是能感觉出来的吧。

  “刚刚大夫跟我说我脊柱不好,吓死我了,我怕瘫痪在床。”秦潇潇忽然转移了话题。

  “能活着多好啊。”柳淋漓感叹道:“至少还能每天都看见王爷。”

  “你住这儿?估计他是不会常来。”

  “你懂什么,王爷最喜欢这样的清静了,可娶你之后,他就很少来了。”她的声音显得很落寞。

  “我的人生中还能看几次日出日落呢?”

  “估计看不了几次了,看这天气,未来几天都有雨啊。”秦潇潇负手站在门口,虽然嘴中讲出的都是滑稽的词句,但脸上却半分笑容都没有。

  “是吗?这天不会变那么快吧?今日是如此的风和日丽。”柳淋漓很配合的搭话。

  “原先是几乎见不到的仇人,纵然每天都见不到你,但我还是会在心里仇恨你,没有想到,送我最后一程的人竟然会是你。”柳淋漓勉强的扯起嘴角,不由咳嗽了两声。

  “别胡说,我才不会送你最后一程呢,所以这不是你最后一程。”秦潇潇在袖口中的手紧了紧,这是她第一次见到一个人在自己的面前逝去……

  纵然以前她有些恨柳淋漓,可在这刻,知道她有可能下一刻就会死的时候,心中没有解气,只有叹息不完的惋惜。

  “王爷,到什么时候才会来?”纵然是坐在床上不能起身,她却对门外翘首以盼。

  “估计快了,路上或许堵塞了。”秦潇潇胡乱邹了一句。

  “陪我聊会儿天吧。”柳淋漓拍了拍床边。

  秦潇潇也就很好意思的凑了过去。

  “知道我是怎么和王爷相遇的吗?”

  秦潇潇摇摇头。

  “我是平常百姓家的姑娘,想见上一面达官显贵,实在太难,但那日,我就被奇迹选中。家中的父母皆有哮喘,所以我也有遗传的哮喘,自小便以卖菜为生,但人小,总是会受欺负,挤不到什么好卖菜的位置,越长越大后就无赖看上了我,说如若我不嫁给他就不让我卖菜,有一次将我推搡到了大街中央,就是那一次,王爷的马车差点撞向了我,就那次,我以为事情到此结束了,毕竟,王爷的身份啊,多么高贵,我们老百姓也只能想想,而我,是连想都不敢想的,却没想到三个月后王爷厚重的聘礼就抬上了门,他要迎娶我做夫人,而且是尊重我们老百姓的礼节,上门送聘礼,就此,我就在想,这个男人不管以后会不会再爱我,我都会一直爱着他……”

  秦潇潇听着,不由抽噎了一下鼻子,真是太感动了,尼玛,真没想到北冥谶也会玩浪漫这一套啊。

  柳淋漓悲伤着脸庞还想对着秦潇潇说话的时候,沐春风如同一阵风一般走进了屋子。

  “柳夫人可有大碍?”沐春风平复了一下自己的呼吸。

  “无事,老毛病了,估计是因为夏天快来的缘故,一直很闷,所以犯了病,劳烦国师挂心了。”柳淋漓很客气的微笑谢过。

  “既然如此我就不叨扰柳夫人,只是有些事我还要与王妃商议。”

  柳淋漓转头看了秦潇潇一眼,对她微笑的点点头,似是与她已经化干戈为玉帛。

  秦潇潇知道这时走着实有些不合适,但看沐春风的样子肯定有着急的事情,不得不跟着沐春风一路走了出来。

  沐春风一直将秦潇潇带到自己的院子,关好院门后脸色变得异常严肃。

  “到底怎么啦?”是儒国有什么重要的变故吗?才让他如此的慌张乱了阵脚。

  “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跟你说。”

  “说啊。”现在来说,还有对她很重要的事情吗?

  “从你对我说你不是小小而我相信的那一刻起,我便派人去了儒国,我想肯定能从那里找到线索,而后我真的找到了。”

  b、最新章J◎节上酷√&匠G网UB

  “什么?”秦潇潇不由瞪大了眼睛,也就是说沐春风找到了她是穿越来到这个年代的证据?

  “是的,我派去的人找到了一个非常厉害的巫师,在说了许多关于你的篇幅之后,他竟然推测出了你的来临时间,正是你嫁入金国的日子,还有你回去的时间都推测出来了。”沐春风的样子严谨而急切。

  看他往日的淡定劲,再看看今日他那股子严肃劲,秦潇潇觉得他说的全部都是真的。

  “那,什么时间回去?”秦潇潇半信半疑的问。

  “一个月后!”

  “那么快?”秦潇潇不由有些犹豫起来。

  她承认,听到可以回到那个什么都发达的要死的二十一世纪时她真的动心了,可当沐春风告诉她即可就要启程时,她脑海中浮现出的第一个人影则是北冥谶。

  不对,不应该浮现他啊,应该是梅香菊韵或者什么的吧。

  “真的只有一个月的时间了?”秦潇潇又追问。

  “目前是这样,那个巫师还说,这次回魂如果不能顺利在你魂来的地方进行,这一辈子恐怕你都要被困在这个年代,而且你死后灵魂也不得回去,但也不能在这个时代投胎,因为你是多余的一份子,你不属于这里,所以你只能游荡,到永远……”

  一句句狠戾的话语,刮的秦潇潇有些喘不过气来,真的忽然就变得这么神奇了吗?怎么会?

  外面有脚步声响起,沐春风很谨慎的暂停了话题,转身看着门口。

  一个匆匆忙忙的身影推开院子门,细眼看竟是梅香。

  她气喘吁吁的连腰都直不起来,上气不接下气:“王,王妃,柳夫人她……”

  “怎么啦?”

  “她忽然就走了……”

  秦潇潇定了定脚,反应过来梅香的话拔腿就跑。

  那速度,沐春风想追都望尘莫及。

  秦潇潇气喘吁吁到了后还是未能见上柳淋漓最后一面。

  她的两个贴身丫鬟在床边跪着,小声哭啼着,悲伤的送走她们伺候的这一任主子。

  秦潇潇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全部被抽走,一步步走得如同行尸走肉一般,终于在自己觉得没有尽头的时候走到了床边。

  床边的丫鬟看到秦潇潇过来,便走站起来到了一边,却还是忍不住默默的留下了眼泪。

  看着床上安详躺着的人儿,似乎她不过只是睡着了,一会儿就会醒来,会温柔的笑着,问北冥谶为何还没有回来。

  她不是要等到北冥谶回来的吗?为什么该死的北冥谶就不能让她的等待少一会儿?

  她已经用她的一生都在等待了。

  “她走的时候安详吗?”秦潇潇咽下自己的哽咽。

  “主子走的时候似乎知道自己要离开了,只是笑了笑,说了句,这样甚好。”

  这样甚好?秦潇潇再三思量这句话,却没有想明白。

  再转身,那个冰清玉洁的人儿还是躺在那里,嘴角确实有淡淡的微笑。

  她活着时是如此的精致,死了后仍旧是如此的美丽。

  一阵风袭过,一个高大的身影已经挡在了她的面前。

  看宽阔的背影就知道,是北冥谶。

  他似乎很哀伤。

  在床边轻轻蹲下,拿起柳淋漓已经冰凉的手握住,声音中好似藏着千言万语:“你怎么,就没有再等等我呢。”

  秦潇潇的鼻头一酸,赶紧掉过头去。

  “她等了你很久,从进入王府的那天开始,只是你一直都让她在等待之中。”秦潇潇轻声道。

  “我应该带她去一个地方的,一个她早该去的地方。”

  秦潇潇不明白他的话。

  北冥谶已经用行动告诉了她,一把抱起柳淋漓,大步的走向外面去。

  秦潇潇紧跟着走了出去。

  北冥谶一路往后山深处走去,秦潇潇有些不明白,王府是靠山而建的,听说建这个山的时候废了很大的功夫,挖了半座山的代价才建了这王府,后山的深处也就是另一半并没有挖掉的山,北冥谶所说的柳淋漓早应该去的地方是哪里?

  秦潇潇本以为应该是一路的石子坑洼地,却没想到竟是很平坦的路。

  一路两旁都是干净的竹子,这后山看起来竟更像是个清幽之地。

  走了一会儿,视野忽然开阔,没有让秦潇潇想到的是,这里竟然有着大片大片的桃花。

  这里竟然是个桃花林……她住在这王府里这么久,竟然不知道这后山这么清幽,也不知道这里竟然有个这么大的桃花林。

  北冥谶抱着柳淋漓在桃花林中前行,秦潇潇连忙跟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