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容睿的示好

  秦潇潇高喊道,一边往院子走去。

  纨绔子弟听到秦潇潇的话顿时脸色一绿,怎么这王妃不似姐姐说的那般跋扈?听言语更像是个市井泼妇。

  将手中的折扇一甩,甩开,随便扇了扇风,纨绔子弟的摸样还真有些风流倜傥:“哪来的市井泼妇?”开口,便是对秦潇潇大不敬的话。

  秦潇潇上前,笑道:“哪来的卑鄙小人?还带了这么多的卑鄙小人来。”

  “你!”估计是这位纨绔公子没有见过哪家的王妃是这般的嘴巴粗狂。

  “我?我就是这个院子的主人也是这个王府的女主人,北冥王妃。”在说这句话的时候,秦潇潇不知道哪里来的自信,全身上下都散发着让人高看的贵族光芒。

  容蓉在一旁脸色难看,今日挨了秦潇潇的一巴掌,正巧自己的胞弟来找自己叙旧解闷,她顺便说了自己的遭遇之后,胞弟说要给她报仇,给秦潇潇点颜色看看,却没有想到,这刚来到,竟是胞弟有些落败下风。

  “王府的主人可不是你。”在一旁的容蓉终于是沉不住气说话了。

  “那也不会是你。”秦潇潇脸上挂着笑容,看不出她真正的脾气是什么样子的,话却满是勾刺,对付像容蓉这样的女人,她实在是太拿手了,这种高傲的女人,你只要一个劲的讽刺她就可以了。

  果然,容蓉被秦潇潇这一句话噎的说不上话来。

  “你们来,有事吗?”先是踹了她的大门,后是进门就要砍她的桃花树,这,不会是来给她讨喜的吧?

  “还真有一事。”纨绔子弟看着王妃似不是来硬的就可以,那就一点点的找茬,终究会有她出错的时候。

  秦潇潇眼睛瞥了一眼纨绔子弟,而后呵呵一笑:“你是哪根葱,我还不晓得呢。”

  “你……”纨绔子弟又一次被秦潇潇起到了,好一个嘴刁的泼妇。

  “他可是我爹爹的宝贝儿子,我容蓉的亲弟弟,容睿。”容蓉说话。

  秦潇潇一笑,道:“哦,原来这个看起来就寻花问柳、不思上进、纨绔子弟的公子就是令尊的宝贝啊。”

  “你说什么?”这次是容睿急了,他的肤浅真得可以从表面就能被人看穿?

  “我说什么贵公子没听清楚?那我就大发慈悲的再说一遍,纨绔公子你啊,一看就是个没出息的样子,可没想到令尊竟然将你坨烂泥巴看成是宝贝!”

  “秦潇潇,你欺人太甚!”容蓉也跳了脚,弟弟容睿自小就被府中的所有人都娇生惯养着,没有一个人敢对他说的事情说不,没有人敢去阻拦他做什么,到了秦潇潇这里,她的宝贝弟弟竟然就成了一坨烂泥巴!

  “我欺负你了吗?拿出证据来啊,再说了,说什么是我的自由,有本事你别让我张嘴啊。”问,秦潇潇什么最厉害,答,除了那张嘴,什么都不厉害。

  “秦潇潇!”容蓉的眼眶忽然之间红润,本来只是觉得秦潇潇不过是欺负欺负自己罢了,却没有想到都已经欺负到她娘家来了,连自己的胞弟都被她侮辱。

  “我是叫秦潇潇,但轮不到你个侧妃来叫,老老实实叫你的王妃吧。”纵然是为了梅香以后在北冥谶那里不被受欺负,自己现在也要显得蛮横一点:“今天本王妃有点不舒服,来人,送客。”秦潇潇的手肘碰了碰梅香。

  梅香一向聪明伶俐,立马上前将被踹开的大门再开一些,自然,不过是走个过场,意思意思,柔声道:“还请各位日后拜访。”

  容蓉看着梅香的眼睛有些冒火,走到梅香的面前,直直的盯着梅香清秀的脸,半天,阴笑道:“哼!不过是长得清秀了一些,这样就以为能勾的王爷的欢心?做梦吧你,贱人就是贱人,王爷要了你也不过是玩弄,你别太把自己当回事儿,你们的公主还没有教训你呢,不过没关系,以后我有的是时间帮你们的公主教训教训你。”

  梅香低着头,面无表情。

  秦潇潇的双手攥成了拳头,直直的往容蓉走去,菊韵在后面拉都拉不住。

  走到容蓉的面前,秦潇潇冷着脸:“你美,你却也没有得到过北冥谶的一次侧目,她不过是清秀,但北冥谶每天都要看到她才安心。”

  “你!”容蓉气的浑身哆嗦,她真没有想到秦潇潇的嘴巴毒到这个份儿上。

  “我?呵呵,我来告诉你,纵然我不在王妃的位子上了,那在王妃位子上的人一定是梅香,不会有别人的,明白吗?”秦潇潇将头凑到容蓉的耳边,话语及其的凌厉,刺的容蓉体无完肤。

  容蓉的手慢慢攥成了拳头,看着秦潇潇的样子也充满了仇恨,自从进入王府一来,都是她嚣张跋扈,俨然已经是王妃的不二人选,却被这忽然冒出来的儒国小公主抢了去。

  原先她嚣张跋扈的王府却成了秦潇潇的天地,她怎么可以忍下这口气。

  抬手,‘啪’响亮的一声,容蓉举起的手还没有挥下,自己的脸上却多了一个巴掌印。

  在一旁的容睿都看呆了,自己如同母夜叉般的姐姐竟然吃亏了?这一趟他可算是没有白来,有好戏看了。

  秦潇潇拍了拍自己因为打人反而有些疼的手,悠闲道:“这做人和扇人巴掌可是一样,不是看谁狠,而是看谁快,你打的再重,晚了,就没有那种优越感,你打的再轻,是在别人的前面,那种羞辱,只有被打的人知道。”

  容蓉颓废的放下自己的手,眼睛无神:“你狠!”

  “不,我不狠,只不过,我不是谁都可以欺负的,我不攀附权贵,也不许人攀附我,但谁得罪了我,我是一定不会善罢甘休的,你有没有听说过一句话,多行不义必自毙,你以为这个世界上就你厉害,就你嚣张跋扈了,但你不知道的是,永远有个比你更厉害的在你的前面等着你!”

  容蓉没有说话。

  秦潇潇狠狠的说完这些话之后忽然换了个表情,笑嘻嘻的拍了拍容蓉的肩膀:“本王妃想让梅香做王爷的夫人,妹妹没有意见吧?”

  容蓉惊讶的抬头,而后看了看仍旧在大门口站着的梅香。

  梅香的脸上没有任何表情,看来事情有点闹大了,如果容蓉真的答应了,那她岂不是都用不着王爷点头同意就成了王爷的夫人?看来今晚还是摊牌好了。

  却没有想到容蓉的眼眶中满是泪水,憋了好一会儿道:“不答应!”说完转身跑出了秦潇潇的院子。

  秦潇潇眨了眨眼睛,她是不是太过分了?纵然容蓉再怎么嚣张跋扈,也是因为她实在爱北冥谶太深。

  “你,去看看侧妃怎么了。”容睿伸手,指着在后面的菊韵,菊韵小心翼翼的靠在了秦潇潇的身后。

  秦潇潇横看了容睿一眼,这小子还真是不客气,把这里当成自己的府邸了吗?

  “纨绔公子如果没事的话还请带着你的一帮乌合之众出去,省的污染了我这院子中的花花草草。”秦潇潇出言不善,对于这种吊儿郎当的公子哥,她从来都不会客气。

  “咳咳,原来是这样啊。”容睿一挑眉笑道:“你们都出去吧,免得污染了王妃院子中贵重的花草。”

  一干人等都匆匆退了出去。

  “纨绔公子还不走?”秦潇潇问。

  “我?你是在叫我?”容睿一副很惊讶的样子。

  秦潇潇四处看了看,淡定道:“难不成我是在和畜生说话?”

  “扑哧。”站在秦潇潇身后的菊韵还是没有忍住笑了出来。

  容睿的脸色青了青,随即尴尬的笑道:“王妃哪里的话,小生名叫容睿,王妃不嫌弃可以叫在下睿公子。”

  “呵呵呵,容睿兄,此地太小,容不下睿公子,我看你还是转头齐步走吧。”

  “王妃还真是见外啊。”容睿被她说的显然有些不自在。

  秦潇潇直接一个白眼丢过去,完全听不懂这个小子在说什么。

  “我想在王妃这里讨杯茶喝,王妃不介意吧?”容睿忽然对秦潇潇示好。

  秦潇潇侧头问菊韵道:“咱们这里有茶吗?”

  “啊?”菊韵现实抬头一愣,随后答道:“没有茶,只有井水。”

  秦潇潇满意的点头,什么时候菊韵这丫头也变得这么精怪了?

  秦潇潇再回头,得意的看着容睿:“你看,没有!”

  “那在下就喝碗井水吧。”容睿一咬牙一跺脚,反正他是非要死皮赖脸的留下来的,他就不信秦潇潇会真的给他喝井水。

  秦潇潇嘴角一勾,吆喝,我就不信赶不走你这厮!

  “好啊。”忽然一转刚刚邪恶的摸样,秦潇潇笑着走向院子里桃花树下,对着远处的梅香招了招手。

  梅香走了过去,秦潇潇再梅香的耳边说了些什么,而后便也招呼容睿坐下。

  容睿顿时有些受宠若惊,毕竟,刚刚还厌恶他的人忽然对他这么好,让他感觉有些恍惚。

  容睿仍旧从容坐下,将手中的折扇放在了石桌上。

  秦潇潇看了一眼被放在石桌上的折扇,笑道:“好美的扇子。”

  容睿又是一惊,道:“这扇子出自不凡人之手,我也是费了很大的周折让我姐姐帮我弄到的。”

  “哦?”秦潇潇倒是有些奇怪,以为这种崇拜迂腐的情形只有在二十一世纪会有,没有想到古代好似更严重:“出自什么不凡人的手?”

  “沐春风!”

  “咳咳。”秦潇潇顿时一阵咳嗽,她不过是被自己的吐沫呛到了而已,无碍无碍:“你说,沐春风?是在王府住的这个?”

  “是啊,沐春风大国师,全天下人谁人不知。”容睿说着的时候,脸上露出了一派向往。

  最e%新%章O节上\v酷匠q{网

  秦潇潇挠了挠头,不还有她不知道嘛,原来沐春风这么有名望啊。

  “他,为什么出名?”虽然觉得这件事情其实跟自己没有多大的关系,但闲着也是闲着,不如就八卦八卦吧。

  “沐春风,聪颖天童,十二岁进入王府一年内在王府中名声大噪,十三岁被先皇亲自提名进宫,与先皇对弈数盘棋,最后一盘大胜先皇,还大言不惭道,他不过是想结束了,不然先皇早就输了,先皇器重之,允他一座宅院,他却一挥手将宅院都给了穷人住,自己还是住在北冥王府,十五岁与未登基的皇帝要好,十七岁助皇帝博得先皇喜爱,皇上封太子,二十一岁,当太子,也就是现在的皇上登基后,他立马被劲升为国师,也是有史以来最年轻的国师……”容睿一派得意洋洋,好似说的这些成功事迹都是他本人一般。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