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一章:容睿的抉择

  秦潇潇只好低下头去不看沐春风的眼睛,容睿啊容睿,你怎么可以这么轻易的说出这么秘密你知道呢,你以为沐春风和我一样好威胁吗?真是愚蠢!

  “那你们慢慢聊。”出奇的沐春风什么都没说,什么也都没问,转头甩了甩衣袖便离去。

  容睿很是得意,扬了扬扇子,翘首看了看沐春风的背影,不由得意道:“没有想得我这样的人都能压制住聪明如顶的国师大人啊。”

  秦潇潇看着沐春风离去,将容睿拉到了院子中,关上了大门。一脸的气愤:“你是觉得自己活了太久对吗?”

  “什么意思?”容睿还在自己刚刚的骄傲中没有醒来。

  秦潇潇直接一个巴掌过去,将他打醒。

  “快走,越快越好。”看着容睿诧异的目光,秦潇潇真的不想再废话什么,沐春风一旦回到自己的院子,那事情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我为什么要走?王府里还有我的姐姐呢,他国师算什么?”许是被秦潇潇这一巴掌给打火了,容睿直接嚷嚷起来。

  “你以为沐春风很好威胁吗?你以为他会和我一样会守着你的威胁跟你去钓鱼?”

  “难道不是吗?”

  秦潇潇彻底被他的天真给打败了。

  “快走,他正在找人杀你,我说的越走越远,是离开京城,或者说离开金国。”秦潇潇的语气很严肃,她一直不吭不响的没有将被威胁这件事情告诉沐春风,是因为她看得出容睿并没有什么目的,但一旦将这件事情告诉了沐春风,那容睿,就死定了……

  她不希望容睿就这么葬送了生命。

  “你说真的?”

  她估计容睿是被家里人宠坏了,竟然觉得别人不能奈他何。

  “快走,希望你以后过一个平凡人的生活,不要在这种王族的斗争中变成一个无谓的牺牲品。”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我知道了,你肯定是想要吓唬我对吧?然后让我不再威胁你!”

  “让一个人最好保守秘密的办法就是闭嘴,闭嘴,只有死人能做到。”到了这一步,秦潇潇已经没有任何和他开玩笑的心情。

  狰狞这眉毛,一眨不眨眼的看着他,眼神凌厉,好让他明白他现在的处境。

  “王妃别开玩笑了。”容睿好似有点生气,脸色一沉,嫌少的没了平日的纨绔样子,拂袖间已经转脸走出了院子。

  秦潇潇紧跟其后走了出去,关好院门后,一路匆匆的走到了沐春风的院子前。

  走到沐春风的院门前,秦潇潇并没有敲门,直径推开了门。

  沐春风在院子里的石桌上坐着,正一个人在喝茶。

  “坐吧。”知道是秦潇潇来,并没有抬头。

  秦潇潇小心翼翼的走过去坐下,拿过他给倒的一杯茶,让秦潇潇奇怪的是她没来之前就已经有两个茶杯放在这里,难道沐春风知道她会来?

  “放心,我已经找人去解决容睿了。”话从沐春风的嘴中说出,不咸不淡,好似是在问秦潇潇,这茶是否可口一样。

  “其实……其实容睿不过是个纨绔子弟,着实没有必要做的那么绝。”她就知道,沐春风想要杀了他。

  “呵呵,没事的,今夜就应该有消息了。”抬起茶杯,轻抿一口,样子举重有理。

  最Z新s章节上:b酷匠~网

  “我的意思是说,能不能放过他?”秦潇潇带着商量的语气。

  ‘当。’茶杯被重重的放在了石桌上。沐春风的脸色却仍然让人看不出什么来,开口,是冷冷清清的话语:“你为什么这么护着他?”

  “因为他也护着我们啊,他明明知道我们的秘密的,却没有去告发,他并没有心置我们于死地的,为何我们要那么狠呢?”

  “因为他知道这个秘密,会一辈子都记在心里,或许他哪天心情不好了,而翻出来要挟我们,以此逗乐也说不定。”

  “他不过是个纨绔子弟而已,你想严重了。”

  “被你说的,你好似很了解他似得。”沐春风抬眼,凉凉的看了她一眼。

  秦潇潇被他凉凉的一眼看的着实有点心惊,沐春风这个样子,显然他是生气了吧?

  “额……并不是这样的。”

  “那就好,喝茶吧,别光说话了,你不口渴吗?”沐春风的脸色这才好看一点。

  被他这么一说,好似秦潇潇再说下去就有点‘不识抬举’了,只好端起茶杯来喝茶,现在看来谁都帮不了容睿,只看他自己的造化,希望今天他回家不要出来,前提是他家的安全系统要高。

  在沐春风那里喝了两杯还算是可口的茶,悠闲的逛游了回去,在梅香和菊韵面前什么都没有表现出来,可是内心却很纠结,到底要不要出去告诉容睿呢?

  心里真是很乱啊,如果不去告诉他这件事情的话,他是不是一定会死呢?但也不一定啊,杀死容蓉的弟弟不会那么简单吧?

  翻来覆去,在院子里转来转去,最终还是觉得不能在自己知道的情况下而看着一个无辜的人死去,虽然那个人确实有点该死。

  找了大门的老管家,本来是想问路的,他一听到是去容蓉的家中便找了马车,说远得很,马车还算快些。

  但在秦潇潇的印象中,马车谈不上最快,但确实是最颠。

  因为不知道容睿家在哪里,也不好驳了老管家的面子秦潇潇只好应下来。

  一路颠簸的秦潇潇骨头架子都要散了的时候,所谓的容府是终于到了,下了马车看着面前金碧辉煌大的府邸,秦潇潇不由是长大的嘴巴。

  渍渍,她从见过皇宫之后就没有觉得别的房子华丽了,但是这容睿家,还真是家底不薄啊。

  咳咳,还是先办正事吧。

  朱红的大门敞开,门两旁一边一个带刀的侍卫站着,看来这容康还真是派头不小啊,竟然用带刀侍卫来看门。

  “请问,容睿容公子在吗?”秦潇潇很有礼数的上前柔声问道。

  侍卫转头看了看秦潇潇,看她彬彬有礼的摸样,还有身上穿着的丝绸布料,知道并非一般人,道:“公子刚刚出去了。”

  “可知去了何处?”秦潇潇又赶忙问,天呐,她刚刚就在担心这个容睿出去,在外面杀了他实在是太容易了,一定要找到他。

  “公子乘马车出去的,去了哪里并没有跟小的说。”

  秦潇潇颔首谢过,转身上了马车,眉头皱的老高,这满大街的,去哪里找他?乘马车?岂不是跑的更远?没办法了。

  秦潇潇伸手撩起车帘:“马夫,去街上,见到马车就停下来。”看来现在只有这样了。

  大街上,来来往往,着实没有几个马车,现在至少范围缩小了,但正是因为如此,也不知道能不能找到容睿的马车,他也不会乘着马车在街上乱逛游吧?

  “王妃,前面有辆马车。”车厢外传来粗狂的声音,是车夫。

  等马车停靠住,秦潇潇利索的跳下马车,奔向前面的马车,在后面边追边喊:“等一下,等一下。”

  前面的马车慢慢停了下来,这让秦潇潇觉得很有可能就是容睿。

  飞奔上前,不管马夫诧异的表情,虽然秦潇潇也觉得这个马夫好眼熟,但还是扬手将车帘掀起。

  瞪大的眼睛没有眨巴一下,只是愣愣的看着马车里的人,有神的眼睛顿时失去了色彩,觉得有些尴尬。

  车厢里的人儿嘴角掀起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煞是好看,白皙的十指代替秦潇潇的手撑起车帘,薄唇轻启道:“王妃在做什么?”

  “啊?没……没事。”秦潇潇连连退后,看着马车里的沐春风,真想给自己两巴掌,怪不得看那个马夫如此眼熟,分明就是王府里的下人嘛。

  “没事,那就一道回去吧。”沐春风淡淡的放下车帘,眼神轻瞥秦潇潇。

  秦潇潇倒退开来,让沐春风的马车过去,顿然颓废了下来,转来转去还是没有找到容睿,现在还要回去被沐春风盘问,要用什么措辞好呢,唉。

  马车跟随着沐春风的马车回了王府,在王府下车后,秦潇潇直接跟着沐春风到了他的院子。

  沐春风回头诧异的看着秦潇潇道:“王妃跟来是有什么事吗?”

  “没有啊。”秦潇潇显得有些愣然。

  “没事就回吧。”沐春风轻笑。

  秦潇潇皱眉,仔细盯着沐春风,想要看出他脸上露出一丝不悦的表情,但什么都没有,沐春风的嘴角一直挂着好看的微笑,眼神温和的看着她。

  “你……你没什么事情要问我吗?”秦潇潇问。

  沐春风轻轻摇头。

  “真的没有?”刚刚还怕沐春风询问的秦潇潇此刻得知沐春风并没有要问自己的意思,反而有些着急起来。

  “有什么可问的呢,那些事情我不用问都知道。”甩起袍子,利索的蹲下,伸手将地上长出的杂草嫩芽拔掉,道:“这草是我去年未除根的,今年有长出来扰我了。”

  秦潇潇低头,仔细思量他话中的意思。

  他是说容睿是个后患吗?

  “秦潇潇,你有时候做事太心软了,其实不应该怪谁,你心善而已,我铁石心肠罢了,容睿是容蓉的弟弟,这点你记住就好了。”抚了抚袖子,虽然口头上并没有下逐客令,但那意思已经表现出来了。

  秦潇潇转身便走出了沐春风的院子,没有做一秒停留,是她的心太软了吗?

  一路想着这个问题,不知道何时已经到了自己的院子,梅香和菊韵正在整理院子。

  真是邪门,平日也不见她们两个人整理院子中的杂草,怎么今日沐春风拔了一颗草,这就要大草除的样子啊。

  “你们在干吗?”

  “回公主,我们在除草啊。这两日温度逐渐上升,这杂草是越来越多了,我怕日后他们长的太茂盛不好除,这不就让菊韵与我一起除草。”

  “你们……疯了吗?今天这大太阳的除草?”秦潇潇不由抽出了下嘴巴,平时还真看不出梅香竟然这么缺心眼。

  “王妃不知,这草是天底下最坚韧的生命,如果只是除根他还在地上就不一定会死,但放在大太阳底下晒,晒上一会儿根就死了。”梅香又答。

  秦潇潇有些气愤:“什么根不根的。”怎么就是绕不出沐春风的话题了?一会儿草一会儿根的,真是烦人。

  梅香看她有些不对劲,停下了手中的活,看着躺在贵妃椅上闭眼休息的秦潇潇:“公主怎么啦?是生了谁的气吗?”

  “没有,让我静静。”

  梅香很老实的走开,知道秦潇潇的暴脾气又犯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