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一章:北冥昭召见

  秦潇潇正呆坐在屋里,忽然敲门声响起。

  以为是梅香回来了,起身去开门,却没有想到门外的人是北冥谶。

  “你不是去打仗了吗?”秦潇潇有些诧异。

  “还没走呢。”北冥谶阴沉着脸。

  “呵呵……”秦潇潇只有干笑。

  北冥谶问道:“你为什么不去送我?”明明他在外面等了很久,就是为了让她去送。

  “我,我身体不舒服。”

  “看你,不像不舒服的样子。”北冥谶的眼神在秦潇潇全身上下扫视了一遍。

  “哦。”秦潇潇应了一声。

  北冥谶头上拉下三道黑线:“完了?”

  “是啊,就算我身体很好,可我还是不想去送你。”

  “为什么?”

  “因为你……”忽然想到他昨晚去柳淋漓屋子的场景,到了嘴边的话还是咽了下去:“因为我不想看到杀我子民的人走出我的视线,我会忍不住杀掉你的!”

  北冥谶一怔,眼神中流露出悲伤:“算了,我不会怪你的。”

  “如若你真的不会怪我,昨晚的毒酒,为何不喝下去?”

  北冥谶定定的看着她的眼睛,好似想要在那里面看出点什么来,然而,让他失望的却是什么都没有。

  “好,我知道你的意思了。”北冥谶点点头,有些踉跄的转头,一步一阑珊的走出了她的院子。

  深吸一口气,看着他高大的背影,直到走出自己的视线。

  刚刚还倔强的眼睛,瞬间布满了氤氲,这样气他,真的让自己心里舒服了吗?

  不!他才不会生气呢,他只会在乎柳淋漓,自己是什么?不过是儒国塞给他的累赘而已,他巴不得自己消失呢。

  想到这里,伸手将不争气的眼泪擦掉,她发誓,再也不会为北冥谶掉下一滴眼泪了。

  哼!你去打你的仗吧,你去抱得你的美人归吧。

  终于北冥谶还是走了,去攻打儒国,去演绎一场真正的硝烟战争,去变成金国所有人都羡慕的大英雄!

  不过让秦潇潇没有想到的是,在北冥谶走的第二天,北冥昭就下旨让她进宫。

  问了来禀报的太监是什么事情,太监只说不知道,秦潇潇打算不去来着,毕竟,她和北冥昭还是不要靠的太近的好,紧接着第二道圣旨下来,如果她不去皇宫,那他就亲自来接。

  作为一个知书达理的人,她怎么可能让北冥昭亲自来接呢,于是乎上了马车,不过,她有心眼的带上了梅香和菊韵。

  到了宫门,看到许久未有见到的高强绿瓦,不由叹息一口气,忽然好羡慕自己以前的生活,虽然每天都在为钱而奔波,但至少有自己想要的自由。

  到了这里,变成了所谓的王妃,虽然真的变成了梦想的米虫,却失去了那些自由。

  抬脚走进这看起来繁华无比,却勾心斗角的宫闱,想着,以后绝对不会再进来了。

  “潇潇。”刚见到北冥昭,他就高兴的走出殿门迎接。

  秦潇潇皱起了眉头,怎么说,他的弟弟为了他的国家冒着性命危险而去打仗了,怎么这才走了一天,他的脸上就完全没有了愁容。

  “不知皇上找臣妾有什么事。”秦潇潇盈盈施礼。

  北冥谶赶忙扶住了她,笑道:“你干嘛那么见外?”

  将自己的手肘从他的手掌中抽出,眼神波澜不惊道:“皇上,不知皇上两道圣旨将臣妾召来是有何要紧事?”

  “自然有。”北冥昭笑道:“记得上次你因为太后的事情很不高兴。”

  fd看`正版!章节c上酷{j匠网√/

  “不敢,太后始终是太后,是皇上的母后,太后说的话,自然是要听的,没有什么高兴不高兴的。”

  “你到底怎么啦?如此的阴阳怪气,三弟不过走了才一天,你就变成了这个样子?还是说,你讨厌的人根本就是朕!”北冥昭一拂袖,显示出他很生气。

  秦潇潇心中顿时有些生气,却仍然压抑着自己的性子道:“皇上严重了,不是皇上想的那个样子……”

  “皇上……”娇滴滴的声音在秦潇潇还没有说完话的时候插了进来。

  秦潇潇转头看去。

  一身华丽的真丝霓裳裙,头上插着的簪子估计是让头看起来有些歪的罪魁祸首,然而最显眼,最重的那个就应该是额头上,发髻处那个金色的凤凰,凤凰的全身华丽的镶嵌着五彩的宝石,看起来格外的耀眼。

  再垂眸看人,竟发现这人就是往日霸道无比的赵卿儿。

  秦潇潇的眼眸暗了暗,有些事情不是这么巧的。

  赵卿儿对着北冥昭欠了欠身,转身惊讶道:“北冥王妃也在啊。”

  “参见皇后。”秦潇潇不得不对着她施礼,就算是往日再怎么有仇,先下她是皇后,是北冥昭的正妻,自己还是要参见的。

  赵卿儿画着艳妆的脸笑开了花,心想,秦潇潇,原来你也有这天,假仁假义道:“起来吧王妃,咱们谁跟谁啊,竟还这般生疏,不好!”说着还一挑眉。

  秦潇潇眼神一动,渍渍道:“皇后这眉毛有问题啊。”

  赵卿儿赶紧伸手摸了摸自己的眉毛,焦急道:“哪儿有问题。”说她当上皇后之后最在乎的是什么,那应该就是她的仪容仪表了吧。

  秦潇潇抿嘴笑着,迈着莲步上前,抚着赵卿儿的眉毛道:“皇后这眉画的真是不好,用的是棕色的眉笔,却配上了显眼的服饰,这脸啊,一下子就暗淡了不少呢。”

  “是吗?那应该怎么办啊。”赵卿儿赶忙用手遮住了自己的眉毛。

  秦潇潇将她掩盖眉毛的手拿了下来,道:“不急,这样不也其实很好吗?虽然脸暗淡失色了,但将皇后您这身衣裳显示了出来啊。”

  “你!”赵卿儿伸手指着秦潇潇的脸,近到几乎一动就可以戳上秦潇潇的脸。

  秦潇潇抬眼,嫣然一笑:“皇后,就算您再丑,别人都要称呼您为皇后,就算您再美,别人在心里的恨也不会化解半分。”

  “本宫用不着你来教。”赵卿儿狠狠道。

  秦潇潇一笑,转身对着北冥昭道:“看来臣妾还是先走吧。”

  “不必!”北冥昭摆手道:“皇后,你先回去吧。”

  “皇上。”

  “回去吧,朕有事要和王妃说。”

  “是。”赵卿儿狠狠的看了秦潇潇一眼,带着自己的十二个宫女,不甘心的走出了北冥昭的寝宫。

  看到赵卿儿的身影消失,秦潇潇也施礼道:“那臣妾……”

  “我说你可以走了吗?”北冥昭抬眼,狡诈的看了她一眼。

  秦潇潇一皱眉,早知就不将赵卿儿逼退了,让她在这里搅和,总比我在这里独自面对北冥昭的好。

  “皇上有什么事还请快说,臣妾府中还有许多的事情。”

  “你能有什么事情?睡觉吗?”

  “咳咳,请皇上认真些。”秦潇潇阴沉着脸道。

  “对你,还用认真吗?”北冥昭忽然换上了一副纨绔子弟的样子,上前伸手抬起了秦潇潇的下巴。

  梅香和菊韵有些着急了,想要上前阻止,却被北冥昭身后的两个侍卫拦下。

  “拖下去。”北冥昭无情道。

  秦潇潇眼看着梅香与菊韵被拖下去,却没有出声阻拦。

  只是转头冷眼道:“要说什么,快说吧。”

  “我还能说什么。”北冥昭竟叹息了一口气,转身,背对着秦潇潇,有些伤情道:“我知道,我定是让你伤心了,不然你不会这么对我的。”

  “皇上多想了。”

  “不要叫我皇上,我这个万民之主不能爱自己所爱,不能恨自己所恨,我简直连个街头的乞丐都不如,乞丐当不想乞讨时还可以休息,而我,当我不想上朝时,却还有无数看不完的奏折,和那些大臣的反对声……”

  秦潇潇低下头默然了下来。

  “当我第一次见到你,你伸手拨开桃花,俏丽微笑的样子,就好似伸手拨开了我心中的云雾,让我知道了我真正想要的是什么,你的快乐带给我很多的感染,你的大胆大为让我忽然热血澎湃了一番,我知道,此生可能不会再遇到和你一样的人了,而此生,我也注定得不到你。”

  秦潇潇看着悲从心底来的北冥昭,不由挠了挠头:“你说那些过去式干嘛呀。”

  “不!你不知道我心里有多痛苦,其实当初大臣提出的要求是让我来娶儒国的小公主,然而我怕这公主娶来太嚣张,会让我的后宫不得安宁,所以,我将这次和亲的机会退给了我的弟弟们。”北冥昭诚恳的看着自己。

  秦潇潇不由一笑,没想到自己竟然有这么多被人嫌弃的历史呢。

  “不要笑,这一切最可笑的人是我,当我见到你第一面的时候,我知道,后悔都没用了。”

  “别说了,你让我知道了我有多大的魅力。”原来,她有这么大的吸引力?

  北冥昭忽然停止悲伤:“你不会生气嘛?”

  “干嘛要生气,如果是我,不,就是我,我当时没有见到北冥谶的时候也是讨厌他的呀。”

  “那现在呢?现在你还讨厌三弟吗?”

  “讨厌。”秦潇潇不假思索的说,只要一想到他对待柳淋漓的态度,她心里就一肚子的气。

  “真的?”让她感觉诡异的是,她竟然在北冥昭的脸上看到了高兴的表情。

  “如果我说……”

  “哎呀,我好久没有见过北冥浩,这个傻傻的五弟真是让人想念呢。”秦潇潇忽然打断了北冥昭的话。

  北冥昭心中一沉,她是故意不让自己说出来的吗?

  “那我这就让人将五弟召进宫。”

  “好啊。”正好她也无聊了太久了,正好找个游戏玩玩。

  “来人,传五王爷进宫。”

  “喳!”在宫门口候着的太监领命而去。

  偌大的寝宫里忽然只剩下了他们两个人,秦潇潇挠了挠头,找了个假石靠在了自己的身后。

  两人相继无语。

  “你应该还没有看过我寝宫的人工湖,不如,去看看吧。”北冥昭提议道。

  “好啊。”秦潇潇笑笑,跟在了北冥昭的身后。

  抬头,迎着刺眼的阳光,看着眼前这人的背影,不知为何,她的心忽然一酸,如果,如果嫁的人真的是他,或许自己会喜欢上,然而,命运就是这样,你想要得到的,它总是不会给你,命运,好似嫉妒所有人幸福。

  北冥昭,你不知道的是,和你在一起的日子我也很快乐,很快乐……

  “你怎么啦?”北冥昭转身时,看到了秦潇潇泪汪汪的眼。

  “没事,迎着太阳太刺眼了。”胡乱的抹掉了眼睛中的眼泪,撒谎道。

  “等五弟来了我们对诗词歌赋可好?”北冥昭问道。

  “好。”秦潇潇胡乱的应下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