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六章:这就是真相

  “怎么啦?”秦潇潇道。

  “公主,你说的都是真的吗?梅香喜欢王爷?”菊韵单纯的脸上露出了不敢相信。

  “额……”秦潇潇忽然想起,菊韵是个单纯的孩子,想着应该怎么说服她。

  “怎么可以,梅香她这么可以这样?她说过的,我们这些做奴才的就要一生都为主子鞍前马后,她现在自己却做出了这样的事情。”

  “额……”秦潇潇是真的没有想到菊韵会有这么大的反应,一时间有些找不清楚方向,不知道要怎么和菊韵说明。

  “其实是这样子的菊韵,我和你们虽然主仆有别,但是已经一条心了,我不想要梅香一辈子都做奴婢,我想她嫁自己喜欢的人,过自己喜欢的日子,平凡点说,你们就是我的姐妹,既然我的姐妹喜欢我的丈夫,而我的丈夫可以娶很多的妻子,那,我为什么不让我的姐妹和我一起服侍我的丈夫呢?当然这要有个前提,那就是梅香真的喜欢北冥谶。”

  听到公主这番惊世骇俗的演讲,菊韵已经目瞪口呆了,天呐,高高在上的公主刚刚说了什么?说她原意将自己的丈夫与一个婢女分享?

  “你怎么啦?”秦潇潇看着目瞪口呆的菊韵,晃了晃。

  其实菊韵真的没有怎么,不过就是被秦潇潇的话语雷的外焦里嫩,以至于世界观全然崩塌了,公主的想法真的应该是现在女人所有的想法吗?

  “快点去找大夫吧,我先去看看梅香。”拍了拍菊韵的肩膀,知道这种事情对单纯的菊韵来说是一种重新对这个世界的认识,但她不得不说,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无奇不有。

  小跑着走进院子,院子的大门没有关,轻手轻脚的走进了院子,她怕梅香听到脚步声而藏起来,毕竟,她现在肯定羞愧与见她。

  不过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进院子后就看到了倚靠在刚抽出嫩芽的桃花树下蹲着的梅香,表情不知是喜是忧。

  放轻松脚步走过去,她好似平常一样的打招呼:“今天天气,不错哈。”

  “公主找我什么事吗?”梅香轻轻抬起头,眼中全然都是泪水,语气轻轻,没有多少生气。

  秦潇潇顿时心里有些内疚,蹲了下来与梅香面对面:“梅香,不要这样好不好?我没有你想的那样可恶。”

  “公主在说什么?”对于她来说,公主是这个世界上最善良的人。

  “我是说北冥谶的事情,如果你真的喜欢他……”

  “好了,公主不要再说了。”侧过头,不想要面对秦潇潇那善心的脸庞,这算什么?施舍吗?因为忽然知道了她喜欢王爷,公主就一个劲的把她往王爷怀里推?

  秦潇潇哑然,知道现在说什么都是枉然,只好等两天这件事情冷却了之后再谈论。

  菊韵有些不高兴的叫来了大夫,问诊的结果只是一些皮外伤,用药膏轻敷脸上肿痛的地方,两日后便会消肿。

  秦潇潇看着梅香一直低垂着的眼眸,知道她此刻不想见到自己,于是道:“菊韵你先陪着梅香敷药,我出去问问老管家穿多大的鞋子。”

  “好。”菊韵不冷不热的答道,不过却拿起了刚刚大夫给的药膏。

  将药膏蘸在手中,菊韵好似故意似的,用劲按在了梅香的脸上。

  梅香只是皱了皱眉头,连躲开的动作都没有。

  “我知道,你是在生气我和公主抢王爷的事情。”出奇的,梅香先开口,语气不冷不淡。

  “公主对我们么好,你也曾经说过,这辈子都无法还清公主对你的好,那你为什么还做这种事情?和王爷私下有来往。”既然梅香提起,菊韵心中就恨的不得了,这个她曾经最敬最爱的姐姐,一下子就变成了她最不屑,觉得最不堪的人。

  梅香忽然轻笑:“你连问都不问。”

  “还要问什么。”菊韵显然是奇气急败坏的很了。

  “问,问我为何会背着公主和王爷来往。”

  “这还用问吗?”菊韵低下了头,虽然男女之间她有很多东西都不懂,但在儒国宫里这么久,多少也耳濡目染了些,那些宫女时刻都往皇上身上靠,她也知道是什么意思,梅香与王爷私下来往,肯定不是为了公主的事情。

  “为何不问?难道,我在你心里这种不堪的形象就已经稳固了吗?”梅香又问。

  菊韵低头,不愿再说话。

  “是王爷。”

  酷K_匠!d网正\D版f‘首发MG

  “王爷?”菊韵惊叫:“亏的公主这般真心对他,他竟然来……”菊韵实在说不出那样污秽的词。

  “你想到哪里去了,我是说是王爷找我过去的,但是过去所说的事情所做的事情都不是你们想的那个样子。”梅香耐着心解释,已经有一个公主误会她了,她真的不想自己同如妹妹的菊韵也误会自己。

  “那是什么事情?”

  “还记得那次投毒吗?我没有成功,因为公主在雨中跪着的苦苦哀求,王爷放过了我,我以为那次我是死劫难逃的,都准备好遗书了,却没有想到王爷再也没有追究下去,那次事情过后王爷主动找了我,说知道为何我会投毒,我的心没有那么大,不是为了儒国,但看得出我是个很衷心的人,这般做,应该是因为自己的家人吧。”

  听到这里,菊韵似乎有些明白了,但还是不知道为何梅香会三番四次的去到王爷那里。

  “王爷说,会将你和我的家人全都带回来。”梅香说到这句话的时候,明显眼中显露出了高兴。

  “什么?真的吗?”菊韵一听到这个消息也开始欢呼雀跃起来。

  梅香赶紧按住这个沉不住气的小孩子,将食指放在唇口,示意菊韵小声一点:“王爷说,我唯一需要做的就是每天都跟他汇报公主每天都做了些什么,王爷想要知道公主都喜欢些什么,所以这才有了后来我老是往王爷那里跑,我一直死咬着牙不对公主说出这件事情的真相,是王爷不让我说,一来是想要给公主一个惊喜,二来,他怕公主生气他向我打探公主的一举一动。”

  “原来是这样啊……”菊韵恍然大悟:“那现在的种种岂不都是误会?”

  “嗯!”梅香轻点头。

  “那你不能说清楚这件事情,也可以跟公主说你不喜欢王爷啊。”

  “你看她现在的样子,会听得进去吗?她现在就觉得自己做的全是对的,等到王爷回来了就一切都明白了,反正王爷也不在王府中,反正她每天都闲着没事,让她操心去吧。”

  “说的也是。”顿时,新的联盟又结成了,而在外的秦潇潇则完全不知道自己被这两个人给孤立了。

  秦潇潇一路慢悠悠的走到王府门房处,她知道早点回去了梅香也不想见到她,索性就慢慢磨蹭时间吧。

  “老管家。”秦潇潇伸头在门房里看了看,没有看到人,有些纳闷。

  “咦?老管家不应该坐在这里面上班的吗?”秦潇潇皱着眉头又往里伸头看了看,仍然没有人。

  想起今天将老管家的鞋子给磨破,她就不由想笑,这老头真逗,一路被菊韵与她拉着,也不知抬抬脚,愣是将鞋子摸到了见脚。

  “王妃找我何事啊?”年迈却不含糊的声音,在秦潇潇的身后响起。

  秦潇潇一怔,转头便看到了老管家,拍了拍自己的胸口:“吓死我了,老管家你去哪里了?”

  “嗯……王妃来何事啊。”老管家并没有直面回答秦潇潇的问题。

  “呵呵,我是为了老管家的鞋子而来。”说着目光投到了老管家的鞋子上,一双有些旧的靴子现在已经套在了老管家的脚上。

  秦潇潇挠了挠头,不好意思道:“你,换上了呀。”

  “嗯,虽然这双靴子是有些旧了,但怎么说还是可以穿的,没有露脚趾头。”老管家一边说一边点着头。

  被他这么一说,秦潇潇的脸就更红了:“我说了,要给您换双新的,这不,我就来问您穿多大的鞋子了。”

  “不用了王妃,老奴这身子板还能穿多少的新衣裳哦,有的穿就行了,老奴不乞求别的。”

  秦潇潇有些奇怪,这老头还真是奇怪,她是给,又不是让他出钱去买,用得着这么客气吗?

  “哎呀,怎么说也是弄坏了您的一双鞋子,肯定是要赔的。”

  “王妃这样说真是折煞老奴了,老奴不过是个奴才,为了主子办点事情而磨破了一双鞋子而已,王妃真的不必再为老奴置办新的了。”

  可是,秦潇潇总觉得自己心里有愧,何况老管家还帮了自己大忙,自己磨破了他的一双鞋子,理应赔双新的,这件事情说破大天也是这么个理。

  知道这直拧的老管家是不可能乖乖告诉她鞋子的码号的,那么,只有她出损招了。

  秦潇潇跟着老管家身后走到了一颗很大的榕树下,榕树下摆放着一条石椅,老管家坐在了上面,道:“老了,身子骨不行了,王妃不要介意啊。”

  “怎么会?”他这样正是秦潇潇想要的。

  秦潇潇站在老管家的面前道:“老管家,您在王府里当差了多少年了?”

  “有些年头咯,久远的我自己都记不清楚了,十几岁开始就在王府里做杂役。”老管家颇有些回味的回答道。

  怪不得他如此的处事不惊,原来是因为在王府中当差多年的缘故啊。

  “那,有没有什么让老管家特别能记住的重大事情啊。”秦潇潇又问。

  “事情……有很多,最大的一件,莫过于四王爷……哎呀!”老管家还没有说完,就哀嚎了一声。

  一看,竟是秦潇潇不知何时已经蹲下了身子,将老管家的一条腿抬起,将他的鞋子硬生生的扒了下来。

  拿着刚扒下来的靴子,秦潇潇喘息了几口气,还真是热的她满头大汗呢。

  “老管家,我马上就找人按照这个吃尺寸给您做双一模一样的鞋子来。”秦潇潇道。

  “真的不用了王妃,你快将鞋子还给我。”老管家一脸的无奈,这王妃,真是连一点王妃的样子都没有啊,竟然扒奴才的鞋子……

  “没事,老管家,你别跟我客气,我一定会给您做双好的来。”秦潇潇还颇为得意,原来自己这么容易就的手了啊。

  老管家无奈,只能站了起来去拿秦潇潇手中的鞋子:“王妃快将鞋子给老奴吧,老奴真的不需要什么新鞋子,新的鞋子磨脚,老奴也穿不惯,老奴就喜欢穿这双靴子,还有磨破的那双。”

  “哎呀,我知道我对不起你,我会还给你新的的,你就别将那双磨破的鞋子了。”秦潇潇自然是拽着靴子不撒手,现在已经很内疚了,以后如果再见到老管家,更是会不好意思,还是感觉给他做双新的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