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三章:借题发挥

  北冥浩做贼心虚,赶忙抬起了头,转头便看到自己的三哥铁青着脸站在门口。他立马在床边站了起来。

  去端姜汤的梅香进门时也看到了这个场景,满脸的不相信。

  乖乖的站在一侧,手中还端着热腾腾的姜汤。

  北冥谶的手攥成拳头,攥紧,接着攥紧!

  ‘啪’响亮的耳光声响起。

  ‘砰’的一声,梅香手中端着的姜汤洒落一地,连通着碗被摔得粉碎。

  梅香捂着自己的脸颊,脸颊处正传来阵阵疼痛,她隐忍着自己的委屈,跪了下来:“奴婢有错,还请王爷发落。”

  北冥谶深深吸了一口气,没有瞧一眼被他无缘无故打了一巴掌的梅香,只是直直的看着北冥浩,冷冷道:“自家的主子病成这样你都看不好,我该治你个什么罪呢?”

  “奴婢该死!”梅香垂下了头。

  “该死?哼!如果你们家主子真的有点什么闪失的话,你觉得你这条贱命能赔些什么?”北冥谶终于低头看向了跪在地上的梅香,眼神是从未见过的冷冽。

  北冥浩一直没有说话的站在床边,心乱如麻,他知道,刚刚的动作肯定是被三哥看到了,不然三哥这种好脾气不会发这么大的火,先下只好等着三哥火气消了再说。

  “大夫来了。”领着大夫进屋的菊韵被屋中的局面吓了一跳,看着跪在地上的梅香,无奈,将年迈的大夫搀扶到了床前。

  大夫摸腕把脉:“高烧不退,看来是没有得到及时的治疗所致,无碍,现在还来得及。”随后便吩咐拿纸笔开了药方,让菊韵随着他去拿药。

  北冥谶走到床边,看着绯红脸色的秦潇潇,握住了她的手。

  北冥浩只有站在床边的份儿。

  梅香仍旧跪在那里,不敢出声。

  “三哥……”北冥浩思索后开口,想要解释,却又无从开口。

  “好了,你也累了,先回府吧,这里的事情就不用你操劳了。”北冥谶没有回头,握着秦潇潇的手不自觉的用了用力,让睡梦中的秦潇潇都皱了皱眉头。

  “是。”

  临走前,北冥浩看了一眼跪在地上的梅香,怎么说,这个丫鬟受罚有一半自己的责任,回头想要求情。

  “还不走?要留在这里照顾你的三嫂吗?”北冥谶不冷不热的话语继而传来,仍旧没有回头看他一眼。

  北冥浩被这句话噎的无话可说,最终也没有求情。

  “滚出去跪着!”北冥谶冷冷道。

  梅香站起身来,看着狼狈的地面,小声恳求道:“还望王爷等奴婢收拾完这些残渣后再出去跪着!”

  “滚!”冷冷的一个字,已经显示出了他北冥谶没有了耐心。

  梅香只好退了出去,跪在房门口。

  “别在门口碍事!跪在院子里。”北冥谶又道。自己的自己不可能开口罚,都怪这个丫鬟疏忽才差点将事情弄成了不可收拾的局面,他要好好惩罚一下她。

  &看@正Qo版K章(8节}4上酷,K匠&网p

  梅香只好下了台阶,跪在了院子里,院子的地面不像屋子和屋檐下的一样是用水泥砌好的,而是小石子铺成了一条小道,夏天时穿的鞋子鞋底薄一些都会觉得咯脚,何况这时春天衣薄,膝盖也不能和脚相比。

  梅香抬头,隐约还能看见台阶上,房屋里,坐在床边的北冥谶,眼神透出了意思狠毒之色,明明是你不知爱惜公主,现在倒是往别人身上怪,好,我就让你怪个够!

  屋内,所有的东西都变得寂静起来,北冥谶一直握着秦潇潇因为高烧而滚烫的手。

  秦潇潇一直都没有动静,看来是睡着了。

  看着那张清纯的脸,她好似和妖娆两个字掺不上一点的关系,可是为什么,先是皇兄,后是北冥浩呢?

  难道她不知道自己是北冥齐王的王妃吗?

  还是……因为她太美。

  伸手抚上她嫩滑的脸,感受着她脸蛋传来的异样热度:“我应该,将你如何处置?”

  “王爷……”菊韵转头看了一眼已经跪的满头大汗的梅香:“药已经熬好了。”

  “嗯。”北冥谶起身,看了一眼外面的梅香,声音不大不小道:“起来吧。”跪在那里真是没用,还妨碍风景,不如让她伺候秦潇潇。

  梅香一瘸一拐的走了进来,对北冥谶施礼:“谢王爷。”

  一切发生的事情沉睡的秦潇潇都不知道,当她醒来已经是第二天早上的事情了,烧是退了不少,却又咳嗽了起来,请来了大夫,说是受凉的缘故,又开了几服药。

  一早上都是菊韵跑前跑后,让秦潇潇觉得奇怪:“为什么只有你?梅香呢?”

  “额,梅香她,她有些不舒服。”菊韵闪烁着眼神。

  “不舒服?严不严重?刚刚请来的大夫应该还没走远,你快叫来给梅香看看。”

  “我已经给她拿了跌打丸,没什么大碍的。”菊韵笑了笑,随机便笑不出来了,她刚刚说了什么?

  “什么?”秦潇潇掀开被子,站了起来。

  菊韵赶忙将她按在床上:“公主,可不能再受凉啊。”

  “你刚刚说你拿的跌打丸?可你不是跟我说只是身体不舒服吗?为什么要用到跌打丸?”秦潇潇终于咀嚼出这从中的疑问了。

  菊韵现在真是恨不得打自己两个嘴巴子,昨夜的时候梅香是千叮咛万嘱咐的不让她告诉公主,她竟然还是说漏了嘴。

  “告诉我!”秦潇潇勒令道。

  菊韵犹豫不决。

  “如果你不说,那咱们现在就去找梅香问个清楚!”

  “好,好,好,我的公主殿下,我跟你说就是了,但您要保证不能告诉梅香是我说的,不然她会骂死我的。”

  “说!”果然还是觉得菊韵比梅香幼稚的多。

  “昨日,昨日我也不知道怎么的,当我请大夫回来的时候梅香已经被罚跪在屋里了,当我煎药回来后,梅香又不知道为何,已经跪在了院子里的石子小道上,晚上的时候她只是嘱咐我不能告诉你,我问她为何受罚,她就是不肯告诉我。”

  “那她,现在怎么样?”想起往日梅香的骨气,她很担心梅香会做出什么样的事情,想想北冥谶更是可恨,怎么对一个丫鬟如此的对待。

  “公主,莫要问梅香这些啊。”

  “放心吧。”她又不傻,现在问出口,又能问出些什么呢?

  “吱呀——”依稀能在屋里听到院门被打开的声音。

  “这院门该上些油了。”秦潇潇懒懒的道。

  “是。”菊韵迈步出去看是什么人来了。

  “奴婢参见皇上、王爷,国师。”

  秦潇潇刚刚躺下的身子顿时反弹了起来,这人聚的还挺齐,那么,北冥谶,别怪我不给你面子了。

  继续躺下后,秦潇潇使劲扇了自己两个巴掌,让自己的脸看起来仍然是绯红,而后便有模有样的咳嗽起来。

  三人在屋外走了进来,菊韵在后面,看着自家公主好似有些不对劲,刚刚都有力气下床了,怎么这会儿却躺在床上要死不活的样子?

  “王妃这病的是很重啊。”北冥昭语重心长,回头看了一眼站在自己身后的北冥谶,刚刚我说要来看看,你百般阻拦,说什么已经或蹦乱跳了,现在看你还有什么话说。

  沐春风没有说话,上千搭脉,微笑道:“是高烧,不过也没有严重到烧昏迷的程度。”

  正在装睡的秦潇潇顿时一身的汗,沐春风你到底站哪边的?

  “哦?如此啊。”北冥昭探头过来,看着秦潇潇脸颊上明显的五指红手印,无奈的摇摇头。

  转身问北冥谶:“她这样做是为了什么?跟你作对吗?”

  “不知!”北冥谶冷冷道。

  “唉,本来朕是在百忙之中抽出了空来看看王妃的,却没有想到王妃这正昏睡着,算了,朕还是走吧。”

  什么?要走?可是我的戏还有演呢,这个北冥昭真是不给人面子:“哎呀,菊韵,怎么好像有人说话啊。”

  秦潇潇幽幽‘转醒’,脆弱的翘起身子,还无力的咳嗽了两声。

  菊韵上前搀扶,道:“是皇上来看公主了。”

  “皇上?”秦潇潇眼眸中不由一惊,这演技还真是棒。

  “王妃一切安好?”北冥昭渡步走到窗前,看着秦潇潇脸颊上那异样的红,便不由想笑,事实是他也真的抿嘴笑了起来。

  秦潇潇脸色一沉,她现在是个生死未卜的病人好不好?这个没有良心的北冥昭竟然还笑,亏她还一直都当他是好朋友。

  眼角看到秦潇潇不高兴的脸色,他知道秦潇潇是在怪他没有配合她好好演出,立马将笑容憋了回去,语重心长道:“怎么的就会落入水中呢?你怎是太不小心了。”

  “不是我不小心的。”秦潇潇伸手,抓住了北冥昭的一席月牙白袍,泪眼婆娑,楚楚可怜道:“皇上,你要为我做主啊,昨日,我出门去四处逛逛,谁曾想容蓉……”

  “王妃!”北冥谶出声制止:“你烧糊涂了,还是赶紧歇息吧,皇兄还有很多事情要做呢。”

  “你才烧糊涂了呢,你全家都烧糊涂了。”秦潇潇一顿,不对劲啊,抬头看了北冥昭一眼,改口道:“就你一个人烧糊涂了,我怎么可能烧糊涂,就算我烧糊涂了,那是因为谁啊?”

  “王妃!”北冥谶大声呵斥道。

  秦潇潇被吓的一个哆嗦,今天的北冥谶好可怕啊。

  北冥昭伸手拍了拍秦潇潇柔弱的肩膀,道:“说吧。”

  北冥谶的目光冷冷的盯在她的身上,好似要盯进她的身体一样。

  秦潇潇把眼睛一瞪,豁出去了,老娘就是跟你拼了。

  “好,这是你皇帝让我说的。”

  北冥昭点点头。

  “那日我出院子里晒晒太阳,谁想到遇到了北冥谶的侧妃,容蓉,我也不知道哪里就得罪了这个北冥谶厉害的侧妃,她竟然一把把我这个王妃推到了湖里,而北冥谶明明是看见的,他竟然睁着眼睛说瞎话,说他没看见,对容蓉连责问都没有责问就让她回去休息了,试问,他这样做,是不是在藐视我?”

  北冥昭苦笑,转头看着脸色铁青的北冥谶,道:“三弟,你是不是在藐视你的王妃啊。”

  “皇兄听她胡说!我真的不知道发生了什么,而且当日容蓉也受到了惊吓,我便先行让她回去休息了而已。”

  “让她回去休息?是啊,让我落水后独自走回住处,而你的侧妃却可以因为惊吓而回去休息。”秦潇潇冷冷的看着他。

  北冥昭一怔:“你自己走回来的?”三弟怎么可以让刚落水的潇潇自己走回来呢?

  “难道我自己飞回来啊。”

  “我说送你的,你拒绝了。”北冥谶反驳道。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