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三十章:出征前夕

  第三十章:出征前夕

  “公主!”梅香虽然不知道自己的公主为什么会变成这个样子,但是看到公主如此的颓废她也有些心酸。

  明明是说好和王爷吃个饭的,为什么会弄成这样?

  “一切,都是我自作多情了,呵呵……”秦潇潇笑着,笑的却是如此的伤心。

  梅香扶起秦潇潇,抚摸着她满是泪水的脸道:“睡觉吧,明天一切都会好起来的。”

  “嗯!”秦潇潇难得的点头,梅香将她扶上床,帮她一切都收拾好,盖好被子,关门离去。

  已经闭上眼睛的秦潇潇忽然睁开了眼睛,起身利索的穿上了衣服,趁着夜幕走出了自己的院子。

  一排三座院子,没有一座是北冥谶住的,她才发现,她根本没有去过北冥谶的房间。

  一直往前走,走到了大厅,里面还有几个在收拾的丫鬟。

  秦潇潇问:“王爷的房间在哪里?”

  一个丫鬟施礼道:“就在西面的墙边有个小阁楼,就是王爷的住处了。”

  “哦,谢谢。”秦潇潇转身就要去大厅的西面,这北冥谶还真是会享受啊,还住着小阁楼。

  “可是……”那个丫鬟又出声叫住了秦潇潇。

  “王妃,现在王爷不在自己的住处。”

  “不在?”这么晚了不睡觉休息明日出发,去了哪里呢?

  “是,王爷去了柳夫人那里。”

  酷E匠,G网永久;*免√p费J看(j小说N!

  “柳夫人。”秦潇潇一想,才想起应该是柳淋漓,她见过一次的,嘴唇凌厉。北冥谶去了哪儿……

  “柳夫人住在那儿?”秦潇潇问。

  那个丫鬟诧异的看了秦潇潇一眼,应该是没有想到堂堂的王妃竟然王府的哪儿哪儿都不知道吧。

  低头恭敬的回答道:“柳夫人身子弱,且常年都有咳疾,不喜人打扰,所以在后山一处清净的小院里。”

  “哦!”秦潇潇笑笑,转身黑灯瞎火的往后山摸去。

  虽然说这后山也是王府的地盘,但这柳淋漓胆子也太大了吧,竟然敢一个人一个院子在后山住。

  上次记得去影柔那里的时候已经觉得偏僻了,但影柔不过是在王府的后面,去往后山的路上罢了。

  一路黑漆漆的,后山这路还真是不好走,磕磕绊绊,终于找到了那个丫鬟说的一处清净的小院。

  院子没有似影柔那般破旧,不是修建的很华丽,看起来只是简单,干净,清一色的竹子围绕着整个小屋一圈,只有一条小径可以走进去,高一些个头的还会碰到路边上的茂密竹叶。

  低头走进小径,看到的就是一座不大的单独小房子,房子本身也全都是用竹子盖起来的,看起来真是清净的很,看不出来的是这个嘴角厉害的柳淋漓却这般耐得住寂寞,一个人住在此处。

  总觉得这清净的地方和她的脾气格格不入,真是瞎了这清静之地啊。

  秦潇潇挠了挠后脑勺。

  还是耐不住自己的好奇心凑了上去,在竹屋的窗下蹲下,就着这涩涩的冷风看是偷听屋内的秘密。

  “王爷明日就走了,这一走何时回来?”是柳淋漓的声音,比起那日的凌厉,现在有的只是小鸟依人。

  “这次战役有极大的把握,不用担心,三五月就回来。”北冥谶的声音也听不出了往日的冰冷,反而显得有些温柔。

  “那王爷记得要来看我。”

  “会的。”

  屋里传来桌椅摩擦的声音:“王爷这就要走吗?”

  “不早了,明日还要收拾收拾呢。”

  秦潇潇正蹲在墙角打瞌睡,一听这话,猛然机灵的醒了过来,赶紧就要往外跑。

  木屋小门被打开,北冥谶皱着眉头看着秦潇潇踉跄的背影,道:“你怎么来了?”

  秦潇潇转身,笑对着她们两人,道:“没有啊,我路过。”

  “路过到后山来?”北冥谶一眯眼,知道她是在撒谎。

  本来是想与北冥谶解释那杯酒的事实,柳淋漓却已经站在了北冥谶的身旁,眼神警惕的看着她。

  算了,他都美人在怀了,还有什么好说的,她笑笑:“是啊,我也不知道为什么就过来了,有些稀里糊涂哈。”

  “……”显然北冥谶一脸的不相信。

  “那我先走了。”秦潇潇打算转头走人。

  “慢着。”柳淋漓却叫住了她:“既然王妃来了,不如进来坐坐吧。”

  “不用了!”秦潇潇道。

  “姐姐莫不是嫌弃妹妹这里小?”柳淋漓笑道。

  “没有的事。”秦潇潇挠了挠头,这人还真能误会别人的意思。

  “那就进来吧。”柳淋漓让开门口,伸手挽住了北冥谶的手臂,将北冥谶拽了进去,在北冥谶的耳边道:“王爷,我看王妃喝了不少,不如让她进来喝杯茶醒醒酒吧。”

  北冥谶转身看了一眼满脸通红的秦潇潇,是喝醉了,不然怎么会一个人走到这后山来。于是点点头。

  秦潇潇不想进去也不行了,大步的走了进去。

  进去才发现这屋子有多简单,桌子在进门口的正中间,窗户在左手边,也是刚刚她偷听的地方,那里放着一张桌子,还有许多书籍。

  桌子前是简易的茶具,看来这柳淋漓很喜欢泡茶,右手边是个假门,进去就是柳淋漓的卧室了。

  简单的屋子,并不简易的生活啊。

  柳淋漓还真是泡了一手好茶,虽然秦潇潇根本没有看懂。

  一直就看柳淋漓将茶叶泡了泡去,不由再想,这茶叶泡出来还有味儿吗?

  北冥谶却赞叹道:“漓儿,你泡茶的功夫又更上一层楼了!”

  秦潇潇抓了抓头发,问:“楼会塌吗?”

  瞬间贝贝柳淋漓秒杀的眼神给逼了回去。

  “这茶就好像人一样,需要沉淀下来,再反复去冲泡,才会有最美的味道……”

  秦潇潇又挠了挠头,问:“那样那人的皮还在身上吗?”

  又是被柳淋漓一个恶狠狠的眼神吓了回去。

  北冥谶侧头看了一眼秦潇潇,道:“不用里她,她醉了。”

  “我知道。”柳淋漓笑笑。

  秦潇潇愣是看不过去,道:“我不喝了。”

  “为什么?”柳淋漓问,还从来没有一个人拒绝过她的茶呢。

  “我从小就不爱喝茶,我觉得喝茶会让牙齿变黄,而且茶的苦涩会让舌头发麻,虽然茶很香,但只是气味,既然只是气味,闻闻就好了,没必要喝,我已经闻过了,茶被冲泡了太多次,都没有多少香味了,一般般吧,谢谢款待。”说完,起身就要走。

  “你!”柳淋漓被气的说出话来。

  北冥谶也跟着起身,道:“她喝醉了,我送她回去!”

  “王爷,王爷!”柳淋漓眼看着北冥谶跟着秦潇潇走出了她幽静的小院,她生气的跺着脚,看着外面的黑色,赶忙关上了门,她逞能的住在这后山并不是因为她喜欢,而是因为北冥谶习惯,她这么讨北冥谶欢心,最终却……

  秦潇潇走出这片竹林,有些不爽道:“一刮风晚上肯定睡不着。”

  在后面赶上来的北冥谶问:“为什么?”

  “竹叶很响啊。”

  “懂得倒挺多。”北冥谶笑道。

  看着他的笑容,忽然想起他对柳淋漓的温柔,她不由哑然道:“我唯一不懂的是人心!”

  “我说过,我不怪你。”北冥谶忽然来了这么一句。

  “什么?”秦潇潇回头看着他。

  “我说过,纵然你怎么对我我都不怪你,因为是我对不起你!”

  秦潇潇忽然想起来那杯酒,她站定在北冥谶的面前,转了一个圈,笑了笑,转身离去。

  “……”北冥谶不明白她什么意思,想要跟上去,却发现她已经消失在了黑夜里。

  秦潇潇一路小跑到自己的院子,擦了擦额头上渗出来的汗,真是吓死她了,黑漆漆的也就算了,竟然还有莫名的风,这古代唯一的照明物就是根照不了两厘米的蜡烛,她还没拿在手上。

  冷风一吹,酒也醒了不少,知道自己是背着梅香偷跑出来的,如果让梅香发现少不了又是一顿牢骚,想了想还是自己偷偷跑进去的好。

  ……

  一夜舒服的睡眠,再加上昨晚的惊吓,等到第二日太阳露头的时候秦潇潇都没有起床。

  梅香急躁的将门推开,进门看秦潇潇眉头起床,不由无奈道:“公主,您怎么还没有起床啊,快点起来,王爷马上就要出发了。”

  “什么?”秦潇潇连动都没有动。

  梅香一边拿了衣服一边道:“快点起床吧公主,王爷马上就要走了。”

  “那我祝他一路顺风。”

  “公主你在说什么啊,王爷可就等着你呢。”

  “什么?”秦潇潇一个鹞子翻身,激灵的就醒了过来。

  “看把公主激动的。”梅香一笑:“是真的呢,大家伙儿都去了,可王爷就是不走,这不是等公主您吗?”

  “你说这个啊。”秦潇潇又躺了回去:“我就不去送他了,让他自己走吧。”

  “公主,这不合适吧,您毕竟是王爷的王妃啊,您要去送的。”梅香苦口婆心道。

  秦潇潇摇摇头,继续闭眼睡去。

  “公主……”

  “够了!”

  “公主……”

  “你有完没完!”秦潇潇从床上站起来,两眼冒火的看着梅香:“你见过哪个人看有人要杀自己的父母还出门相送的?”

  梅香被她忽的一怔,不由有些害怕,胆小的公主鲜少有这么凶的时候,想虽然皇上对公主不怎么样,而且让公主备受冷落,但怎么说冬天也会赏衣,有赏也都会有公主的一份儿,今日王爷要去攻打的皇上,想来公主的心里也不好受,是她想的不够周到。

  看着秦潇潇再次气愤的躺在了床上,梅香退出了房屋,一路向王府大门跑去。

  “王爷,该启程了。”容蓉上前道,她一个月的禁锢,终究还是被解除了,看得出王爷是在等那个儒国的小公主,她本来还想和王爷多缠绵一会儿,却怕秦潇潇会来,现在此刻巴不得让北冥谶赶紧走。

  她的话语引来北冥谶一个白眼。

  柳淋漓立在一边,脸色有些苍白,由于昨夜很晚入睡的缘故,她的咳疾又犯了,几乎一夜都没有安睡过,看到容蓉受到了冷待,不由嘴角勾起一抹微笑。

  梅香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看到梅香,北冥谶的脸上有些动容,还没等梅香气喘匀,立马问道:“怎么样?王妃来了吗?”

  “王妃由于昨夜身体不适,今日头痛起不来,还望王爷见谅,先行吧。”梅香眼珠子转着,想着自己在路上编出的简陋措辞。

  “是吗?”北冥谶有些失望的看了王府里一眼。

  “王爷,还是走吧。”柳淋漓出声道。

  谁都没想到,北冥谶甩袍,又走进了王府。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