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真实身份曝光

  当看清楚来人是秦潇潇后才松了一口气,跟着秦潇潇走出被关押的小黑屋,菊韵哭丧着脸道:“还以为皇宫处处都和皇上寝宫似得,却没有想到还有这么凄凉的地方。”

  “这应该算好的吧,听说囚禁废弃妃子的地方更加的荒凉恐怖。”秦潇潇搭腔道。

  梅香诧异的看了她一眼,低头没有说话。

  菊韵却嘟嘴道:“公主你傻了不成,冷宫咱们儒国也有啊,曾经欺负过公主的其贵妃后来就被关押到了冷宫里。”

  “是吗?”秦潇潇一顿,真是多说多错,菊韵不会怀疑什么吧?

  “是啊,公主忘记了吗?”

  “日子很久了,我早就忘记了。”

  “可,有没有冷宫这件事情公主也忘记了吗?”菊韵又追问道。

  “菊韵,你就不要提以前的事情让公主伤心了。”梅香呵斥道。

  菊韵好似犯错的孩子,点点头道:“也是,公主现在要什么有什么了,以前的事情就不要提了。”

  “嗯。”秦潇潇颔首笑笑,心中却觉得有些不妙。

  沐春风一直没有言语,但眼珠却一直转动着,忽然一阵春风吹来,带来了些许青草嫩芽的香气。

  “春天到了,这时候折扇应该是最大卖的时候了。”沐春风忽然道。

  “是吗?”这么早就用扇子,也不怕着凉。秦潇潇显得有些淡然。

  梅香继而又看了秦潇潇一眼,儒国是个重文轻武的国家,国中也是书生来得多,折扇,是书生最喜欢的把玩物之一,早春早已经到来,儒国中的折扇应该卖的正热火,可为何公主对这件事情这么淡然?

  到了王府,秦潇潇连喝了两壶浓茶,终于是有了精神,嘿嘿的走到院子中,对着蓝蓝的天空深吸了一口气,谁曾想这口气还没有洗完,沐春风就来了。

  他不是一个人轻轻松松的来,手中还多了一把折扇。

  “好兴致啊。”沐春风忽然道。

  “咳咳……”秦潇潇捂着自己的胸口,真是大白天的差点被他给吓死:“你怎么无声无息的就进来了?”

  “怎的?我进来还需要敲锣打鼓?”沐春风不由觉得好笑。

  “也不是,只是你进来的时候吱个声,不然会吓到我的。”

  “好了,是我的错,你来看看我给你带了什么来?”沐春风将手中的折扇放在离秦潇潇不远的石桌上。

  秦潇潇皱眉,围着石桌转了一圈,不解道:“折扇?”

  沐春风因为秦潇潇没有震惊而显得失落:“仔细看看。”

  秦潇潇将折扇拿到了自己的手中,仔细看了一下,而后轻轻展开,扇面上画着的是一个小城市,画工的角度是从高空俯视下来的,不大的城市很繁华的样子,独一座的城市,有城门,城门中是一个个单独的小院子……咦?怎么这些个院子都这么大啊?

  “看到是什么了吗?”沐春风的眼中带着些许期待的光芒。

  “是个小城啊,不过这个小城还真是富裕啊,家家户户的院子都这么大。”秦潇潇不由赞叹道。

  沐春风的脸一黑,拿过扇子道:“那,还有呢?”

  “还有?”秦潇潇做出一副思索的样子,半响道:“哦,还有就是这化工精细,一看就是个画工精湛的老画师划出来的惊世之作。”

  沐春风木讷道:“这是我画的。”

  0酷匠2%网首L发

  秦潇潇到吸一口凉气:“天啊,这竟然是你画的,你画的这是好啊。”马屁拍到马蹄子上了。

  “这扇骨也不是普通的扇骨。”将扇子在自己的手中掂量一番。

  “是吗,呵呵……”秦潇潇还真是不懂这些。

  “这扇骨你真的看不出是什么的?”沐春风小心翼翼的问。

  秦潇潇摇头,她本来就没有考古学方面的天赋,更何况后天也没有培养啊。

  终于,他脸上的表情还是变成了失望,纵然再多的期盼,最终还是被这无情的现实给打败了。

  “你,真的不是小小。”这并不是疑问,而是对这件事情的肯定。

  “对啊,我很久之前就和你说过的。”秦潇潇做出一副无辜的表情,事到如今他干嘛还提啊。

  “因为我一直不相信,我一直都不相信,那个我爱的小小明明就在我的眼前,为何你却说她死了。我以为你那么说不过是为了和北冥谶在一起的借口,你不过是不想让我难过。”沐春风的表情看起来有些落寞,一直淡然如春风拂过的他这刻也变得如同平常人一般无异。

  有情,有泪,有悲,有痛……

  “可我说的句句都是实话,没有一个字是假的。”秦潇潇被他的悲伤所带动,莫名的伤感一下子涌入到了胸口,在这个未知的世界,她远离了家人,远离了朋友,远离了原本应该属于她的一切,在这个地方,生存着。

  纵然真正的潇潇公主已经死了,可还有人念念不忘的惦记着她。

  纵然她现在活在这个世上,并没有死,却已经有数不清的敌人和芥蒂了。

  “我相信,从今天起,我们会变成最好的盟友。”上一刻悲伤的沐春风忽然间笑了起来,笑容淡淡而平静,丝毫看不出他刚刚的悲伤从何而来。

  秦潇潇一怔,不明白他这话是什么意思,他已经明白她不是儒国的公主,她也不需要去背负什么使命,难不成还能成为什么盟友吗?

  “我们现在已经不是一路人了。”秦潇潇微笑道。

  沐春风笑笑,抬头看着天空,将手中的折扇随意的丢弃,这已经不再是意义非凡的东西了。

  这画,是他第一次瞪高处看到皇宫后为小小绘的画,小时的她总是很单纯的问,自己住的地方到底是个什么样子,为何看到的全是让她觉得阴森恐怖的事情。

  为了让小小的心情好起来,他便瞪了高山,画了这幅画,做成折扇给了她,那时她很稀奇的看着扇骨,道,这竟是象牙的扇骨,真是精细啊。

  他仍然记得自己当时有多么的惊讶,小小年纪的她为何将扇骨放在手上的第一刻就知道了这是象牙。

  后来得知她从小就爱看书,宫中什么都有,她也时常去库房里查看。

  他用这儒国皇宫的画来试探她,却发现她真的好似什么都不知道的样子,再让她去观察扇骨,这才肯定,她真的什么都不懂。

  “我,我没有骗过你,是你自己不相信的。”秦潇潇看他一直在昂头看着天,不由担心他是否在想是不是要除掉她,毕竟她知道了这么多不该知道的。

  “我们,还要为儒国做点什么。”许久,清澈冷静的声音叙叙传来,他仍旧负手看着天空的蓝色,好似要将这天下都看在眼中。

  “我不是儒国的公主,没有必要为儒国做什么,但我要告诉你的是,乘早离开这里也离开儒国,儒国对你不过是利用,金国不一定没有知道你底细的人,你以前这么不顾及自己的生命而深入金国的内部,不过是为了你用生命爱着的小小,她现在已经没了,那么,你没有必要做那么多了,剩下的时间,就为自己而活着吧。”

  沐春风轻轻摇头,转头看着她,不由笑笑:“纵然没了小小,可我还是儒国的子民,更是儒国大臣之后,怎么的说,都要再为儒国做点什么的。”

  秦潇潇摇头,叹息了一口气,你真傻,都这样了,还是不肯放下自己,放过自己的灵魂。

  “这次的仗很快就会结束的,毋庸置疑的,会是北冥谶赢。”沐春风又道,声音寂寥,让人听得有些凉心。

  “你不要想太多了。”秦潇潇也不知道现在该如何安慰他。

  他回头对着秦潇潇挤出抚慰的一笑,拍了拍自己在微风中凌乱的袍子,大步的走出了她的庭院。

  秦潇潇眨了眨眼睛,还没有从刚刚的情况中反应过来,沐春风这个人,谁能看透他呢?

  或许只有以前的小小吧。

  算了,无所谓,第一次没有和他说清楚,这次总算是说清楚了,既然这个样子,那她还有什么可好有的心理负担呢。

  既然这样,轻轻松松岂不更好,就这样度过下半生也不错啊。

  就是无聊了点。

  秦潇潇自娱自乐的想着,转身便看到梅香就站在自己身后的不远处,不由一惊,她什么时候站在这里的?刚刚的说话内容她听去了多少?

  “公主。”梅香显得比以往有些木讷,眼睛无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秦潇潇心里又是一惊,她从来没有见过梅香是这个样子。

  “你,你出现怎么不出个声,好让我有个心理准备啊。”

  “公主需要什么心理准备呢?”梅香颔首:“是了,公主就是公主。”说完打算转身离去。

  秦潇潇赶忙上前两步拉住了她:“你,你怎么啦梅香,你不要吓我啊。”

  “公主请放手,主仆有别,公主还是不要对奴婢这样了吧?”

  “梅香,你是不是听到了什么?”让她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吗?所有的人都要知道她的身份了?她要变得一无所有了?然后被赶出去?这应该是她最好的设想吧,假冒公主,而且说不清楚自己的来历,万一被当做是妖精转世,或许被火烧死也不一定啊。

  “是奴婢多想了,公主就是公主,怎么可能是奴婢想的那个样子呢。”将秦潇潇拽着她臂膀的手拿开,梅香继续转头要走。

  秦潇潇咬了咬牙,跺脚道:“是,是你听到的那样,但不是你想的那样。”

  果然梅香顿住了身子,眼神飘忽不定,好似找不到了信仰一般。

  秦潇潇走上前拦在她的面前,让她直视自己:“听我说梅香,我从来没有打算隐瞒你,也没有打算隐瞒任何一个人。”

  “公主不要说了。”眼看着梅香的眼泪就要夺眶而出,她的忍耐也已经达到了极限。

  “我必须说,今日不管我的下场是什么,我还是要说。”每天都过的很压抑,每天都盯着别人的光环,别人的名字,更是别人的命运。

  虽然她承认,她是对北冥谶有点感觉了,但那也是在无奈之下被逼出来的,王妃的身份已经在她的身上了,她不试着喜欢还能如何?

  这一切都不是她想要的,这样高贵的身份,这样让她受不起的恩泽,她都不想要。可是,从来没有人问过她的意见啊,她就是这么的忽然间醒来,就什么都有了。

  人家都还是要成长,要自己选的呢,她直接拔苗了,直接变成了公主,直接就已经嫁给了王爷,还他娘的成了王妃,她想吗?她不想,可是这个从来连历史里都没有的朝代谁会和她是一心呢,搞不好她所情愫的对象就是敌国的探子什么的,沐春风不就是最好的例子吗?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