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七章:容睿

  第三十七章:容睿

  “真的不需要,王妃。”老管家虽然一大把的年纪了,可力气还是有几分的,就这样,两人对着一只靴子撕扯了起来。

  “老管家,您就不要跟我客气了。”秦潇潇将靴子拽到了她的怀里。

  “老奴真不是客气,老奴真的是不用什么新的靴子,如果需要置办,老奴也有钱。”让个王妃拿着他的靴子去找人置办?天呐,王爷回来之后肯定要将他赶出王府不可,他还想在王府中养老呢。

  “我就知道,老管家你是跟我客气,鞋子本身就是我弄坏的,就算换也不用您来出钱啊。”秦潇潇一使劲,只听‘刺啦’一声,原本好好的靴子瞬间变成了两半。

  秦潇潇诧异的看着自己手中的靴子筒,瞬间又羞又涩,赶忙去看老管家的脸色。

  老管家的脸变了变,最终变回了正常了颜色,深吸了一口气,嘴角微微勾起道:“王妃还是请回吧,老奴怕王妃再这样下去,老奴要光着脚走路了。”

  秦潇潇的脸红了起来,任谁都能听得出老管家的话里藏着讥讽,这事情是她的不对:“要不,我帮您去置办两双靴子吧?”秦潇潇伸手拉住了老管家的袖口。

  老管家浑身一哆嗦,颤声道:“王妃,您的手。”

  “哦,不好意思。”秦潇潇赶忙将自己的手抽回,如果连老管家的衣服都给撕破了,那这事可就不好办了。

  U最jF新-章节P上?-酷●N匠#网$

  “王妃,老奴真的不需要什么,王妃还是请回吧。”老管家也算是荣辱一生都在王府度过的管家,面不改色心不跳是他必学的功课,就算是王妃把他最后的一双靴子也弄坏了,他也是如此的云淡风轻……

  好吧,虽然心里真的很气愤,藏在袖子中的手已经哆嗦的不成样子,在王府来来往往这么多人中,他还没有见过一个和王妃一般‘如此真心’的人呢,真是让他哭笑不得。

  “那,那我晚点让人来老管家这里取靴子的样板。”许是老管家有些不好意思吧,毕竟他们是主仆,主仆有别嘛,秦潇潇想到。

  对于秦潇潇的想法,真的是让人无话可说,她貌似高看了自己,但这也说明一个问题,她现在这个王妃当的可是很踏实的。

  一路哼着曲子走回院子,院子里没有一个人,原先北冥谶差来的奴才不知道因为什么,都陆陆续续的走光了,平常她也不注意,这会儿一看,倒是觉得似乎真的少了些人气。

  那些奴才到最后去了哪里她也不知道,还好的是有梅香和菊韵陪着她。

  菊韵恰巧走到院子中,看到秦潇潇眼光有些闪烁。

  秦潇潇笑着对她招招手。

  菊韵有些为难的走了过去。

  “怎么样?问过梅香了吗?”秦潇潇轻轻问,怎么说菊韵和梅香都是一起侍奉她的丫鬟,两个人私底下肯定关系很好,这样的事情发生,她就不相信菊韵会忍得住不问梅香。

  菊韵毕竟单纯,没有梅香那么处事圆润,听到秦潇潇这么问,下意识的就点头了。

  “那梅香怎么说?”梅香似乎总有让她操不完的心,她想着,如果梅香死活就是不愿意让她帮忙,那可怎么是好。

  本来菊韵已经张开了嘴,当想要说出来的时候才想起来梅香交代自己的话,恐怕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公主是不会死心的,还是让公主自己到王爷哪儿碰一鼻子灰最好。

  “梅香没说什么,她什么都没有对奴婢说。”菊韵撒谎的时候低下了头,怕秦潇潇看到她眼中的不自在。

  “什么?”秦潇潇很诧异,梅香竟然嘴巴这么紧,对菊韵都没有说什么,看来自己还需要好好的找梅香谈谈。

  “额,菊韵啊,你去老管家那里拿他的鞋码来。”秦潇潇想起刚刚的事情,怎么说人情还是要还的,老管家的鞋子总归也是要给的,如果菊韵这种单纯的还要不来的话,那她只能再去软磨硬泡了。

  单纯的菊韵点头便转身走了。

  看了看天色,这个时候估摸着梅香应该在自己的房间休息吧?

  脸上的巴掌印那么重,看也看的出来容蓉是下了狠手,真是没有想到,容蓉不仅刁蛮任性,而且还歹毒无比,跟只会逞口舌之快的柳淋漓一比,柳淋漓算个鸟啊。

  算了,这些现在说也没有什么用,等以后瞅准时机,帮梅香报仇就是了。

  想着,秦潇潇的脑子中不由浮现了自己欺负容蓉时的场景,顿时心中舒畅了许多。

  迈着轻快的步伐,脸上带着如这春天一般清新的笑容,轻手轻脚的走到梅香门前,想要偷偷看看梅香在干什么。

  趴在门缝间,看到屋中的梅香正拿着镜子照着自己肿胀的脸,秦潇潇顿时心中有些愧疚,如果不是因为自己的无能,梅香也不会如此被羞辱……

  “谁!?”没想到梅香的警惕性这么高。

  秦潇潇只好摸摸自己的鼻子,伸手推开了门。

  梅香警惕的看着门口,当看清是秦潇潇时,不由松了口气,但脸上却仍旧高兴不起来。

  秦潇潇嬉皮笑脸的走进屋里,道:“梅香啊,你想不想吃糕点之类的?”

  “我不饿,谢谢公主关心。”梅香轻轻放下了手中的镜子,好似不想让秦潇潇发现。

  秦潇潇的眼睛却还是跟着她手中的镜子轻轻的被放在了凳子上。

  秦潇潇不客气的走过去,大大咧咧的坐在了梅香旁边的凳子上:“你的脸,没事了吧?”语气装满了关心。

  听到秦潇潇再一次的关心自己,梅香的心中仍旧是不由一暖,语气也温柔了很多:“好多了,谢谢公主关心。”

  “哎呀,你都知道我是谁了,还叫我公主干嘛啊,叫我秦潇潇吧。”

  梅香猛然站起来,用手将秦潇潇的嘴巴捂住,往门外张望了一下,还好,这个王府很严,基本没有什么眼线。

  “公主,你不想活了吗?什么事情都这样莽莽撞撞的说出来。”梅香看到她这么沉不住气,真是纳闷她怎么会冒充公主呢。

  “哦,对不起啊,我忘记了,古代有很多探子的。”秦潇潇凑到梅香耳边悄悄道。

  梅香皱了皱眉,言辞谨慎道:“你,是不是儒国的探子?”

  “不是啊。”秦潇潇被她问的有些莫名其妙。

  “那你,是他国的探子?”梅香继续问道。

  “也不是啊。”秦潇潇更觉得莫名其妙了。

  “那你本身就是金国人?不过是去了儒国当探子?”

  “你在胡说什么?”秦潇潇伸手探了探梅香的额头:“不烫啊,怎么竟说胡话。”

  “我是说认真的。”梅香将秦潇潇放在自己额头上的手拿下来,眼神坚定的盯着秦潇潇。

  没想到秦潇潇竟然会被她盯出一身的不舒服来:“我,我没有任何目的来冒充公主。”想了想,如果直接跟梅香说自己是穿越过来的,而且还是魂穿,估计她是不会相信的,而且会觉得说胡话的是她。

  于是她清了清嗓子,改变了一下言辞:“我不过是个普通人,不过我曾经许过一个或许所有普通人都会许的愿望,那就是成为贵族,成为公主,我也不知道为何,睡醒了,就真的成公主了。”这话也着实不算是欺骗,她确实圣诞节许过愿要当米虫,也确实是醒来了就当上这个莫名其妙的公主了。

  梅香的眼中闪过半信半疑的光芒,她知道眼前这个人绝对没有害自己的心思,那就够了,但她说的是不是真的,还有待考察。

  “那你,没有任何野心?”梅香又追问。

  “有啊。”提到这个问题,秦潇潇瞬间就变得有些忧伤起来:“我最大的野心就睡拥有自由,不想要变成折了翅膀的小鸟,在这笼子里被困生活一辈子!”

  “是吗?”梅香低下了头,或许是她享福的日子过多了吧,不过,这种奢求她曾经也有过,最后,只是觉得自己这个梦想可笑极了罢了。

  “哎呀,被你这么一说我竟然忘记来的正事了。”秦潇潇拍了拍自己的脑子。

  梅香的眼睛看着秦潇潇,想要知道她接下来会说什么重要的事情。

  “我来是问你,你真的不打算让我帮你夺个夫人之位什么的?”

  “公主你想多了。”一提到这个问题,梅香瞬间变得冷酷无比。

  “额……”秦潇潇实在想不通,梅香明明是喜欢北冥谶的,为毛对于自己的帮助却用这幅嘴脸来对待?

  “公主……”门外传来了菊韵的声音。

  秦潇潇在屋里应了一声,菊韵的脚步声在不远处传来。

  菊韵进门,手中拿着一个鞋垫子,笑道:“老管家的鞋码已经要到了。”

  “这么快?”自己可是要了半天那个老东西都没有给啊,让个丫头去他就立马给了,这什么情况?

  一听到自己的面子竟然没有菊韵的大,秦潇潇顿时在心中的称呼就改口了。

  “是啊,老管家很好说话,我一说是王妃叫我来拿鞋码的,他立马找了自己的鞋垫子拿来。”

  秦潇潇微微眯眼,这个老头子真是……

  其实老管家的意思绝对不是这样的,本来老管家以为秦潇潇说再来找人取是说着玩儿的,却没有想到立马就让人来取了,他一想,如果他再不给,怕是王妃又要亲自出马,这样的话……恐怕自己的新袍子也保不齐了。

  “公主你们在说什么呢?”放下鞋垫,有打算畅饮一聊的样子。

  三人坐在桌子旁,撇开谈论的话题不说,还算是比较温馨的场面。

  忽然院子中传来了声音,秦潇潇开口问道:“什么声音啊?”

  “好似是大院的门吧?”菊韵每天都负责早上开门和晚上关门,院门的声音她再熟悉不过了。

  “没有风啊。”秦潇潇继而道。

  只有梅香一个人不语,恐怕没有那么简单……

  现在王爷不在家,公主只有她和菊韵袒护,但她们不过是小小婢女,也没有什么权利,今天还给公主惹了这么大的麻烦,恐怕,是来闹事的人吧?

  果不其然,虽然梅香不过是个小小的宫女,但却被她一句话说了个正着。

  三人出门一看,竟是容蓉带着一个面色如玉,浑身上下没有一个地方不像纨绔子弟的人来,身后还站着几十个家丁。

  一大帮人就这么站在院门口,嚣张跋扈。

  秦潇潇还没有看个真切就听那纨绔子弟道:“这桃花儿都已经谢了,还留这树干什么?来人,把这碍眼的书给我砍了。”

  “花谢了就要砍树?可你娘生完了你也没见你弄死她老人家啊。”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