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游戏的乐趣

  没过多久北冥浩就急匆匆的来了,来到之后直奔到北冥昭的面前道:“皇兄,找我是不是想让我与三哥一起去打仗?”

  北冥昭显然有些尴尬,向秦潇潇看了一眼。

  秦潇潇无所谓的笑笑,表示可以理解,铮铮热血男儿,怎么可能只想在家中读书呢。

  北冥浩这才看到在一旁站着的秦潇潇,猛然脸就红了。

  秦潇潇有些纳闷,纵然是在她面前说了些不让她高兴的话,也不至于脸红吧。

  秦潇潇不知道的是,他脸红是因为上次她病倒的时候……

  “五弟,不要成天想着打打杀杀的。”北冥昭亲昵的拍了拍他的肩膀。

  北冥浩脸红的挠了挠头,道:“我不知三嫂也在。”

  看他那憨厚的样子,秦潇潇不由想要调戏两句:“哦?那三弟的意思是,如若我不在,你就就着刚刚的话茬儿继续说下去?”

  “我,我不那意思。”一听秦潇潇误解了自己的话,北冥浩的脸更红了。

  就知道这憨厚的北冥浩会被自己的一句话逗弄的更加面红耳赤,秦潇潇不由得意的笑了起来。

  “好了五弟,王妃不过是逗你玩儿的。”北冥昭笑着摇头,自己憨厚的五弟何时能滑头一些。

  “哦。”憨厚的北冥浩道:“那皇兄找我来什么事啊。”

  “这不,我一个人在王府闷得慌,来皇宫里找你玩玩。”秦潇潇回答道。

  北冥浩不解的皱起了眉头:“三哥今日刚刚走,是去打仗,虽然我知道他攻打的是三嫂你的国家,可三哥毕竟是你的丈夫,于情于理,你这时不应该在王府里担忧他是否会受伤吗?”

  秦潇潇没有说话,抿着嘴唇抬眼看了北冥昭一眼,才道:“像你这么说我是不是应该更仇恨你们?因为是你们有意去攻打我的国家,让我我国的子民生灵涂炭。”

  “才不是,三嫂已经嫁到金国了,就是金国的人了,不管是现在还是以后,都和儒国没有关系了。”

  秦潇潇转头看了北冥昭一眼,他的脸已经阴沉了下来。

  秦潇潇又道:“一个人将你放在另一处,对你道,这以后就是你的家,其他的,以前的,都不是了,你可愿意。”

  “自然不愿意。”北冥浩这冲撞鲁莽的性子,就是这般的心直口快。

  “好了!”北冥昭终于按耐不住了:“今日是朕叫王妃来宫中的,我就是怕她一个人在王府中寂寞流泪,想让她高兴高兴,你们说,这到底有什么好争吵的。”

  aQ酷、…匠网FA首●发?

  北冥浩低下了头不敢再言语。

  看到北冥浩吃瘪的样子,秦潇潇也有些于心不忍,毕竟,她刚刚说的那些都是要给北冥昭听的,想憋他一憋,却没有想到是憋住了他,但却让北冥浩遭了殃。

  “算了,都别说了。”秦潇潇显示出了自己的大度:“不如今天我们来玩场新的游戏吧。”

  “哦?朕很好奇,你有什么新奇的游戏,可别是那些闺房家的玩意儿。”

  “行酒令,可曾听说过?”秦潇潇一挑眉,她还真不知道这个未知的国家有没有这种东西呢。

  “这是什么东西?我只听过文人雅士喝酒之时会对诗对句,这行酒令又是呵?”北冥浩一脸的茫然。

  原来真的没有啊,秦潇潇侧头想着,真是难得,那她可要好好的享受一下当主人公的感觉了,哈哈哈。

  接下来的过程中,她和北冥浩还有北冥昭讲述了‘非常深奥’的行酒令,可还没让她过足当主人公的瘾,这两人就纷纷说自己懂了,就连一向榆木脑袋的北冥浩都说自己明白了,弄得秦潇潇有些不高兴。

  但到真正玩儿的时候,秦潇潇却显得比谁都高兴,她划着拳,就算自己没有输,也跟着喝了两口。

  于是乎,当她真正输的时候她其实已经喝了不少,不知不觉,三个人竟然喝了有小十坛子酒。

  秦潇潇更是喝的已经开始东倒西歪起来。

  最有酒量的北冥浩还没有觉得怎么着,看着秦潇潇的样子不由叹息:“我还是把三嫂送回去吧。”

  “不用了,看她如此难受,先让她在皇宫休息休息,等她醒过酒来之后我再差人将她送回去。”北冥昭随即拒绝了。

  北冥浩还想说什么,张了张嘴始终没有说出来:“那我先回府了。”

  “去吧。”北冥昭摆摆手,看着眼前烂醉如泥的秦潇潇,揉了揉太阳穴,她这样的买醉,到底是为了什么?

  招呼人将秦潇潇架起来,才发现她早已经睡着了,招呼人将她抬到了自己的寝宫中,放在了自己的床榻上。

  秦潇潇咂巴了一下嘴巴,翻了个身,找到了个舒服的姿势,又开始呼呼大睡去。

  北冥昭坐在床边,只能看到她瘦弱的脊背,有些自嘲的笑笑,有什么可眷恋的?她的心早就已经属于别人了,有什么好后悔的,如果当日娶她的真是自己,那今日攻打儒国,就需要更多的借口了。

  不过,他为何心中起了一丝歹念,他希望北冥谶上了战场后,就永远都回不来了……

  看着均匀呼吸的秦潇潇,他忽然觉得那点邪念算得了什么,得到自己想要的,弃掉不属于自己的,现在能控制住北冥谶,不过是因为他还不知道事情的真相……

  如果有一天他什么都知道,恐怕,这一切都不会存在了。

  起身,为自己倒了杯水喝下,浇灭了不少醉意,知道刚刚是自己胡想了,有些事情就让他永远都埋在地下吧。

  “皇上!”一名太监步履阑珊的走进渺无声音的大殿中,对着北冥昭施了礼。

  “什么事?”北冥昭有意压下自己的声音,不想要吵到睡熟中的秦潇潇。

  “国师来了,在殿外,要求见皇上。”

  “朕不是说过,今日什么人都不见。”

  “奴才是这么跟国师说的,可国师说,如果皇上不见他的话他会一直站在殿外。”

  “这样啊,那就让他进来吧。”深吸一口气,拿出另一个杯子满上了茶水。

  沐春风如同往常,很平淡的走进了大殿,看到北冥昭要施礼,被北冥昭免了。

  “国师今日来是有什么要紧事?”

  “是。”沐春风答。

  “何事?”北冥昭又问,嘴角掀起一抹若有似无的微笑。

  “北冥王爷临走前嘱咐臣要好好照顾王妃。”沐春风面无表情道。

  北冥昭面带微笑,并没有说话。

  “今日皇上一道圣旨将王妃召进了宫,直到现在,王妃都没有回王府。”

  “是朕将王妃召进入宫的,既然你都知道王妃在朕这里了,还有什么好担心的?”北冥昭示意沐春风坐下。

  沐春风并没有坐,继续道:“受王爷所托,必须知道王妃无恙。”

  “哦?那就是说,只要国师看到王妃无恙就会走咯?”

  “并不是,臣还会带走王妃!”

  “砰——”北冥昭将杯子狠狠的放在了桌子上,发出了刺耳的抨击声。

  “看来国师很尽责啊。”北冥昭咬着牙齿道。

  他犹记第一次见到沐春风时,他一如这般,不冷不热,不咸不淡,总是这般让你感觉他和你并非近,也并非远。

  逐渐欣赏了他的才华和谋略,将他一步步晋升为了国师,却没想到他还是那种如沐春风的性格,但今日,也是他记忆中的第一次,沐春风竟用这么强硬的话语对他说话。

  沐春风和秦潇潇?难道,有他想不到的关系?

  北冥昭的眼神一动,作为皇帝,自己用的人怎么可以调查不清楚?

  “王妃正在休息,刚刚喝多了,看起来不舒服的很。”北冥昭的眼睛一直看着沐春风。

  沐春风有个稍微皱眉的动作,话语显的有些刚硬和不自在:“她没事吧?”

  “没事。”北冥昭笑笑,果然不平常。

  “沐春风你怎么来了?”没有想到秦潇潇冲出了大殿。

  当看到沐春风的时候她有些诧异。

  “我来找王妃。”看到秦潇潇无事,他也就松了一口气,北冥昭对秦潇潇什么心思,他还是知道的。

  北冥昭笑笑,对着秦潇潇道:“国师可凶了,见不到王妃都不走呢。”

  “呵呵,是吗?”秦潇潇感觉有些尴尬,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喝多了,竟然还睡着了,一醒来才感觉不对劲,并不是王府,这才惊觉自己出来已有小半日了。

  “皇上,没事那我先告辞了。”秦潇潇笑笑,她以后应该不会再来皇宫了。

  “嗯。”北冥昭点点头,算是同意了。

  “那……”秦潇潇有些尴尬:“那可不可以让侍卫把我的丫鬟放了?”她竟然喝酒喝到连梅香和菊韵都忘记了,实在有些羞愧。

  “好。”北冥昭一直都显示的很平常心,招手让侍卫放了两个侍女,秦潇潇借故说要去安抚她们,而一并跟着去了,沐春风自然也没有逗留,与秦潇潇一道走去。

  秦潇潇一直跟着前面的侍卫走,沐春风却拉着她放慢了脚步:“为何北冥昭召见你没有告诉我一声就来了。”

  “我以为他没事的,没有想到后来就喝多了。”秦潇潇有些羞愧的低下了头。

  “北冥谶不在,没有人护着你,虽然我是国师,可怎么说也只是个臣子,没有北冥谶好用。”沐春风一边走一边小声道。

  “没有那么严重吧?”她不过是来个皇宫而已,却被他说的有些瘆人。

  “北冥昭对你的那点心思你就一点都没有察觉?”

  “什么心思?”秦潇潇低头装作不知。

  沐春风并没有察觉,而是道:“从他第一眼看到你就觉得他做的决定是错的,他一直想要得到你。”

  “不可能吧,况且我现在是他弟弟的王妃,他就算是有那心思又怎么样呢。”秦潇潇转着眼珠。

  “那他为何见北冥谶一走就急将你召入宫?”沐春风站定“我怎么知道?”

  “一切都小心为好,这个北冥昭,并没有你看上去那么温柔,那么体贴。”

  前面的侍卫发现他们两个停下,也停了下来等他们。

  沐春风不得不继续走着:“皇帝这个位子,不是什么人都可以坐上的。”

  这句话深深击中了秦潇潇的心坎,她一直都想要告诉自己,北冥昭这么对自己只是因为找到了知己,可那个高位上的人,很少不手沾鲜血,他也不例外。

  “走了。”转头看她还在原地,喊了一声,她应了,赶忙跟了上去,让自己刚刚的思绪全部跑到脑后。

  走了很久,应该说从最繁华的北冥昭寝宫走到了冷宫的距离,让秦潇潇着实捏了把冷汗,这皇宫还真是大的没边啊。

  走到一处僻静的小房前,这房子也还算干净。

  推门,只见梅香和菊韵警惕的看着门口。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