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雨中求情

  第二十四章:雨中求情

  “是吗?我忘记了!”秦潇潇偏头刻意不去对上北冥谶的眼睛。

  “你……”北冥谶铁青的脸却说不出什么来。

  秦潇潇得意洋洋的看了他一眼,这就是今天她为他准备的好戏,不知道,他觉得好看不。

  “呵呵……你的告状结束了吗?”北冥昭温柔道。

  “啊?”秦潇潇脸色一红,自己的小伎俩还真是瞒不过北冥昭啊。

  “既然这样的话,那么,朕就要宣布朕的旨意了。”

  “啊?我没有听错吧?”她本来不过是解解气,北冥昭还有旨意?

  “是啊,你都已经来告状了,如果我不表示一下我的立场,那岂不是太对不起你了?”

  “皇上!”北冥谶再次出言阻止。

  “好了,朕罚的也不重,就让容氏在自己的宅院里过半个月的清闲日子吧。”

  还真是不重,秦潇潇想到,差点把自己害死,不过才被罚半个月禁足而已:“只有半个月?她的半个月原来可以抵我一条性命!”秦潇潇不满道。

  “既然这样,那就禁足一个月,倘若以后在王府里相见,她必要躲过你绕行才是。”北冥昭是天子,他所说的话便都是圣旨,这也算是加重了责罚。

  “皇上,您贵为天子,应该考虑大局才是啊。”北冥谶咬牙切齿,秦潇潇真感觉下一刻他就想要咬断她的喉咙。

  北冥昭并没有理会他,而是侧目看了一眼一直很安静站在那里的沐春风:“呵呵,国师一直说要来看王妃,来了之后却一直都没有说一句话,正好朕有些话要跟北冥谶说,你们聊吧。”北冥昭说完,抬腿就走出了房门,北冥谶紧跟其后走了出去。

  一出房门门口,北冥谶便有些沉不住气了:“皇上真的要对容蓉禁足?她的父亲可是丞相容康啊。”

  “哼,那个老狐狸早已经不把朕放在眼里,什么事情竟都开始他做主起来,先下要打儒国的主意,一下子,朕的势力就会被削弱,朕可不能让容康钻了空子,现在给他个下马威,让他老实的为朕出力。”让他看清楚谁才是金国的皇帝,谁才是真正的主宰。

  既然秦潇潇给了他这么好的一个理由,他不用,还真是可惜了……

  秦潇潇坐在床上,看着日渐憔悴的沐春风,不知为何,就是感觉对他有所愧疚。

  “王妃身体可无碍?”沐春风很官方的询问道。

  看着他波澜不惊的眼眸,秦潇潇微笑起来:“没事的,这不还好好的嘛。”

  “王妃自当小心身体。”

  “谢谢国师关心!”

  什么时候,她们竟然变得这么陌生,连说话也是如此,不是曾经还把酒言欢过吗?

  原来,什么东西都可以变得这么快。

  这时,北冥谶和北冥昭也说完话走了进来。

  “既然王妃无碍,那朕就先走了。”北冥昭没有多做停留,好似真的很忙。

  北冥昭前脚走,沐春风也告辞走了。

  房间里只剩下了她和北冥谶。

  “哼!”秦潇潇鼻孔向天,不屑的看了他一眼,掀起被子就钻了进去。

  如果让她选择的话,她宁愿睡不着的躺在床上,也不愿意和北冥谶大眼瞪小眼。

  本想着是和北冥谶置气,却没想到真的睡着了,这一睡还睡到了晚上。

  秦潇潇被剧烈的晃动摇醒,眯着眼睛,看到菊韵气喘吁吁的样子,她伸手揉了揉眼:“怎么啦?这么慌慌张张的。”

  “梅香,梅香……”菊韵有些上气不接下气。

  “梅香怎么啦?”感觉有些不妙,秦潇潇也不顾自己的身子如何,立马掀起被子下了床。

  “你倒是说啊,梅香怎么啦?”

  “梅香在王爷的茶里下毒,现下王爷正在大厅审问梅香呢。”说着,菊韵不争气的哭了起来。

  不光是菊韵不争气,就连秦潇潇也差点踉跄的倒地,那么只会言听计从,聪明伶俐的梅香怎么会干出这么傻的事情?

  随便让菊韵给套了件衣裳,开门才知道天空不知何时下起了蒙蒙细雨,黑色的夜,笼罩着整个王府的天空,让人感觉喘不过气。

  急步的走到大厅,好似,她是最后一个知道的,容蓉、影柔、沐春风,还有一个面色苍白却长相清秀的女子,她不认识,不过,想起容蓉曾经说的话,这女子应该就是北冥谶娶的夫人柳淋漓了。

  大厅正中,梅香淡薄的身影跪在那里,她是害怕,怕的浑身都在发抖。

  北冥谶冷冽的眼睛盯着跪在地上的梅香:“说,为什么要在本王的茶杯里下毒?”

  梅香咬着下唇,眼神中含着泪水,却死死的不肯开口。

  “来人,打。”轻描淡写的一句话,两个壮汉家丁便上前去扯住了梅香,看似是要动手了。

  “住手。”秦潇潇小跑进大厅,推开在梅香身旁的两名家丁,护住了梅香。

  两个家丁一看是王妃,也不好动手了,只好站在了一边。

  “你怎么来了?”北冥谶皱起了没有,他还特意不让人去通知她,只是因为她的身子现在还很虚弱,等过了这段时间再给她说也不迟,想着,凌厉的目光射向菊韵。

  “我为什么不能来?”秦潇潇站起来,挡在梅香的面前:“她是我在儒国带来的宫女,就算处置,王爷也该对我说一声吧?”

  “既然如此,王妃就一同坐下来听听你的好婢女为何给我下毒吧。”真是死性不改的女人,现在是她的婢女犯错,说的好似还是他的过错一样,真是让人恨不得连她一起审问。

  “公主。”梅香扯了扯秦潇潇的裙角,秦潇潇低头看着她,今夜的她,显得格外脆弱:“不要管奴婢了,奴婢是自作主张想要替儒国除掉他,只希望奴婢没有连累到公主,也请公主原谅奴婢做的傻事。”

  秦潇潇抹掉眼角的泪水,露出一个微笑:“说什么傻话呢,你是我从儒国带来的,我们现在都算是亲人了,我怎么可能抛弃你不顾?”

  “哼!”北冥谶将拳头狠狠的砸在了桌子上,她竟然说一个小奴婢是她的亲人,却也不来求他放过。

  被北冥谶这一惊,秦潇潇终于想到自己是来干什么的了,她深吸一口气,看着北冥谶,问:“还有商量吗?”

  “你说呢?”

  “我在问你。”纵然现在是求人的时候,可生性就倔强的她连求人都用这么让对方窒息的语气。

  在北冥谶左面坐着的容蓉一笑:“王妃真是会开玩笑,下毒毒害王爷,这可是诛九族的罪名,王妃是王爷的正妻,这时不帮王爷声讨也就算了,可以理解是王妃带来的婢女做的,王妃避嫌还来不及,可你现在却帮着你的婢女说话,着实让人怀疑她下毒是否是人指使的,原来啊,我就说,一个小小婢女没有那么大的胆子。”

  “你闭嘴。”秦潇潇伸手指着容蓉:“我没有和你说话,如果你再多说一句,看我不割掉你的舌头!”

  “你……”容蓉万万没想到她会这么大胆。

  “王爷,臣妾倒是觉得这件事情和王妃姐姐无关,要查清楚才是。”在另一侧的影柔小声道。

  秦潇潇感激的看了她一眼,还真是看不出来,平日看她是那么胆小如鼠,却没有想到关键时刻她竟还敢露头。

  北冥谶看了影柔一眼,眼神有些复杂,转而道:“王妃,你身体不适,先下去歇着吧,这件事情,本王自有定夺。”

  “你有什么定夺?你还会有什么定夺?除了处死,还有其他的路吗?就算她在你的茶杯里下毒,可你没喝,也只能算是下毒未遂,也不能处死她啊。”

  “什么下毒未遂?那按照王妃的意思,非要等到王爷喝了这毒茶,等这下毒成功了才能处置这个小小的贱婢不成?”一直没有说话的柳淋漓开口。

  却没想到她的开口这么有杀伤力,真是没有看出来,柳淋漓还是和沐春风一样的人物,一直坐在那里没有话说,说一句就是要致梅香的死罪!

  “王妃下去吧。”北冥谶压着嗓子道,看的出来他是在隐忍着自己的怒气,他知道秦潇潇的身体不好,此时此刻只能压着脾气来,他也相信这件事情和秦潇潇没有关系。

  “我不!这件事情我决不妥协。”她怎么可以眼睁睁的看着跟着自己这么多日子,对自己无微不至照顾的人惨死呢。

  梅香再次拉住了秦潇潇的裙角:“这件事情就算公主说破了大天也没用的,是奴婢做的,确有此事,奴婢心甘情愿的去死。”

  “你怎么那么傻?”

  “因为奴婢和公主一样,不想要失去最亲的人。”只要她帮公主除掉了北冥谶,即消灭了公主心里的愧疚,却也让公主得到了自由,还有她远在边境的家人……

  “可以,可以绕过她这一次吗?”秦潇潇终于肯低下头了。

  本以为让秦潇潇低头,让她乞求自己会让自己觉得有种痛快的感觉,因她在自己面前是如此的倔强,可当她真的低头的时候,不知为何,他心中的一团火顿时烧了起来。

  她竟然为一个婢女为恳求她,原来她那与他的对抗的勇气都去哪儿了?

  “来人,扶王妃回去。”这件事情,他大致有了推断。

  “不,我不回去,如果你坚持不放梅香的话。”

  “扶,王妃回去!”北冥谶大声道。

  刚刚那两个壮汉走了过来:“你们要干什么?”难道要采取强制性手段。

  果然,秦潇潇想的没错,两个壮汉,一人一边的将她架了起来,就开始往外拖。

  “放开我,你们干什么?”秦潇潇吼叫着。

  菊韵想上前帮忙,却被北冥谶的话语威慑了回去:“如果你敢插手,我就不确定怎么送你的公主回房间了。”

  bA酷匠网}永久E免Ns费_=看●小说

  听到这么说,菊韵只好作罢,她知道,连公主都做不了什么,她还能做什么,只是在梅香的旁边默默的跪了下来。

  刚刚架着秦潇潇出去的两名壮汉小跑了进来,身上淋了些雨滴,看来外面的雨更大了。

  “回禀王爷,王妃跪在了雨里,不肯起来,不肯回房间。”

  北冥谶的手瞬间攥成了拳头,随后慢慢的松开。

  容蓉插嘴道:“王爷难道真的不处置这个下毒的贱婢吗?”

  “她那么喜欢跪,她的人又那么喜欢跪,就让她们跪着吧。”北冥谶起身,对梅香、菊韵道:“你们的主子都在外面的大雨中跪着,你们还在这里干什么?”

  梅香很有骨气的站了起来,前两天在石子路上跪着的膝盖还没有好,这下更疼起来,却还是一瘸一拐的走到了门外,和菊韵一同跪在了秦潇潇的身旁。

  ‘轰隆隆——’打雷声带着闪电劈下,有些骇人的白光闪过。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
书库 目录 前一章 后一章
快捷键:空格键-向下翻页并进入下一章、 左右键[← →]-直接进入上/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