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二章:凯旋而归

  夜晚无法安睡的秦潇潇还是到了沐春风那里打探消息,在她旁敲侧击的问话下,沐春风很直接了当的告诉了她,容睿跑了。

  原来容睿的身上带了足够的银两之后就乘着自己家的马车走了,正是秦潇潇今日找他之时。

  在街上遇到沐春风也并非偶遇,而是沐春风得知容睿逃跑之后前去追,但那时刚好秦潇潇出现,再等到沐春风找人去追时,容睿早已经坐船离开了金国境界。

  看着沐春风的脸色并不是很好,秦潇潇也没有逗留很久,带着一脸的笑意回到了自己的院子,这真是可以让人做个好梦的事情啊。

  可好景不长,终于在容蓉只顾着和她自己的亲爹找自己弟弟而来不及打扰她和沐春风也因为生气而不来踏足她的院子时,老管家却来了。

  还带来了一个秦潇潇最不想听到的消息——北冥谶回京城了。

  对于这件事情秦潇潇表现的很愕然,不是说还有三个月吗?为何会忽然间就已经到了京城,老管家还问她是否出城迎接,听说北冥昭为了北冥谶的凯旋而归,竟亲自出城门迎接。

  一听北冥昭去秦潇潇便已经不想去了。

  而后又听老管家道:“容侧妃因自己其弟忽然消失,这几日的寻找以令容侧妃心力交瘁,病倒在卧,所以容侧妃是去不了了,一向和容侧妃甚好的柔侧妃说要照顾容侧妃,也不去迎接了,柳夫人每到炎热时都会身体不适,气喘不匀,走路都很费劲,所以柳夫人也不去了。”

  听到老管家说完秦潇潇才确定,原来北冥谶回来,王府没有一个人迎接。

  “那我也不去了吧?”秦潇潇继而趁热打铁。

  “如是王妃确定,待王爷凯旋王府之日,在王府门口迎接就是。”老管家的话没有给人一点压力。

  秦潇潇赶忙点头,偶也,终于不用第一时间见到北冥谶了。

  话说,哪里不对呀,天呐,她才想起来,她必须要见北冥谶第一面啊,因为梅香喜欢他啊,她还要与北冥谶商量梅香被封为夫人的事情呢。

  转脸间却见刚刚还在院子中的老管家已经不见了踪影,这个老管家,关键的时候跑不快,现在要让他慢点了,却跑的这么快。

  看来只能等北冥谶道王府那日再提及此事了。

  时间本就是极易流逝的东西,而且再也不会给你回头的机会。

  转眼北冥谶就到了王府,秦潇潇拖着自己极其不愿意迈动的双腿,天呐,要见到那个谁了,她的心情无比沉重啊。

  每到这时,她都回头看看站在自己身后低眉顺眼的梅香,对!一切都是为了梅香,所以自己必须见他!

  当她极慢的走到王府大门时,无疑,最后一名就是她。

  因找不到其弟容睿而很显得憔悴的容蓉也已经来到了王府大门口,旁边搀扶着她的不是婢女,而是影柔。

  影柔本身娇弱,现在被烈日一照也显得有些体力不支,身体摇摇晃晃。

  再看另一个被两个丫鬟搀扶而才能勉强站稳的柳淋漓,一直用手绢捂着嘴巴咳嗽,眼中满满都是情意的张望着远处的路口。

  你说人都已经这样了,这也算是半条腿踏进了棺材,为毛她就还是愿意在这烈日骄阳下暴晒呢?

  答,这就是爱的力量。

  秦潇潇忍不住都要笑出来了,妈呀,这全场一看,好人就她一个,其他全都病怏怏的。

  看着容蓉的样子,秦潇潇有些不忍心,再怎么说容睿跑是她出的主意,但这个心是好的呀,如果不跑,等待容睿的只有死啊。

  但秦潇潇心中还是有些内疚,容睿知道了她和沐春风的秘密,并没有选择告发,而是选择了逃跑。

  秦潇潇走到了容蓉面前,与影柔点了点头,算是打招呼,问容蓉道:“你没事吧?找不到容睿也是好事啊,他或许就是心情不好,去游玩也说不定,你也知道你弟弟的嘛,他很任性很像小孩儿,有些事情根本都不和你和你爹商量的,你别那么担心了。”

  嘘寒问暖的话语却得来容蓉一记狠狠的仇恨眼神:“我怎样与你无关,我弟弟到底如何也不用你来说,都是因为你,我弟弟不过和你相处数日,竟就消失,这件事情肯定和你有关系。”

  说起自己一直疼爱到大的弟弟,容蓉显得异常的激动,一旁的影柔要费力的稳住容蓉她才不得跌倒。

  影柔示意秦潇潇还是离开的好。

  秦潇潇知趣的离开,放眼看去,整个王府的人都已经挤到了门口,在太阳下等待他们神一般的主子骑马归来。

  但不知道是怎么搞得,左等右等北冥谶就是没有来,一干人等在大太阳下晒的皮疼,却都又不敢离开。

  秦潇潇不由嘟嘴抱怨:“怎么回事嘛,还不来,如果不来就不要让我出来等啊,真的好晒啊。”

  瞬间无数道怒气的眼光投向她,秦潇潇立马闭嘴,看到一边已经年过古稀的老管家也很淡定的站在太阳下等待,她不由打掉牙往肚子里咽。

  终于,在柳淋漓快要死去,容蓉与影柔快要晕倒的时候,一匹骏马飞驰而来,速度之快还没等秦潇潇看清,北冥谶已经到了门前,翻身,下马,如此潇洒的动作被北冥谶做的更是潇洒无比。

  容蓉的眼中已经蓄满了泪水,扑倒在了北冥谶的怀里。

  神啊,就算投怀送抱也不用那么急切吧,秦潇潇在一旁冷眼旁观到。

  瞬间,所有的人都围在了北冥谶的身边,里三层外三层,将北冥谶围的是结结实实。

  顿时刚刚还很拥挤的门口,一下子宽敞了很多,就剩下了秦潇潇和她的两个侍女。

  “好夸张。”秦潇潇将手环胸,一脸的不削。

  北冥谶的脸上写满了高兴,走出人群后竟直直的走到秦潇潇面前。

  冲着秦潇潇张嘴就是一个酒嗝,熏得秦潇潇差点要晕过去,赶紧捂住自己的鼻子走到了一边,厌恶的看着北冥谶:“好臭啊。”

  虽说北冥昭亲自在城门迎接他,但那纯属礼节,他也不用真的这么实诚的使劲喝吧。

  看着秦潇潇如此厌恶的看着自己,北冥谶不由有些心里难受,推开所有大臣的敬酒,直接将一坛子酒喝个精光,骑骏马飞驰而来,不管不顾满城百姓对他的爱戴,他到底是为了谁,却没想到遭到嫌弃。

  北冥谶转头时看到了梅香,梅香眼中散发着灿烂的光芒,看着北冥谶的眼神是无比的期待,北冥谶忽的对她一笑,而后点头,梅香眼眶中的泪水瞬间潸然泪下。

  这一切都被在一旁的秦潇潇看在了眼里,看来北冥谶封梅香夫人这件事情有戏,他竟还对梅香笑了,这事好办多了。

  刚想上前去与北冥谶搭话,却听一丫鬟惊呼:“柳夫人晕倒了。”

  听到这句话,北冥谶赶忙上前去查看,将晕倒的柳淋漓一把抱起,奋力的跑向王府,还一边大喊:“快去找大夫。”

  所有的人瞬间散去,只有秦潇潇还愣在当场,刚刚发生了什么,这么快,让她有些反应不过来,不就是柳淋漓晕倒了,他至于这么紧张吗?

  不知为何,秦潇潇觉得自己的心不舒服极了,有酸酸的东西在心中快速膨胀,马上就要爆炸出来了。

  你这个北冥谶,既然对梅香有意思就先听我说完啊,又对梅香笑,又对柳淋漓这么好,你到底喜欢哪一个啊。

  一跺脚,转头,却发现梅香和菊韵都不在自己的身后,不由使劲的再次跺脚,而后痛苦的抱着自己的脚痛哭无泪。

  走到自己的院子没有梅香和菊韵的踪影,好奇怪的是,整个王府里的人都没有了踪影。

  细细想起柳淋漓晕倒的时候所有的人都跟着北冥谶走的,那这样的话,岂不是都去了后山?

  想到这里她不知为何,心中又有些泛酸,不过是被晒晕了而已,至于这么多人都如此轰动吗?

  没办法,自己还不是要去。

  如她所料,原本很清静的小竹长道已经有很多竹子被蹭断,走过小道,原本很清静的小屋外人头乌央,刚刚在王府门口的原班人马,现在全在柳淋漓小屋外。

  梅香和菊韵两人竟然端着铜盆打水进屋帮忙。

  天呐,她秦潇潇是被孤立了吗?

  竟然连自己的贴身丫鬟都来帮自己的仇人。

  冲上前去,扯住吗、菊韵的手,秦潇潇不爽道:“什么情况啊,柳淋漓就缺你们两个丫鬟?”

  菊韵被秦潇潇这突如其来的话噎的不知说什么是好。

  小房屋的门口忽然多了一个大身影,抬头看,原来是北冥谶。

  他的脸色非常不好看:“淋漓现在很危险,梅香说她能帮得上忙。”

  “哦,那你留着用吧,不用还了。”秦潇潇忽然一笑,一脸无所谓的样子,转身如来一般冲开人群,走去。

  走不远的秦潇潇听到人群中的议论声:“平常不见王妃出来走动,以为这个王妃是老实本分的人,现在一看,不过如此,女人争男人时的心肠真是歹毒啊。”

  深吸一口气,将自己的怒气压下去,真没想到北冥谶养的下人真是和他一样,贱!

  这样想就舒服多了。

  菊韵显然也听到了议论,抬起害怕的小脸,一脸的惊慌失措:“怎么办王爷。”

  “算了由她去吧,救人要紧。”

  l酷匠v网正》版uK首+)发

  自己一个人回到空荡荡的院子,不知怎么她竟然觉得有点害怕,没有了任何人,这不正是她想要的吗?为何会害怕起来?

  她不是经常想要自由吗?现在不就有了?没有任何人的王府,她想出去就出去,想不回来就永远都不用回来了。

  “为何一个人没有?”忽的轻柔的声音响起,正在秦潇潇胡思乱想的时候。

  沐春风一身华丽的衣袍,不似往日那般的素,正巧秦潇潇心情不好,不由讽刺他:“哟?这身是去哪儿了?烟花风尘之地?”

  不知为何,沐春风并没有生气,反而觉得有点好笑:“今日北冥谶回来,皇上摆宴迎接,我是国师怎可不去,去也不能穿的似往常一般寒酸啊。”

  “真不知道,不过去打个仗,回来有什么好迎接的啊。”她嗅之以鼻。

  沐春风觉出了她心中的不快:“是啊,我本来不想去的,但你也知道,我驳不了皇上的话。”这话足以让秦潇潇对他的火气变小。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