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莫名其妙的温柔

  “咳咳,有正事就说。”秦潇潇有点受不了这个样子的北冥谶。

  “能有什么事,找你要有什么事?”北冥谶觉得好笑,自己百年不来一次,来一次竟还被质疑是询问。

  秦潇潇还是些不相信他会没事来看自己,梅香刚好拿来了一盘瓜子,秦潇潇便一边刻着瓜子,一边观察坐在屋子里的北冥谶。

  怎奈北冥谶好似真的没有什么事情一样,就是坐在那里品茶,偶尔也会抬头看一眼吃瓜子吃的不亦乐乎的秦潇潇。

  这样干坐了有好一会儿,秦潇潇嗑瓜子磕的嘴都酸了,手掌伸出托住腮帮,脸上一副好无聊的样子:“问爱最深处,只有两小无猜时,小时候觉得屎壳郎的窝都是好玩的,长大了之后却发现这个世界多无聊,唉~”说着,又是一声叹息。

  北冥谶放下手中的茶杯,抬头看了看仍在发愣的秦潇潇,发问道:“今天还是你第一次展现你的才华呢,可否让我多听两句?”

  “啊?我只是随便说说的。”秦潇潇的眼光有些闪烁不定。

  “你文采这么出众,想必书法也一定不错!”

  “书法?呵呵,我的字就跟狗爬的似得,别说能见人了,就算是狗见了也都会说它自己写的都比这好看。”想到自己小时,老师说给自己的评语,秦潇潇不由笑了,那个语文老师还真是有过人之处。

  听她那语文老师说她还不服气,非要自己写了字只有去给狗看,没有想到的是,狗竟然真的不看,而且还掉头走了,这也算是一桩打击了她自信心的事情,这件事情让她好久都没有写字的欲望,别说长大后写字会漂亮了。

  “怎么可以这样妄自菲薄?书法不好,大不了我教你就是了。”北冥谶一笑,站起来就要去拉秦潇潇。

  今天来,本就是想和秦潇潇套近乎,没想到一直都没有找到机会,现在可算是找到了一个合情合理大的理由,他怎么可能那么轻易放弃呢?

  “我啊就算了吧,老师……夫子都说我是孺子不可教,我感觉我还是哪儿凉快哪儿呆着去吧。”

  “不要客气,我可是免费的夫子,还是跟我去学学吧,如若你的书法真的同你说的一样糟糕,那我也好教教你,免得你日后出去给我丢人啊。”

  “我是肯定不会给你丢人的,你就放过我吧。”她又不出门去,就算想给他丢人也没有那机会啊。

  北冥谶看着秦潇潇现在的样子,不知怎的,脑海中竟然出现了这样的一幅画面,他与秦潇潇两人同在书房里,秦潇潇伸手提笔蘸墨,他则是站在秦潇潇的身后,执手将秦潇潇提笔的玉手紧紧握住,带着她在宣化的纸张上流利的写下一串串爱的寄语……

  想象总是美好的,美好的让人都有些不能自持,于是乎,在现实中的北冥谶想着那些美好,竟傻傻的笑了起来。

  秦潇潇看着他如此,打了一个哆嗦:“你,你别这样,我害怕。”

  “走,我们去练字。”经过刚刚的幻想,北冥谶更觉得有必要忍让秦潇潇和自己去练字。

  在秦潇潇错愕的眼神下,他愕然起身,伸出结实的大掌就把还坐在座位上的秦潇潇拽了起来。

  “你,你干嘛?”想要收回手,却发现北冥谶攥的着实的紧。

  北冥谶回眸对着她一笑:“自然是去练字。”

  “啥?”

  想想这是古代,再想想那些跟鬼画符有一比的繁字体,秦潇潇的腿已经软的走不动了。

  刚被拉出了屋门,巧的是大门被人从外推开。

  一脸笑意盎然的沐春风走了进来,抬眸之间便看到了北冥谶正拉着秦潇潇的手,还有一脸无奈的秦潇潇。

  随即沐春风的笑意慢慢的消去,被他微妙的掩藏了起来,脸上又变成了那副事不关己的样子,只是脸色不知怎的却有些苍白。

  秦潇潇一抽手,奇怪的是这次北冥谶没有阻拦,也随即放开了她的手。

  沐春风行了个礼,淡然道:“臣并不知王爷在此,本是想和王妃多谈论些花草之事,并没有想到会打扰到你们,微臣先告退了。”说完,便转身要离去。

  “等等。”北冥谶叫住了他,侧目看了看秦潇潇,眼眸有些伤感:“我还有些国事要处理,不如国师就和王妃多聊聊花草的事情吧。”

  转身,潇洒离去。

  这几乎变成了秦潇潇唯一了解北冥谶的代名词,他每次都是走的如此潇洒,如此决绝,在走的路上,从也不会回头看一次。

  看着北冥谶的身影消失在了大门处,沐春风干净跑了过去关上了大门,继而折返,伸出骨骼分明的大掌,轻轻的将秦潇潇的手握住,而后放在了自己的左胸房上,问道:“小小,你没有爱上他,对不对?”

  看着沐春风温柔的眼眸,看着他似怕失去的样子,秦潇潇的心头一酸,不知如何说,也不知怎么说出口,哽咽了一下,深吸一口气:“你在说什么呢,咱们还要完成咱们的大计划呢。”

  “走吧,外面不是说话的地方。”秦潇潇转头想要带他进屋,他却没有松手。

  无奈转身看着沐春风,他的眼眸中却有着深深的伤害。

  “你怎么啦?”秦潇潇小心翼翼的看着一会儿一个变脸法的沐春风,真是不知道怎么办好。

  “你骗我,你根本已经爱上了北冥谶对不对?”

  ◇f酷☆+匠v网,唯一》正)版,gA其他都`3是盗T版

  “你胡说什么?”秦潇潇皱起了眉头。

  “对,我猜对了对不对?你真的,真的爱上了北冥谶!”

  “我没有。”她不知道为什么沐春风会这么认为,只是因为她现在和北冥谶来往多了?可,这不是他计划的一部分吗?

  “小小,你不能爱上他,知道吗?他总有一天,会变成我们儒国的死敌!”

  “你别胡说了行不行?”秦潇潇挥手,将他的手掌抚掉:“我都说过了,我没有,你不用一遍遍的来提醒我我现在在做什么,我这样子做究竟是谁让的?究竟又是谁给我出的主意,这一切,难道不是你在幕后指使吗?你不就是始作俑者吗?”

  这就好像是被人一遍遍询问自己是否背叛了自己一样,让她觉得即难看,又荒唐。

  看着沐春风的脸一点点低下去,耳边还会想着她自己刚刚说的话语,顿时觉得,她是否太过分了。

  刚想开口道歉,沐春风抬起了脸,又是一副事不关己的样子:“现在说什么都没有用,等以后一切全都尘埃落定后,你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听得出,沐春风的话是在告诉她,他能理解她现在的处境。

  然而,其实他什么都不知道……

  “大战将近,我们现在必须尽快找出北冥谶的弱点,死死抓住,将他控制在我们手中。”沐春风将骨骼分明的手指攥紧,而后狠狠的一捏。

  他是到底有多恨北冥谶。

  秦潇潇看着沐春风,完全不知道接下来要做什么,这些天的事情,全都是沐春风交代,而后她照办,找出北冥谶的弱点?她现在就知道北冥谶很忙,每天都忙着批阅奏折就对了,其他的,还真是什么都没有了解到,让沐春风白煞了番苦心。

  “没关系,我们总能想出办法。”看出秦潇潇的为难,他笑笑。

  秦潇潇自始至终都没有要帮他的意思,一直一来她都是在帮自己,自己想要获得自由才会和沐春风变成统一战线,现在既然都有困难,那么,她也要出一份力了。

  “我们可以玩游戏!”秦潇潇的眼睛闪烁着现代人的智慧和光芒。

  夜晚来临,总是如此的暇意,让人感觉劳累的一天终于落下了帷幕,好好休息变成了他们现在所想要积极去做的事情。

  而秦潇潇的院子里则是灯火通明,在内堂外还能听到内堂里哄嚷的声音。

  “来来来,满上。”秦潇潇看着北冥谶利索的喝下一杯酒,赶忙拿起酒壶继而给他蓄满。

  沐春风则在一旁不冷不热的喝酒,貌似酒桌上只有秦潇潇和北冥谶一样。

  一坛子坛子的陈年御酒被倒空,继而又是梅香和菊韵下去拿酒。

  而不知秦潇潇用的是什么灌酒的手段,自己一杯没喝,竟将北冥谶惯得烂醉。想她当年可是叱咤酒吧的不醉保持记录者,这点本事和手段,对她来说可真的不算是什么大事了。

  看着烈酒一杯杯被灌到北冥谶的肚子里,秦潇潇和沐春风互相看了一眼,沐春风将手中的酒杯放了下来。

  秦潇潇笑着再将北冥谶眼前的杯子倒满酒:“我们来玩个游戏好不好?”

  “自然好,王妃想玩什么游戏都成,本王都奉陪到底!”北冥谶伸出手来,放在秦潇潇的肩膀上,另一只手则伸去抬起了秦潇潇的下巴,一脸风流倜傥的样子。

  秦潇潇厌恶的将他的手臂打落,不满说了句:“真是喝醉了。”这酒可真不是什么好东西,可为什么她以前还喝了那么多,现在想想真是不可思议。

  沐春风淡然的坐在那里,不动声色的观察着北冥谶的一举一动,凭他和北冥谶在一起这么多年,他确信自己可以看得出北冥谶是真的醉了还是装的。

  “我们来玩的游戏叫做真心话。”秦潇潇也注意着北冥谶的反应,继续说道:“这个游戏呢其实非常简单,就是我们来转酒杯,看酒杯的杯口对着谁就又谁来回答其他人提问的问题,这是一个考验关于诚信的游戏,回答的人不能说假话,如果说了假话的话,将会有自己最不想要发生的事情发生。”

  沐春风仍然淡淡的,只是嘴角抽搐了一下,这个惩罚一点实际性都没有。

  “好。”有些昏醉的北冥谶立马答应了。

  “那好,我来问第一个问题,你真的醉了吗?”

  “不是要转杯子的吗?”沐春风插嘴道。结果就是被秦潇潇狠狠的瞪了一眼,他好似忘记自己是来干嘛的了。

  秦潇潇再次转头便对上了北冥谶的眼神:“你还没有转杯子呢。”

  “你确定要我转吗?”秦潇潇向酒醉的北冥谶再次提出确定。

  北冥谶点头。

  秦潇潇伸手,将北冥谶面前的酒杯推翻,方向正是北冥谶的面前,挑眉道:“俨然这杯子口是对着你的,刚刚的那个问题,请你回答!”

  北冥谶无奈的一笑,他怎么就忘记了自己的这个王妃古灵精怪的很呢,于是乎回答了她的问题:“我没有醉。”

  “确实醉了。”秦潇潇对着沐春风一耸肩。

  沐春风好奇道:“这是什么逻辑?明明王爷说的是他没醉。”

  “你是笨蛋吗?你见过哪个真正喝醉的人说自己醉了的?说自己已经醉了的人都是那些想要借此推脱再喝酒的人而已。”

  “原来如此。”沐春风抿嘴笑了笑。

  微信搜“酷匠网”,关注后发作品名称,免费阅读正版全文!更新最快!