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较量

  听到这里,秦潇潇忍不住了,伸手就将门推开。

  屋内,容蓉手中端着茶,坐在桌旁,身后还站着四个丫鬟,其中两个脸上都带着一个巴掌印,梅香就跪在进屋门的地方,冲着侧妃的方向跪着,还有两个家丁在屋中,其中一个已经走到了梅香身旁,举起的手好似随时都会落下。

  “你打一个我看看。”秦潇潇顿时觉得自己的人带少了,如果真的打起来,说不定自己会吃亏,那只有气势上战胜她了,想到这里,自己眼中的冷冽更多加了几分,瞪的那家丁悻悻然的将高举的手放了下来。

  再转头看向梅香时,她面无表情的垂着眸,脸上则已经是红肿无比,头发凌乱,秦潇潇顿时火冒三丈,竟然这么对待一个丫鬟。

  “王妃,你的丫鬟偷了东西,就应该打。”容蓉仍旧坐在那里悠闲的喝着茶,看起来心情很不错的样子。

  秦潇潇大走两步走到她的面前,扬手便是一巴掌。

  ‘啪’清脆的巴掌声响起,伴随着瓷器摔碎的声音。

  容蓉瞪大着眼睛,完全不敢相信这个秦潇潇竟然这么霸道,上来就给了自己一巴掌,再看看自己刚刚手拿着的茶杯已经落地,杯中的茶水撒出,竟有一半都洒到了秦潇潇的绣花鞋上,可看得出她刚刚的一巴掌有多用力。

  “你,你打我?”容蓉摸着自己的侧脸不敢相信,眼中的委屈好似随时都会爆发。

  “你算什么东西?不过是个侧妃而已,看见我竟然不行礼,按道理,你不过是臣子之女,而我则是高高在上的公主,你审问我的奴婢竟不叫人来知会我一声,自己就动私刑?你好大的胆子。”

  容蓉这个人一向自持高傲,如果不一来就给她一个下马威,恐怕她以为你怕了她。

  “就算是这样,王妃也不应该动手打人吧?”吃亏的容蓉生气的站了起来,今天是什么日子,她被一个小小的婢女恶言相告也就算了,竟没想到会无故挨这一巴掌。

  “打你算是轻的,藐视皇族,理应死罪。”秦潇潇恶狠狠道“你!”容蓉自知自己的身世没有她的高,不由得瞪着眼睛,却没有下句。

  “哼,国都快忘了,你还在张狂。”半响,容蓉甩出了一句狠戾的话。

  她以为这句话对秦潇潇的打击会很大,相反,秦潇潇根本不在乎,只是轻蔑一笑:“可我还是坐在王妃的位置上。”

  容蓉抬头,与她的眼眸对视,被她眼中的自信深深的震撼到了。

  她哪来的自信?儒国已经被金国攻打了,儒国在不久的日子里将会沦陷,那时,她连儒国这个靠山都没有了,在金国,她算什么都没有了,可她眼中为何一点害怕都没有。

  “还记得我们当时第一次见面,我说过,这个王妃的位置是不可能轮到你的,只要坐在这个位置上的人将不是你,我愿拱手相让。”秦潇潇冷冷道,真不知这话如果传到了柳淋漓的耳中,柳淋漓会倒戈向谁。

  “哼!我自然记得。”现在的显摆也不过是为自己以后的丧礼增添一点色彩,容蓉在心里狠毒的想到。

  “记得就好,希望你一辈子都能记在心里!”秦潇潇抿嘴笑着,此刻,她的公主范儿算是十足的有:“好了,也不说那么多废话了,梅香我就带走了。”

  “慢着。”以为扯开话题就可以避免这场灾难吗?秦潇潇,你太天真了。

  画着艳妆的容蓉走上前,伸手将梅香的下巴抬起,让她不得不抬起脸来直视她。

  “真是个美人儿,就算只是奴婢也很漂亮呢。”容蓉道。

  秦潇潇根本不懂她什么意思。

  “王妃还不知道吗?我曾经几次都看到这个丫鬟单独一个人去找王爷。”容蓉继续道。

  秦潇潇大概明白她想要说什么了,不自在的眼光投向梅香,果然看到了梅香的眼光有些闪烁。

  容蓉说的是真的吗?

  “做奴婢的就要懂得自己的身份,竟然不知天高地厚抢自己主子的东西,你说,她是不是该打?”容蓉笑了起来。

  纵然今天她不能奈秦潇潇如何,但这个消息肯定会让她生气到吐血吧。

  “这样啊。”秦潇潇淡然的点点头:“我们还是谈正事吧。”她知道,如果梅香这个偷东西的事情不解决的话这个容蓉就不会放人,与其听她在这儿没事瞎说,还不如赶紧解决赶紧走。

  “正事啊,哎呀,我竟然忘了。”容蓉嘴带微笑,盈盈走到桌边,拿起一枚玉坠,道:“诺,这就是你的丫鬟偷得东西。”

  秦潇潇也不客气的顺手接了过来,放在手上把摸了一下,皱眉道:“这谁这么没有水准,买这种玉?”

  “这玉怎么啦?”秦潇潇此话一出,容蓉立马凑上前去询问。

  /@酷6o匠网唯“一正h◇版`,3s其9g他c都v|是1盗版

  “这玉啊,唉……”秦潇潇连连摇头:“这玉看起来光滑无比,但摸上去的手感却很差。”

  “有吗?”容蓉疑惑的拿到手中把摸:“很好啊,很光滑。”

  “不,我说的不是光滑。”秦潇潇摇头。

  “那是什么?这玉质地也很纯净,一点杂质都没有啊。”容蓉又道。

  “都不是这些问题。”秦潇潇继续摇头。

  “那会有什么问题啊?”

  “问题在于,这玉很干。”

  “干?”容蓉露出讶异的表情,这个道理倒从来没有人跟她说过。

  “是的,一边人家都说软玉,柔玉,晶莹透彻的玉,这些字中都包含了一种意思,那就是温,玉为温性,摸起来就一定温柔无比,如同轻轻小溪水在手中流过。”秦潇潇半眯着眼睛,说的有模有样。

  啊?问是真是假?那一定是真的,那是不可能的!怎么可能是真的呢,在物价飞涨的二十一世纪,她能买的起银子就不错了,还玉呢,刚刚一直说着容蓉说的都不对,只是试探一下容蓉对这玉了解多少,好有助她说谎话。

  这谎话说的绝对容蓉猜不到。

  一旁站立着如同透明的老管家忽然眯起了眼睛,缕着自己没有几根的白色胡须道:“妙哉妙哉啊。”

  秦潇潇转头看去,眼中明显带着感激的目光,这个老管家一生不说经历多少,只说他帮着王府添置家当,也是没有少见世面的,她这番胡扯肯定早就被他看出,现在出生,恐怕是有意帮她。

  容蓉本来对秦潇潇的话还有些将信将疑,但被这个戎马半生都在王府效力的老管家这么一说,顿时就深信不疑了。

  秦潇潇这时又问道:“这玉是谁的?”

  容蓉干咳了一声,道:“应该是柳夫人或者是柔侧妃的吧。”

  秦潇潇一笑,像容蓉这么清高的人,一听自己高价买来的玉是个劣品,自然不会承认这是自己的,怕降低了自己的档次。

  “哦?那就奇怪了。”秦潇潇道:“这几日都没有看到影柔和柳淋漓出来,她们又均住在后山的左右,梅香每日都在院子,从未出去,这玉,怎么就会让梅香偷到呢?”

  “她……”容蓉一哑顿时找不到好的说辞了:“她肯定是偷跑了出去,去到了后山,见屋中四处没人就顺手牵羊。”

  秦潇潇汗颜,这么蹩脚的假设也能成立啊。

  “此言差矣。”在一旁的老管家又道:“我虽然人老了,但胳膊腿都还算健全的很,不放心那些毛头小子,每天都要在这王府中巡视两遍,均都没有看到过梅香这丫头在王府的道儿上出现过,而每日去王妃院子送吃食的奴才们也都可以作证,梅香这丫头从没有出过院子门半步。”

  “你!”容蓉没有想到,秦潇潇竟然还带来了个这么厉害的帮手,算是自己失算。

  其实秦潇潇带着管家来的目的不过是怕容蓉耍什么阴狠的手段而没人发现,她还真的没想到让这个年过古稀的老管家来帮忙,更没有想到这个老管家还真的有点厉害。

  “呵,听到了吧?如果侧妃你还是不服气,那么咱们只能找来柔侧妃与柳夫人对质了。”如果真的对质,那么对容蓉是没有好处的。

  容蓉顿时一下子没了主意,但她现在已经是黔驴技穷,完全没有想到的情况出现,弄的她措手不及,让她也很意外。

  “既然没事了,那就走吧。”秦潇潇亲自弯腰扶起梅香,大摇大摆的走出了容蓉的住处。

  纵然容蓉在她的身后气的跳脚,可有什么办法呢,这件事情真是没有想到这个老管家会插手。

  这个老管家虽然已经年迈,但是王爷仍旧对他很信任,府上大大小小的事情都由他管着,这个王爷这么信任的老管家,怎么会为秦潇潇出头呢?难道,王爷亲口交代的?

  可是,这怎么可能,王爷和她别扭不断,根本没有在一起的可能啊,绝对是她瞎想了,这个老管家能到今天不也是因为他的衷心吗?对,他肯定只是实话实说而已。

  穿着漏脚趾的靴子,老管家的步伐不紧不慢,出了容蓉住处有一段距离后,秦潇潇很恭敬的对着老管家施了礼“谢谢老管家施手相助。”

  “哎,说的哪里的话,王妃如此的机灵,就算老奴不帮,王妃也能完美的解决此事,不过是老奴急着回去换双鞋子,以免出丑,才出言想要尽快的结束这场闹剧。”

  “老管家真是看得开。”看到这老管家竟如此看淡这些事情,秦潇潇就知道他并非一般人,很有礼貌的道谢之后,老管家也顺着原先的路走了回去。

  而她则是和菊韵扶着梅香往自己的院子走去。

  一路上,谁都没说一句话,秦潇潇的思绪流转千回,终究还是忍不住想要说出来,于是停下了脚步:“梅香,这里并没有外人。”

  “公主什么意思?”刚刚公主又救了自己的这条贱命。

  “你,真的喜欢王爷?”秦潇潇小心翼翼的问。

  梅香的心沉了沉。

  “没事,你说就是了,又没有旁人。”

  “公主,你真的这么想?”

  “是啊。”秦潇潇想着,反正是自己的丫鬟,如果真的可以过上好日子不再服侍别人了,她心里也是很高兴的。

  “公主,你真的……”梅香深吸一口气,甩开了秦潇潇扶着她的手,一个人一瘸一拐的走向了院子。

  秦潇潇皱起了没有,难道她的话让梅香不高兴了?怎么会,梅香不是想要嫁给北冥谶吗?既然如此的话,她让北冥谶娶她做夫人不好吗?

  也是,她虽然是宫女出身,但怎么说都是女人,自然想要些名分,做夫人,确实有点委屈她了。

  “公主,梅香怎么啦?”菊韵这个傻傻单纯的孩子还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

  “没事,梅香思春了而已。”秦潇潇当做开玩笑道。

  “你去找个大夫,来瞧瞧梅香看上的肿痛怎么消除,是否有碍,我去看看梅香怎么了,快去。”

  可是一向听话的菊韵这次却站在原地一动没动。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