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意外收获

  秦潇潇笑着,没有躲开北冥谶的手。

  或许女人的感情就是这么纯粹,只是因为自己没有得到反对,她,同意了!

  看到秦潇潇的反应,北冥谶不知道有多高兴。

  自己迫不及待的脱掉了所有的衣服,欺身压上秦潇潇的身子,看着秦潇潇通红的脸蛋,他不由心里一跳,俯身,在她的脸上印上一个吻。

  秦潇潇低下头,心里仍旧有些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你,以后会对我好吗?”

  “傻瓜,我这些天对你的心意难道你真的看不到吗?”北冥谶温柔的抬手摸着她的发髻。

  她知道的,每天就算再忙也会过来陪她会儿,就算是要将一个不确定是不是定时炸弹的人放在身边,只要看到她高兴就好。

  秦潇潇伸手,搂住他的脖子,眼中闪烁着晶莹的光芒。

  “会有点疼。”北冥谶已经痴醉的亲吻上了她的脖颈。

  “不怕。”她什么都不怕了,就算再痛又有什么呢,有一个人为她担忧,为她伤心,这就够了!

  北冥谶找到地方,狠狠的往前一挺,秦潇潇立马皱起了眉头,就算是不怕,但有的疼却一点都没有少。

  感觉到了她身体的紧绷,北冥谶立马弯身出来,担忧的看着她有点无血色的脸:“你没事吧?要不……”

  秦潇潇伸出十指洋葱白的手,轻轻的按在了北冥谶一张一合的唇上,嘴角勾起一个美丽蜿蜒的微笑:“不怕,我说我不怕。”

  “我懂了!”北冥谶忽然一笑,或许是释怀,或许是懂了不让她疼痛的办法。

  或许,没有人会知道,沐春风实施计划,让她勾引北冥谶的时候,北冥谶从来没有做到过最后一步。

  他说:“等你原意,等你原意,一切就会变得美好的。”

  当时她在想,他肯定是骗她的,这么疼的事情谁会心甘情愿呢。

  今天才知道,他说的,句句都是实话,这一切,真的很美好。

  一阵抖动,秦潇潇觉得自己的腹部无比滚烫,北冥谶继而重重的压在了她的身上。

  晶莹的泪珠从她的眼眸中滑落,儒国……对不起!

  北冥谶抱着她,看着她脸上的晶莹泪珠,有些手足无措:“你,你为何哭了?”

  秦潇潇握住他的大掌,眼神诚恳的看着他:“因为,我找到了我此生的最爱,我以为,我这辈子肯定就是孤独终老的命运了,我没有想到,我会遇见你。”

  “我也是。”伸手,将她脸上的泪珠擦干,将她紧紧的拥抱在了怀里:“此生,定不负你。”

  秦潇潇不满意的嘟起了嘴,这话可真俗,却不知道为什么,她听了,却是这么温暖。

  一夜无梦,第二日醒来的时候发现自己还在北冥谶的臂弯中躺着。

  转头,看着北冥谶完美的侧脸,秦潇潇莫名的笑了起来,她现在感觉太幸福了。

  转身搂着北冥谶,觉得无比的安全。

  “睡醒了?”头顶传来磁性的声音。

  秦潇潇闭眼,满足的点点头:“你谁的如何?”

  “很好。”北冥谶的嘴角也掀起了一个微笑。

  秦潇潇更紧紧的抱住北冥谶,笑道:“我也是很好。”

  两人就如此腻腻歪歪的躺到了梅香来敲门。

  北冥谶从一早起床就开始在她的院子里,拿了梳子为她梳头,为她插上最美的簪子。

  秦潇潇看着铜镜中的自己,笑道:“好看吗?”

  “好看,你怎么都好看。”

  “说假话。”

  “我没有。”

  “那我会怎么会怎么样都好看呢,披头散发,穿的跟乞丐一样也好看吗?”

  “只要是你,在我眼中就是最美的!”北冥谶伸出怀抱,抱住了她。

  秦潇潇觉得此刻真的好幸福,抬头看着北冥谶的下巴,她忍不住又笑了起来,怎么会觉得日子每刻都有蜜糖一样,这么甜蜜呢?

  “公主,王爷,该吃饭了。”虽然梅香很不想开口打搅这美好的画面,可,这两个人的腻歪真的很让人受不了啊。

  “哦。”秦潇潇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真是让人脸红。

  一整天,北冥谶没有提政务一个字,一整天也都没有出她的院子,和她一起看天上的云流走都不觉得无聊。

  “你看,那个云像什么?”秦潇潇伸手指着天空中的一大片云。

  北冥谶认真的看着那片云,想着:“是云?”

  “哈哈。”果然,他成功的逗乐了秦潇潇:“笨蛋,那明明是飞机……”

  “飞机?是什么?”

  秦潇潇的脸立马垮了下来,二十一世纪啊。

  看出她的不高兴,北冥谶立马就转移了话题:“我看看,你说,那片云是什么?”

  秦潇潇看着毫无形状的云,摇摇头。

  “笨蛋,那云那么美,肯定是你啊。”北冥谶伸手又将秦潇潇搂在了怀里。

  秦潇潇很久之后想起这一幕,她都觉得这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时刻。

  而,幸福总是让人觉得那么突然,突然中一定要有点悲伤才能更凸显出这幸福的美丽。

  晚膳的时候,北冥谶给秦潇潇夹了一筷子的菜,道:“后天就要和儒国开战了。”

  ‘啪嗒——’秦潇潇手中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示意梅香换双新的筷子来,道:“放心,这次的战争只是以谈判为主,或许不会打起来。”

  这是骗小孩子都不一定信的话:“你也去吗?”

  “作为主帅,怎么可以不去。”

  “副帅是谁?”

  “赵皇后的哥哥。”

  “赵卿儿。”她怎么又忘记以前的悲剧了呢。

  赶忙深吸一口气,现在的身子真是不堪一击,只要有一点的不顺心就会浑身难受,喘气都不顺畅。

  “我吃饱了,你自己吃吧。”秦潇潇也没用梅香递过来的新筷子,起身走进了里屋。

  “你没吃怎么会饱?”北冥谶问,他其实知道这件事情对她说了她就一定会生气,可如果不跟她说她会更生气的。

  “我不饿。”

  北冥谶在她走后,也放下了筷子走了,后天就要出征了,还有很多事情要交代,最让他不放心的就是秦潇潇了。

  梅香走了进来,看见秦潇潇躺在床上,不由叹息了一口气:“公主,你爱上王爷了,是吗?”

  “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爱不爱都要在这个王府里待上一辈子!”秦潇潇双眼无神的看着床顶的白色床帏。

  “公主,自私一点吧。”梅香忽然这样说。

  秦潇潇转头看着她,梅香的想法怎么会有这么大的变化,她原先不是还怂恿自己杀掉北冥谶的吗?

  “公主,奴婢自小就在公主您的身边伺候,皇宫的肮脏与名利,奴婢都看在眼睛,公主的母亲不受宠,公主也倍受冷落,皇宫中就连一个小小的太监都可以欺负公主,连带着我和菊韵也会被欺负,而公主从来没有怨言,私底下只是偷偷跟我和菊韵说,忍一忍就好了,你始终都会离开那里,真的会离开,也只是把你往火坑里推,将你嫁来了儒国,本来奴婢是想让公主立功,杀了王爷,等到回到儒国那一天,没有人会再瞧不起我们,我们是立了大功的人,没有人,没有人再和以前一样,连公主的玩具都敢抢!”

  梅香的话语让秦潇潇湿了眼眶,原来‘自己’以前竟然这么可怜,怪不得梅香总是一副处处小心的样子,原来,那种保护欲已经变成了习惯。

  酷-h匠》/网永久◇免?“费}t看小Xg说Gw

  梅香对北冥谶下毒并不是因为她的家人,而是因为她……因为要保护她,要让她变成儒国举足轻重的人!

  秦潇潇起身,擦掉梅香眼眶中的眼泪,道:“傻瓜,我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回儒国,如你所说,我对儒国来说不过是个利用品,利用完了就会被扔掉,回去,一点意义都没有,儒国的弱小注定了他会消失在金国的铁骑之下,不要伤心,不要难过,纵然儒国灭了,儒国的子民变成了金国的子民,我们,还是我们!”

  梅香点点头,轻松了一口气,她真的放心了下来并不是因为秦潇潇这番安慰的话,而是因为早在这之前北冥谶就与她说过,这次去边境会将她的父母接来这里与她团聚,觉不会伤害她的父母一根毫毛。

  那一刻,她真的被北冥谶给折服了。

  深夜……

  秦潇潇翻了个身子,觉得有些口渴,爬起身子却被吓了一跳,还好及时的看清楚了来人。

  不知道何时,沐春风竟然已经站在了她的面前。

  “你吓死我了,你来干什么?”

  “作为国师,这次战争,我也会去。”沐春风的声音显得十分空档。

  “是吗?”秦潇潇低下了头,一直想要抽空金国的内部,却没有想到现在却要领兵去攻打儒国,想必他的心里不好受。

  “小小。”沐春风出声。

  “嗯?”秦潇潇抬头,有些懵懂。

  “你真的不记得我们的以前了吗?”

  “你怎么忽然说这个?”

  “没什么,我只是忽然想到我以前对你的许诺,看见你被小太监欺负,我曾说,我一定会带你离开那个牢笼的。”

  秦潇潇无言的低下了头,原来说要带她走的,让她一直有勇气忍下来的人是他……

  “对不起。”秦潇潇将头更低了下来。

  “我知道,你的心,不属于我了。”他就住在离这个院子不远的地方,什么事情会不知道呢。

  “我要和你解释,沐春风,你听清楚了!”

  “我……”真的要说吗?秦潇潇的内心有点挣扎。

  沐春风惨白一笑:“无所谓了。”

  “不是的,我要解释的,我根本不是你的小小。”终于,还是说出来了。

  沐春风不由苦笑了一下:“不用这么骗我,其实只要你幸福就好,我无所谓的。”

  “真的,我说的是真的,我不光不是你的小小,我也不是秦潇潇,我也不是儒国的公主,不管你是否相信,我根本不属于这个时代,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一觉醒来我就已经躺在了鸳鸯成对床上,对面那个男人就成了我的夫君,可我什么都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

  “你说的是真的?”沐春风也露出了不敢相信的摸样。

  “是真的,如果我有说一句假话,就让天打雷劈。”秦潇潇举手发誓。

  “那你……”沐春风也犹豫起来了:“怪不得,一直和我说好等我回去就嫁给我的小小为何会忽然之间改变,连我都不愿意接近了,原来,早已经不是那个小小,不是那个我要等待的人……”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