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四章:柳淋漓病危

  第四十四章:柳淋漓病危

  秦潇潇说的自己都要动情的流下眼泪了,北冥谶去一副很困的样子,潍坊北冥谶听着自己的故事睡着,秦潇潇决定加大药剂。

  “不瞒你说,其实我早已在私底下问过梅香了,她红着脸对我说,这辈子非你不嫁,那说话的语气,好似已经注定了终身似得。”

  “哦?”北冥谶终于有了反应,他好笑的看着秦潇潇,真没想到娶了这么个能折腾的媳妇儿。

  “是真的。”秦潇潇头点的如同捣蒜。

  北冥谶不由扯出一个微笑,真是没有想到啊,数月的苦战回到了家,王妃却给了她这么一个大大的惊喜。

  看她那两眼发光的模样,如果今晚他不说出个理所然来,看来是别想睡下了。

  伸手将秦潇潇搂进怀中,不由抿嘴笑道:“这件事情本王真是需要好好考虑考虑,可是王妃,你想过我吗?这劳顿数日,回到王府又遇到突发状况,经过刚刚与王妃的缠绵,现在本王是筋疲力尽,容本王歇歇,明日一早再与王妃商议如何?”

  “那也就是说你答应了?”秦潇潇的眼睛在黑夜中变得贼亮,竟连掌明的蜡烛都暗淡了下来。

  北冥谶的眸子一暗,该死,身体怎么这么快就有反应了?

  不由将秦潇潇抱紧一点:“睡觉吧。”

  “嗯。”秦潇潇依偎在北冥谶的怀里,甜美的闭眼睡去……

  阳光明媚的照入秦潇潇的房间,第一缕阳光便投在她的身上,伸了伸懒腰,眯着眼睛爬起,发现与自己一同入睡的北冥谶不知道去了哪里。

  他不是说很累吗?竟然还起这么早啊。

  活动了一下筋骨,昨夜的运动让她今早都觉得有些不舒服。

  爬起床,很自然的喊了一声梅香,好半响竟然没有人搭理,秦潇潇忽然想到梅香跑到人家那里去当丫鬟了,现在啊,她是孤家寡人一个。

  起床慢里斯条的穿好衣服,一副无精打采的模样,拿着平日洗脸的铜盆,往院子的一角走去。

  那里的水井她都没有过去看过,平日打水都是梅香和菊韵的活,现在只有自己了,也就只能靠自己了。

  走过去才发现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只是这口井为什么这么深啊,让她看了有些害怕。

  古代的井上都是按一个绳栓,这样只要放拴着绳子的木桶下井,然后摇绳栓就可以将木桶拽上来,确实很方便,而且不费力。

  放下木桶后秦潇潇则发现了问题,为毛这木桶不进水,而在水上漂浮着呢、这个样子的话她要什么时候才能洗脸啊。

  拽了拽绳子,木桶随着绳子摆动了几下,并没有进水。

  “哎呀。”秦潇潇焦急的加大了摆动的力度,却仍旧如此。

  “公主?你在这儿干什么?”梅香的声音从秦潇潇的身后响起。

  秦潇潇回头,看着梅香手中提着一个食盒,唉有个丫鬟真是不错啊,都到了柳淋漓那里了还不忘给她这个前主子送吃的。

  干脆放下绳索,我不打水不洗脸了还不行吗?

  “哦,没事,健身。”秦潇潇装作毫不在乎。

  “公主的健身好独特啊,来吃点心吧。”梅香笑着,转身往秦潇潇的房间走去。

  秦潇潇瞥了瞥嘴,一大早的,她连脸都没洗,梅香就让她吃点心,这是要腻歪是她呀。

  不高兴的跟在梅香身后进了屋,梅香已经将所有的点心都摆好了。

  各色各样的点心用精致的瓷盘装着,五颜六色,形状也甚是好看,以前梅香也做过点心,却真的没有这次的好。

  秦潇潇的眼睛都亮了:“梅香,你这去了柳淋漓那儿学会了不少啊。”

  “什么柳淋漓那儿啊。”梅香完全没有听明白她的意思,拿了筷子给秦潇潇,让她尝尝味道如何。

  秦潇潇自知自己还没洗手,赶忙拿过了筷子,夹了一块粉红色花形的糕点放入嘴中,不由渍渍称奇起来。

  “好香啊,是桃花的味道,而且有点酒醇的味道,这是用桃花做的吗?”古代没有香精,如果要做出某种的味道就只能用那种材料,这桃花的香味实在是浓郁的很啊。

  “是啊,这可是下雪后的桃花做的。”

  “好难得啊,这桃花都落那么久了。”秦潇潇又吃了一块。

  梅香转头,有些疑惑的皱起了眉头:“难道王爷没有跟公主说?”

  “说什么?”

  “奴婢的父母还有菊韵的父母都被王爷从儒国接来了。”

  “真的啊。”秦潇潇也顾不得吃糕点了,还记得未打仗时梅香最挂念的就是自己远在儒国与金国边境的父母了。

  梅香高兴的点头,看着秦潇潇吃的桃花糕道:“这桃花是儒国的桃花,在第一场雪下了之后将含苞待放的并没有散落花粉的桃花骨朵摘下,而后合着上面洁白的雪一同加上自己家醇酿的酒泡上三天三夜,而后捞出晒干,在晒干的过程中被甜霜打过,口味更佳醇香,这是我酿在儒国带来的桃花干做的,是家乡的味道。”说着说着,本来是挺高兴的事情,当说到最后的时候,梅香的眼泪已经在眼中打转。

  刚拿起别的模样糕点在品尝的秦潇潇也想到自己在二十一世纪时一个人在外拼搏打工,很少有机会回家陪伴自己的爸妈,安慰道:“不要难过,有家的地方就是故乡,现在你的家人都来到了金国,以后你们也要在金国落脚,金国以后就是你们的家乡,你以后也可以用金国第一场雪下的桃花儿骨朵来做美味的桃花糕。”

  被秦潇潇这样安慰梅香觉得很幸福,努力的点头后将眼中的泪水收了回去,给秦潇潇夹了另一种糕点,道:“这个更醇香是很香的花瓣儿做的,可好吃了呢。”

  “真的啊,好神奇,我尝尝。”

  一个温暖的早上,阳光铺洒在这个并不华丽的房间地上,映出了在房间中两个相视而笑的女子,一个吃的开怀,一个说的开怀。

  虽然并不能听到她们说了什么,但却知道她们此刻是幸福无比的,为了配合这美丽的场景,太阳不由用了用力,哎呀,用力过猛,让这个午后有些燥热呢。

  不久后菊韵也来了,也带来了她妈妈做的点心,顿时秦潇潇就嗨皮起来了。

  在二十一世纪吃的添加剂糕点不少,这种的纯天然真是太少了,而且好吃的想让她快速将胃撑大了都。

  有糕点吃,还有免费的故事听,梅香说完了她小时候馋的吃糕点的故事,菊韵又来将各种好吃糕点的原材料。

  害的秦潇潇边吃边流口水。

  就这样,秦潇潇听的正迷,吃的正欢的时候,北冥谶带着两名丫鬟走了进来,丫鬟一人拿了一个食盒。

  秦潇潇左手拿着菊韵她娘做的提子糕,右手拿着梅香她娘做的海棠糕,两个圆溜溜的大眼睛看着北冥谶那边的两个食盒,不由打了一个饱嗝,成功逗笑了北冥谶身后的两个丫鬟。

  秦潇潇也傻傻的笑了起来。

  北冥谶不由郁闷,自己赶了个大早去吩咐做糕点,却忘记了这两个丫头会连夜将糕点做好送来,自己还是晚了一步啊。

  示意丫鬟将食盒放在桌子上:“这都是儒国有名的糕点师做的糕点,要不你尝尝?”

  秦潇潇连忙摇头,这是要撑死的节奏啊。

  H最((新章节,上~M酷匠网

  “我,我能放到晚上吃吗?”她现在吃的这么饱,连中午饭都不用吃了。

  北冥谶的脸色一沉,这好歹是他的心意啊。

  一看北冥谶的脸,秦潇潇立马打开食盒拿出了一个糕点品尝,吃后不由眼睛一亮,又打开另一个食盒拿了个糕点吃。

  看到秦潇潇那满足的样子,北冥谶不由笑从心出,扯了一个大大的微笑:“很好吃对吧?我没有骗你吧?”

  秦潇潇嘴巴使劲的搅动着,都没时间说话了,只是连连点头,门外忽来一个小厮趴在北冥谶的耳边说了两句。

  “你先吃着,在我来之前要全部吃光,我去去就来。”北冥谶说完便转身离去。

  秦潇潇几乎是一眨不眨的盯着北冥谶的背影走出院门,而后使劲的捶打着自己的胸部。

  梅香和菊韵一个对视,不由想到,完了。

  倒水的倒水帮忙捶背的捶背,这明显就是噎住了啊。

  一个中午的时间,本来应该是秦潇潇这个懒虫睡觉的时间,但打嗝声却从她的院子里源源不断的传出。

  桌子上凌乱的放着四个食盒,可以看出都已经空空如也,桌子中间是一大壶茶。

  秦潇潇一张嘴就是一个嗝,紧随其后的是菊韵,然后是梅香。

  这一切都是因为北冥谶的那一句他回来之前都要吃完,她自己肯定是吃不完的了,那只好连着她们两个人都拖下水。

  秦潇潇不知道的是,她们两个在昨夜做糕点的时候就已经偷吃不少,今早又是吃了个胀饱,现在再吃下这些,后果只有打嗝没有回味。

  晚些夕阳时这撑人的感觉才稍微好了点。

  北冥谶却没有他说的这么快回来,估计是去了宫中。

  夕阳西斜的时候三个人在院子中嬉闹,一个不大的丫鬟却在此时推开了秦潇潇院子的门。

  来的丫鬟气喘吁吁,汗珠在她幼小年纪的脸上滑落。

  梅香似是认得这个丫鬟,上前去询问怎么回事,由于太远的距离,秦潇潇并没有听到说什么。

  只见梅香脸色不是很好看的转过头来道:“柳夫人恐怕快不行了。”

  “啊?”那应该找大夫啊,到她这院子来干什么?

  “说是来找王爷。”

  “他也不在啊。”

  “我们过去看看吧。”梅香提议。

  秦潇潇自然没什么可说的,要说她和梅香的仇,那应该都没有梅香的大,曾经柳淋漓一句话差点害死梅香,梅香都不计较,她有什么好计较的。

  三人走到木屋时,听到的则是屋里传来声嘶力竭的咳嗽,她有哮喘,又有多年的顽疾,听说她不过是个平常百姓家的女子,却被北冥谶纳了夫人。

  按理说这女子命运不烦,但看她现在的样子,恐是没多久的日子过了。

  渡步走进小木屋,在她印象中,这应是第三次进入她的屋子,屋子中实在太简朴,几乎什么都没有,就一张床还有一张文案。

  惨白脸色的柳淋漓靠依在床上,一个大夫正给她把脉。

  看到是秦潇潇来,柳淋漓明显露出了不欢迎的样子。

  “王爷,王爷为何没来……”柔弱的声音在柳淋漓的嘴中传出,她都已经这幅模样,却还是放不下那个人吗?

  秦潇潇知道这个时候不能说实话:“他,他去皇宫了,不过刚走没多久,我已经让人去追他了,估计这会儿他已经在回来的路上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