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真相

  “你现在已经知道了真相,节哀吧。”听到沐春风刚刚的阐述,这个‘潇潇公主’估计是觉得自己永远都无法兑现沐春风的承诺,而在洞房中服毒自尽了,然后让她这个悲催的倒霉鬼顶替上了。

  估计这个‘潇潇公主’当时还不知道沐春风其实就在这王府之中,真是可怜人儿香消玉殒了。

  “那你,又是谁?”沐春风终于接受了那个现实。

  “我,我当然知道自己是谁,可你们不知道,我来自一个很久之后的年代……既然知道了真相,你也就不用天天都这么忧愁了。”

  “那你现在,是在用小小的皮囊活着吗?”

  举起手,看了看这纤细嫩白的手指,和她自己的还真是不符合呢:“或许吧,虽然我也叫秦潇潇,虽然我和这个秦潇潇长得差不多,但我敢确定,这不是我的身体。”

  “那你,是在维持着小小的皮囊吗?”沐春风上前两步,伸手,触摸到了秦潇潇的脸颊,眼前这个人让自己思念如此之久,为什么,这时候触摸到她的脸颊却一点激动的心情都没有?

  “我,不确定,因为这个皮囊现在所有的东西我都能感觉到。不记得她的以前,我的从前却从来没有忘记。”

  “不管怎么样,还是要谢谢你,如果没有你,或许我不可能再见到小小,总算,也是让我了却了一件心愿。其实我和小小这些年一直都联系着,我却从来没有敢告诉她我已经是金国的国师了,我怕告诉了她,当去迎娶她的时候,她就没有惊喜了,然而,当我知道她要嫁进金国,嫁的人是北冥谶的时候,我……才发现,真的给不了她什么惊喜了。”

  “别说那些了,都过去了。”什么都没有了,说了也没有用,反而是让她感觉有些愧疚。

  酷9匠网AS正,…版|@首发

  “这些话我憋在心里好久好久了,你一直对我无动于衷,我就一直不敢说,我一直怕小小怨恨我,然而今日,就算不释怀,也要释怀了……”

  他说的很对,一切,就算不释怀,也要释怀了。

  “我会代替小小好好活着的。”

  沐春风的眼睛忽然一亮。

  “但是,请原谅,我没办法代替小小爱着你。”

  刚刚他眼中的那点亮光顿时消失不见踪影。

  “我知道,你爱的是北冥谶,没关系,我只要知道,小小爱着我就好。”

  “嗯!”真没想到古代人的想法竟然这么开放。

  “晚了,我不打扰你了。”知道了她不是小小,心中的一块心病也总算是放下了。

  看到沐春风走出门口,秦潇潇好想大声欢呼出来,终于说出来了,难得的是沐春风相信了,真的好高兴,自己就这么解脱了?哈哈……

  沐春风仔细的帮她关房门,刚刚还满是喜悦的脸,顿时就沉了下来。小小,让我没有想到的是,你为了爱情,竟可以编出这么离谱的谎言来,我不怪你,只怪我自己……

  美美的睡了一觉,第二天早上以为北冥谶回来,却没有想到空等了一早上也不见他的人影。

  猜想他明日出征,需要准备的东西有很多,也没有多想什么。

  中午的时候却没想沐春风又来了。

  对于沐春风的到来她确实有些惊讶:“你来,干什么?”

  “没事,明日就要出征,短则三五月,长则三五年,我来看看……小小。”

  “哦,这样啊,那你坐吧。”让沐春风在刚落秃了的桃花树下的石凳上坐下,自己去找梅香来上茶。

  倒上温热的茶水,秦潇潇的笑容很自然,再也没有一点拘谨:“放心吧,我会帮你把小小照顾好的。”

  “嗯,我相信你。”喝了一口热茶,沐春风的心却还是冰的,他笑道:“儒国的风光可是很好呢,只是潇潇你今生不知会不会看到。”

  “会的吧。”等到北冥谶的铁骑踏平儒国皇宫的那一刻。

  “潇潇,你想离开这里吗?”沐春风平淡的问道:“按照你的说法,这里并不是你的国家,你想离开吗?”

  秦潇潇却是一怔,微笑道:“曾经想过。”但是现在不需要了,她找到了那个会保护她一生的人。

  “那,可以为我,为儒国,为儒国的君王,为儒国的百姓,做最后一件事情吗?”

  秦潇潇一愣,拿起茶壶将他的茶杯倒满,道:“听梅香说这是今年的新茶,你尝尝。”

  “嗯!”沐春风点点头,喝了那杯茶……

  夜晚,显得有些凄凉,洁白的月亮散发出让人觉得寒冷的光芒。

  屋内,一桌酒席铺满了桌子,秦潇潇搓着手心,焦急的等待着。

  北冥谶走进院子,不由心里有些难过,过了今天,不知道要等多久才可以见到潇潇了。

  而他今日其实也一直犹豫着要不要来见她,并不是因为他不想见,而是怕潇潇不愿意见,毕竟,明日领兵去攻打的是秦潇潇父王的国家。

  直到下午时她差人去让他夜晚过来吃桌道别宴,他这才兴冲冲的赶来,没有想到潇潇会这么知书达理。

  秦潇潇揉搓着手心,手心早已被她揉搓的通红,她的心乱如麻,不知道这样做到底对不对。

  “潇潇,我不会让你伤害北冥谶的,只要你将迷药放在他的酒里,让他睡上三天三夜,无法出征儒国,那儒国或许可以变被动为主动……”

  沐春风的话语还在耳边萦绕,看着早已倒好酒的酒杯,秦潇潇深吸一口气,这样,到底对不对?

  想着的时候,北冥谶已经提袍走了进来,满脸的喜悦:“潇潇,有些事情处理比较慢,让你等很久了吧?”

  “没有。”秦潇潇赶忙紧张的摇头,微笑道:“坐啊。”

  北冥谶稍微皱眉,坐下,有些担忧的问道:“你怎么啦?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没有,没有,我,只是有些伤心,明天你就要走了,不知道回来是什么时候。”

  “放心,我为了你也会尽快回来的。”

  秦潇潇笑笑,觉得知足了。

  “我们喝酒。”秦潇潇端起酒杯,眼神却一直在闪烁。

  “不急。”北冥谶笑道:“今晚,有好多话想要跟你说,或许是因为明日就要出征的原因吧,潇潇,你原意听我说吗?”

  秦潇潇点点头,眼神扫过北冥谶没有碰过的酒杯。

  “出征去伤害儒国的人,我是十分不愿意的,可是拓张国土,是每一个君主都应该要去做的事情。”

  秦潇潇点点头,其实这些都是胡扯,想要发动战争的人只是因为骨子里就透露着不安分的因子。

  “所以,不要怪皇兄。”

  秦潇潇真是越听越糊涂,这怎么和北冥昭又扯上了?

  “喝酒吧。”秦潇潇再次举起酒杯。

  北冥谶看了一眼酒杯,伸手拿起,叹息了一口气,好似有些无奈:“你确定要我喝?”

  “嗯!”秦潇潇点点头。

  “你,不后悔?”北冥谶又问。

  “喝杯酒而已,用说的这么严重吗?”秦潇潇笑了起来,被北冥谶这么一说,她都在犹豫这个酒该不该喝了。

  “好,我喝了。”北冥谶举起杯子,秦潇潇也痛快的喝了下去。

  当她放下杯子的时候却发现北冥谶并没有将那杯酒喝下,而是放在嘴边,眼睛一直看着她。

  秦潇潇一愣,随即明白了些什么,深吸一口气:“不相信我吗?”

  “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对我。”

  “我怎么对你了?”

  “这酒里有什么?”北冥谶放下酒杯问道。

  “你怀疑我?”

  “我不得不怀疑,因为我明天就要领兵出征了。”

  “你在怀疑我……”秦潇潇重复了上一句话。

  “潇潇,我不会怪你的,我明白你的心情,毕竟,我是要去攻打你的国家,我知道,这让你很难过,但我真的没有想到你会这么对我,纵然你这么对我,我也不会怪你的。”

  “呵呵。”秦潇潇自嘲的笑着:“你不怪我?你真的不怪我?”

  “嗯!”北冥谶认真的点点头。

  秦潇潇却笑得很大声,也很凄凉……

  “哈哈,天呐,你竟然说不怪我,那好吧,我就坦白吧,你认为这酒里下的是蒙汗药?”

  “难道不是?”

  “不是,你小看我了。”秦潇潇伸出食指摇了摇,笑道:“你真是看不起我,我是那种会让自己没有退路的人吗?迷晕你醒来之后你还会定我的罪,不如,就毒死你吧。”

  北冥谶的脸一黑,看了那杯自己差点就喝掉的酒,语气有些怒意:“你竟然狠下心来要杀我!”

  “对!”秦潇潇嘴角噙着笑意,好似自己根本没有一点错一样,她的笑容是如此的妖冶,让人看了,有些迷惑……

  “其实我很早就想杀你了,从一开始见到你的时候就想了……”恨恨的看着他,秦潇潇的眼中充满着仇恨与杀戮。

  北冥谶的手攥紧成拳头,脸上阴郁的可怕:“你疯了!”而后转身甩袖离去。

  他以为,他足够爱她她就会感动,也会足够爱他,然而今夜,他心中所有的幻想全部都破灭了,试问有谁会喜欢上自己的杀父仇人呢?

  秦潇潇瞪大眼睛,看着北冥谶的身影走出了偌大的院子,终于还是不争气的留下了眼泪。

  她伸手拿过北冥谶的酒,昂头一口喝下,眼泪如同断线的珠子,一倾而下,始终忍不住。

  “为什么?为什么你不相信我?”秦潇潇深吸了一口气,将剩余的眼泪全都憋了回去,为这样的一个人流泪真的不值得!

  “我不知道,我现在脑子很乱。”

  “看你自己,我不会自己的心做事,毕竟,你不是小小。”沐春风将一个小瓷瓶放在了院子的石桌上,转身便走了。

  只是他没有看到的是,他走之后,秦潇潇就将小瓷瓶里的药粉全都倒在了桃花树下,顺便将小瓷瓶扔到了墙角处,让她去伤害北冥谶,她真的做不到。

  沐春风,对不起!

  秦潇潇一下子跌落在冰冷的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她的心却痛的已经无法呼吸,她早已将自己付出,然而,北冥谶却还是怀疑了她……

  这真的是让她没有想到的,真的真的没有想到的。

  当梅香进来的时候,被眼前的景象吓了一跳。

  秦潇潇一个人跌坐在地上,手中抱着一个酒壶,地上放着一个酒杯,她一边倒一边喝。

  “天呐,公主,您快起来,地上凉。”梅香搭手想要将秦潇潇扶起来。

  谁知秦潇潇死活都不愿意起来,红彤彤的脸颊冲着梅香笑笑:“没事,我没喝多,我要继续喝。”

  既然没有人原意陪着她一起喝醉,她就只好和酒醉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