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一章:我是OUT了吗

  北冥谶苦笑了一下,自己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丢人了?话说回来,沐春风什么时候变得如此会灌酒了他也不知道。

  “你过来。”北冥谶悠哉的坐在床边,对着站在一旁,好似警惕着他的秦潇潇招招手。

  秦潇潇侧着身子,慢慢的往他的方向挪步过去:“干,干嘛?”她到还真是一幅防备着他的样子。

  看着她离自己这么远的距离,北冥谶皱起了眉头,继续对着她招招手,示意她再往前来些。

  秦潇潇继而又往前走了两步。

  看秦潇潇仍然离自己有些距离,北冥谶耐不住气了,蹭的一下起来,伸出大掌便将秦潇潇拽了过去。

  只觉得天旋地转之后,再次看清楚眼前,不知何时已经坐在了北冥谶的腿上。

  北冥谶嘴角掀起一个微笑,这个女人的柔软,他早已经尝遍了,可当手指触碰到她身体的那一刻,自己却还是有些按耐不住起来。

  手掌在秦潇潇不知道的情况下一点点的抚摸着她纤细的身体。

  秦潇潇皱眉看着一脸沉浸的北冥谶,挣扎了一下,没有挣扎开来。

  “怎么?不舒服?”北冥谶洋装问道,还没等秦潇潇开口说是与不是,他已经大力的将秦潇潇放在了床上。

  秦潇潇身子一抖,坏了,他有些不对劲啊。

  “这样,是不是舒服多了?”北冥谶矮头,凑到她的耳边,呢喃道。

  “我,我,我不觉得这样舒服。”秦潇潇将双手挡在自己的胸前,提心吊胆的看着俯身在上一脸兴趣悠然的他。

  上帝啊,这个人千万不要宿醉之后再来个一时兴起什么的,她可承受不起啊。

  “你怕成这样做什么?又不是没有过。”

  被北冥谶这么一说,秦潇潇不由想起了两人不久前夜晚的缠绵,脸色绯然,怒瞪了他一眼,真是哪壶不提开哪壶,她最不想要想起的事情他偏要讲起。

  “你放手。”秦潇潇凶巴巴道,虽然这个凶巴巴一点底气都没有。

  听到她这么柔弱反抗,北冥谶开始来劲了,好几天都是在秦潇潇这里夜夜笙歌,基本也摸透了她的一些小脾气,这么柔弱的反抗就是说明,她非常不愿意事情接下去发生,但,她却知道自己无力阻止。

  “你的威慑真是小到让我笑。”北冥谶现在还不忘开她的玩笑。

  被别人嘲笑自己尊严无能,秦潇潇嘟起了嘴吧,虽然自己真的很无能……

  “前几天的夜里我总是觉得你少了些什么,今天才想明白是少了些妩媚,你总是好似木偶一样,只是让我开心,其实房事啊,最重要的是两个人都开心,不如我们今天来练习练习。”说着北冥谶便伸手向她的衣带袭去。

  秦潇潇赶忙用手遮挡住:“不要。”

  ‘叩叩。’两人皆是一愣,都向紧闭的房门看去。

  秦潇潇知道自己有救了,赶忙冲着门外喊道:“谁啊。”

  “奴婢梅香,是想问问,已经一大早了,公主可否需要侍奉?”屋外传来梅香恭敬的声音。

  “要,要。”秦潇潇喜滋滋的答应着,将北冥谶的手拂开,一蹦一跳的走到了门口开门。

  纵然床上的北冥谶脸色有多不高兴,也隐忍了下来,不过私心里想,秦潇潇的侍女真是不懂事的很,哪天挑几个机灵点的送过来。

  打开门,梅香并没有立即进去,只是在门口对着秦潇潇颔首了一下,而后道:“公主,我看到了院子里的盘子未清洗,是否要拿去清洗?”

  秦潇潇点点头:“是。”她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菊韵已经去厨房拿早点了,看王爷也在,是否需要拿两人份的?”

  “不用。”如果现在不把北冥谶赶走,那她倒霉的日子就要来了。

  梅香依旧微笑颔首,站在了门口。

  秦潇潇皱起了眉,梅香平时不这样啊,就算是北冥谶在,她应该收敛些,也不应该这么收敛吧,实在让她有些纳闷。

  一听早饭没有自己份,北冥谶就知道自己该走了,确实也该走了,昨个儿的奏折还没有看完,需要继续看呢。

  伸手整理了下身上有些皱的袍子,大步的走到门前,侧头,看了一眼秦潇潇,嘴角的笑意,忽的倾身,凑到了秦潇潇的耳边,暧昧道:“今晚,要等着我哦。”

  秦潇潇窘迫的看了梅香一样,毕竟梅香就站在离自己这么近的地方,难免听不到刚刚的话,这么暧昧明显的话,让梅香这么单纯的孩子听到就不好了。

  看着秦潇潇的脸色,北冥谶满意的点点头,他要的就是这个效果。随后便转身离去。

  看着北冥谶逐渐远去的背影,梅香看了一眼秦潇潇,什么话都没有说,进了屋子去整理床铺去了。

  秦潇潇侧头,看着在床边忙着的梅香,她总觉得梅香和以往有些不一样。

  不久,菊韵便端来了热腾腾的早饭,秦潇潇拉着菊韵悄悄问道:“今天的梅香是怎么啦?”

  菊韵看了仍然在整理房间的梅香一眼,眼中有些情绪,最终还是摇摇头,没有说话。

  秦潇潇觉得今天她们这两个人都很奇怪呢。

  吃过饭,仍旧没事,看桃花落得也都差不多了,秦潇潇才想起已经折些桃花放在屋子里,梅香和菊韵没事,她便将两个别扭的人都叫上了。

  虽然古代的天气比现代冷上很多,桃花开的时间也比较长,但谢起来的时候却尤为的整齐,有时,一棵树上的桃花会齐刷刷的全部落光,这样的团结精神还真是让秦潇潇觉得难得,不过话说回来,像这桃花一样团结的不还有北冥家的三兄弟嘛!

  摇摇脑袋,自己怎么会想到他们呢,真是。

  因为这该死的团结精神,害的秦潇潇转悠了好多圈都没有摘到合适的桃花,不由气馁:“这桃花,怎么谢的那么快?”

  “有时候,桃花也会反映出某些事情来,例如一些事情你当初没有做,到以后想要做的时候却发现晚了!”跟在秦潇潇后面的梅香直言道。

  虽然菊韵已经极力的拉着她不让她说话了。

  秦潇潇转头,着实不明白一向乖巧听话的梅香这时是怎么啦。

  “你说的,是什么意思?”

  菊韵抓住梅香的袖口,摇了摇,希望梅香不要说下去,那样会让公主不高兴的。

  “公主,为什么昨夜你没有杀了北冥谶?”梅香不理会菊韵哀求的目光,硬是要说出自己心里的话。

  秦潇潇一怔,睁大眼睛看着眼前长相清秀,年纪还小的梅香为什么会说出这么狠戾的话来。

  这刻的梅香好似变了一个人一样,让她觉得如此的陌生:“你,为什么会这么说?”以至于,她都有点开始害怕。

  “公主,你明白我在说什么的,沐春风早已准备好了毒药,而你,却没有给北冥谶喝下。”

  秦潇潇没有想到她会对昨夜的事情这么了解,想来是昨夜她想要过来伺候的时候无意间听到的。

  既然梅香已经知道了,那么她也应该坦白,深吸了一口气,她清澈的眼眸看着梅香漆黑而想要知道一切的眼睛。

  “我不能杀他,因为,我不能因为自己的一己之私而妄害了一条性命。”

  “公主你是真傻吗?”她现在,此时此刻,真的不知道要怎么说她这个公主了。

  以前是觉得公主天真善良,这样的公主从来不苛刻对待下人,对她和菊韵也是好的没话说,可现在,情况却不允许这个公主再这样单纯下去。

  “公主,奴婢知道,公主您天生娇贵,见不得什么肮脏的事情,可是,现在却是要你公主需要完成使命的时候了,您是儒国的公主,现在儒国的百姓有难,难道,公主不应该做些什么吗?”

  秦潇潇看着眼前这个忽然变得如此尖锐的女子,顿时竟然没了话说,她要说什么呢?说,其实是她不想造孽,是她胆小,所以不敢杀了北冥谶?

  唉,看来现在说什么都是多余的,梅香能听进去才怪。

  她知道,梅香这么激动是因为她的父母就在金国和儒国的边境交界处生活,一旦发生战争,必定殃及。

  她明白梅香的心情,想要去拯救自己至亲的人,那怕是用尽所有的方式方法,显然,她的主子比较好得手一点。

  “梅香,原来你也知道发动战争会死人,会死去很多人,甚至会死去我们至亲的人,那你有没有想过,我们是儒国的人,我们现在在金国的京都,更甚至的说,我们就在别人的虎口之中,就算杀了北冥谶又有什么用?杀掉了一个北冥谶却还有千万个像北冥谶一样的人站起来,那样,我们做的这些事情就变成了教唆金国报复儒国的借口,自古以来,哪个国家不打仗?哪个国家不是费尽心机的向对国安插眼线?这样的战争持续是因为什么,你知道吗?是因为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法,是因为报复,是因为没有制裁方案,就像我们现在一样,我们明明可以很好的劝服金国国君,但你们,却想到了更糟糕的方法!”

  歇斯底里的说了一大通现代主义的思想革命,连喘气的功夫都顾不上,她看着梅香,问:“明白了吗?”

  梅香看着秦潇潇,眼中竟透漏出了悲哀,半响,苦笑道:“公主,你太单纯了。”没有想到,国难当头,公主却以为自己一口之舌就可以阻挡金国国君吞并儒国的野心。

  ◎7酷C#匠A;网(^唯40一#D正I)版en,◎其L他}b都"P是Z盗'e版\☆

  她真是失望透顶,看来,求人不如求己,梅香的眼光顿时变得狠戾起来,拉住在一旁早已被秦潇潇说的那些废话唬住的菊韵道:“我们走!”

  “哎,别走啊,其实还有很多办法的,不是非要杀掉北冥谶的。”追了两步,纵然呼喊了,梅香还是拉着菊韵头也不回的渐行渐远。

  其实她自己也知道刚刚说的那些话不过都是糊弄人的,她怎么可能可以说服北冥昭呢。

  战争啊,战争。

  昂头,看着天,原来,连云彩都没有停歇过脚步。

  那她还在这里站着干什么?瞬间她有些嫌弃自己了,现在看来,还真是无能急了。

  看梅香那生气的样子,不知道去干什么了,那傻丫头不会做出什么傻事来吧?还是跟去看看好。

  走出院门她才忽然发现,虽然在王府住了许久,却从来没有记得过王府里的路,看来只要瞎逛游着找了。

  也不知道秦潇潇今天是什么运气,刚胡说八道完一番,报应马上就来了。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