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九章:沐春风的过去

  秦潇潇侧耳倾听,忽然捕捉到了一个重点,沐春风十二岁或者是更早以前,就来到了金国,他这些年都活在虚假之中,是怎么度过来的。

  “他最拿手的就是画折扇,但他最喜爱的就是江山,山水画在他手中已经不是单单的纸上这么简单,当你看到他的画时,你会感觉身临其境!”容睿一脸的陶醉。

  秦潇潇猛然想起上次,沐春风给她看得折扇,那是儒国的皇宫……算是风景画吧,伸手,打开容睿的折扇,看到上面是山水画,湖水,小舟,小舟上小小的少年,还有一个撑船的老翁,湖边的芦苇从被一阵微风吹的摇摇摆摆,没有青色,看来是冬天……

  果然让人有种身临其境的感觉。

  “我最想的就是变成和沐春风一样的人物,当上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国师。

  天呐,就他这个纨绔的性子,寻花问柳的本质,想要变得和沐春风一样,那真是要看造化了……

  秦潇潇只好转移话题:“这画真不错。”秦潇潇夸奖了一句。

  容睿一喜,将折扇双手递上:“宝扇赠美人儿,最合适不过。”

  “宝扇?”秦潇潇笑了出来,她还真不知道沐春风的扇子能这么让人稀罕,不过是她想要多少有多少的扇子而已,摇摇头,婉拒道:“君子不夺人所爱,虽然我不是君子,但我也不是小人。”

  “说得好。”容睿拍了拍手,将折扇重新放回了石桌上。

  梅香和菊韵在远处走来,一人手中端着一个茶杯,梅香将自己的茶杯放在容睿的面前,抬眸,扫过了容睿的脸。

  菊韵则是毫不犹豫的将茶杯放在秦潇潇的面前,遮着嘴巴还能被人看到她翘起的嘴角。

  秦潇潇的嘴角也勾起了一个弧度。

  容睿打开茶杯,顿时脸色沉了下来。

  秦潇潇面上终于忍不住笑了出来。

  “王妃这是何意思?”容睿铁青着脸看着眼前这有青苔的水,上面还撒了一把茶叶沫子。

  “没有意思啊,我本来呢也是想请公子饮热茶的,可公子自己说要喝井水,无奈我只好让丫鬟打了井水来给公子泡茶,公子放心饮用便是,这里面的青苔可是新鲜的呢。”

  “王妃就这么在下?”

  “令姐实在让人讨厌,没办法,我对她弟弟也喜欢不起来。”秦潇潇喝了一口自己热腾腾的茶,嘴角仍旧挂着微笑,她就不信赶不走他。

  “哼,告辞!”容睿起身,转身便走了。

  秦潇潇望着他的背影有些感叹,也不用走的这么快吧,明明刚刚还一副舍不得走的样子。

  秦潇潇不知的是,容睿走的这么快,完全是出于他的姐姐容蓉,容蓉的蛮横脾气他这个当弟弟的可是再清楚不过,如果他还不出现在容蓉的面前,那估计他姐姐就要扒了他的皮了。

  至于王妃这里嘛,看起来王妃是真的很讨厌他姐姐的,如果想要获得王妃的欢心,必须回去好好想想办法才行,在这里干坐着也没有什么效果。

  秦潇潇看到了石桌上的扇子,想要喊住容睿时才发现他早已经出了院子,算了,等到他发觉扇子不见了之后肯定会来找的。就放在那儿吧。

  秦潇潇看着热腾腾的茶,招呼道:“你们也给自己冲一杯热茶,坐在这里享受一下午后的阳光吧。”

  “是。”两人领命下去。

  抬头,看着越来越热的天,夏天就快要来了,也不知道这古代的夏天什么时候是个头,还有在战场上的北冥谶,夏天到了,杀戮很热吧?

  闭上眼睛,感受着午后并不炎热太阳的温暖,真好,至少现在心静了不少。

  “在享受午后的阳光?”忽然插入的声音把秦潇潇吓了一大跳。

  睁开眼睛,便看到了一身风尘仆仆的沐春风站在阳光下。

  “天呐,你吓死我了,你走路不发出声音的啊?”秦潇潇的语气中带着一丝埋怨,已经和沐春风说开了,那就没什么拘束了。

  显然沐春风也放松了很多,笑道:“大门没关,早知我就咳嗽一声让你知道我的存在了。”

  “昂,坐,来喝杯热茶。”秦潇潇邀请道。

  沐春风笑着,想要落座时却看到了容睿遗留的那把折扇,道:“我一进王府的门就听老管家说容侧妃的弟弟来了,没有找你麻烦吧?”

  “来了是来了,最后又走了。”秦潇潇的回答显得百无聊赖。

  沐春风笑笑:“没事就好。”而后拿起折扇问:“这是谁的?”

  “容蓉弟弟的。”秦潇潇也直言不讳。

  “哦?他也在这儿吗?”沐春风的眼睛已经看向了另一个茶杯。

  “来了,不过走了。”一样无趣的回答。

  “哦。”沐春风也没有多问。

  这时梅香来后看到沐春风在,就将自己的茶端给了沐春风,而后两人撤到了一边。

  “这杯茶也是他喝的?”沐春风掀开了那杯茶的盖子,才看清里面的状况。

  “他没喝。”说着秦潇潇竟然笑了起来,清了清嗓子道:“赶不走他,只好用这个办法啦,还好,他走了。”

  “他在这儿不走?”沐春风追问道。

  “你问这么多干嘛呀,你不觉得累啊。”秦潇潇真是觉得沐春风无趣的很。

  一听秦潇潇这么说自己,沐春风笑了笑,也没有继续再问下去,喝了口热茶,感觉松了口气。

  “你刚刚说你刚回来?去哪儿了?”现在又轮到秦潇潇发问了。

  “皇宫,北冥昭召我入宫。”

  “什么事?”

  “战事。”

  “关于北冥谶的?”秦潇潇顿时心里一紧。

  沐春风抬眸看了她一眼,微笑道:“是啊,战事很顺利,马上就要结束了。”

  “那岂不是快回来了?拔营出发没有你想到的那么快,光是大军从边境走回来也要走一个月,应该还有三四月吧。”

  “哦。”那回来的时候岂不正值夏天?也可以好好休息休息了。

  酷u.匠#:网正B.版首$G发X.

  当秦潇潇问完了之后才觉得有些多嘴了,看沐春风的脸色都不好看,忘记儒国才是他真正的国家了。

  “额,儒国的情况怎么样?”秦潇潇腆着脸问。

  “还好,让步很多,伤亡极小,不然这场战事也不会这么快就结束。”沐春风的回答显得很平静。

  秦潇潇的思绪全部定格在了容睿刚刚对自己的解说中,沐春风从十二岁就来到了王府,和北冥谶这么奸诈的人生活了有十年,那要多深的埋藏自己才可以啊。

  “不如我们聊点有意思的事情,我们谈谈你的以前吧。”秦潇潇建议道。

  “以前?”沐春风显然有些迷茫:“我的以前没什么有意思的。”

  “比如你几岁来的金国?”

  “十二岁。”

  原来他当年就来到了王府。

  “那你是怎么当上的国师啊。”

  “一个意外。”

  “意外?”秦潇潇明显的感兴趣了。

  “当年我想辅佐的人是北冥谶的弟弟北冥承,因为他无论国事的兴趣,纵然先皇对他很器重难免还是失望了,我又想辅佐北冥谶,毕竟在一起生活,我知道他的性格多一点,日后操纵起来也容易些,对我们儒国掌控金国也有很好的帮助,北冥谶是可造之材,没用一个月就学会了怎么处理各种难办的折子,那时的先皇已经拟了圣旨想要封北冥谶为太子,可不知道是谁泄露了什么,皇上将我找到了宫里,我第一次与他下棋时,我一直在看他的棋布,在看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以至于我全都输了棋,然而当最最后一局的时候,我摸清楚了他的套路,找到了他的弱点,一击将他击垮,他称我为天才,还说以后有可能是后患,但他又说,如果哪个皇子得到我的辅佐,就一定江山永恒,那好似已经是我十三岁的事情了。”

  秦潇潇点点头,这和容睿说的一点相差都没有。

  “那次召我入宫他却是给我下了一道密旨,他与我对弈中说,他老了,却未曾看透他所有的儿子,了解的只有北冥承,他却算是烂泥巴扶不上墙,他不指望北冥承,但他却不许我辅佐北冥谶。”

  “什么?为什么?北冥承和北冥谶不是一个娘亲的吗?”对于这个说法,秦潇潇感觉到前所未有的恐惧,自己的父亲,竟然不许他坐皇位。

  “是,因为先皇怀疑,北冥谶不是他的亲儿子。”

  沐春风平淡的话对于秦潇潇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难道这就是皇宫?也太……让她想不到了。

  “先皇,怎么会这么想?”秦潇潇问。

  “只不过是因为北冥谶出生时的流言罢了,流言说他长得并不像先皇,而像在北冥谶母妃宫中当差的一个侍卫,就是因为这个。”

  又是一个炸弹在秦潇潇的小宇宙中爆发了,不过是个小孩子,不过是流言而已,先皇竟然就真的怀疑北冥谶不是自己亲生的,如此就不让他继承自己的皇位,这皇上当的也太多疑了吧?

  “这在宫中是很正常的事了,只要有流言,在宫中就是必死无疑,先皇阴狠狡诈,他觉得和他很像的儿子是北冥昭。”

  “不会吧?北冥昭看起来……”

  “有些事情不要只看表面,别人又会给你看透多少他的本质呢?”沐春风打断了秦潇潇的话。

  秦潇潇沉默了,如果说和北冥昭相处的时间,她也算是不少了,但她却好似真的一点都不了解北冥昭。

  “就这样,本来我是辅佐北冥谶,却因为先皇的一句话,而变成了辅佐北冥昭,其实在我心里,辅佐谁并不重要,谁信任我才重要。”

  “辅佐北冥昭比辅佐北冥谶要难很多,北冥昭的心眼全部都在心里,他的阴狠你根本看不到,他如果想要观察你,你就算有一百只眼睛也逃不掉他的眼线。”

  秦潇潇顿然猛惊,如果真的如同沐春风所说,那自己在皇宫生活的那段时间,岂不是每天都活在北冥昭的监视之中?

  “为什么忽然要说这些?”秦潇潇显然脑子有些转不过弯来。

  “以前你是小小,我会保护你,不会让你看到肮脏,不想让单纯的你去了解这个皇宫有多复杂,可现在你是秦潇潇,我不能保护你一辈子了,我只能告诉你这些,希望你多保重。”沐春风有些语重心长。

  “你接着说吧。”深吸了一口气,让自己复杂的心情平复下来,真的让她很难接受刚刚沐春风所说的一切,但沐春风说得对,以后就是她自己保护自己了,了解些本质,不是坏事!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