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五章:失声

  北冥谶走了出来,丫鬟跟在他的身后,手中举着吧油纸伞为他遮雨,而秦潇潇则在雨中瑟瑟发抖。

  “回去吧。”看着她如此,他心里也不好受。

  “不!”雨水从她脸颊上流下。

  沐春风随后走了出来,从一开始,他便做到了置身事外的样子,然而看到秦潇潇受苦,他不能忍耐。

  “回去吧王妃,这件事情王爷会定夺的。”沐春风劝解道。

  “不!”仍然是一个字,却没有人知道里面的坚定,她,说过不会放弃梅香,就是不会放弃。

  膝盖下的小石子好似要一个个钻入她的体内一样,钻心的疼痛,她终于知道梅香跪在石子路上的感觉了。

  “好,既然那么喜欢跪着,那就跪到天亮吧。”北冥谶的手紧紧的攥紧,看着直拧的秦潇潇,他时常不知道要怎么办,她总是这么不听话,真的要惩罚惩罚。

  “王爷,王妃的身子还没有好利索……”

  “好了,是她自己的选择。”北冥谶制止了沐春风的话:“其他人都回去歇着吧,春风,你也回去歇着吧。”

  “王爷会睡得着吗?”沐春风惨白着唇问。

  “哼!”回答他的只不过是个简单的鼻音。

  所有的人都从她们身侧走过,每个人都有一顶油纸伞,而经过她们的时候却好似怕给她们挡上雨一般,扯得远远的再走。

  这,就是人心吗?

  等他们一行人走远,菊韵马上在雨地里站了起来,伸手去拉秦潇潇。

  m最、X新章{^节上;B酷|匠…网P

  “干什么?”秦潇潇不解。

  “公主的那份奴婢帮您跪,公主是千金之躯不能跪在这雨夜里,快去找个地方好好避避雨。”

  秦潇潇鼻头一酸,摇摇头:“我不要,我说过了,我们风雨同舟,你们就是我的家人,我不可能舍弃我的家人去独自逃避。”

  “公主,为了我,你不值得这样。”梅香被这雨水一淋,显得镇定了不少,只是语气有些悲伤。

  秦潇潇笑笑,将手足无措的菊韵按跪了下来:“不就一夜么,扛过去或许就没事了。”如果这夜就这样过去,北冥谶就不追究了,那她觉得值得。

  菊韵单纯的笑着,她被秦潇潇那种豁达的情绪给感染了,重重的点头,她相信她们的公主。

  只有梅香知道,这件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雨,还在焦急的下个不停,春天的寒雨最能侵入人骨,这瓢泼的大雨,不知何时会停。

  北冥谶的院子里,灯火通明,外面的雨滴砸着地面,发出让人难以平复心情的声音。

  屋中,两个影子对坐着,北冥谶拿起黑子,放在棋盘上,另一边坐着的沐春风显得格外焦急。

  “王爷既然也寝食难安为何还让王妃受罪?”看的出来北冥谶也在为秦潇潇的事情而睡不着。

  “她太直拧。”简单的话语,伴随着无奈的叹息:“不给她点教训以后恐怕会出更大的篓子!”

  “王爷这样是不是过分了些?毕竟,王妃的身体还没好利索呢。”

  “我也想让她回去的,可你看她那个样子,誓死不回去,既然这样,她就跪着吧。”

  两人相继无语,看起来是在下围棋,可心,却跟着滴落的雨滴一下一下的抨击个不停。

  “梅香,我好冷啊。”菊韵已经开始哆嗦的不行了,她和梅香是一起进的皇宫,梅香由于大一些,什么事情都帮着她分担,久而久之,她的性子便开始有些懦弱,苦也没有受过许多。

  “闭嘴!”梅香呵斥,她自己也好不了多少,脸色苍白,白的和她身上穿的裙子有一比:“公主都没说什么,你嚎什么。”

  秦潇潇洗了洗鼻涕,冻死她了,她不是不想嚎啊,而是连嚎的力气都没有了。

  “公主,你冷不冷?”菊韵向着她靠拢了过来,想要给她挡住一些雨。

  看着菊韵的行动,她一感动,张嘴道:“我,我一点都不,冷……”

  好似有什么重重的倒在了地上,她却感觉是自己的身体在疼痛,而后听见了梅香和菊韵撕心裂肺的叫声。

  喊什么呢,我不就是偷懒睡个觉嘛。

  菊韵在雨中狂奔到北冥谶的院子,浑身湿漉道:“公主晕倒了。”

  北冥谶手中的黑子顺时滑落,她拍案站起:“什么?”

  沐春风则是更早一步的跑出了院子。

  感觉好热啊,热的都睁不开眼睛,秦潇潇觉得身体好沉重啊。

  屋子里好像有嘈杂的声音,她的房间什么时候来过这么多的人啊。

  哎呀全身都好累,累的都要掉渣了,怎么回事,梅香和菊韵呢,为什么不来伺候她?

  梅香!

  秦潇潇立马睁开了眼睛,看到的则是一个老态龙钟的威严老头拿着一根银针正迎面而来。

  “啊,你干嘛?”秦潇潇惊叫道,忙摸了一下自己的嗓子,怎么回事?她刚刚明明说话了啊,为什么却发不出声音。

  那人一看她醒了,掉头道:“去叫王爷吧,王妃醒了。”

  看着人淡定的样子,不像是一般村野大夫啊。

  “王妃可还有什么地方不适?”那人问。

  秦潇潇老实的摇头。

  “王妃不妨说句话给老夫听听。”

  秦潇潇继续摇头,她说不出来啊。

  “火气太大,压了嗓子,没事的,等火气下去了,嗓子就能出声了,只是王妃的身体会大不如从前啊。”那老头一声叹息,小声道:“以为自己年轻就这么糟蹋,等老了就会后悔莫及咯。”

  秦潇潇皱起了眉头,这老头,真是不招人喜欢。

  “王爷,皇上!”不久,这老头便起身走到了秦潇潇躺着看不到的遍上。

  “王妃醒了?”北冥昭的声音,他怎么也来了?

  “是,皇上。”

  “麻烦长御医了。”北冥谶抱拳意表尊敬。

  “不碍的,只是王妃的身体,是不太理想,以后恐怕一有点不顺心就会晕厥,晕厥次数越多,生命危险便越重,还望王爷不要处处和王妃作对了。”

  秦潇潇的心咯噔一下,她的身体竟然变得那么糟?不就是在雨夜跪了一夜吗?没有必要吧?以后她只要生气就会死?

  “这么严重……”北冥谶喃喃不敢相信。

  “老夫言尽至此啊。”

  秦潇潇闭上眼睛,重重的叹息了一口气,看来,这辈子活不长啊。

  北冥谶一愣,忘记她已经醒了,刚刚御医说的话,她肯定都听见了。

  渡步走到床边,看着她闭眼休息的摸样,心中某个柔软的地方好似被别人戳了一下般,生疼!

  秦潇潇睁开眼睛,正好看到北冥谶,一肚子的火气曾的一下子都升了起来,开口道:“滚!”

  却只有嘴型和沙哑的嗓音。

  北冥谶不知为何,刚刚的疼痛这刻就觉得好笑无比,不由扑哧的笑了出来。

  秦潇潇怒气冲冲的看着他,怎奈自己嗓子失声喊不出来。

  北冥昭也走了过来,看着她的样子略微皱了眉头:“长御医刚刚说过,不宜恼羞成怒。”

  听了北冥昭的话,秦潇潇深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现在不能生气,现在生气就是跟自己过不去了。

  看她的样子,北冥谶忽然觉得有些好笑,看她隐忍的样子还真是不错。

  “你慢慢的养身子,小心点儿自己的嗓子。”北冥谶似关心道。

  秦潇潇瞪了他一眼,这话明显是挑衅。

  “好了,朕还有正事没有办完,就先走了!”看来北冥昭挺忙。

  北冥谶去送北冥昭了。

  屋子里剩下她一个开始胡思乱想,从刚刚开始就没有看到梅香和菊韵,这是肯定的,就算是梅香没事了,连着一整夜的淋雨,肯定也不好受。

  无奈她现在一点力气都没有,而且是一点能力都没有。

  她却是别人眼中大的王妃,自己的身份更是显贵的公主,可又有什么用呢。

  怪不得以前古代的那些富家小姐都那么想变成平民,平民也有平民的幸福。

  正在这里一个人胡思乱想呢,没有想到北冥谶就回来了,奇怪,他竟然没有送北冥昭到大门外。

  “想要吃些什么吗?”北冥谶问:“一个晚上如此折腾,应该饿了吧?”

  她失声,也没有想要张嘴的意思,虽然折腾了一个晚上,她却也不饿。

  北冥谶大方的坐在床上,凝眸看着她:“有些事情我会处理,为什么你非要这么固执?”

  秦潇潇侧头,眼神坚定的看着他,张嘴说出了几个单个的音符,没有发出声音,显然只是口型,却让北冥谶为之一震。

  “梅香和菊韵都很好,两人染了风寒,在屋里休息,一会儿我就让她们过来。”说完,便起身离开了。

  床上的秦潇潇顺然松了一口气,总算是,结束了么……

  走到屋外的北冥谶,双拳紧握,脸上的惨白有些吓人,他万没有想到秦潇潇会这么说。

  “你有这么无力过吗?”

  虽然只是口型,可不知为何,他竟然鬼使神差的看懂了她的话,你有这么无力过吗……

  他,有过吗?

  有过吧,那是什么时候呢?在承弟逝去之后吧。

  他那是感觉好无力,为何自己是别人眼中的北冥齐王,是显贵的王爷,皇宫贵族,然而,却连自己手无缚鸡之力的弟弟都保护不了……就让他这么不明不白的死了。

  至今谈及这件事情都让他心情冷淡,虽然那件事情已经过去四年,虽然,这件事情北冥昭劝他放下,但他,怎么可能放过那个残忍杀死自己弟弟的人。

  可是四年的苦苦寻找,苦苦调查,却没有发现一点蛛丝马迹!

  至此,他却没有放弃。

  ……

  秦潇潇的身体仍然还是很不舒服,眯着眼睛觉得不舒服极了,后背上好痒啊,可是自己的手却酸的抬不动,想喊,嗓子却哑着,天呐,这是在惩罚她吗?

  ‘吱呀——’门被推开。

  梅香和菊韵的身影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面上一喜,开口道:“你们没事吧?”愕然却想起自己失声了。

  梅香一笑,摇摇头,看得出她的身子也有些虚弱:“公主,要奴婢怎么谢你呢,没想到,北冥谶真的没有追究。”

  秦潇潇心一沉,纵然是北冥谶放过了她,她的称呼却那么没大没小,这件事情好似没有简单的结束。

  菊韵在一旁老是吸着鼻子,她的病好似比梅香重。

  秦潇潇张了张嘴,却发不出声音。

  梅香皱眉看着她:“公主可是有什么吩咐?”

  秦潇潇点点头,满脸的欢喜,终于有人来了,她努力的蠕动着。

  梅香皱着眉,摇摇头:“公主嗓子怎么啦?我不知道公主要说什么?”

  “我……”秦潇潇单个声音发出来,天呐全身都好像被人盯在木头上一样,动一动都好痛啊。

  菊韵在一旁吸着鼻子,道:“许是公主饿了吧,折腾了那么久,也难免会饿,咱们去给公主弄些好吃的吧。”

  “说的也是,我竟然没有你想的周到。”梅香温柔道,菊韵还真是长大了,转头对秦潇潇道:“公主先在这儿歇着,我们去去就来。”

  “……”天呐,你们别走啊,好不容易才来了个活人,快给我挠痒,痒的不行了啊。

  但好似她这无言的话语并没有让梅香和菊韵留住脚步,两人仍旧有说有笑的往门外走去。

  神啊,派个天使来拯救我吧……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