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一脸灰的结果

  “你不去看看北冥谶吗?”看在沐春风并没有和自己犟嘴的份上,她就放过他吧。

  .z酷T匠a网唯一'《正:`版◎,Y其|他都是盗版${

  “打算的啊,可是,他没在你这儿。”沐春风这话显然有两层意思。

  秦潇潇咳嗽了一下,装作自己并不知道他话中是什么意思:“北冥谶在柳淋漓那儿,你去吧。”转身,拍了拍自己的衣裙,早知北冥谶连王府门没进就去了柳淋漓那儿,她肯定连衣服都不换了。

  沐春风脸上轻柔的笑笑,道:“那我去了。”

  秦潇潇只是挥了挥手,连转身的动作都没有。

  沐春风也走了,硕大的院子瞬间就剩下了她一个人,一声叹息,那就这样吧。

  大不了等着北冥谶走出柳淋漓的院子之后再说梅香的事情吧。

  可是,当她等到晚上的时候却也没见梅香与菊韵回来,这两个丫头难不成就跟了柳淋漓?

  点了灯笼,在黑夜自己一个人往后山走去。

  左顾右盼,秦潇潇不由咽了一口口水,天呐,真的好黑啊,两只手颤抖的拿着灯笼,她都要哭了,真的好害怕啊。

  但看着远处一处透出的微弱亮光,她鼓励着自己提起勇气,没关系的,马上就要到了。

  顿时,一阵风吹过,伴着秦潇潇灯笼的灯芯闪了两下,‘扑’的一下,灯芯顿时暗了下来。

  秦潇潇立马提起了一口气,不会吧?不会让她遇见吧?听说古代有很多乱七八糟的事情的。

  此时,秦潇潇的身后多出了一个身影,伸出一张被月亮照耀的惨白的手,缓慢的放在了秦潇潇的肩上。

  “啊!!!!”秦潇潇闭上眼睛,扯开嗓子,声音直接穿透了整个王府。

  转身,睁眼,一气呵成,当看到身后的人时,秦潇潇顿时松了一口气,看着面前的人露出恶作剧般的笑容,秦潇潇有些生气:“容蓉,你是闲着没事干吗?”

  “呵呵,竟然没有吓死你,真是可惜。”对于秦潇潇的话语,容蓉只是回以一个冷漠的笑容。

  容蓉与秦潇潇擦肩而过,还故意用力的撞了秦潇潇一下。

  秦潇潇捂着自己的肩膀看着前面容蓉的背影,怒气冲冲的比着唇形道:‘神经病!’却没想前面的容蓉忽然回头,又是一个冷冷的笑容:“一起走啊。”

  “不用了,我自己走。”秦潇潇怕和她走在一起会被她半路杀了泄愤。

  “放心,一起走也是因为我也害怕,我不会把你怎么样的,我还没有那么愚蠢。”

  纵然是容蓉这么说,秦潇潇也只是敢跟在她的身后也不敢与她一同走。

  看到容蓉消瘦的身影,秦潇潇不由有些自责,主动上前去搭讪:“你弟弟一定会没事的,他又不是小孩子了,不告而别肯定是去做什么大事了。”

  “用不着你操心我弟弟的事,我弟弟没和你接触之前一直都是好好的,就是因为你他才失踪的,你这个扫把星,少在这里说话。”容蓉的表情一点点变得狰狞。

  秦潇潇吓的连连后退,这个女人别疯起来把她杀了啊。

  “但愿如你所说。”容蓉深吸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大步走开。

  抚摸着自己一直跳个砰砰不停的心脏,秦潇潇这下子被容蓉吓得不轻。

  但细想容蓉的话,忽然秦潇潇觉得她说的很有道理,她真的好像一个扫把星,沐春风如此的接近她,就被容睿知道了他是奸细的事情。

  容睿如此的接近他,就招来了沐春风的杀身之祸,这些事情一件件的萦绕在秦潇潇的心头,让她郁闷无比。

  “还不走?等着狼来吃你吗?”前面的容蓉恶狠狠道。

  秦潇潇赶忙抬脚跟上。

  “像你这种歹毒心肠的人,一定会被狼吃掉了。”容蓉一边走一边还不忘诅咒秦潇潇。

  “……”秦潇潇只能默然。

  “你看你那点小心肠,下场之能是一直在这王府中老去,绝对不会得到王爷的宠爱。”

  “……”

  “你绝对死于非命……”

  “……”一路容蓉谩骂声陪伴在秦潇潇的耳边,觉得和一个差不多疯了的女人计较不好,秦潇潇选择了默然。

  走到柳淋漓的小竹屋后,秦潇潇不由松了一口气,因为容蓉终于不在谩骂了,这一路上她什么歹毒的用词都用上了,也真是不嫌累啊。

  两人一前一后走进了并没有关门的屋子。

  正看见北冥谶坐在床头抱着虚弱的柳淋漓,而梅香和菊韵却不见踪影。

  柳淋漓明显不欢迎她们两个来,装作很虚弱的样子,竟连搭理都没有搭理她们。

  “王爷,夜深了,我来帮着照顾妹妹,要不您回去休息吧?”容蓉一反刚刚在路上谩骂秦潇潇时泼妇的样子,嘴角挂着的微笑温和而可亲。

  北冥谶看了一直在东张西望的秦潇潇一眼,点了点头:“也好,淋漓,夜深了,没事就早点休息吧。”又转头对柳淋漓道。

  柳淋漓的眼神显然变得无精打采起来,好不容易她哄着王爷在这里待一晚上了,却没有想到容蓉来了,身后还跟着让人讨厌的秦潇潇!

  “不碍,如果妹妹睡不着,我陪着妹妹聊天就是。”容蓉渡步过去,走到床边,话语中满是理解。

  北冥谶点头,将柳淋漓放倒在床上,走到门边,拉着还在左顾右盼的秦潇潇就走,他实在是,太想她了……

  “哎呀你干什么呀?”秦潇潇被不情愿的拉着走,无奈她的力气没有北冥谶的大,她感觉自己的手腕都被北冥谶的大掌给捏碎了。

  “有什么事情等到了家再说。”北冥谶的声音有着明显的沙哑,是那种欲望的渴望却被极度压下去的声音。

  秦潇潇明显一愣,想着北冥谶刚刚说的话怎么那么别扭呢,到家?这整个王府不都是他的家吗?还是说,他觉得她住的院子才是他的家?瞬时,秦潇潇的心中无比暖暖的。

  就这样迷迷糊糊的被北冥谶拉到了院子中却不自知,当被北冥谶抱入房屋中的大床上,她才愕然回神,却发现自己尴尬的处境。

  她按住北冥谶正伸向她腰际的手,难得的一脸正经道:“我有事跟你说,你先听我说好不好?”

  “什么事情都等我做完想做的事情再说好吗?”北冥谶压抑着自己欲望的声音。

  “真的?不管我说什么你都会答应?”秦潇潇的眼中闪烁着狡猾的光芒。

  “是!”看着秦潇潇那张笑容布满的脸,纵然有着他最不喜欢的狡诈,却还是无法克制自己的心动。

  将秦潇潇按住,大掌游走在衣裳外面的腰际边缘,秦潇潇的眼睛一直不敢直视他的黑眸,只是屏住呼吸,瞪大了眼睛看着床帏顶部。

  北冥谶盯着她害羞的脸庞,嘴角勾起一抹坏笑,大掌攀上她凸起的胸部,狠狠的捏了一下。

  “啊!”一声带有呻吟的叫声,让北冥谶更是欲罢不能,他现在觉得整个身体都在发烧,不行,已经忍不住了。

  小别胜新婚,这个道理是千古不变的,北冥谶觉得如果自己太草率的话或许让期盼已久的秦潇潇失望,他只好委屈自己的身体,来挑逗秦潇潇。

  他微笑着轻吻了一下秦潇潇的樱桃小嘴,不过是蜻蜓点水的一下,他便离开。

  看着身下女人通红的脸颊,他真恨不得此刻就好好的‘疼爱’她。

  身下某个地方越来越让他激动,最终怒吼一声:“受不了了。”便开始急切的脱秦潇潇的衣服。

  秦潇潇及其不愿,但想着北冥谶原先说的话,却又纠结,在这纠结中只听‘撕拉’一声,身上一片清凉,竟然是北冥谶撕掉了自己的衣服。

  “你干嘛呀,变态。”看着北冥谶那不能忍受的样子,秦潇潇更加的脸红,声音细小的反抗着。

  她却不知这样子让北冥谶有多悸动。

  “你放松就好,其他的由我来。”北冥谶在她耳边低语着。

  有那么一秒,秦潇潇千丝万缕的思绪涌上心头,她并没有要做那个的欲望,然而北冥谶要,她就必须给?这是为什么?

  在她思绪还没有结束的事情,北冥谶已经结束了他的忍耐,进入了秦潇潇的身体。

  只觉得忽然外来的东西挤入自己的身体,却并不尖锐,紧紧只是挤进缝隙,秦潇潇并没有如北冥谶一样享受的闭上了眼睛,反而是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北冥谶沉静在自己享受的世界里,并没有注意到秦潇潇的表情。

  当自己淋漓尽致完后,他才看到秦潇潇面上的无动于衷。

  难道自己这么差?让秦潇潇一点感觉都没有?

  “潇潇,你怎么啦?”北冥谶试探着问道。

  “啊?你完事了?那咱们谈正事吧。”秦潇潇赶忙拉过被褥盖住自己的身体,她羞耻的感觉到双腿之间流下了黏黏的东西。

  北冥谶的脸上明显三道黑线拉下,如果你真的想要一个男人颜面扫地,不用煞费苦心让他在外面面前丢脸,学秦潇潇如此一句简简单单的话就能气死男人。

  “你真的没有感觉吗?”北冥谶的脸色显得异常的难看生气。

  “啊?哎呀别说这个,你刚刚不是说我说的事情你都答应吗?”

  “嗯。”淡淡的一个字。

  “那我说了?你肯定会很高兴的!梅香她也不小了,人呢不算什么漂亮,但长得很清秀不是吗?”

  “嗯!”

  “那,让她嫁给你可好?”

  “咳咳。”北冥谶差点被自己的吐沫呛死:“你说什么?”

  “我知道你是高兴的太过头了。”秦潇潇笑的灿烂,伸手拍了拍北冥谶的肩膀,真是为他高兴,终于找到了自己的真爱。

  “别闹,睡觉。”北冥谶躺下,翻身便抱住了秦潇潇。

  “我不是说着玩的!”秦潇潇有些生气的将他放在自己身上的手拿开,眼睛瞪的老大,有些生气不已。

  “那好吧,你说如何?”北冥谶忽然来了些精神,等他养足了精神就再来和她大战三百回合,然后温柔的告诉她,我的心里只有你。

  “我知道,梅香是个宫女,身份低微根本就配不上你,但她对你的爱是真的啊。”秦潇潇说的可谓是可歌可涕。

  北冥谶眼珠子都没用动一下,只是撑着头继续听秦潇潇说下去:“她那么爱你,你舍得让这个爱你的女人一辈子给别人端洗脚水吗?”

  北冥谶还是没有反应。

  秦潇潇觉得不对呀,明明自己说的很动人啊,难道是哪里出错了?

  “而且,她这么愿意为你鞍前马后,你封她夫人后就当个丫鬟使唤她也行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