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四章:火药味

  第三十四章:火药味

  “我也不知道这一切怎么就会变成了这样,我又怎么会知道醒来就变成了你们的公主呢?”秦潇潇非常苦恼的抓了一把自己的头发,揪的自己头皮生疼。

  但梅香丝毫没有为之所动,毕竟已经在宫中摸打滚爬许久,什么样的谎言她没有见过呢。

  “你或许觉得我是骗你的,可这件事情是事实,就是这样,我忽然间醒来就变成了公主,信不信由你,是不是要将我告发也随便你,反正我已经解释过了,这他奶奶的破公主我还从来没稀罕过呢。”醒来就是吃,吃完就是发呆,发呆完就是睡,这样的生活真是头猪都不换,想她秦潇潇在现代也算是一名年纪轻轻,前途大好的青年,到了个古代就变成了一堆废柴,还真是让她郁闷呢。

  正当她打算转身走掉时,身后传来梅香闷闷的声音:“那为什么你从来不跟我说明一切?我不值得你信任吗?”

  听到有转机,秦潇潇赶忙转头道:“我很想的,尤其是当你每次都对我很好的时候,可我知道,你对我好是因为‘秦潇潇’,而不是因为我,虽然我也叫秦潇潇,但我是个冒牌货,我顶替了她所有的光环,变成了现在的样子,当她的光环全部褪去,我的本质,其实什么都不是,我怕,我怕我说了出来,我就会死,好不容易又莫名其妙的活了一回,我不想因为这个人人都不认同都觉得不存在的秘密而死掉,而失去这一切。”

  “你根本就不懂。”梅香低下了头,让人看不清她脸上的表情:“你什么都不懂!”

  梅香抬头,脸上早已经是湿漉漉一片,嘶喊的声音在院子中回荡,梅香拔腿便跑出了院子,连一点让秦潇潇解释的机会都没有。

  你不懂,我对你如此的好只是因为你不同了以前的懦弱,变得刚强,变得为我,为菊韵做主。你不懂,我对你如此的好是在那次我对北冥谶下毒你甘愿冒着大雨,冒着永远都会被北冥谶冷落的可能,而跪在那铺满石子的小路上。

  这些让我感动的一桩桩,一件件,并不是因为你是公主,也并不是因为你是秦潇潇,而只是因为你是原意肯为我这条不值钱的命付出的人。

  为何,为何你就是不懂……公主。

  梅香跑到一个无人的地方,蹲下偷偷哭了起来,这一辈子从来都不觉得委屈,只觉得这是自己该受的,可今日,她却觉得自己知道的太多,觉得太委屈。

  她不过是个微不足道的宫女罢了,从进宫开始就注定了她一辈子都跟着主子的命运,跟着什么样的主子也由不得她来决定,当跟上个公主这般懦弱性子的主子的时候,就注定了自己会受委屈。

  因为公主远嫁,自己也跟随了过来,离开了自己的故土,告别了自己的家人,只一心跟随着自己的主子。

  自己的主子对自己好,那是自己的福气,然而公主摇身一变,变得不可让别人半分,更是连她都不可受别人欺负,那时,她的心早已死心塌地的放在了公主身上。

  不管这个公主是真是假,为了自己而付出,她就会一辈子的感激……

  “哟,这不是小公主的贴身宫女吗?这是受了什么委屈啊,在这里哭的这么伤心。”容蓉扭捏着走了过来,眼神中尽是看好戏的样子。

  梅香抬头,胡乱的抹干净自己的眼泪,不想和这个曾经欺负公主的人说话,但她不过是个小丫鬟,于是乎打算默然离去。

  “好大的胆子啊。”容蓉不冷不热道。

  梅香停下了脚步,不知道她这话是什么意思。

  “一个王妃的贴身宫女,竟然偷东西。”冷冽的话语从容蓉那张好看的嘴唇传出,却变得歹毒无比。

  梅香皱眉,有些不高兴起来:“你说什么?”

  “竟然这么没大没小,也是你们公主交的吗?”

  “说我可以,别说公主。”她最见不得别人说公主的不好。

  “好衷心呢。”容蓉笑着,弯腰从梅香刚刚蹲下的地方拿起一块玉,笑道:“这不是你的?”

  梅香看着那块陌生的玉,不卑不亢道:“不是我的。”

  “那就好办了,这玉不是你的,却出现你的身上,你说,我该怎么办呢。”容蓉装出一副很无奈的样子。

  “你在胡说什么?”难不成她想说东西是她偷的?

  “好大的胆子。”容蓉生气的脸庞有些泛青:“你不过是个小小丫鬟,竟然对我这么无礼。看来,我要好好收拾收拾你了。”

  “来人,给我打。”容蓉一声令下,待在她身边的四个丫鬟就上前去打算打梅香。

  这里还没有打到梅香,梅香就抬手扇了那群丫鬟,厉色道:“我是公主的人,虽然不过是个丫鬟,也是和这些丫鬟不一样的,并不是侧妃想打就打的。”

  这侧妃明显是趁着王爷不在家而来挑刺,这次是她,下次就会是菊韵,而后就是公主,如果她不硬朗的反抗,让这个侧妃知道她们不好欺负,那么公主以后受欺负的日子就太多了。

  “你!”容蓉伸出已经被气到颤抖的手中,从小到大,还没有一个丫鬟敢这么跟她说话,她深吸一口气,让自己显得不是很小肚鸡肠:“你真是和你的主子一样不分轻重。”

  “谢谢侧妃的评价,不过我家主子是王妃,侧妃终究不过是侧妃,用侧妃的言论是议论王妃,不大好吧。”梅香仍旧不卑不吭,被她甩了巴掌的婢女也都不敢上前,捂着自己红肿的脸站在了一边。

  “哼,说什么都没用,证据太确凿!”蓉蓉继而举起手中的玉来,说你是偷,看你怎么反驳,到时候想怎么收拾你都行,现在不过是嘴硬,马上就让你连嘴都张不开!

  “你们干什么?放开我!”梅香被四个婢女狠狠的按住。

  “带走。”容蓉嘴角挂着笑容,好似小人得志,没错,她确实要得志了!

  ……

  这边的院子里,秦潇潇还在唉声叹气,菊韵已经出去找梅香了,也不知道梅香会不会说出来,算了,看来自己的死期是要到了,没有想到以后连这无聊的日子都没的过了,唉,真是悲哀啊。

  不过想想,自己也过够了,可要被火烧死活着被处死,真是太恐怖。

  想着自己的身上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浑身上下都开始难受了。

  也不知道菊韵找到了梅香没有,那个傻姑娘,可千万别做傻事啊。

  “公主,公主不好了。”菊韵一气跑到了院子里秦潇潇跟前。

  “我好的很。”不过也很快就要不好了,秦潇潇的脸一直都是悲哀状。

  “真的不好了公主,梅香她,梅香……”

  “梅香。”忽然秦潇潇一个机灵,梅香怎么啦?怎么啦?

  “梅香被侧妃带走了。”菊韵焦急的汗珠从额头上流下,秦潇潇胡乱的用袖子给她擦了擦,就开始往外跑。

  不用知道前因后果,容蓉带走她一定没有好事。

  出门才想起来,她不知道容蓉住在哪儿,于是找了门房管家,管家带着她和菊韵急匆匆的赶去容蓉住的院子。

  “怎么回事你慢慢说。”在路上,秦潇潇努力让自己的心情平复,问菊韵。

  “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我去找梅香的时候就见侧妃也在那儿,还说梅香偷了东西,还让人打梅香。”菊韵将自己在一旁看到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说了出来。

  “什么,打梅香?”梅香是她的丫鬟她都从来没有舍得打过,容蓉竟然让人打她。

  “当然没有打成,反而梅香打了侧妃的婢女。”

  “不会吧?”听到一向逆来顺受的梅香竟然会反抗,她不由惊讶。

  “是,然后侧妃就将她带走了。”菊韵省略掉了一个环节,那就是侧妃说自己公主不是的那一段,她怕公主听了会暴走!

  “这个容蓉。”秦潇潇不自觉的又加快了脚步,本来已经被甩在后面老远的老管家已经很吃力的走快些了,毕竟年纪在那里,怎么可能跟上腿脚好的秦潇潇,不由停下来弯曲着身子喘息道:“王,王妃!”声音也是上气不接下气。

  酷-匠"网(J首√(发…

  秦潇潇听到喊声,立马折深回来:“怎么啦老管家?”

  “咱走错路了……这里是通往后山柳夫人住地的,侧妃的住地在前面,与王爷的阁楼比较近。”

  “什么?走错了?”刚刚急急忙忙走了那么多路,竟然是白走了?梅香还在容蓉手里,还不知如何呢。

  “是啊,王妃你刚刚也不等老奴,老奴一直在追赶你们啊。”

  秦潇潇一笑,还真是自己比较心急哈,但这样下去不是办法,这个管家走的这么慢,如果不赶紧赶到的话,还不知道有什么事情发生呢。

  秦潇潇给菊韵递了一个颜色,菊韵立马示意明白,两人在老管家一左一右站开,伸手架起老管家的胳膊就开始往前跑,这样应该能快点。

  就这样,悲催的老管家被秦潇潇和菊韵两个人拖着胳膊开始往前拽,两人也不听老管家嘴中的哀嚎,不过是到了岔路就问管家往哪里走。

  终于走到了容蓉的住处前,敞亮的院子,但没有大门,只是四间房子并排排开,记得沐春风说过,这王府只有三座独立的院子,她一座,沐春风一座,还有一座没有人居住,偶尔北冥谶会去住两天,原先是北冥谶弟弟北冥承住的地方。

  没有想到连堂堂的侧妃也只能住这种房子啊,秦潇潇不由感叹,终于知道为什么容蓉总是心里不平衡了,如果是自己看到明明都是一样的人,别人却住着比自己好的房子,自己也会嫉妒的。

  “哎哟,哎哟。”秦潇潇的身侧传来老管家的声音。

  秦潇潇低头一看,不由脸色红了起来,刚刚只顾着拖着老管家了,却忘记了他纵然年迈,但是身高还在那里,她和菊韵虽然拖得动他老人家,但却没有将他的脚也一并架起来。

  于是乎现在的情况就是老管家脚上的那双靴子已经被磨破,连同里面的袜子都有些磨损。

  秦潇潇笑着,一边往容蓉的房子靠拢:“谢谢管家,我一定会报答你的。”明日就叫人送双新的靴子给他,说完转身便跑,菊韵也跟着跑。

  忽然她停住脚步,不行,一定要有个人证:“带上。”转头又对菊韵道。

  两人打算再拖来着,却听老管家第底气十足道:“切莫再拖,老奴自己走。”

  秦潇潇嘿嘿一笑:“这样,甚好。”

  三人走到容蓉房屋前,还没有进屋门就听到了里面的呵斥声:“还是不说?那就别怪我无情,来人,继续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