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十章:容睿的威胁

  第四十章:容睿的威胁

  “北冥昭的手段你是没有见识过,而我却经常看到,当他看上你时我很担心,他会不会用手段对你,你要小心。”

  “可事情过了这么久了,他不会再出手了吧?”秦潇潇想着自己对北冥昭的冷淡,还有后来他对自己的淡然,觉得应该不可能了。

  “很难说,他这个人,谁都看不透……”沐春风显然有些语重心长,要怎么忽然之间将这些所有黑暗的东西全都说给秦潇潇让她明白呢?

  “呵呵……喝茶。”秦潇潇将茶推到沐春风的眼前。

  沐春风掀开盖子小抿一口,而后与秦潇潇一样的开始享受午后的阳光。

  敞着的院门并没有人去关上,而在院门外被风吹后扬起的一角白色衣袍,显得格外扎眼。

  容睿站在院外的墙边,听完这一切后显然觉得不可思议,自己一直仰慕的人竟然是儒国的尖细,而且听这意思还和王妃有一腿,看来,他要好好消化这个消息了……

  秦潇潇等到沐春风走后,一下子就躺在了地上,地上刚长出的小草嫩绿,被她压的全都塌在了地上。

  “公主怎么躺在地上?”菊韵过来收拾茶具,不由问道。

  “让我静一静。”

  菊韵没有说话,侧身便退下了。

  她现在脑子真的很乱,乱到极点,为何忽然之间有这么多事情向她涌来?难道不能一件件?忽然告诉她那么多,她怎么可能消化的了。

  北冥昭……这一个在这异世第一个给她温暖的人,为何忽然之间被别人形容的这么万恶?

  虽然她是应该怀疑一下沐春风说的话是否有虚假的成分,但不知为何,就是算是应该怀疑沐春风所说的话有假,但还是听了很伤心。

  她其实明白的,一个帝王,如果没有一点手段,这个江山又怎么会服服帖帖的在他手中呢?

  一夜无眠,第二日早上秦潇潇一直赖在床上不起,她不相信自己竟然会睡不着。

  她可是从来都没有失眠过啊,失眠的痛苦她这时算是明白了。

  起来后看着阳光甚好,就让梅香和菊韵搬了贵妃椅来到院子里晒太阳。

  闭上眼睛想让自己小休一会儿。

  “王妃好兴致啊。”容睿忽然出现在了秦潇潇的面前。

  秦潇潇半睁着眼睛,显得不是很想理会容睿,声音不软不硬道:“纨绔公子又来我的院子干什么?”

  “自然是有好事跟王妃分享。”容睿的脸上出现了狡诈的笑容。

  秦潇潇仍旧是半眯着眼睛:“嗯。”

  “昨日在下的扇子丢在了王妃处,我就回头来取,可没想到听到了很有趣的东西。”容睿的声音不紧不慢,十足的把握住了节奏。

  秦潇潇听到容睿这么讲,顿时在贵妃椅上坐了起来,又感觉到自己的反应确实有点激烈,又慢慢躺了回去,道:“听到了什么有趣的东西?”

  “这个么……恐怕需要王妃招待一下我这个不待见的客人。”

  秦潇潇眯眼看着容睿,好半会儿两个人就这么对视僵持着。

  梅香刚好过来,看到容睿的时候也有一些差异。

  秦潇潇抬头对梅香道:“去,给容睿公子沏杯茶。”

  梅香明显顿了一下。

  这里梅香转头要走,却被容睿喊住:“等一下,要沏杯热乎乎的茶。”

  梅香看了一眼秦潇潇,看秦潇潇没有反应,就领命下去了。

  “我想问王妃,我的扇子呢?”容睿问。

  秦潇潇一笑,八成妩媚,加两成的机智,道:“别急啊,我更想先和你聊聊你听到的有趣事情有多少。”其实她心中八成已经知道容睿肯定将沐春风和她所有的谈话都听去了,不然今天也不会来要挟她。

  “我也很纳闷,我怎么会听到这么不该听的。”容睿从容的到一旁的桃花树下的石桌上坐下:“王妃不来陪陪我?”

  碍于他所说的秘密,秦潇潇只好不情愿的从贵妃椅上坐起来,而后慢吞吞的走到石桌旁坐下。

  容睿眯着眼睛,欣赏着秦潇潇的一举一动,不由勾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道:“有没有人对王妃说过,王妃的样子风尘的很。”

  秦潇潇脸色一沉,虽然知道像这种纨绔子弟说这种话已经算是一种夸奖了,可秦潇潇觉得这话听起来不是什么好话。

  “容睿公子的口才还真是了得啊。”虽然一直在心里告诉自己忍忍的好,可嘴巴还是不由自主的反驳了回去。

  梅香端着茶盘急步而来,放下了茶杯就退了下去,容睿打开茶盖一看,脸色有些不好看,假咳了一声:“这茶是王妃待客所专用?”说着伸手将茶杯推到了秦潇潇的面前。

  秦潇潇一看,不由一笑:“这啊,是用来专门待你所用的。”这梅香丫头还真是难得傻一次,竟然又用了井水和茶叶末来。

  “我叫人给你换一杯就是了。”

  “不用了,今日的天气还算暖和不是吗?”容睿眯眼暇意道。

  秦潇潇点点头,如果容睿只是想要坐在这里和她闲聊的话,那她有的是这闲的胃疼的时间。

  “那不如陪我去钓鱼吧。”

  “啥?”秦潇潇差点惊讶的嘴巴都要掉了,这天气这么好,不用来睡觉竟然去干那种闲的胃疼的人都不会去干的无聊事。

  “去不去?”

  “不去,太无聊了,天下就没有比钓鱼无聊的事情了。”秦潇潇瘪了瘪嘴巴,已经下定了主意就是不去。

  “哦?这可是王妃说的,真不知道,如果我姐姐知道了王妃和国师两人说的有趣事情会有什么反应。”容睿的样子不疾不徐,这点还真有沐春风大的风范,起身掸了掸袖子,对着秦潇潇微笑道:“走吧。”

  秦潇潇心恨容睿竟然如此的威胁她,就算是这件事情被北冥谶知道了又怎么样?大不了一死,心中一横道:“不去!”

  ……

  “天气不错啊。”容睿来到湖边呼吸了一口新鲜的空气,纵然那个王府空气不错,可感觉就是让人如此压抑,不如外面来的自在。

  事实证明,秦潇潇还是很怕死的,她哭丧着脸跟在容睿的后面,身后还有两个容睿的小厮拿着钓鱼的渔具。

  “我不会钓鱼。”秦潇潇的脸上写满了哀怨。

  “没关系,你陪着我就好。”容睿继而笑了笑,自顾自的开始钓鱼。

  秦潇潇纳闷道:“你为什么要用这么大大的秘密来威胁我?”

  “你什么意思?”容睿转过头来。

  “这么大的秘密,可是关乎到金国存亡的。”秦潇潇故意瞪大了眼睛,说的异常严重,想要吓唬吓唬容睿。

  “没那么严重,国师还什么都没做的。”容睿摆出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秦潇潇皱起了眉头,纵然是沐春风还没来的急做什么让金国折损的事情,可沐春风是儒国奸细这一点事实是改变不了的啊。

  “你作为金国的子民,而且是重臣之子,这么隐瞒真的好吗?”

  “没什么不好的,金国的生死不是由我一个人说了算的。”

  话是这么说,可你现在知道一个关乎金国是否折损的大秘密啊大哥,真的如你所说这么轻松吗?

  “呵呵……钓鱼,钓鱼。”秦潇潇笑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和这么纨绔子弟说明白,是被家里的人从小宠坏了吧,一点都不知道有大国才会有小家这个道理,而且,他如果把她和沐春风给供出去的话,他所得到的好处应该不止是在这里钓鱼这么简单吧?

  “有鱼上钩。”容睿忽然兴奋道。

  秦潇潇看钩边有鱼,故意晃了晃鱼钩,她又不爱吃鱼,何必将在水中游动的如此美丽的精灵钓上来呢。

  一切以抓住活物为乐趣的人都是残忍的人,例如狩猎,就是她最讨厌的古代娱乐项目之一。

  不过想想也是,在什么都没有的古代,狩猎就已经是最好的娱乐了。

  就这样,在秦潇潇的想入非非中,一个无聊的上午很快就过去了。

  在其中,有容睿时不时的惊叫,还有湖面泛起的波波涟漪。

  “看,王妃,这全都是本公子钓的。”容睿提着竹子编成的提篮,一脸得意洋洋的样子,鼻孔都要翘到天上去了。

  秦潇潇无精打采的晃了晃自己的鱼竿,佯作遗憾道:“很可惜,我一条都没有钓到。”

  “你这样的方式不对,你老是晃鱼竿,鱼当然都被吓跑了,刚刚你晃动鱼竿,都吓跑了好几只本来我可以钓到的鱼。”

  听到容睿这么说,秦潇潇直接一个白眼丢过去,接着吹,她故意挑了一个离他很远的位置垂钓,这还吓跑了他好几只鱼?那些鱼估计都成精了,才会那么精明。

  “你钓的鱼都会吃掉吗?”秦潇潇百无聊赖的摇晃着鱼竿。

  “吃着玩意儿做什么,家中做菜的鱼要比这种好太多,我都是让人找个地方倒了。”

  “浪费,纵然你吃不到,你可以分给你的家仆吃啊,他们肯定会很感谢你的。”

  容睿蹲了下来,仔细看着秦潇潇的脸,一笑:“是吗?”

  “干嘛?”秦潇潇警惕的退后一分。

  “没什么,只是看看你这么在世的活菩萨而已。”容睿转脸看着自己竹篓里的鱼,招呼了身边的小厮过来道:“拿去,分给府里的人吃了吧。”

  “谢谢少爷,谢谢少爷。”小厮连连谢过,整张脸上都布满了高兴。

  容睿再次转过头来看着秦潇潇,笑笑后道:“走吧,今天的收获颇丰啊。”

  唉,你这个不知人间疾苦的公子啊,竟然连点同情心都没有。

  一路无趣的走到王府,老管家在王府的门口看了秦潇潇一眼,秦潇潇笑了笑也就走过去了。

  容睿今日换了一把新的折扇,扇面上依然不是一番风景画,而改成了一支桃花,来回慢慢的摇摆着扇子,容睿一副斗鸡赢了的摸样,让在后面的秦潇潇很是不爽。

  远处的院门口,沐春风一袭青袍利索的站在那里,看着秦潇潇和容睿一步步的走来。

  秦潇潇不由咬了咬唇,沐春风怎么会在这里呢?

  “国师安好?”容睿行了个非常敷衍的理解。

  酷匠Z网a唯}一正uj版}J,其。\他S都是盗…n版

  按照理解,沐春风只需点头即可,然而沐春风连打招呼都没有,直接走到了秦潇潇的面前,道:“去了哪里?”

  “王妃去了哪里应该和国师的关系不大吧?”还没等秦潇潇找到合适的说辞,容睿却站了出来。

  沐春风将手中的折扇拍在容睿的身上,道:“没你什么事了,走吧。”

  “走?哼!恐怕要走的是国师吧?”没想容睿不但横,还很没脑子。

  沐春风一个冷漠的眼神扔过去,容睿很淡然的接了:“国师昨日好似没事和王妃闲聊来着。”

  沐春风的脸色一沉,转脸看向了秦潇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